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五九章 滔天(十)

第八五九章 滔天(十)

夏日已漸漸到來,原本處於戰爭當中的江南之地火焰正熾,五月間,卻彷彿被一場突如其來的寒冬當頭罩下。天下局勢猶如一場魔幻的錯覺,在短短的時日內,令所有人先後感到了訝異、懷疑、震驚……而後逐漸化作冷入骨髓的絕望。

五月初一的丹陽,君武從昏迷之中醒過來,感受到的便是類似於這樣的情緒。那一日陽光正熾,他醒過來時,身上還帶著傷,卻只覺得渾身都有沸騰的熱血,妻子過來,服侍他洗漱、喝粥,他隨後便準備召集岳飛等將領,但首先過來的,是從臨安趕到、已等待了一日的內宮使臣。

這個時候,後方的皇帝周雍、姐姐周佩等人,都已經上了錢塘江上的龍船了,京中諸事由一眾大臣主持,目前在進行的,便是與女真人的求和談判。

通知前線各軍停止對峙行為的命令,此時也正陸續地發往前線各地,先前由常州發往鎮江的,由大將陳紹率領的十餘萬部隊,這時停止了向希尹部隊的前進,而希尹率領的屠山衛以及術列速率領的部隊此時放下了對鎮江的屠殺,徐徐轉向南下的道路。

腹部尚有傷痛的君武目瞪口呆,他需要費很大的力氣,才能漸漸理解眼前的一切。

就在臨安,第一輪的談判正在進行,兀朮的騎兵本欲攻城,但皇帝周雍已經到了錢塘江上,朝廷眾臣提出讓女真大軍暫停向前,雙方才可繼續和談,女真議和使臣完顏青珏則以武朝各軍停戰,同時向女真軍隊提供糧草補給等要求為交換。

在這樣的議和基礎上,朝廷派出各路使臣,向江南各軍下達休戰命令,女真方面,兀朮將騎兵駐於城外引而不發,亦向江寧戰場的宗輔傳遞了消息,但看起來,希尹並不願意遵守這樣的條件。

而朝廷的議和仍在繼續,向君武說清楚了狀況之後,內宮使臣開始勸說君武回京,君武坐在床邊怔怔地坐了許久,捂著肚子,艱難地站了起來,妻子從旁邊過來,被他揮手推開了。

他顫巍巍地拔出懸在床邊的寶劍,朝那內官走了過去,明晃晃的劍尖按在了對方胸膛上:

「你再說下去,我殺了你。」內官的勸說聲於是停了下來。

明媚的五月天,透過窗戶透進來的除了陽光,還有安靜得猶如幻覺的嗡嗡作響,君武放下寶劍坐下了,沉默了許久,終於輕聲道:「請聞人先生進來。」

妻子出去召了聞人不二進來,君武坐在那兒伸手按著額頭,好久方才說話,聲音虛弱而沙啞:「聞人師兄,事情你都知道了?」

「……是。」

「我腦子……有些亂,就好像一覺起來,什麼都不對了……」君武道,「該怎麼辦啊?」

「為今之計,只能勸說陛下收回成命,殿下的話,或許會有些用。」

「父皇他……嚇破了膽,已經去了錢塘江上的龍船,該怎麼勸說?如果能勸說,皇姐她……」

他說到這裡,聞人不二走上前來,在他耳邊低聲說了一句話,君武明白過來。

「既然皇姐已經……我不知道該如何說服父皇,聞人師兄,待會勞煩你代我修書一封,跟父皇痛陳利害,然後交由這位內官待會去吧。聞人師兄……」他腹中疼痛起來,伸手按了片刻,「事情至此,若臨安議和,是不是……江南就要完了?」

聞人不二嘴唇微動,斟酌了片刻:「怕是……天下要完了。」

君武按著腹部站起來,他失魂落魄地朝著門外走去,妻子過來攙扶著他。

眼前閃過的,似乎還是昏迷前一刻的衝殺與熱血。他感受著腹部的箭傷,看見士兵們、百姓們朝著女真人衝過去了,那洶湧澎湃的一刻,是他近十年來最為渴望的一刻,但隨著一夢而醒,他的父親在背後轉身逃離。

