第八十五章 算

第八十五章 算

第八十五章算

「阿貴,你如今覺得,這冊子,這寧立恆……如何?」

已近黃昏,駙馬府的轎子經過了江寧街頭,康賢問出這句話之後,陸阿貴想了好久。

「若在以往,怕是難下決斷,只是今日見這冊子之後,小人覺得這寧立恆……或是經世之才……」

「我覺得也是啊……」康賢嘆了口氣,「僅此一冊,涉獵門類繁多,如何管理、引導、暗示,令災民本身發揮出應有效率,而並非盲目鎮壓,此乃真正的王道之學。關於這衛生的說法,也並非信口開河,他以往提起那格物之時,曾言格物之學,須先確認凡是事實皆有規律,以統籌之法記錄各種類似事件,以對比、歸納分析其內在緣由,找出客觀的因與果來,不能想當然,也不可接受怪力亂神,他今日說起這衛生之事曾多次舉例,或者也是他以格物之學得出的結論……」

他想了想:「今夜我還得斟酌一番,考慮這冊子如何交出去,明日再跟秦公商議……此時賑災之事迫在眉睫,一旦輕鬆下來,阿貴,我要你召集能夠召集的大夫、醫官,做一次詳細的統合,對比各種病情發生時周圍的狀況,如立恆所說的這樣,了解衛生以及其它的許多條件對病情的影響,嚴肅記錄,一切皆需以事實為基,不可信口開河。」

「是。」

「水患過後,災情將起了,有些事情如今就可以去做,家中的生意在每一地能調撥人手的,皆安排人手做出觀察記錄。今年災情處處,秦公會將那本冊子發出去,我也將遞交至朝堂,總有些人用,有些人不用的,有些敷衍塞責的。着他們記錄執行情況,疫情爆發始末,詳細天數,爆發之後的情形,把這個……立恆怎麼說的來着……比例,做出來,若真能確認此等方法能阻擋疫情,幾萬人十幾萬人啊……這可是在菩薩那裏積了功德了……」

「是。」

「可惜他不願真出手做事。」康賢搖了搖頭,「紙上談兵,我是不太信的,至於那拿出這冊子來僅僅是為了讓秦老收那聶雲竹為義女,以讓其多少有個靠山,呵,文氣與痴氣皆有,不過,阿貴你信么?」

「屬下……不信。」陸阿貴想了想,「寧公子說得雖然有幾分功利,但實際上,這等章程的意義,絕不是一個商戶可比得了的。以他如今與秦公、與老爺的交情,就算有些許小事,開口拜託老爺照拂一二,也不過舉手之勞,一般的商賈之事,便是與小人說上一聲,大概也能解決,寧公子本身也並非無能之輩。以眼下這冊子的分量……小人覺得,這些事情他雖有想過,但恐怕也是拿出來表示不願出仕的託辭而已。」

康賢笑起來:「哈哈,莫非他本身未將這小冊子看得太重?」

「虛懷若谷之人,也是有的,寧公子原本謙和,但見事極准。若要說他將這兩件事對等來看,那就實在令人費解,便算他承了秦公的情,也該明白這本冊子的用處才對,否則,小人覺得他也不會那樣凝重地叮囑莫要說出他名字。」

「便是這道理,但無論如何,他仍舊只願在這江寧為一贅婿。論語微子一篇中,子路曾言,君子之仕也,行其義也……他有隱逸之心,可平時又有諸多事情在做,其言論或有偏激,但並不激憤。此時拿出這冊子來,也證明他心懷天下黎民,這想法實在令人有些不解。」

「心憂黎民,卻不願入朝堂。老爺,會否他以前得罪過什麼上官,被不公對待過,因此對官場心灰意冷,以小人聽來,寧公子年紀雖不大,但他說起那勾心鬥角逢迎算計之類的事情時,確似有些感觸。」

康賢點點頭:「之前未曾細查,這次你便著人仔細查查,若真是得罪了誰……那便到時候再說了。」

「是。」

夕陽已經在遠處變得壯麗,轎子回到駙馬府,一路進去之時,有下人通報康王家的一對兒女過來了,正在後方公主那邊玩鬧。康賢笑笑,一路進去。

公主這樣的名詞,說起來聽起來總是讓人覺得很年輕,不過作為康賢的妻子,成國公主周萱今年其實已經五十四歲高齡了。這位公主是當今聖上的親姑姑,年輕時也頗有才華,與康賢成親之後,感情很不錯,算得上是相敬如賓。如今這位公主雖是韜光養晦,但由於康賢與其一齊打理著大量的生意,雖不涉政界,但在皇室之中,其實影響力不小。

