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七九章 骨錚鳴 血燃燒(二)

第七七九章 骨錚鳴 血燃燒(二)

夜色撩人,秋風安謐。與陸橋山秘密地碰面之後,蘇文方自側面離開軍營。回頭看時,武襄軍的營地肅殺延綿、軍威整齊,火把的光芒像是倒映著天空中的星海。

情況已經變得複雜起來。當然,這複雜的情況在數月前就已經出現,眼下也只是讓這局面更加推進了一點而已。

雖然早有準備,但蘇文方也不免覺得頭皮發麻。

「陸橋山的態度含混,看來打的是拖字訣的主意。如果這樣就能拖垮華夏軍,他當然喜聞樂見。」

一行人騎馬離開軍營,途中蘇文方與隨行的陳駝子低聲交談。這位曾經心狠手辣的駝背刀客已年屆五十,他先前擔任寧毅的貼身衛士,後來帶的是華夏軍內部的軍法隊,在華夏軍中地位不低,雖然蘇文方乃是寧毅姻親,對他也頗為尊重。

這頭髮半百的老人此時已經看不出曾經詭厲的鋒芒,目光相較多年以前也已經溫和了許久,他勒著韁繩,點了點頭,聲音微帶沙啞:「武朝的兵,有誰不想?」

「他坐視局勢發展,甚至推一把手,我都是考慮過的。但先前想來,李顯農這些書生非要搞事,武襄軍這方面與我們來往已久,未必敢一跟到底,但現在看來,陸橋山這人的想法未必是這樣。他看起來笑面虎,心裡說不定很有底線。」

「意思是……」陳駝子回頭看了看,營地的微光已經在遠處的山後了,「如今的做派是假的,他還真想硬上?」

蘇文方點頭:「怕自然不怕,但畢竟十萬人吶,陳叔。」

「那也該讓南面的人見到些風風雨雨了。」

「還是希望他的態度能有轉機。」

天南地北,一個地方有一個地方的局勢。西南偏安三年,華夏軍的日子雖然過得也不算太好,但相對於小蒼河的血戰,已稱得上是風平浪靜。尤其是在商道打開之後,華夏軍的勢力觸手沿商路延伸出來,覆蓋川峽四路,蘇文方等人在外行事,軍隊和官府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也算不得危險。

然而這一次,朝廷終於下令,武襄軍順勢而為,附近官府也已經開始對黑旗軍實施了高壓政策。蘇文方等人逐漸收縮,將活動由明轉暗,爭鬥的形式也已經開始變得明朗。

武襄軍會不會動手,則是整個大局勢中,最為關鍵的一環了。

***********

秋老虎肆虐的悶熱的夜晚,豆點般的燈火還在亮著,燈光之下,是一封還在寫的書信:

「蒼之賢兄如晤:

兄之來信已悉。知江南局面順利,萬眾一心以抗女真,我朝有賢太子、賢相,弟心甚慰,若長此以往,則我武朝復興可期。

弟自來西南,人心蒙昧,局面艱辛,然得眾賢相助,如今始得破局,西南之地,已皆知黑旗之惡,群情洶湧,伐之可期。成茂賢兄於涼山對尼族酋王曉以大義,頗有成效,今夷人亦知天下大義、大是、大非,雖於蠻夷之地,亦有討伐黑旗之義士焚其田稻、斷其商路,黑旗小人困于山中,惶惶不安。成茂賢兄於武朝、於天下之大功大德,弟愧不如也。

今局勢雖明,隱患仍存。武襄軍陸橋山,擁兵自重、首鼠兩端、態度難明,其與黑旗匪軍,往日里亦有來往。而今朝堂重令之下,陸以將在外之名,亦只屯兵山外,不肯寸進。此等人物,或油滑或粗野,大事難足與謀,弟與眾賢商議,不可坐之、待之,無論陸之心思為何,須勸其前進,與黑旗堂堂一戰。

幸者此次西來,我輩之中非只有儒家眾賢,亦有知大事大非之武者豪傑相隨。我輩所行之事,因武朝、天下之興盛,眾生之安平而為,他日若遭厄難,望蒼之賢兄為下列人等家中送去銀錢財物,令其子孫兄弟知曉其父、兄曾為何而置生死於度外。只因家國危亡,不能全孝道之罪,在此叩首。