他恍恍惚惚地出門,視野一側的遠處有丹陽的城牆,這邊是依靠幾間小屋而建的巨大軍營,更遠方是密密麻麻延展開去的難民營地,妻子在旁邊說了幾句,這邊是鎮江軍、那邊是背嵬軍,如此這般。君武腦子裡想起十餘年前的汴梁城,第一次守城結束后,目睹著秦嗣源被下獄,老師的心情,甚至於聞人不二的心情,或許就是這樣的吧。

要帶此大軍,回到臨安,留住父皇。

他心中想到這裡,隨後又定住。臨安城外,兀朮的大軍已在紮營,中間這一段,其實誰也過不去了。

派人回去,遊說各方,救出姐姐,留下龍船,盡人事而聽天命……他的腦子裡閃過各種各樣的念頭。如此緩緩走到房屋側面的土坡上,才在一顆病懨懨的樹木下坐下來,那樹被劈了一半的枝丫,在下午的陽光里投下參差的樹蔭,君武坐在石頭上,看著夏日的陽光灑向眼前的大地。

過得不久,妻子在旁邊說:「岳將軍來了。」

君武直了直身子,讓他過來。岳飛穿著甲胄過來見了禮,君武笑了笑:「岳將軍,接下來如何是好啊?這天下……撐不住了。」

「末將便是為此而來。」

「將軍有想法了?」

「為今之計,首先自然以穩住臨安局勢為首要任務,派出少量人手,聯絡長公主府的眾人,盡量留住陛下,或者不濟,盡量留住公主殿下,太子修書勸陛下回心轉意,亦是首先要做的……」

岳飛說到這裡,拱手,頓了頓:「然而,長公主殿下既然都不能穩住臨安局勢,殿下出手,恐亦難有建樹。殿下不得不考慮無力回天時的後續之事……以我朝當前局面,陛下若逃,天下軍心民心,恐將盡喪,各地士紳大員,面對女真人都難有一戰之力,天下淪陷近在眼前,但唯一的一線希望,仍在殿下這裡。」

「岳將軍是希望……」

「陛下若走,天下半數諸侯都將在女真人面前跪下,但也必定有半數乃至大半忠義之士,念我朝舊好,不願改投女真,但即便如此,我朝大義已失,面對女真再難一戰。如殿下守鎮江時出現的三心二意之輩,恐將層出不窮,當今之計,最重要的是整肅內部,使殿下手中仍能握有可戰之兵。只要仍具備一戰之力,即便臨安跪服、天下淪陷,我等於長江以南,仍有民心所向,是戰是留仍有騰挪空間。」

岳飛言語鏗鏘,斬釘截鐵:「此前八年,殿下整肅天下軍紀,但事實上仍不得不在各方大員、權臣、大將之間拉攏妥協,數百萬大軍,軍紀不能一統,執法不得嚴苛,因此才有江南之地希尹的趁虛而入。故臣請殿下以太子身份,召集眼下能召集的各方大員,收兵權、嚴監察、肅軍紀!」

「非常之時,當行非常之法。」君武眼中閃過光芒,已經站了起來,「但我若這樣做,恐怕就要與臨安,與天下多數士族之心決裂了。」

「回稟殿下,陛下若逃,這天下民心,恐怕再無完全靠得住的。殿下唯一可恃者,只有手上能握得住的些許東西了。」

岳飛的話說到這裡,已經坦白到了極致,君武自然是能明白的。八年的時間,苦心經營打造的前線各軍,實際上以岳飛的背嵬軍軍法最為嚴格,很多時候嚴苛到為人詬病的程度,但大戰起時,最能戰者也就是這支背嵬軍。

其餘的如韓世忠的鎮海軍,亦是借著太子的威儀與韓世忠的大名,方才隔絕了許多外部的影響。到這次他率領著鎮守鎮江的十餘萬軍隊,在武朝軍隊中仍是精英,但僅是一個兩個的姦細,到後來便壞了十餘萬人的戰線,乃至於毀掉整個武朝的根基,想來令人心痛難言。

往日里他是武朝的太子,就算能頂著巨大的保下一支兩支軍隊的軍心,但面對著數千萬人的國家,各方的勢力,卻也不得不各種權衡、退讓。為了增加些許勝利的籌碼,他殺掉自己的小舅子,差點令得妻子鬱鬱而終。但終於無力回天。

