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〇八章 建朔十年春(三)

第八〇八章 建朔十年春(三)

武建朔十年正月,整個武朝天下,瀕臨傾覆的危機邊緣。

在金帝吳乞買中風的背景下,女真完顏宗輔、完顏宗翰領東西兩路大軍南下,在金國的第一次南征過去了十餘年後,開始了徹底掃平武朝政權,底定天下的進程。

面對著女真大軍南下的威勢,中原各地殘餘的反金力量在最為艱難的境況下發動起來,晉地,在田實的帶領下展開了反抗的序曲。在經歷慘烈而又艱難的一個冬季后,中原西線的戰況,終於出現了第一縷奮進的曙光。

正月二十一,各方抗金首領於汾陽會盟,認可了晉王一系在此次抗金大戰中的付出和決心,並且商議了接下來一年的許多抗金事宜。晉地多山,卻又橫亘在女真西路軍南下的關鍵位置上,退可守於群山之間,進可威懾女真南下大路,一旦各方聯合起來,守望相助,足可在宗翰大軍的南進道路上重重的紮下一根釘子,甚至於以上時間的戰爭耗死補給線綿長的女真部隊,都不是沒有可能。

女真方面,對於反抗勢力不曾輕忽,隨著汾陽會盟的展開,北面戰線上一度沉寂的各個隊伍展開了動作,試圖以猝然的攻勢阻撓會盟的進行。然而,雖然抗金各力量的領袖大都聚於汾陽,對於前線的軍力安排,實則外松內緊,在早已有所安排的情況下,並未因此出現任何亂象。

而在會盟進行途中,汾陽大營內部,又爆發了一起由女真人策劃安排的行刺事件,數名女真死士在這次事件中被擒。正月二十一的會盟順利結束后,各方領袖踏上了回歸的路途。二十二,晉王田實車駕啟程,在率隊親征近半年的時光之後,踏上了回去威勝的路程。

縱然在戰場上曾數度敗陣,晉王勢力內部也因為抗金的決意而產生巨大的摩擦和分裂。然而,當這激烈的手術完成,整個晉王抗金勢力也終於去除沉痼,如今雖然還有著術后的虛弱,但整個勢力也擁有了更多前行的可能性。去年的一場親征,豁出了性命,到如今,也總算收到了它的效果。

無論是一方諸侯還是區區的普通人,生死之間的經歷總是能給人巨大的感悟。戰爭、抗金,會是一場持續久遠的巨大顛簸,只是在這場顛簸中稍稍參與了一個開頭,田實便已經感受到其中的驚心動魄。這一天回程的路上,田實望著車駕兩邊的皚皚白雪,心中明白更為艱難的局面還在後頭。

他的心中,有著許許多多的想法。

建朔十年正月二十二晚間,接近威勝邊界,孤松驛。晉王田實在傳檄抗金四個月後,走完了這段生命的最後一刻。

死於刺殺。

*************

汾陽東面的孤松驛,雖以孤松為名,其實並不荒涼,它位於連接汾陽與威勝的必經之途,隨著這些年晉地人口的增加,商業的繁榮,倒是成了一個大驛,各種配套設施都相當不錯。田實的車駕一路東行,臨近傍晚時,在這裡停了下來。

汾陽的會盟是一次大事,女真人絕不會願意見它順利進行,此時雖已順利結束,出於安防的考慮,於玉麟率領著親兵仍然一路隨行。這日入夜,田實與於玉麟碰面,有過不少的交談,談起孤松驛十年前的樣子,頗為感慨,說起這次已經結束的親征,田實道:

「如今方才知道,去年率兵親征的決定,竟是歪打正著唯一走得通的路,也是差點死了才稍稍走順。去年……若是決心差一點,運氣差一點,你我屍骨已寒了。」

於玉麟回答他:「還有威勝那位,怕是要被先奸后殺……奸好幾遍。」

「哈哈,她那麼凶一張臉,誰敢下手……」

說到威勝的那位,於玉麟想到明日田實進入威勝地界,又叮囑了一番:「軍隊之中已經篩過許多遍,威勝城中雖有樓姑娘坐鎮,但王上回去,也不可掉以輕心。其實這一路上,女真人野心未死,明日換防,也怕有人趁機動手。」