這對夫妻身份中立又有錢,附近同樣作為富貴閑人的幾個皇室成員也願意與他們親近,例如周雍的這對兒女周佩與周君武今日便又來了府上玩,帶着自家一幫孫子孫女在花園裏跑來跑去。他那雍容貴氣的妻子周萱便在涼亭里笑着看着,見他過來,說一句:「官人回來了。」隨後伸手為他泡上一杯茶水,隨後,那幫孩子也咋咋呼呼的往這邊過來了。

老實說,這幫孩子當中,康賢最喜歡的是小大人一般的周佩。這女孩確實聰明,自家的孫子孫女比不了,至於常被姐姐欺壓的周君武則比較受自己的那幾個孫子孫女歡迎,周雍這家確實有一對好兒女。這才一坐下,那邊周佩首先跑過來了。

「駙馬爺爺駙馬爺爺。」

口中喊得甜,這是有求於人的徵兆,當然康賢也知道她求的是什麼。這女孩非常厲害,前些天弄了一套計算糧草賑災調配的方法過來,頗有發人深省的地方,她知道康賢手下有些能人,因此拿來讓他看看,她是自信滿滿地要呈到「皇帝伯伯」那裏去的。

「駙馬爺爺,那東西……怎麼樣了呢?」

小姑娘笑得燦爛,康賢在這裏笑了笑,誇獎一番。

「……這等調配方法,確實頗為發人深省,而且兼顧了開源節流之分配效率,府中幾位賬房還大讚佩兒真是神童,只做了幾處小修改,關於州縣之間的分發調配環節,有幾個小細節佩兒怕是不太清楚……」

康賢拿出一份冊子來細細講解一番,果然只是幾個小細節的問題,待到這些講完,方才拿出另一本冊子來:「不過,爺爺今日也拿到另一份籌算記錄方式規程,與佩兒你的着眼點不同,佩兒你精通此道,且看看這個能否行得通,也給爺爺拿個主意。」

「呃……」打扮漂亮的小郡主微微疑惑,片刻之後,頭一偏,「好啊」

她拿起那冊子翻看起來,「後面一些。」康賢指點一聲,隨後笑着在一旁與妻子與一眾孫兒輕聲說起話來。周佩坐在涼亭一邊,皺着眉頭翻了幾頁,隨後眉頭皺得更深了,撲撲撲跑去旁邊的書房,從窗戶可以看見小少女在裏面找些紙筆寫寫畫畫之類的,全神貫注。周萱看了,扭頭問康賢:「官人,你給佩兒看了什麼?」

「無妨,待她出來之後再說。」康賢笑着,又去與孫兒說話玩鬧,周君武倒也是有些疑惑地望望書房那邊。少女從書房出來時,拿着那冊子神情有些沮喪,她此時已經在從頭翻起了,翻過一遍,想想又翻另一遍,過了好久,方才將冊子合上放到康賢身邊:「駙馬爺爺,這是誰寫的啊?」

康賢看着她,心中想了好一會兒,方才說道:「原本不該說,不過……佩兒你若發誓保密,我便告訴你,此時並非玩笑,佩兒你要想清楚,覺得自己能守住秘密,我方能跟你說。」

周佩想了好一會兒,不久之後,神色有些凝重地舉起了右手。

夕陽斜斜地垂在了東邊的城牆上,將暖黃的光灑滿這個院子,不久之後,涼亭中陡然傳出一聲低呼:「嚇?那個蠻子?」

小君武此時正靠過來,聽姐姐這樣說,不禁疑惑地開口道:「蠻子?姐姐,那個寧立恆又幹嘛了?」自從端午以後,姐姐對那個第一才子很不感冒,稱呼對方為蠻子。

周佩眼睛一瞪:「走開」

「我怎麼說也是個小王爺,你不能這麼……」一幫弟弟妹妹在不遠處看着,小君武決定反抗一下,話沒說完,看見姐姐的眼睛,灰溜溜的轉身跑了。

「哦……」

對於寧毅來說,送給秦老康老的這兩樣東西,自然也不像是看着的那麼簡單。於災民心有惻隱,順手做件好事固然是其中理由之一,讓秦老能收聶雲竹為義女方為主體,雖然在康賢與陸阿貴看來這個付出與回報或許並不平衡,但在寧毅來說,實際上也是有着更多的考慮的。

自從顧燕楨的事情發生,一路回來,他在注意著各種事情的變化,為聶雲竹找一個靠山,其實不僅僅是為了讓她避免今後再遇上顧燕楨那樣的人,或者是讓她在經商之上更有便利,這些考慮,也僅僅是一部分。另一部分,則是因為寧毅發現有捕快已經在找李頻、聶雲竹詢問有關顧燕楨的事情。

