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七章 窗戶紙

第八十七章 窗戶紙

第八十七章窗戶紙(求月票)

小嬋的老家南亭村是江寧附近靠近潤州的一處山村,千年之後或許不是多遠的距離,但此時山路難行,要從江寧一直到抵達那村子,算算大概會有四五個時辰的路程,這也就八到十個小時,是一個白天了。

說起來奔喪是一件很嚴肅的事情,但實際上,各種俗氣的問題少不了。小嬋固然為着父親過世了而悲傷,然而事實上她四歲便被賣入蘇府,一兩年才回去一次,對父親的概念其實也不是非常的清晰。

一部分算是為悲傷而悲傷著,若說起實際的問題,這次回去要帶大量的東西,拜訪這家那家,要合了各種禮數,葬禮上各種有講究的開支等等等等。再加上姑爺陪她一塊回家,這是蘇家對她的重視,總之各種要顧及的問題,不是說回去跪跪拜拜,把人埋了就行了。

從某種意義上來說,這次的回去也有一部分算得上是衣錦還鄉的意思,雖然說起來與葬禮有些格格不入。但譬如說老人家過世了,在城裏大家都攀不上的大戶人家做事還有一定地位的女兒回來了,大戶人家的姑爺也跟着過來拜拜,或者是常管家,或者是蘇檀兒,這是對嬋兒做事情的感謝,也是一種臉面。人家說起死者,說他養了個好女兒啊,說過身之後怎麼說也是風光大葬啊,死者若仍在世的時候,追求的大概也是這類東西,當然,絕大部分時間,我們自然也無需如此憤世嫉俗,將事情說得這麼赤luo裸。

人情世故,活一輩子,這些也都是人之常情。

吃過早點之後離開蘇家,名叫東柱的少年在前方趕車。隨行的耿護院今年已經過了四十歲,但看來沉穩可靠,使一口九環大刀,如今是蘇家的護院頭領之一。他是從小跟着蘇伯庸出來的人,在蘇家長大,跟着蘇伯庸做事,後來也是蘇家給他主持了親事,娶的是蘇府之中地位頗高的一個丫鬟,如今有兩個兒子,對蘇家稱得上忠心耿耿。

此時耿護院對於寧毅的態度也是相當尊敬,因為他的小兒子此時也正在豫山書院讀書,寧毅正是那孩子的先生,上車之後與寧毅打個招呼便坐在外面,還是寧毅招呼他進來,他才坐進來說了會話,隨後又出去了,將空間留給裏面的寧毅跟小嬋。

雖是一晚沒睡,不過小嬋此時還是挺精神的,偶爾掀起帘子看外面,跟寧毅說些話。寧毅則詳細地問問她家中情況,親戚會有些什麼人,四鄰大概有些什麼人,有些什麼長輩之類的。

小嬋是做慣事情的人,這些人際關係怎麼弄,昨晚便已有了計算,在她心中,大概是讓姑爺在旁邊坐着不用操太多心自己辦完就行了。不過寧毅自然也不是什麼愣頭青,聊了一個時辰,大抵也就在心中劃出一個輪廓來,這幾天要幫忙小嬋感謝一些什麼人,說些什麼東西送什麼禮品之類的,心中有數,自己跟過來,畢竟不是當個擺設的。

一路離了江寧,官道上便能看見諸多往這邊過來的行人,多數衣衫襤褸面有菜色,與寧毅下山回城時看見的差不多,倒也沒到多嚇人的程度。最初這批還算是好的,多是有親人可以投奔,據說日後真被洪水啊、疫情啊什麼的趕着來的,那才真是嚇人。小嬋明白這些事情,低聲與寧毅說一些這方面的事情。

隨後離了官道,這類災民的行跡也漸漸燒起來,道路顛簸不定,中午的時候在路邊停一會兒,主要是讓馬兒休息。取了隨行帶着的一些點心食物與幾人吃了,千層餅之類的,這類吃食質量不錯,多少是能存放幾天的,小嬋細心帶上了許多,主要是擔心寧毅吃不慣農村裏的東西。

上午的時候小嬋與寧毅是相對坐着的,到得再次啟程,馬車顛簸了一下,角落裏用作送禮的一些盒子翻滾下來,兩人收拾一陣,待到坐好,已然是坐到一邊去了。小嬋坐在寧毅身邊低着頭,雙手放在併攏的雙膝上,有些安靜。事實上她在想着要不要坐過去呢,可那邊有盒子……寧毅對這事倒不在意,掀起車簾往外面看了看,青山綠水,遠遠的有小村莊,不多的田地,總體還是顯得荒涼。

「小嬋你昨晚沒睡好,晚上到了以後也許還有很多事情,車上睡一下吧,就是有點太顛了……」

寧毅這樣說了,小嬋也就在那邊「嗯」地點了點頭,閉上眼睛試圖睡覺,畢竟也是累了,心中亂想一陣,過得不久,腦袋偏過來,緩緩地擱在了寧毅的手臂上。

山路難行,又顛了幾下,撞來撞去的也不好,寧毅側了側身體,扶着她的肩膀讓她趴在自己的腿上睡着,輕輕地拍了拍她的肩膀。在寧毅看不見的地方,小嬋的眼睛睜開了,微感赧然地眨了眨,感受到寧毅拍的兩下,才緩緩地閉上。她側着身體睡在馬車座上,枕着寧毅的右腿,過得一陣,雙腿也挪了上來。時值盛夏,少女穿一身單薄的白色衣褲,就這樣安安靜靜地睡下,曲線柔和、苗條而純凈。