這些道理,田實其實也已經明白,點頭同意。正說話間,驛站不遠處的夜色中忽然傳來了一陣騷亂,隨後有人來報,幾名神色可疑之人被發現,如今已開始了圍堵,已經擒下了兩人。

刺客之道向來是有心算無心,眼下既然被發現,便不再有太多的問題。待到那邊戰鬥平息,於玉麟著人看護好田實這邊,自己往那邊過去查看究竟,隨後才知又是不甘心的遼東死士——會盟開始到結束,這類刺殺已經大大小小的爆發了六七起,中間有女真死士,亦有遼東方面掙命的漢人,足可見女真方面的緊張。

他安排副手將刺客拖下去拷問,又著人加強了孤松驛的防衛,命令還沒發完,田實所在的方向上陡然傳來凄厲又混亂的聲響,於玉麟腦後一緊,發足狂奔。

風急火烈。

搖晃的火把在風中呼嘯著,照亮道路兩側天地間的雪白,寒意還是這片天地間的主基調,察覺到前方士兵調動的方式,於玉麟便已經意識到了不對,他衝進驛站的院子,前方是被圍起來的觀賞性山石,院落里的積雪都已被掃走,牆壁上燈籠延綿開去,假山的那一頭,血腥的味道飄過來了。

士兵已經聚集過來,大夫也來了。假山的那邊,有一具屍體倒在地上,一把鋼刀展開了他的喉嚨,血漿肆流,田實癱坐在不遠處的房檐下,背靠著柱子,一把匕首扎在他的心口上,身下已經有了一灘鮮血。

田實朝於玉麟這邊揮手,於玉麟三步並作兩步衝過去,看見地上那個死人時,他已經知道對方的身份。雷澤遠,這原本是天極宮中的一位管事,能力出眾,一直以來頗受田實的器重。親征之中,雷澤遠被召入軍中幫忙,十一月底田實大軍被衝散,他也是九死一生才逃出來與大軍匯合,屬於經歷了考驗的心腹吏員。

這便是女真那邊安排的後手之一了。十一月底的大潰敗,他不曾與田實一路,待到再度匯合,也沒有出手行刺,會盟之前不曾出手行刺,直到會盟順利完成之後,在於玉麟將他送到威勝的邊界時,於邊關十餘萬軍隊佯動、數次死士刺殺的背景中,刺出了這一刀。

「雷澤遠、雷澤遠……」田實面色蒼白如紙,口中輕聲說著這個名字,臉上卻帶著些許的笑容,彷彿是在為這一切感到哭笑不得。於玉麟看向旁邊的大夫,那大夫一臉為難的表情,田實便也說了一句:「不要浪費時間了,我也在軍中呆過,於、於將軍……」

只見田實的手落下去,嘴角笑了笑,目光望向雪夜中的遠處。

「戰場殺伐,無所不用其極,早該想到的……晉王勢力屈居於女真之下十年之久,看似獨立,實際上,以女真希尹等人天縱之才,又何止煽動了晉地的幾個大族,釘子……不知道放了多少了……」

「王上……」

「……沒有防到,便是願賭服輸,於將軍,我心中很後悔啊……我原本想著,今日過後,我要……我要做出很大的一番事業來,我在想,如何能與女真人對陣,甚至於打敗女真人,與天下英雄爭鋒……可是,這就是與天下英雄爭鋒,真是……太遺憾了,我才剛剛開始走……賊老天……」

他抬了抬手,似乎想抓點什麼,終於還是放棄了,於玉麟半跪一旁,伸手過來,田實便抓住了他的手臂。

「……於將軍,我年輕之時,見過了……見過了很厲害的人,那次青木寨之行,寧人屠,他後來走上金鑾殿,殺了武朝的狗皇帝,啊,真是厲害……我什麼時候能像他一樣呢,女真人……女真人就像是烏雲,橫壓這一世人,遼國、武朝無人能當,只有他,小蒼河一戰,厲害啊。成了晉王后,我耿耿於懷,想要做些事情……」

