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八二章 骨錚鳴 血燃燒(五)

第七八二章 骨錚鳴 血燃燒(五)

陰森的牢獄帶著腐爛的氣息,蒼蠅嗡嗡嗡的亂叫,潮濕與悶熱混雜在一起。天籟『『劇烈的痛楚與難受稍稍停歇,衣衫襤褸的蘇文方蜷縮在牢房的一角,瑟瑟抖。

梓州大牢,還有哀嚎的聲音遠遠的傳來。被抓到這裡一天半的時間了,幾近一天的拷問令得蘇文方已經崩潰了,至少在他自己些許清醒的意識里,他感到自己已經崩潰了。

或許當時死了,反而比較好受……

持續的疼痛和難受會令人對現實的感知趨於消散,許多時候眼前會有這樣那樣的記憶和幻覺。在被持續折磨了一天的時間后,對方將他扔回牢中稍作休息,些許的好過讓腦子漸漸清醒了些。他的身體一邊抖,一邊無聲地哭了起來,思緒混亂,時而想死,時而後悔,時而麻木,時而又想起這些年來的經歷。

這是他的人生中,第一次經歷這些事情,鞭打、棍棒、夾棍乃至於烙鐵,毆打與一遍遍的水刑,從第一次的打上來,他便覺得自己要撐不下去了。

他從來就不覺得自己是個堅強的人。

這些年來,最初隨著竹記做事,到後來參與到戰爭里,成為華夏軍的一員。他的這一路,走得並不容易,但相對而言,也算不得艱難。跟隨著姐姐和姐夫,能夠學會很多東西,雖然也得付出自己足夠的認真和努力,但對於這個世道下的其他人來說,他已經足夠幸福了。這些年來,從竹記夏村的努力,到金殿弒君,其後輾轉小蒼河,敗西夏,到後來三年浴血,數年經營西南,他作為黑旗軍中的行政人員,見過了許多東西,但並未真正經歷過浴血搏殺的艱難、生死之間的大恐怖。

許多時候他經過那凄慘的傷兵營,心中也會感覺到滲人的寒冷。

這些年來,他見過許多如鋼鐵般堅強的人。但奔走在外,蘇文方的內心深處,始終是有恐懼的。對抗恐懼的唯一武器是理智的分析,當大小涼山外的局勢開始收縮,情況混亂起來,蘇文方也曾恐懼於自己會經歷些什麼。但理智分析的結果告訴他,6橋山能夠看清楚局勢,無論是戰是和,自己一行人的平安,對他來說,也是有著最大的利益的。而在如今的西南,軍隊事實上也有著巨大的話語權。

只是事情終究還是往不可控的方向去了。

自被抓入大牢,拷問者令他說出此時還在山外的華夏軍成員名單,他自然是不願意說的,隨之而來的拷打每一秒都令人難以忍受,蘇文方想著在眼前死去的那些同伴,心中想著「要堅持一下、堅持一下」,不到半個時辰,他就開始求饒了。

求饒就能得到一定時間的喘息,但無論說些什麼,只要不願意招供,拷打總是要繼續的。身上很快就皮開肉綻了,最初的時候蘇文方幻想著潛伏在梓州的華夏軍成員會來營救他,但這樣的希望並未實現,蘇文方的思緒在招供和不能招供之間晃動,大部分時間哭喊、求饒,偶爾會開口威脅對方。身上的傷實在太痛了,隨後還被灑了鹽水,他被一次次的按進水桶里,窒息暈厥,時間過去兩個多時辰,蘇文方便求饒招供。

招供的話到嘴邊,沒能說出來。

這許多年來,戰場上的那些身影、與女真人搏殺中死去的黑旗士兵、傷兵營那滲人的叫喊、殘肢斷腿、在經歷那些搏殺后未死卻已然殘疾的老兵……這些東西在眼前晃動,他簡直無法理解,這些人為何會經歷那樣多的痛楚還喊著願意上戰場的。可是這些東西,讓他無法說出招供的話來。