她就這樣靜靜地睡了一路,快到南亭村時方才醒來,在旁邊紅著臉整理因沉睡而弄亂的髮鬢,寧毅則揉揉已經麻掉的大腿。小嬋見了,安靜地低頭靠過來,跪坐到寧毅腿邊為他按摩著。

不一會兒抵達村莊,幾人從車上下來,接着便是諸多固定的應酬與問候。

有關小嬋父親的葬禮,今天其實已經辦到第三天了,畢竟這是夏天,下葬耽擱不得。小嬋理論上也已經是被家中賣掉的女子,如果主家不給假也是可能的,不會等着她回來再開始辦。一進村子,便能看見前方村中大堂屋那邊搭起的棚子,而小嬋的幾名親戚與她的哥哥嫂嫂,都已經迎過來了。

以前就聽小嬋大略介紹過她的家人,父親母親,如今父親過世,哥哥娶了鄰村最漂亮的女人當老婆,小時候有個弟弟餓死了,她被賣進蘇家等等等等。小嬋父親姓許,不過小嬋四歲就進了蘇府,並沒有正式的名字,此時其實也不冠許姓,她的哥哥則可以稱為許大郎。

由於小嬋在蘇府做事,眼下許家的家境不錯,在村子尚算殷實,葬禮也稱得上風光。吹打說唱,和尚道士什麼都不缺,過來的人也多,在農村地方,這就稱得上是體面了。小嬋是這風光體面的來源,她一回來,一時間便有諸多人過來寒暄,七大姑八大姨,鄉人鄰里之類的。

倒不是勢利,民風淳樸的鄉下,大家對於在城中「富可敵國」的大戶人家做事的小嬋也有諸多好奇。小嬋便也與這些人打招呼,介紹寧毅,隨後寧毅也過去認識一下,說些客套話,謝謝他們對小嬋一家的照顧啊,或者說說小嬋在府中管很多事,很重要,等等等等。聽說他是蘇家的姑爺,眾人便是一番驚訝,或者在旁邊說小嬋遇上好主家,或者許家命好之類的,大抵是這些言論,不一而足。畢竟作為富人家的能陪一個下人回家辦喪事,這個分量就實在夠大了,也有說小嬋當了通房丫頭,等同這寧毅的妾室,將來是少奶奶的命——總之這也是好命的一部分……

小嬋看來稚嫩,但其實見過眾多世面,控場啊,調和氣氛之類,都是相當擅長了。此時倒是料不到寧毅會將一系列招呼和寒暄做得這麼好,寧毅這次過來,便是嚴肅地一句話都不說,也算是家中的面子,這年月農村裏的人們只會說那是有錢人或者有身份的人,覺得理所當然。他此時應對得體,說些好話,旁人受寵若驚,便連連稱道丫頭跟了個好主家之類的。

此後與小嬋的母親見面,喪禮進行,隨後晚宴,基本也是不算頻繁的招呼和應酬,晚上的時候小嬋則是披麻戴孝與母親跪在靈堂里。寧毅其實是不要求一直出現的,雖然靈堂中也有一個唱戲的班子,但對他來說實在沒什麼看頭,小嬋的兄嫂早已給他安排了住的房間。不過他還是出來,與幾位村中宿老以及有頭臉的人物說了會話,替小嬋擋一些應酬之類。

農村之中沒什麼娛樂,靈堂里的表演、閑聊,有些人會一直挨個通宵,不過需要的應酬,到了一定程度也就差不多了。亥時方至(九點),寧毅回去房間,準備給手上換藥,梳洗睡覺,不過他回房不久,小嬋也便端著臉盆和帕子過來了。靈堂那邊的喧鬧聲傳過來,這邊院子倒還顯得安靜,小嬋換上了一身月白小衣,頭髮也有些濕,帶着微微的發香,過來如同還在江寧一般為寧毅換藥。

「這時候跑出來不會有問題嗎?」

「沒事的,娘和哥哥嫂嫂在那邊,也不是真要守一晚上……娘也叫我過來的……」她低着頭駕輕就熟地為寧毅拆下繃帶,聲音漸漸變得有些小,但手上動作不停。

「村子裏的鄉親都挺不錯的。」

「他們才說姑爺好呢……」

輕輕巧巧地說着話,如同在江寧一般提寧毅換了繃帶,洗臉洗手等等……進出幾次一切做完之後,才端了水盆出去。外面的廊院中傳來小嬋倒水的聲音,遠遠的有笑聲傳過來,寧毅走到窗邊打開窗戶,感受着夜風涼爽地吹過來時,坐回床邊時,門又打開了。

小嬋低着頭進來,默默地關上門,望了寧毅一眼,也是緩緩地走到了床邊。一身月白小衣下,胸口微微地起伏着,手指揪着衣角,期期艾艾地咬了咬嘴唇。

「姑、姑爺,小嬋……小嬋今晚睡在這裏,可以嗎……」

那聲音,細得像蚊子……

求月票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贅婿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其他 贅婿
上一章下一章

第八十七章 窗戶紙

7.07%
目錄
共1245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