「……我本以為,我已經……站上去了……」

他的氣息已漸漸弱下去,說到這裡,頓了一頓,過得片刻,又聚起一絲力量。

「……於大哥啊,我剛才才想到,我死在這裡,給你們留下……留下一個爛攤子了。我們才剛剛會盟,女真人連消帶打,早知道會死,我當個有名無實的晉王也就好了,實在是……何苦來哉。但是於大哥……」

他掙扎一下:「……於大哥,你們……沒有辦法,再難的局面……再難的局面……」

這句話說了兩遍,似乎是要叮囑於玉麟等人再難的局面也只能撐下去,但最終沒能找到言語,那虛弱的目光跳躍了幾次:「再難的局面……於大哥,你跟樓姑娘……呵呵,今天說樓姑娘,呵呵,先奸、后殺……於大哥,我說樓姑娘兇狠難看,不是真的,你看孤松驛啊,多虧了她,晉地多虧了她……她以前的經歷,我們不說,但是……她的哥哥做的事,不是人做的!」

說到這裡,田實的目光才又變得嚴肅,聲音竟抬高了幾分,看著於玉麟:「晉地要亂了,要沒有了,這麼多的人……於大哥,我們做男人的,不能讓這些事情,再發生,雖然……前面是完顏宗翰,不能再有……不能再有——」

聲音響到這裡,田實的口中,有鮮血在湧出來,他停止了話語,靠在柱子上,眼睛大大的瞪著。他此時已經意識到了晉地會有的諸多慘劇,前一刻他與於玉麟還在拿樓舒婉開的玩笑,或許就要不是玩笑了。那慘烈的局面,靖平之恥以來的十年,中原大地上的無數慘劇。然而這慘劇又不是憤慨能夠平息的,要打敗完顏宗翰,要打敗女真,可惜,如何去打敗?

他的情緒在這種激烈之中激蕩,生命正迅速地從他的身上離去,於玉麟道:「我絕不會讓這些事情發生……」但也不知道田實有沒有聽到,如此過了一會兒,田實的眼睛閉上,又睜開,只是虛望著前方的某處了。

他語氣虛弱地說起了其它的事情:「……伯父看似梟雄,不願屈居女真,說,有朝一日要反,然而我今日才看到,溫水煮青蛙,他豈能反抗得了,我……我終於做了了不得的事情,於大哥,田家人看似厲害,實際……色厲內苒。我……我這樣做,是不是顯得……有些樣子了?」

田實靠在那裡,此時的臉上,有著一絲笑容,也有著深深的遺憾,那眺望的目光彷彿是在看著將來的歲月,不論那將來是抗爭還是和平,但終於已經凝固下來。

於玉麟的心中有著巨大的悲愴,這一刻,這悲愴並非是為了接下來殘酷的局面,也非為世人可能受到的苦難,而僅僅是為了眼前這個一度是被抬上晉王位置的男子。他的反抗之路才剛剛開始便已經停下,然而在這一刻,在於玉麟的眼中,即便曾經風雲一世、盤踞晉地十餘年的虎王田虎,也比不上眼前這男人的一根小指頭。

建朔十年正月二十二日夜,亥時三刻,晉王田實靠在那屋檐下的柱子便,靜靜地離開了人世。帶著對未來的憧憬和希冀,他雙目最後注視的前方,仍是一片濃濃的夜色。

第二天,當樓舒婉一路趕到孤松驛時,整個人已經搖搖晃晃、頭髮凌亂得不成樣子,見到於玉麟,她衝過來,給了他一個耳光。

晉王田實的死去,即將給整個中原帶來巨大的衝擊。

二十三日夜,女真大營。

完顏希尹在帳篷中就著暖黃的燈火伏案書寫,處理著每天的工作。

忽然風吹過來,自帳篷外進來的探子,確認了田實的死訊。

帳外的天地里,白皚皚的積雪仍未有絲毫消融的痕迹,在不知何處的遙遠地方,卻彷彿有巨大的冰山崩解的聲音,正隱隱傳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贅婿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其他 贅婿
上一章下一章

第八〇八章 建朔十年春(三)

71.97%
目錄
共1245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