他在桌子便坐著抖了一陣,又開始哭起來,抬頭哭道:「我不能說……」

接下來,自然又是更加惡毒的折磨。

每一刻他都覺得自己要死了。下一刻,更多的痛楚又還在持續著,腦子裡已經嗡嗡嗡的變成一片血光,哭泣夾雜著咒罵、求饒,有時候他一面哭一面會對對方動之以情:「我們在北方打女真人,西北三年,你知不知道,死了多少人,他們是怎麼死的……固守小蒼河的時候,仗是怎麼打的,糧食少的時候,有人活生生的餓死了……撤退、有人沒撤退出來……啊——我們在做好事……」

「求求你……不要打了……」

「求你……」

這軟弱的聲音逐漸展到:「我說……」

然後又變成:「我不能說……」

如此一遍遍的循環,拷打者換了幾次,後來他們也累了。蘇文方不知道自己是怎樣堅持下來的,然而那些慘烈的事情在提醒著他,令他不能開口。他知道自己不是英雄,不久之後,某一個堅持不下去的自己可能要開口招供了,然而在這之前……堅持一下……已經捱了這麼久了,再捱一下……

說不定營救的人會來呢?

不知什麼時候,他被扔回了牢房。身上的傷勢稍有喘息的時候,他蜷縮在哪裡,然後就開始無聲地哭,心中也埋怨,為何救他的人還不來,再不來自己撐不下去了……不知什麼時候,有人陡然打開了牢門。

蘇文方已經極度疲憊,還是陡然間驚醒,他的身體開始往牢房角落蜷縮過去,然而兩名公人過來了,拽起他往外走。

蘇文方奮力掙扎,不久之後,又被半拖半拽地弄回了拷問的房間。他的身體稍稍得到緩解,此時見到那些刑具,便愈的恐懼起來,那拷問的人走過來,讓他坐到桌子邊,放上了紙和筆:「考慮這麼久了,兄弟,給我個面子,寫一個名字就行……寫個不重要的。」

蘇文方渾身抖,那人的手按在他的肩膀上,觸動了傷口,痛楚又翻湧起來。蘇文方便又哭出來了:「我不能說,我姐會殺了我,我姐夫不會放過我……」

「他們不知道的。」

「他們知道的……呵呵,你根本不明白,你身邊有人的……」

「……誰啊?」

「我不知道,他們會知道的,我不能說、我不能說,你沒有看見,那些人是怎麼死的……為了打女真,武朝打不了女真,他們為了抵抗女真才死的,你們為什麼、為什麼要這樣……」

他這話說完,那拷問者一巴掌把他打在了地上,大喝道:「綁起來——」

旁邊幾人將蘇文方綁在架子上,那拷問者走過來:「你不肯說,舌頭沒用了,可你只有一條,我給了你面子。讓你寫你不肯寫,手指頭有十個,我們慢慢玩!」

「我不知道我不知道我不知道你別這樣……」蘇文方身體掙紮起來,高聲大喊,對方已經抓住他的一根手指,另一隻手上拿了根鐵針靠過來。

「說不說——」

「我們打金人!我們死了好多人!我不能說!」

「給我一個名字——」

「我姐夫會弄死你!殺你全家殺你全家啊你放了我我不能說啊我不能說啊——」

瘋狂的喊聲帶著口中的血沫,這樣持續了片刻,然後,鐵針插進去了,聲嘶力竭的慘叫聲從那拷問的房間里傳出來……

隨後的,都是地獄里的景象。

************

大小涼山中,對於莽山尼族的圍剿已經實質性地開始。

秋收還在進行,集山的華夏軍部隊已經動員起來,但暫時還未有正式開撥。沉悶的秋天裡,寧毅回到和登,等待著與山外的交涉。

從表面上來看,6橋山對於是戰是和的態度並不明朗,他在面上是尊重寧毅的,也願意跟寧毅進行一次面對面的談判,但之於談判的細節稍有扯皮,但這次出山的華夏軍使者得了寧毅的命令,強硬的態度下,6橋山最終還是進行了讓步。