今參與其中者有:江南大俠展紹、杭州前捕頭陸玄之、嘉興簡明志……」

燈火搖晃,龍其飛筆端遊走,書就一個一個的名字,他知道,這些名字,可能都將在後世留下痕迹,讓人們記住,為了興盛武朝,曾有多少人前仆後繼地行險獻身、置生死於度外。

寫完這封信,他附上了一些銀票,方才將信封封口寄出。走出書房后,他見到了在外頭等待的一些人,這些人中有文有武,目光堅定。

「……西南之地,黑旗勢大,並非最重要的事情,然而自我武朝南狩后,軍隊坐大,武襄軍、陸橋山,真正的一手遮天。此次之事雖然有知府大人的協助,但其中厲害,諸位不可不明,故龍某最後說一句,若有退出者,絕不記恨……」

夜風嗚咽著從這裡過去了。

************

與陸橋山交涉過後的第二日清晨,蘇文方便派了華夏軍的成員進山,傳遞武襄軍的態度。此後連續三天,他都在緊鑼密鼓地與陸橋山方面交涉談判。

談判的進展不多,陸橋山每一天都笑眯眯地過來陪著蘇文方閑聊,只是對於華夏軍的條件,不肯退步。不過他也強調,武襄軍是絕對不會真的與華夏軍為敵的,他將軍隊屯駐涼山外圍,每日里無所事事,便是證據。

外圍的官府對於黑旗軍的搜捕倒是越來越厲害了,不過這也是執行朝堂的命令,陸橋山自認並沒有太多辦法。

「這次的事情,最重要的一環還是在京城。」有一日交涉,陸橋山如此說道,「陛下下了決心和命令,我輩當官、當兵的,如何去違抗?華夏軍與朝堂中的許多大人都有往來,發動這些人,著其廢了這命令,涼山之圍順勢可解,否則便只好如此僵持下去,生意不是沒有做嘛,只是比往日難了一些。尊使啊,沒有打仗已經很好了,大家原本就都不好過……至於涼山之中的情況,寧先生無論如何,該先打掉那什麼莽山部啊,以華夏軍的實力,此事豈不易如反掌……」

陸橋山每一日又是賠笑又是為難,將不想做事的官僚形象表現得淋漓盡致。說起涼山之中的情況,自莽山部化整為零,作為外來人的華夏軍似乎也對其顯得束手無策起來。蘇文方不太知道山中的事情,卻已然感受到了一日一日的緊繃,他聽寧毅說過溫水煮青蛙的故事。

「陸橋山沒安什麼好心。」這一日與陳駝子說起整個事情,陳駝子勸說他離開時,蘇文方搖了搖頭,「然而就算要打,他也不會擅殺使者,留在這裡扯皮是安全的,回去山裡,反而沒有什麼可以做的事。」

他這樣說,陳駝子自然也點頭應下,已經白髮的老人對於身處險境並不在意,而且在他看來,蘇文方說的也是在理。

再過一日,與蘇文方進行交涉的,便是軍中的幕僚知君浩了,雙方討論了各種細節,然而事情終究無法談妥,蘇文方已經清晰感覺到對方的拖延,但他也只能在這裡談,在他看來,讓陸橋山放棄對抗的心態,並不是沒有機會,只要有一分的機會,也值得他在這裡做出努力了。

這一日下午回去不久,蘇文方考慮著明天要用的新說辭,居住的院落外頭,陡然發出了響聲。

刀兵相交的聲音剎那間拔升而起,有人呼喊,有人大吼,也有凄厲的慘叫聲響起,他還只微微一愣,陳駝子已經穿門而入,他一手持單刀,刀鋒上還見血,抓起蘇文方,說了一聲:「走——」蘇文方便被拽了出去。

蘇文方沒什麼武藝,這一路被拉得跌跌撞撞,院子內外,加上陳駝子在內,一共有七名華夏軍的戰士,大都經歷了小蒼河的戰場,這時候皆已操起兵器。而在院外,腳步聲、奔馬聲都已經響了起來,不少人衝進院子,有人大喊:「我乃江南李證道——」被斬殺於刀下。

陳駝子拖著蘇文方,往先前預定好的退路暗道廝殺奔跑過去,火焰已經在後方燃燒起來。

外頭的街道口,混亂已經擴散,龍其飛興奮地看著前方的圍捕終於展開,俠客們殺入院落里,戰馬奔行密集,嘶吼的聲音響起來。這是他第一次主持這樣的行動,中年書生的面頰都是紅的,隨後有人來報告,裡頭的抵抗激烈,而且有密道。

