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九四章 碾輪(二)

第七九四章 碾輪(二)

時已深秋,西南川四路,林野的鬱鬱蔥蔥仍舊不顯頹色。成都的古城牆青灰巍峨,在它的後方,是廣袤延伸的成都平原,戰爭的硝煙已經燒盪過來。

鎮守川四路的主力,原本便是陸橋山的武襄軍,小涼山的大敗之後,華夏軍的檄文震驚天下。南武範圍內,咒罵寧毅「狼子野心」者無數,然而在中央意志並不堅定,苗疆的陳凡一系又開始移動,兵逼長沙方向的情況下,少量軍隊的調撥無法阻擋住華夏軍的前進。成都知府劉少靖四處求援,最終在華夏軍抵達之前,聚攏了各地軍隊約八萬餘人,與來犯的華夏軍展開了對峙。

在華夏軍推向成都的這段時間裡,和登三縣——用寧毅的話說——忙得雞飛狗跳,熱鬧得很。幾年的時間過去,華夏軍的第一次擴張已經開始,巨大的考驗也就隨之而來,一個多月的時間裡,和登的會議每天都在開,有擴大的、有整風的,甚至於公審的大會都在前頭等著,寧毅也進入了連軸轉的狀態,華夏軍已經打出去了,佔下地盤了,派誰出去管理,怎麼管理,這一切的事情,都將成為未來的雛形和模板。

從某種意義上來說,這也是華夏軍成立后第一次分桃子。這些年來,雖然說華夏軍也打下了不少的戰果,但每一步往前,其實都走在艱難的懸崖上,人們知道自己面對著整個天下的現狀,只是寧毅以現代的方式管理整個軍隊,又有巨大的戰果,才令得一切到如今都沒有崩盤。

華夏軍擊潰陸橋山之後,放出去的檄文不僅震驚武朝,也令得己方內部嚇了一大跳,反應過來之後,所有人才都開始雀躍。沉寂了好幾年,東家終於要出手了,既然東家要出手,那便沒什麼不可能的。

川四路天府之國,自秦朝修建都江堰,成都平原便一直都是富庶豐茂的產糧之地,「水旱從人,不知饑饉」,相對於貧瘠的西北,餓死人的呂梁,這一片地方簡直是人間仙境。即便在武朝未曾失去中原的時候,對整個天下都有著重要的意義,如今中原已失,成都平原的產糧對武朝便更是重要。華夏軍自西北兵敗南歸,就一直躲在涼山的角落中修養,突然踏出的這一步,胃口實在太大。

但退一步講,在陸橋山率領的武襄軍大敗之後,寧毅非要咬下這麼一口,武朝之中,又有誰能夠擋得住呢?

突然舒展開的手腳,對於華夏軍的內部,委實有種苦盡甘來的感覺。內部的浮躁、訴求的表達,也都顯得是人之常情,親戚鄰裡間,送禮的、遊說的風潮又起來了一陣,整風會從上到下每天開。在涼山外征戰的華夏軍中,由於陸續的攻城略地,對平民的欺辱乃至於隨意殺人的惡性事件也出現了幾起,內部糾察、軍法隊方面將人抓了起來,隨時準備殺人。

一方面盯著這些,另一方面,寧毅盯著這次要委派出去的幹部隊伍——雖然在之前就有過許多的課程,眼下仍舊免不了加強培訓和反覆的叮囑——忙得連飯都吃得不正常,這天中午雲竹帶著小寧珂過來給他送點糖水,又叮囑他注意身體,寧毅三兩口的呼嚕完,給吃得慢的小寧珂看自己的碗,然後才答雲竹:「最麻煩的時候,忙完了這一陣,帶你們去成都玩。」