談判的日期因為準備工作推后兩天,地點定在小涼山外圍的一處谷地,寧毅帶三千人出山,6橋山也帶三千人過來,無論怎樣的想法,四四六六地談清楚——這是寧毅最強硬的態度——如果不談,那就以最快的度開戰。

這一天,已經是武朝建朔九年的七月二十一了,上午時分,秋風變得有些涼,吹過了小涼山外的草地,寧毅與6橋山在草地上一個破舊的涼棚里見了面,後方的遠處各有三千人的部隊。互相問好之後,寧毅看到了6橋山帶過來的蘇文方,他穿著一身看來整潔的長袍,臉上打了補丁,袍袖間的手指也都包紮了起來,步伐顯得虛浮。這一次的談判,蘇檀兒也跟隨著過來了,一見到弟弟的神態,眼眶便微微紅起來,寧毅走過去,輕輕地抱了抱蘇文方。

蘇文方的臉上微微露出痛楚的神色,虛弱的聲音像是從喉嚨深處艱難地出來:「姐夫……我沒有說……」

「知道,好好養傷。」

「……動手的是那些讀書人,他們要逼6橋山開戰……」

「好。」

蘇文方低聲地、艱難地說完了話,這才與寧毅分開,朝蘇檀兒那邊過去。

寧毅面對著6橋山,6橋山拱了拱手,笑容殷勤:「誤會誤會,絕不是6某的意思,寧先生,誤會。」

寧毅點了點頭,做了個請坐的手勢,自己則朝後面看了一眼,方才說道:「畢竟是我的妻弟,有勞6大人費心了。」

「哎,應該的,都是那些腐儒惹的禍,豎子不足與謀,寧先生一定息怒。」

寧毅點頭笑笑,兩人都沒有坐下,6橋山只是拱手,寧毅想了一陣:「那邊是我的夫人,蘇檀兒。」

「弟妹的大名,有才有德,我也久仰了。」

寧毅並不接話,順著方才的語調說了下去:「我的夫人原本出身商人家庭,江寧城,排行第三的布商,我入贅的時候,幾代的積累,但是到了一個很關鍵的時候。家中的第三代沒有人成材,爺爺蘇愈最後決定讓我的夫人檀兒掌家,文方這些人跟著她做些俗務,打些雜,當初想著,這幾房以後能夠守成,就是萬幸了。」

6橋山點了點頭。

「當然後來,因為各種原因,我們沒有走上這條路。老爺子前幾年過世了,他的心裡沒什麼天下,想的始終是周圍的這個家。走的時候很安詳,因為雖然後來造了反,但蘇家成材的孩子,還是有了。十幾年前的年輕人,走雞斗狗,中人之姿,也許他一輩子就是當個習慣揮霍的紈絝子弟,他一輩子的眼界也出不了江寧城。但事實是,走到今天,6將軍你看,我的妻弟,是一個真正的頂天立地的男人了,就算放眼整個天下,跟任何人去比,他也沒什麼站不住的。」

寧毅看著6橋山,6橋山沉默了片刻:「沒錯,我收到寧先生你的口信,下決心去救他的時候,他已經被打得不成人形了。但他什麼都沒說。」

寧毅抬起頭看天空,然後微微點了點頭:「6將軍,這十多年來,華夏軍經歷了很艱難的處境,在西北,在小蒼河,被百萬大軍圍攻,與女真精銳對陣,他們沒有真的敗過。很多人死了,很多人,活成了真正頂天立地的男人。未來他們還會跟女真人對陣,還有無數的仗要打,有無數人要死,但死要死得其所……6將軍,女真人已經南下了,我懇求你,這次給他們一條活路,給你自己的人一條活路,讓他們死在更值得死的地方……」

山風吹過來,便將涼棚上的茅草捲起。寧毅看著6橋山,拱手相求。

「……好不好?」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贅婿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其他 贅婿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七八二章 骨錚鳴 血燃燒(五)

69.8%
目錄
共1245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