他與聶雲竹之間的聯繫只是每天凌晨前的一晤,除此之外並沒有見過多少面,但刑偵手法也不可小看,對方真通過聶雲竹那邊查到自己身上來的可能性也不小。退一步說,顧燕楨有打算綁架聶雲竹,說不定會準備一些東西,捕快會因此找到些蛛絲馬跡,重點地盯上聶雲竹。自己既然要做預防,就乾乾脆脆地將她的身份提一下,將捕快的調查直接掐死在這一層,這事情不僅對聶雲竹有好處,對自己也有好處。

他想來算計甚深,已經進了骨子裏成了習慣,有危險先掐死再前一步,而即便發生最壞的事情,譬如顧燕楨死之前沒有說實話,還有人知道顧燕楨僱人綁架自己。在自己殺了對方是自衛的前提下,加上這份賑災冊子的分量,無論如何都已經是一份足夠分量的保險。

加了保險,滿足了秦老康老救國救民的心思,為聶雲竹未來開了道,自己還能悠悠閑閑地生活下去,這自然是最好的結果,他是個商人,凡事等價交換,這個動作里,誰都得了好處,誰也不欠誰的。挺好,救人方面也滿足了自己的惻隱之心,今年或許會少些人病死餓死,拔一毛以利天下的事情,何樂而不為。

替聶雲竹找了個義父的事情還未有跟她提起,也不知道那邊的想法如何,大抵也得明早再跟她聊一聊了。以往只是知道對方小時候生於官宦之家,條件不錯,秦嗣源的性格好,當不會虧待她了。當然,假如她心中有陰影,自己便還得幫忙回絕秦嗣源。

心中還在盤算著這件事。傍晚回去的時候,無意間看見小嬋在大門邊的一個小院子裏與一名男子說話,似乎有些焦急的樣子,晚飯時分見她匆匆忙忙的,一時間倒也沒往心上去。小嬋要處理一些院子裏的事情,有時候或許也着急,但都處理得很好,直到夜晚一家人坐在客廳里聊天下棋之時,才發現有些不對,小丫頭坐在角落裏低頭納鞋底,偶爾聲音悶悶地傳過來,寧毅觀察了一會兒,叫道:「小嬋,過來一下。」

「嗯,姑爺有事嗎?」小嬋做出開朗的聲音,低着頭過來,寧毅伸出手指往她臉上擦了擦,才發現眼角附近都已經濕了,他與蘇檀兒對望一眼,蘇檀兒放下手中的賬本,走過來看了幾眼,拉着她過去坐下:「嬋兒,怎麼了?出什麼事了?」

「家中下午來人說,爹爹兩天前過身了……」小嬋咬着嘴唇,這才哭了出來,「我想……我想請小姐准個假,回去一趟,不過小姐最近也很忙……」

房間里沉默一陣。

「這事你竟也憋著不說?我叫……呃,常總管陪你回去一趟,府中的事情你個丫鬟擔什麼心……」蘇檀兒雙手抱了抱她,隨後瞪着眼睛,語氣有些沖。

「可是常總管也很忙的,要是關了城門我們倆回不來……」

那常總管算是大房中職位最高的管事了,讓他陪着,算是顯示出蘇家對嬋兒的重視。當然原本不需要有這樣的規格的,但蘇檀兒與幾個丫鬟從小一起長大,情同姐妹,嬋兒在府中其實管事管得也不錯,此時蘇檀兒搖了搖頭。

「說了別想這些,嬋兒你安安心心回去,安葬叔叔,料理完事情再回來。我們情同姐妹,這麼多年,若不是最近有事,我該陪你回去一趟的。」

「小姐……」嬋兒已經哭了起來,娟兒與杏兒此時也已經紅了眼睛聚過去。

寧毅想了想:「那便……我陪小嬋回去一趟吧。」

小嬋回過頭來,伸手擦着眼淚:「姑爺……」

「小嬋也照顧我這麼久了,常總管有事,檀兒你不能去,我倒是個閑人,去一趟,也算是個態度了。如何?」

那邊微微沉默,小嬋揩着眼淚,揩也揩不完的感覺,頗為感動:「姑爺、姑爺不能去的……姑爺手還沒好呢……」

蘇檀兒抱着嬋兒,微笑着與寧毅對望一陣,隨後微微點了點頭,往嬋兒臉頰上碰了碰:「這樣也好,那便要辛苦相公走一趟了,且帶上耿護院隨行,如今有災民陸續過來,相公與小嬋一路之上務必小心……」

結果這章寫到四千多字,求月票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贅婿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其他 贅婿
上一章下一章

第八十五章 算

6.91%
目錄
共1245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