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四七章 煮海(六)

第八四七章 煮海(六)

武建朔十年往十一年過渡的那個冬天並不寒冷,江南只下了幾場小雪。到得十一年二月間,一場罕見的寒潮彷彿是要彌補冬日的缺席一般突如其來,降臨了中原與武朝的大部分地方,那是二月中旬才開始的幾天時間,一夜過去到得天明時,屋檐下、樹下都結起厚厚的冰霜來。

不少的花蕾樹芽,在一夜之間,統統凍死了。

這場罕見的倒春寒持續了數日,在江南,戰爭的腳步卻未有延緩,二月十八,在鎮江東南面的丹陽附近,武朝將領盧海峰集合了二十餘萬大軍圍攻希尹與銀術可率領的五萬餘女真精銳,而後大敗潰逃。

自火炮普及后的數年來,戰爭的模式開始出現變化,往日里步兵組成方陣,便是為了對沖之時士兵無法逃跑。待到火炮能夠結群而擊時,這樣的打法受到遏制,小規模精兵的重要性開始得到凸顯,武朝的軍隊中,除韓世忠的鎮海軍與岳飛的背嵬軍外,能夠在堂堂正正的野戰中冒著炮火突進的士兵已經不多,大部分軍隊唯獨在籍著地利防守時,還能拿出部分戰力來。

不過,盧海峰麾下的軍隊倒不至於如此不堪,他率領的直屬部隊亦是南遷之後在君武照應下練起來的新軍之一。盧海峰治軍嚴謹,好以各種嚴苛的天氣、地形練兵,如大雪大雨,讓士兵在江南的泥地之中推進廝殺,麾下的士兵比之武朝過去的老爺兵們,也是有著截然不同的面貌的。

自從希尹與銀術可率領女真精銳抵達之後,江南戰場的形勢,更為激烈和緊張。京城之中——包括天下各地——都在傳言東西兩路大軍盡棄前嫌要一舉滅武的決心。這種堅定的意志體現,加上希尹與各路姦細在京城之中的搞事,令武朝局勢,變得分外緊張。

在此之前,或許還有一部分人會寄望於女真東西朝廷的矛盾,在其中做些文章,到得此時,京城之中,卻不知有多少人已經在遊說各方又或者是為自己找後路了。在這樣的局勢下,又出自對自身治軍的信心,盧海峰對希尹、銀術可的部隊發起了進攻。

這次大規模的進攻,也是在以君武為首的領導層的首肯下進行的,相對於正面擊潰宗輔大軍這種必然漫長的任務,如果能夠擊潰長途跋涉而來、後勤補給又有一定問題、並且很可能與宗輔宗弼有著嫌隙的這支原西路軍精銳,京城的危局,必能迎刃而解。

當然,名震天下的希尹與銀術可率領的精銳部隊,要擊潰並非易事,但如果連出擊都不敢,所謂的十年練兵,到此時也就是個笑話而已。而另一方面,即便不能一次擊退希尹與銀術可,以兩次、三次……三十萬、五十萬、乃至於百萬大軍的力量一次次的進攻,也一定能夠像水磨一般的磨死對方。而在這之前,整個江南的軍隊,就一定要有敢戰的決心。

進攻選在了大雨天進行,倒春寒還在持續,二十萬大軍在寒冷入骨的雨水中向對方邀戰。這樣的天氣抹平了一切火器的力量,盧海峰以自身率領的六萬大軍為先鋒,迎向慨然迎戰的三萬屠山衛。

傾盆的大雨之中,就連箭矢都失去了它的力量,雙方軍隊被拉回了最簡單的廝殺規則里,長槍與刀盾的方陣在黑壓壓的天空下如潮水般蔓延,武朝一方的二十萬軍隊彷彿覆蓋了整片大地,吶喊甚至壓過了天空的雷鳴。希尹率領的屠山衛昂然以對,雙方在泥水中衝撞在一起。

從某種意義上來說,如果十年前的武朝軍隊能有盧海峰治軍的決心和素質,當年的汴梁一戰,必定會有不同。但即便是這樣,也並不意味著眼下的武朝軍隊就有了天下第一流強兵的素質,而常年以來跟隨在宗翰身邊的屠山衛,此時擁有的,仍舊是女真當年「滿萬不可敵」士氣的慷慨氣魄。

正面對抗和廝殺了一個時辰,盧海峰大軍潰敗,半日之後,整個戰場呈倒卷珠簾的態勢,屠山衛與銀術可部隊在武朝潰兵背後追殺了十餘里,死傷無算。盧海峰在大戰之中不願意退卻,最終帶隊衝殺,被斬斷了一隻手,得親衛拚死救護才得以倖存。