「追上他們、追上他們……密道必定不遠,追上他們——」龍其飛慌張地大喊。

密道的確不遠,然而七名黑旗軍戰士的配合與廝殺令人生畏,十餘名衝進去的俠士幾乎被當場斬殺在了院落里。

第一名黑旗軍的戰士死在了密道的入口處,他已然受了重傷,試圖阻止眾人的跟隨,但並沒有成功。

第二名黑旗軍戰士死在了密道的出口,將追上來的人們稍稍延阻了片刻。

密道跨越的距離不過是一條街,這是臨時應急用的住所,原本也展開不了大規模的土木工程。龍其飛在梓州知府的支持下發動的人數眾多,陳駝子拖著蘇文方衝出來便被發現,更多的人包抄過來。陳駝子放開蘇文方,抄起雙刀沖入附近巷道狹路。他頭髮雖已斑白,但手中雙刀老辣狠毒,幾乎一步一斬一折便要倒下一人。

「跟上我。」陳駝子這樣大喊著,與四名華夏軍人一路廝殺前行,轉眼間已在混亂的局勢里突出了一條街。

途中又有一名華夏軍士兵倒下,其餘人或多或少也受了傷。

「陳叔,回去告訴姐夫消息……」

「你回去!」老人大吼。

「我走不了了,消息重要。」蘇文方拖著中了一支箭的腿,全身都在發抖,也不知是因為疼痛還是因為害怕,他幾乎是帶著哭腔重複了一句,「消息重要……」

前方還有更多的人撲過來,老人回頭看了一眼,一聲悲呼:「幾位兄弟陪我殺——」如獵豹般的當先而行。當他衝出蘇文方的視野時,蘇文方正走到路邊的一顆樹下,幾名華夏軍人還在廝殺,有人在前行途中倒下,有兩人還守在蘇文方的身前,蘇文方喊道:「住手!我們投降!」

其中一名華夏軍士兵不肯投降,衝上前去,在人群中被長槍刺死了,另一人眼看著這一幕,緩緩舉起手,扔掉了手中的刀,幾名江湖豪客拿著鐐銬走了過來,這華夏軍士兵一個飛撲,抓起長刀揮了出去。那些俠士料不到他這等情況還要拚命,刀槍遞過來,將他刺穿在了長槍上,然而這士兵的最後一刀亦斬入了「江南大俠」展紹的脖子里,他捂著脖子,鮮血飈飛,片刻后死去了。

這最後一名華夏軍士兵也在死後一刻被砍掉了人頭。

蘇文方看著眾人的屍體,一面發抖一面癱倒在樹下,他的腿被箭射穿,痛得難以忍耐,眼淚也流了出來。不遠處的巷道間,龍其飛走過來,看著那一路死傷的俠士與捕快,臉色慘白,但不久之後看見抓住了蘇文方,心態才稍微好些。

什麼華夏軍人,也是會嚇哭的。

他著眾人抓住蘇文方,又叫了大夫來為他醫治,過得片刻,武襄軍的隊伍便來了,帶隊的是一臉怒氣的陸橋山,過來圍住了鎮子,不許人離開,要求龍其飛交人。軍營附近的地方,就算梓州知府的執法,亦不該伸手過來。

更多的書生,也開始往這邊涌過來,指責著軍隊是否要包庇黑旗軍的亂匪。

這一天,雙方的對峙持續了片刻。陸橋山終於退去,另一面,渾身是血的陳駝子行走在回涼山的路上,追殺的人從後方趕來……

蘇文方被枷鎖銬著,押回了梓州,艱難的時日才剛剛開始。

龍其飛將書信寄去京城:

「……我方大事初畢,若事情順利,則武襄軍已不得不與黑旗逆匪反目,此事大快人心,其中有十數義士犧牲,雖不得不付出犧牲,然終究令人惋惜……

……若此事未定,我等將再向陸將軍請願,使武襄軍無法拖延敷衍,為家國計,此事已不可再做拖延,即便我等在此犧牲,亦在所不惜……」

此後又有許多慷慨的話。

陸橋山回到軍營,罕見地沉默了許久,沒有跟知君浩交流這件事的影響。

涼山山中,一場巨大的風暴,也已經醞釀完畢,正在爆發開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贅婿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其他 贅婿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七七九章 骨錚鳴 血燃燒(二)

69.56%
目錄
共1245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