「我倒好些年沒想過去大城裡看了,你的身體健康,我就謝天謝地。」雲竹溫柔地一笑,「倒是小珂她們,從小就沒有見過大地方,這次總算能出去……小珂喝慢點。」

六歲的小寧珂正咕嘟咕嘟往嘴裡灌糖水,聽他們說大城市,張開了嘴,還沒等糖水咽下:「怎麼撕吼呼啊?」便有糖水從嘴角流下來,寧毅笑著給她擦:「快了快了。」

「什麼時候啊?」

「呃……再過兩個月。」

「哦……」小女孩似懂非懂地點頭,對於兩個月的具體概念,弄得還不是很清楚。雲竹替她擦掉衣服上的些許水漬,又與寧毅道:「昨晚跟西瓜吵架啦?」

「沒有,哪有吵架。」寧毅皺了皺眉,過得片刻,「……進行了友好的協商。她對於人人平等的概念有些誤會,這些年走得有些快了。」

「瓜姨昨天把爹爹打了一頓。」小寧珂在旁邊說道。

「什麼啊,小傢伙哪裡聽來的謠言。」寧毅看著孩子哭笑不得,「劉大彪哪裡是我的對手!」

「女孩子不要說打打殺殺的。」雲竹笑著抱起孩子,又上下打量了寧毅,「大彪是家中一霸,你被打也沒什麼奇怪的。」

「什麼家中一霸劉大彪,都是你們無知女人之間的謠傳,更何況還有紅提在,她也不算厲害的。」

「小瓜哥是家中一霸,我也打不過他。」寧毅的話音未落,紅提的聲音從外頭傳了進來。雲竹便忍不住捂著嘴笑了起來。

或許是因為分開太久,回到涼山的一年多時間裡,寧毅與妻兒相處,性情一向平和,也未給孩子太多的壓力,彼此的步調再次熟悉之後,在寧毅面前,妻兒們時常也會開些玩笑。寧毅在孩子面前時常炫耀自己武功了得,曾經一掌打死了陸陀、嚇跑林宗吾、差點還被周侗求著拜了把子什麼的……旁人忍俊不禁,自然不會戳穿他,只有西瓜不時湊趣,與他爭奪「武功天下第一」的名譽,她作為女子,性情豪邁又可愛,自稱「家中一霸劉大彪」,頗受錦兒小嬋等人的擁戴,一眾孩子也大都把她當成武藝上的名師和偶像。

至於家庭之外,西瓜致力於人人平等的目標,一直在進行理想化的努力和宣傳,寧毅與她之間,時常都會產生推演與辯論,這邊辯論當然也是良性的,許多時候也都是寧毅基於未來的知識在給西瓜上課。到得這次,華夏軍要開始向外擴張,西瓜當然也希望在未來的政權輪廓里落下盡量多的理想的烙印,與寧毅的論辯也愈發的頻繁和尖銳起來。說到底,西瓜的理想實在太過終極,甚至涉及人類社會的最終形態,會遭遇到的現實問題,也是數不勝數,寧毅只是稍稍打擊,西瓜也多少會有些沮喪。

對於妻女口中的不實傳言,寧毅也只能無奈地摸摸鼻子,搖頭苦笑。

他在下午又有兩場會議,第一場是華夏軍組建法院的工作推進報告會,第二場則與西瓜也有關係——華夏軍殺向成都平原的過程里,西瓜帶隊擔任軍法監督的任務。和登三縣的華夏軍成員有許多是小蒼河大戰時收編的降兵,雖然經歷了幾年的訓練與打磨,對內已經團結起來,但這次對外的大戰中,仍舊出現了問題。一些亂紀欺民的問題遭到了西瓜的嚴肅處理,這次外頭雖然仍在打仗,和登三縣已經開始準備公審大會,預備將這些問題迎頭打壓下去。

這件事導致了一定的內部分歧,軍隊方面多少認為此時處理得太過嚴肅會影響軍紀士氣,西瓜這方面則認為必須處理得更加嚴肅——當年的少女在心中排斥世事的不公,寧願看見弱者為了保護饅頭而殺人,也不願意接受懦弱和不公平,這十多年過來,當她隱約看到了一條偉大的路后,也更加無法容忍恃強凌弱的現象。

在半山腰上看見頭髮被風微微吹亂的女人時,寧毅便恍惚間想起了十多年前初見的少女。如今為人母的西瓜與自己一樣,都已經三十多歲了,她身形相對嬌小,一頭長發在額前分開,繞往腦後束起來,鼻樑挺挺的,嘴唇不厚,顯得堅定。山上的風大,將耳畔的髮絲吹得蓬蓬的晃起來,四周無人時,嬌小的身影卻顯得微微有些迷惘。

距離接下來的會議還有些時間,寧毅過來找她,西瓜抿了抿嘴,眯起眼睛,預備與寧毅就接下來的會議論辯一番。但寧毅並不打算談工作,他身上什麼也沒帶,一襲長袍上讓人特意縫了兩個古怪的口袋,雙手就插在兜里,目光中有忙裡偷閒的愜意。

「走一走?」

「不聊待會的事情?」

「反正該準備的都已經準備好了,我是站在你這邊的。現在還有些時間,逛一下嘛。」

「哦。」西瓜自不害怕,邁開步子過來了。

由於寧毅來找的是西瓜,因此護衛並未跟隨而來,山風襲襲,兩人走的這條路並不熱鬧,偏過頭去倒是可以俯瞰下方的和登縣城。西瓜雖然時常與寧毅唱個反調,但實際上在自己丈夫的身邊,並不設防,一面走一面舉起手來,微微拉動著身上的筋骨。寧毅想起杭州那天夜裡兩人的相處,他將殺皇帝的萌芽種進她的腦子裡,十多年後,慷慨激昂化為了現實的煩惱。

「大彪,摩尼教是信無生老母和彌勒的,你信嗎?」他一面走,一面開口說話。

「信啊。」西瓜眨眨眼睛,「我有事情解決不了的時候,也經常跟彌勒佛說的。」如此說著,一面走一面雙手合十。

寧毅笑起來:「那你覺得宗教有什麼好處?」

「讓人心有安歸啊。」

「為什麼信教就心有安歸啊?」

「……相公大人你覺得呢?」西瓜瞥他一眼。

「我覺得……因為它可以讓人找到『對』的路。」

「怎麼說?」

:。: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贅婿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其他 贅婿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七九四章 碾輪(二)

70.84%
目錄
共1245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