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六章 輩分、稱呼

第八十六章 輩分、稱呼

第八十六章輩分、稱呼(求月票)

凌晨跑出門的時候,小嬋已經回到房間悉悉索索地收拾東西了,娟兒與杏兒也已經起來幫忙。

最近幾日鍛煉的路程都是到了聶雲竹的小樓前便停住,配合陸紅提教他的呼吸節奏,鍛煉方法,基本上不會出汗。抵達那邊時,聶雲竹已經在小樓前等著了,微黃的光芒從後方的窗戶里透出來。

「……小嬋的爹爹過世了,所以這幾天大概會陪著她回去家裡一趟,過了頭七,下葬了之後才能趕回來,這幾天大概不會跑過來了。」

「我、我又不是在這裡等你……」聶雲竹這句話脫口而出,隨後卻是微微一窘,低下了頭,「呃,也有等立恆你過來說說話,不過,在這裡喝著茶,等著天亮,其實也挺有趣的,我都習慣了。」她微微笑著,隨後頓了頓:「倒是你們這時候出城,若過得幾日難民來得多了,封了城門可怎麼辦?」

「應當沒這麼快,附近州縣水患還不算重,再遠一點到江州那邊,若要往這邊來,也得一段時間才行,真要關城門,大概得等到半個月之後或者七月末,我跟小嬋的話,加上今天也就是五天便能返回。就算真發生最壞的情況,最初每日也會有軍隊護送出城施粥施飯,以蘇家的關係,我們可以跟著進來,沒有問題。」

「嗯。」聶雲竹點了點頭,「不過畢竟過來的是災民,也怕有人鬧事或者半路搶人錢物的,你還是得當心了。」

聽她說起這個,寧毅哈哈一笑:「沒事沒事,我現在是武林高手,江湖上人稱血手人屠,以後你就知道了,何況還有金絲大環刀的耿護衛他們跟著,問題不大。」

他將那纏了繃帶看來很拉風的左手在空中揮舞幾下,其中一段布條飛起在空中,聶雲竹便在旁邊,順手接住了,她微微愣了愣,隨後眨眨眼睛,無聲地將寧毅的左手拉過去,替他將綁帶纏好了才放開,隨後轉了身子坐開一點。看起來自然而然,流暢地做完這一切,實際臉上已經一片滾燙,心裡撲通撲通亂跳,好在此時光線不足,寧毅大概也看不到多少,只聽見她輕聲的嘟囔傳來:「還說呢……」對他左手的受傷仍然有些埋怨的感覺。

「呵。」寧毅笑了笑,拿起茶杯喝了口茶,過得一陣,方才問道,「雲竹……以前家裡的情況是怎麼樣的?」

「嗯?」聶雲竹瞪大眼睛望過來。

「呵,知道有些冒昧,但是……想了解一下。」

聶雲竹的臉上又是紅了紅,若在以往,在他人面前她是絕不願說起這些的,然而眼下立恆說想要了解一下,似乎情況就有些複雜了,她想了一會兒。

「家中,祖籍原本在宣州,也是官宦人家,爹爹很疼我,小時候請人教我詩詞歌賦……小的時候,也被人說是才女的,不過十歲那年,爹爹犯事了……我就進了教坊司,然後……立恆想知道哪些事情啊……」

雖說心情複雜,也不介意跟立恆坦陳這些,但話到嘴邊,也只有簡簡單單的幾句了,她問起寧毅具體想知道的事情,寧毅想了想,輕聲道:「家中……如今還有能找到的親人嗎?」

聶雲竹搖了搖頭:「找不著了……爹和娘,聽說在發配的路上都過世了,有個姨娘聽說改了嫁,也許有其它的親人……其實這幾年原也可以回宣州找找,不過……不過反正爹娘也死了……」

低聲說到後面,已經是快要落淚的情緒。寧毅待她稍稍平緩一些,方才說道:「以前……每天推著小車過去,現在也走來走去的那個擺棋攤的老人家,雲竹應該算是認識了吧,另外一個是駙馬爺,叫做康賢,你去送過松花蛋,端午節還幫忙當了托的。」

聶雲竹吸了吸鼻子,鼻頭微紅,這時倒是輕聲笑著點了點頭:「嗯,現在見著了還打招呼呢,秦老爺子很和氣,駙馬爺也去店裡喝過幾次粥,吃過東西。」

「秦老爺子算是書香世家,人也好,有修養。我最近在想,他若願收你為義女,雲竹你意下如何?」

「我……我?」聶雲竹愣了愣,瞪大眼睛,片刻之後,方有些手足無措,「這……怎麼可能……」

「我說可以就可以。」

「但是……立恆你當然這麼說啦」聶雲竹有些焦急,皺著眉頭,「我、我以前畢竟是在金風樓……立恆你說這話,不是讓人為難么……」

寧毅笑著:「人家也有這想法。」

「怎、怎麼可能……」

「呵,前幾日大家在一起聊天,正好說起雲竹你,我跟兩位老人家說起你學著殺雞、學著賣煎餅的事情,然後……便說到這上面來了,康駙馬爺也說想收你為義女,不過老實說,想要個郡主頭銜確實是麻煩,秦老那邊便簡單一些,老人家性子也好,他有兩個兒子,一文一武,皆在外為官,多這兩個哥哥,以後絕對沒人敢欺負你了。」