如果說在這慘烈的一戰里,希尹一方所表現出來的,仍舊是不遜於當年的勇猛,但武朝人的死戰,仍舊帶來了不少東西。

十九這天,隨著傷亡數字的出來,銀術可的臉色並不好看,見希尹時道:「一如穀神所言,這位小太子的決心不輕,若武朝軍隊每次都這樣堅決,過不多久,咱們真該回去了。」

希尹的目光倒是嚴肅而平靜:「將死的兔子也會咬人,偌大的武朝,總會有些這樣的人。有此一戰,已經很能方便別人做文章了。」

二十,在鎮江大營的君武對盧海峰的死戰進行了肯定和鼓勵,並且向朝廷請功,要對盧海峰賜爵,官升一級。

「在我們的前頭,是這整個天下最強最凶的軍隊,輸給他們不丟人!我不怕!他們滅了遼國,吞了中原,我武朝河山淪陷、子民被他們奴役!而今他五萬人就敢來江南!我不怕輸我也不怕你們打敗仗!從今日開始,我要你們豁出一切去打!如果有必要我們日日都去打,我要打死他們,我要讓他們這五萬人沒有一個能夠回到金國,你們所有上陣的,我為你們請功——」

君武的表態不久之後也會傳遍整個江南。與此同時,岳飛於太平州附近擊潰李楊宗帶領的十三萬漢軍,俘虜漢軍六萬餘。除誅殺先前在屠殺中犯下累累血案的部分「首惡」外,岳飛向朝廷提出招降漢軍、只誅首惡、既往不咎的建議。

在雙方廝殺激烈,部分中原漢軍先前於江南屠殺搶掠犯下累累血債的此時提出這樣的建議,內部頓時引起了複雜的討論,臨安城中,兵部侍郎柳嚴等人直接上書彈劾岳飛。但這些中原漢軍雖然到了江南之後窮凶極惡,事實上戰意卻並不堅決。這些年來中原生靈塗炭,即便當兵日子過得也極差,若是江南這邊能夠既往不咎甚至給一頓飽飯,可想而知,大部分的漢軍都會望風而降。

不久之後,針對岳飛的提議,君武做出了採納和表態,於戰場上招降願意南歸的漢軍,只要之前並未犯下屠殺的血債,往日諸事,皆可既往不咎。

同時,針對希尹向武朝提出的「議和」要求,不到二月底,便有一則對應的消息從西南傳來,在刻意的推手下,於江南一地,加入了沸騰的聲音里……

江寧,視野中的天空被鉛青的雲朵層層籠罩,烏啟隆與知府的師爺劉靖在喧鬧的茶樓中落座,不久之後,聽到了旁邊的議論之聲。

「……說起如今外頭的局勢,咱們這位太子爺,真是剛烈,任誰都要豎起個大拇指……那盧將軍雖然敗了,但咱們的人,沒有怕,我聽說啊,常州那邊如今又調動了十餘萬人,要與鎮江大軍合圍希尹……咱們不怕敗,怕的是那些金狗能活著回去……」

「……綠林間也殺得厲害,你們不知道,金人渾水摸魚,暗地裡殺了不少人,聽說半月前,宣州那邊幾場火拚,死了幾百人,那邊地頭蛇宋家宋大坤被屠了滿門,還留下了鋤奸書,但實際上,這事情卻是女真人的走狗乾的……後來福祿老爺子又領人過去截殺金狗,此事可是千真萬確,宣州那片啊,幾天里死了好多人……」

「……其實啊,要說真正該殺的人,還要看西南那邊,聽說一月底的時候,西南就出了一張名冊,誰作惡、要殺誰指得清清楚楚的。長沙的黃家,以前出了個黃式初,當過兩年吏部尚書,趁著在位啊,大撈特撈,後來雖然被罷,但趁著那幾年結下黨羽無數,這些年甚至給女真人遞情報,私下裡遊說大伙兒投降,他娘的全家王八蛋……」

「……他在長沙良田無數,家中家丁門客過千,委實當地一霸,西南鋤奸令一出,他便知道不對了,聽說啊,在家中設下天羅地網,日夜提心弔膽,但到了一月底,黑旗軍就來了,一百多人……我跟你們說,那天晚上啊,鋤奸狀一出,全都亂了,他們甚至都沒能撐到軍隊過來……」

茶樓中眾人圍在一起,說話者壓低聲音,儼然在說什麼大秘密,眾人也用同樣的聲音議論紛紛。

「……說起來,西南那位雖然大逆不道,但在這些事情上,還真是條好漢,都知道吧,希尹那畜生先前跟咱們這邊勸降,要咱們割讓襄陽西邊到川四的所有地方,供粘罕到成都去打黑旗軍,嘿嘿,沒多久西南就知道了,聽說啊,就是前些天,那位寧先生直接給粘罕寫了封信,上頭就是說:等著你來,你以後就葬在這了。嘖嘖……」