到得此時,父皇若逃離臨安,整個天下都將就此崩盤,整個爛攤子,各種既得利益者的訴求,他接不下來,那無非也是一個死字——他不必再委曲求全了。

五月漸漸開始變得凜冽的陽光透過那歪歪扭扭的樹木照下來,君武按著腰間的傷口,目光逐漸凝聚,變得堅毅。

「好。」有殺氣從他的身上透出來,「該殺人了!」

他大步走下土坡。

「岳將軍,即便這山河倒亂……你我至死不降。」

岳飛拱手:「末將領命。」

夏日漸漸的轉深,天下的氛圍也漸漸的開始變化了。

五月初二,君武于丹陽召集鎮江守城軍中眾將,以背嵬軍三萬精銳為核心,開始收攏兵權,嚴肅軍紀。同時修書遊說江南各軍,分析現狀,陳說利害,希望各方力量即便面臨此危難局勢,仍能以武朝利益為先,嚴守底線,共抗女真。

丹陽的整肅與整編以最為嚴厲的形式開始了。與此同時,希尹與銀術可的部隊不理和談先決條件,迅速南下,在臨安的朝堂之中,完顏青珏以「議和者為宗輔、宗弼兩位元帥,無法約束希尹部隊」為由,答應派出使者,盡量延緩或是停止穀神部隊南下步伐,實際層面上,這自然又是一句空談。

周雍此時已經上了龍船,對於女真人的南來,也並不在意,停戰的命令發往四面八方。此後幾天時間裡,以公主府、太子府、華夏軍以及城內各主戰派力量為核心的諸方勢力又不斷做出對周雍、周佩的截留、營救努力,京中局勢一時之間混亂無已,廝殺遍地。

五月初五,屈原投江的端午節,在確定希尹部隊逐漸接近臨安範圍的情況下,周雍下令龍船艦隊起航,就此出海遠揚而去,促成此時的秦檜被周雍召上龍船,成為逃離京城的一份子。而京中的和談局面,則交由以主和派李南周為首的部分大臣主持,周雍希望他們能在「無後顧之憂」的情況下抗住女真人的逼迫,為武朝爭取下令人滿意的投降條件。

初八,希尹部隊抵達臨安,默默地開始架設攻城器械,談判局勢大亂,完顏青珏逼迫此時執代天子印的李南周擬旨,並派出使者召韓世忠離開江寧。

五月十一,往江寧而出的使者行至半路,被太子君武派出的人手截停,同時,初步完成丹陽整編的軍隊開始朝江寧方向過去。十年經營,江寧算得上是君武真正的大本營,宗輔數十萬軍隊橫於途中,雙方於江寧南面對峙起來。

同時,朝廷之中開始不斷發出命令,令太子君武不能再率軍妄動,不可與女真人輕啟戰端,君武留下旨意,不做回復。

漫長的五月中旬,此時的武朝縱橫千里的大地上,無數的人、無數的意志在私下裡串聯,停戰的消息傳至襄樊時,劉光世仰天長嘆、老淚縱橫,但他已經做好死戰不降的準備。這個時候,從西南傳出的華夏軍內訌分裂的消息或多或少地也增加了女真人手中的籌碼。

及至五月下旬,各方的神經都已繃緊到極致,五月二十六這天傍晚,臨安城,完顏希尹已經做好完完全全的攻城準備,禁軍偏將牛興國等人在最為絕望的情況下,發動了叛亂。

此時,在朝堂上下各項屈辱的賣國條例已經擬定,臨安的城門就待打開,城外女真十萬大軍蠢蠢欲動,第一批在女真人的催促下被搜集起來的「勞軍」女子已經準備送出臨安城外,又一次最為慘烈的靖平之恥即將開始了。

叛亂出城,面對著十萬女真人,死路一條,留在城內,等到女真人堂堂正正地入城,所有人亦是死路一條。臨安城中的「叛亂者」們,終於選擇了發出絕望的一擊。

這個傍晚,臨安以西、以南的兩座城門被打開,數以十萬計的軍民開始朝著城外洶湧而出,女真士兵亦追殺而至,天漸漸的黑了,熊熊大火在臨安城內燃燒起來,牛興國等眾將率領禁軍士兵,在臨安城外的戰線上試圖擋住女真人的追趕,但不久便被兀朮的騎兵衝散,一部分的士兵、民眾抬著炸彈、火藥朝女真人發起自殺性的衝擊。