聶雲竹坐在那兒望著他,聽他將這些說完,低下頭看不見神色:「立恆……立恆為何要做到如此地步……」

「嘖,說著說著他們就主動提出來了,關我什麼事。」寧毅攤了攤手,隨後笑起來,「不過他們其實是喜愛你的性子和風骨,我的功利心就比較重了。秦老這人呢,以前是個大官,也是犯了點事情被罷了,每天在那裡下棋,但人脈廣,影響力的話……江寧或許知道的人不多,但絕對不弱的,你又多兩個大哥,以後做點生意賣點松花蛋什麼的絕對沒人敢找碴了,大家朋友一場,我也跟著沾點便宜。老實說……我也想他們收我當義子什麼的啊,這世界上幹什麼幹得好都不如有個厲害的老爹,可大家下棋下久了,這事不怎麼靠譜,沒這個機會了……」

聶雲竹在那邊撲哧笑了出來,似乎就那樣笑起來之後抑制不住,仰了仰頭隨後低下去。老實說,她忍不住笑出來的樣子很漂亮,低下頭之後,雙手枕在膝蓋上,額頭抵著手臂坐著笑,但笑著笑著便有些奇怪了,寧毅等了一會兒,看見她坐在那兒枕著額頭哭起來,後方油燈的光芒照亮了那掛著淚珠的些許側臉。

寧毅吐了口氣,待她哭了一陣,方才開口:「喂,這反應可不好。」

「我……我……我這身份……會給老人家添麻煩的……」

「沒有麻煩。對旁人來說,若在官場上孜孜鑽營的,或許有麻煩,但對他來說,對你來說,沒有。我說沒有就沒有」就算真有人說閑話,寧毅也能編些故事,弄些炒作手法,把名聲往需要的方向引導過去。

「這幾天我正好出城,你考慮一下。不要覺得是高攀什麼的,認了這義父便是一家人,今後他將你當女兒待,你也得做父親一般服侍他,他老了病了,你也得時常照看的。秦老的性格不錯,是個好人,因此你才選他當義父,若不是,理都不用理他。不是說……有個厲害的義父是為了與旁人證明什麼,只是……從今往後有個家而已。」

聶雲竹坐在那兒兀自抽泣不停,寧毅舉起一隻手,想拍拍她的後背,想了想,又收回來,坐在那兒等她將情緒宣洩完。不久之後,晨曦微露了,聶雲竹才擦掉眼睛坐起來,露出一個笑容。她的哭泣並非是因為傷心,因此這笑容也是自然,只是眼皮紅了起來而已。

不多時,寧毅準備起身回家,雙方道別走出兩步之後,聶雲竹才在背後叫住他:「那個……那個……我想到一件事情……」

「嗯?」寧毅回過頭,女子在那邊帶著紅紅的眼圈有些赧然地笑著。

「那個……立恆跟秦老爺子、康駙馬爺,是平輩論交的吧……」

「嗯,平時下棋聊天,倒是沒分什麼輩分。」

「那……若我真認秦老爺子為義父,不是要叫你立恆叔叔了么。」她偏了偏頭,有些俏皮地想著事情,「若有一**們三人在那聊天,我過來見禮,是不是要說:『義父好,康叔叔好,立恆叔叔好』然後你難道答雲竹侄女乖么……我比你年紀大啊……」

她憋著笑,一臉苦惱的樣子。寧毅微微張嘴,在那邊愣了半晌,隨後嘴角抽搐幾下,有些無奈地點點她:「找事。」轉身往前走去。

後方那笑聲「噗」的傳來了,晨光之中,銀鈴一般的開心笑容。雖沒有朝後望,但腦海中隱約可以「看」見聶雲竹捂著嘴那俏皮而高興的神態,寧毅笑了笑,徑直前行。

「這幾日當心些啊,別又受傷了。」

喊聲傳過來。寧毅舉起右手朝後方搖了搖:「知道了」

兩家人要成為一家人,不是小事。聶雲竹這邊的事情交待好,也給了她幾天的考慮的時間。接下來,便是陪著小嬋出城奔喪的事了。

一路回到蘇府,該準備的東西也已經準備好,一輛馬車之中裝了不少東西,隨行的還有帶一把大刀,走慣江湖的耿護院,駕車的名叫東柱,是去年進到府里的小夥子。小嬋穿一身素白的衣裙,身上也準備了黑色的緞帶,楚楚可憐的丫鬟打扮,不過哭泣大概只是在昨晚,然後應該一晚沒睡好覺,有些稍顯疲憊的黑眼圈,寧毅拍拍她的頭,她也就吸了吸鼻子,朝寧毅笑笑。

「姑爺我沒事呢。」

四人到期,隨後與蘇檀兒道別,大概叮囑了一番若城門關閉該怎麼辦以及讓寧毅照顧好小嬋的話之後,馬車離開了蘇府,離開江寧,往小嬋的老家,一個名叫南亭村的小山村駛去……

於是,覺得香蕉大魔王很有愛的,手上又還有月票的,請投過來吧^_^

不再預告是凌晨幾點了,昨晚一章加到四千多字,也推到了四點多鐘才更新,我自己也掐不好,時間不準傷人品,大家還是到早上起床再看吧,我放到八點鐘發得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贅婿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其他 贅婿
上一章下一章

第八十六章 輩分、稱呼

6.99%
目錄
共1245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