「……若是這兩頭打起來,還真不知道是個什麼勁頭……」

這議論紛紛之中,劉靖對著烏啟隆笑了笑:「你說,他們之中,有沒有黑旗的人?」

「難講。」烏啟隆捧著茶杯,笑著搖了搖頭。

江寧是那心魔寧毅的出生之地,亦是康王周雍的舊居所在。對於如今在西南的魔頭,往日里江寧人都是諱莫如深的,但到得今年年初宗輔渡江攻江寧,至如今已近兩月,城中居民對於這位大逆之人的觀感倒變得不一樣起來,時常便聽得有人口中提起他來。畢竟在如今的這片天下,真正能在女真人面前站得住的,估計也就是西南那幫窮凶極惡的亂匪了,出身江寧的寧毅,連同其它一些可歌可泣的英雄之人,便常被人拿出來鼓舞士氣。

這中間同樣被提起的,還有在前一次江寧淪陷中犧牲的成國公主與其夫婿康賢。

「聽說過,烏兄早先與那寧毅有舊?不知道他與這些人口中所說的,可有出入?」師爺劉靖從外地來,往日里對於提起寧毅也有些忌諱,此時才問出來。烏啟隆沉默了片刻,望向窗邊的一副桌椅。

「若是被他盯上,要扒層皮倒是真的。」

「哦?烏兄被盯上過?」

「他入贅的是布商,我也是布商,有過過節,好在未到要見生死的程度。」烏啟隆笑笑,「家當去了一大半。」

他這樣說起來,對面的劉靖皺著眉頭,感興趣起來。他連連追問,烏啟隆便也一面回憶,一面說起了當年的皇商事件來,那時候兩家的糾葛,他找了蘇家頗有野心的掌柜席君煜合作,後來又爆發了刺殺蘇伯庸的事件,大大小小的事情,如今想來,都不免唏噓,但在這場顛覆天下的大戰的背景下,這些事情,也都變得有趣起來。

「其實,如今想來,那席君煜野心太大,他做的有些事情,我都想不到,而若非我家只是求財,未曾全盤參與其中,恐怕也不是後來去一半家當就能了事的了……」

「那……怎會去一半家當的?」劉靖滿臉期待地問著。

烏啟隆便繼續說起那皇商的事件來,拿了配方,奪了皇商,還氣得那寧立恆寫了「白首相知猶按劍,朱門先達笑彈冠」的詩詞:「……再後來有一天,布褪色了。」

這話說出來,劉靖微微一愣,隨後滿臉恍然:「……狠啊,那再後來呢,怎麼對付你們的?」

「……再後來有一天,就在這座茶樓上,喏,那邊那個位置,他在看書,我過去打招呼,試探他的反應。他心不在焉,後來忽然反應過來了一般,看著我說:『哦,布褪色了……』當時……嗯,劉兄能想得到……想殺了他……」

兩人看向那邊的窗戶,天色陰沉,看來似乎快要下雨,如今坐在那裡是兩個喝茶的瘦子。已有參差白髮、氣度儒雅的烏啟隆彷彿能看到十餘年前的那個下午,窗外是明媚的陽光,寧毅在那兒翻著書頁,此後便是烏家被割肉的事情。

那時候的烏啟隆三十歲出頭,遭遇到的是人生之中最大的挫折,烏家被打下江寧第一布商的位置,幾乎一蹶不振。但不久之後,也是北上的寧毅聯合了江寧的商人開始往京城發展,後來又有賑災的事情,他接觸到秦系的力量,再後來又為成國公主以及康駙馬所賞識,畢竟都是江寧人,康賢對於烏家還頗為照顧。

建朔三年初,兀朮破江寧,那位老人不肯扔下幾乎居住了一生的江寧,在軍隊入城時死去了,成國公主府隨後也被付之一炬。不久之後,烏啟隆又帶著家人回到江寧,重建烏家,到後來他帶著烏家攬下了朝廷的大部分軍裝生意,到女真南下時,又捐出大半家財支持軍隊,到如今烏家的家產仍舊高出當年數倍之多。

這中間的許多事情,他自然不必跟劉靖說起,但此時想來,時光浩渺,彷彿也是一絲一縷的從眼前流過,對比如今,卻仍是當年更為安寧。

縱是如今在西南,能夠對抗天下的寧毅,恐怕也更加懷念當初在這裡看書的時光吧。

烏啟隆這樣想著。

不多時,城牆那邊傳來巨大的震動,隨後便是混亂而暴躁的聲音洶湧而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贅婿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其他 贅婿
上一章下一章

第八四七章 煮海(六)

75.98%
目錄
共1245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