人們借著黑夜的掩護四散逃亡,少部分的軍民因此得以倖存,在臨安城南的錢塘江江岸上,大片大片的民眾被追趕得奔入水中,一些早有準備的逃亡者們抬著木箱、柜子、木樑、竹排飄於水上,在此後保留下一條性命,數以萬計的生命被水浪吞沒下去。

更多的人們在屠殺中死去,希尹兀朮的部隊叩城而入,正式接管周雍離去之後的武朝江山。比靖平之恥更為慘烈的屈辱和屠殺,在臨安城中爆發開來。

龐大的建朔天下崩潰的鐘聲,就此敲響。

***************

那一年的夏天,整個臨安城,在發生著無人能夠詳述的慘劇。

反抗者們被殺戮在街頭,以李南周為首的眾議和大臣搜集著城中的珍玩、女子、工匠交付給女真軍隊,抵償戰爭的「虧欠」,這是與靖平之恥類似的一幕,只是京中已沒有多少皇親國戚可供女真人折辱、遊戲。

京中的人們在這場戰爭里失去丈夫、失去妻子、失去母親、失去孩子……平靜十年之後,這悲凄難言的一幕,卻也不過是整個天下將要經歷的慘劇的小小開端罷了。

完顏希尹走進狼藉的金鑾殿,兀朮坐在皇帝的寶座上,正與一眾跪在地上的漢臣戲耍,看到他來,揮揮手將漢臣們打發了。

「武朝大事已畢,先前商議好的事情,該做了。」

在完顏希尹的面前,兀朮不敢端坐在椅子上面對他,於是從上方下來:「武朝皇帝未死,太子未除,兄長還在江寧打仗。此地距西南三千里,怎麼做?」

完顏希尹的目光微微一凝,眼神開始變得冷冽起來。

「小四,你的想法……再說一遍?」

兀朮攤了攤手,微微後退:「江寧還在打,兄長的兵不可能就此撤走吧,武朝皇帝去了海上,他們的水師尚在招降,一旦追過去,我還要在陸上截他。穀神,我與兄長之前說過,全力助你滅西南,你要什麼都可以,如今天下都是我們的,武朝的人正在歸附。這樣——全都歸你,只要你帶得動的,軍隊、器械、後勤,你都帶去——夠你填平西南了。」

希尹盯著他,兀朮被看得發毛:「我和兄長滅武朝,你與粘罕滅西南,天下的兵都給你了,還要怎樣?你怕我背後搗亂不成?我兀朮以先祖之名立誓,這一次,絕不在你背後亂來!」

「……屠山衛於鎮江有損失,你的騎兵,給我三萬。」

希尹說完,轉身離開,兀朮在背後呆了片刻。

「……好。祝穀神旗開得勝,西南小賊一戰而平!」

……

天下正在淪陷。

夏日持續,無數人在這樣的混亂中選擇著自己的站隊。六月,在內奸的出賣下,宗翰擊破襄樊防線,劉光世率領大量潰兵南下,建立小範圍的反抗勢力,同月,陳凡白馬銀槍,擊破長沙城,將黑色的旗幟,插在了長沙城頭。

江寧,經過十餘日的對峙,在背嵬軍與鎮海軍的兩面出擊下,君武擊破了宗輔防線的側翼,回歸江寧,開始了另一次嚴厲的肅清。此時,朝廷已經不斷下旨,褫奪太子君武的正式權力,但亂世已經展開,這樣的旨意也沒有任何意義了。

女真人的旨意正橫掃天下。

……

西南。

第一波到來的,是接受了希尹意志,從宗翰軍中發出的談判和勸降使臣。他們攜帶著或許是出自希尹手筆的寫有多條要求的文書,抵達了張村。文書之中,列有諸如華夏軍向女真稱臣、移交各項技術、移交具體工匠人員,且命令華夏軍在各類技術上進行自我閹割的各種不同要求,門類繁多、五花八門。在這個時代,這樣「文明」的勸降書並不多見。

寧毅接見了使臣,一條條的看得有趣:「嘖,你們那邊的希尹跟我學得不錯嘛,越來越有想象力了。」

「當今天下英雄之中,唯穀神與先生惺惺相惜,穀神經常提起西南的寧先生,道若身在一國,雙方必為知己。而今我金國已滅除武朝,一統天下,唯留西南黑旗,獨木難支,先前聽說又有內亂出現。今武朝百萬大軍與粘罕大帥之西路軍已秣馬厲兵,蓄勢待發,穀神心念天下蒼生,故留下餘地,還望先生能做出正確的決定。」

「好幾年前在小蒼河,你們的那位叫范弘濟的使者,可沒有你這麼會做人。」寧毅笑望著前方的使者,隨後在那厚厚的文書上寫了幾個字,扔了回去:「你知道是為什麼嗎?」

那使者接過書文,順手翻看,口中道:「寧先生……」說到這裡,看見了寧毅寫的字,他的話也就停住了。

那書文後方是隨意的九個字。

——全都不同意,拿回去改。

寧毅已經走過來了,拍拍他的肩膀:「那是因為,華夏軍已經不是小蒼河時候的華夏軍了,完顏希尹派你過來,不過是看看我的意志,你一點都不重要,戰場上拿不到的,桌子上也談不攏……我本來希望武朝能夠多撐一下,現在看來,算了,我自己來吧,什麼百萬大軍秣馬厲兵,回去叫粘罕和希尹都過來,你們的西路大軍進了成都平原,我埋了你們。」

他的話淡然地說完,已經從房間里離開了,夏末的光從窗外照進來。

……

大海,時間已是夏日的末尾了,在周雍的心軟下,周佩得以出來,在龍船的甲板上走動散心。一開始周圍的衛士看得都還緊,漸漸的,面對著這位沉默的長公主,大家漸漸的放下心來了。

六月二十四,海鷗在天上飛著,周佩仰著頭看,海面上碧空如洗。

周雍從不遠處走過來,到了周佩的身邊,他伸手會開身邊的侍衛,輕輕嘆了口氣,似乎想要說些什麼。

周佩站了起來,陡然間奔向船舷。

她高高地躍了起來,海鷗從眼前飛過,她的身體落向湛藍的大海。

一滴眼淚,從空中落下……

……

雲中,湯敏傑看完了從南面傳過來的各項信息,然後閉上了眼睛,剛毅而冷漠的臉上,亦有光芒閃過。

「第二次靖平……」

他攥緊了手中的紙,咬牙切齒,一字一頓。

……

徐州。

由於江南防線的崩潰,劉承宗的部隊不必再威脅女真人的退路,已經經歷了數月戰鬥的部隊正朝長江以北的山東方向折去。

晉地。

樓舒婉、於玉麟的軍隊在極其艱難的情況下進行了數次反撲,在晉地各系力量鬥志消褪的情況下,擴大了稍許的地盤,得到些微的喘息。但到得此時,田虎、田實時期的積蓄已逐漸耗盡,更為艱難的時刻將要到來。

……

六月末尾,在天下誰也不曾注意到的小小角落裡,有什麼事情,正在發生。

西北,自小蒼河之戰後,女真人對這裡進行了慘無人道的大屠殺,以至於數年的時間內瘟疫橫行,赤地千里。

這樣的情況,正要被人們漸漸淡忘。

府州,折可求治下,華夏軍與女真人去后,西北人們的最大聚居地,天下激烈大戰的背景之中,這裡的情況倒漸漸的變成了相對安靜的桃源之所。

這一日,吞天的霞光正要落下,五樹崗,府州西面的一處驛所,看守的老兵從房間里出現,傍晚的暖風正捲起貧瘠的沙土在走,他忽然間感覺到了不祥的震動。

老兵趴在地上聽著,漸露迷惑的目光,片刻,他看見在大地的那一端,洶湧的騎兵裂地而來!

他便要轉身朝後方走去,後方的身影上,一道提前到來的身影高高地躍起在空中,揮起了馬刀。

血浪洶湧,綻放開來——

(第九集*遼闊的大地*完)

(歡迎進入《贅婿》第十集*長夜過春時)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贅婿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其他 贅婿
上一章下一章

第八五九章 滔天(十)

77.67%
目錄
共1245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