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六章 時局(二)

第九十六章 時局(二)

第九十六章時局(二)

時間其實已經漸漸從三伏天轉出來,但天氣仍舊未有脫去暑日的炎熱,豫山書院的這間書房裏,李頻倒了兩杯茶水,遞給寧毅一杯。

「國事天下事,有時候見多誇誇其談,又自信無比者,總覺可笑。不過許多想法,總也是從這誇誇其談***來的,若真埋頭苦幹,從不與人議論,那也難免偏頗。景翰三年我赴京趕考,中進士及第,皇榜第十一名,可惜……當時因策論過激得罪了吏部侍郎傅英,雖中了皇榜,卻難得實缺,數月之後我心灰意冷,離開東京,輾轉回江寧。」

李頻說起這個,隨後拿着茶杯搖頭笑了笑。

「旁人求官,中了進士,在東京一呆數年求各種門路的也有,幾個月便走了,有時我都不願跟人說起,怕被人笑話。不過在東京的那段時間,見到那官員與官員間的利益網,心情着實複雜。東京風貌與江寧稍有不同,若去了便能感覺到,皇城所在之地,彷彿所有地方都被那感覺籠罩一般,自御街附近你能每日看見那巍峨的宮牆,即便在見不到那皇宮的地方,你往那方向望過去,皇宮似也矗立在你眼前一般……」

「求官的、求門路的、談論國家大事的,為往聖繼絕學,為萬世開太平……茶樓酒館、各種煙花之地談論的也都是這些,到哪裏你都能看見官的影子,一方面朝氣蓬勃,另一方面,卻又暮氣沉沉,總之,大家都在干著急,都不得要領。但日子總得過下去,我也試着走各種門路,想各種辦法,或許找那傅英的政敵之類的,能得到提攜。可到頭來,還是無甚大用,或許也只是我路子未走對,原本以為第十一位總該有些價值,可人家並不拒絕你,只是推諉,給你安排些位置,但全無實缺,人家的安排也滴水不漏,於是幾個月後,大概明白這條路暫時是走不通了。」

「何必在人家的地方想着鑽那一點空子呢,鑽不進去的。我家境尚算不錯,若真要在東京住下等著機會,也不是無錢,倒是覺得沒有必要了,不妨趁著這段時間再安心沉澱思考。於是我離開東京,輾轉許、唐、伸、安幾州繞回江寧,當時也遇上水患,見了不少的事情,回來之後這幾年,倒也在思考,這世事何至於此……」

他喝了口茶:「之前百年我武朝也有大小數次變法革新,失敗者多,可論及原則,總是不離富民、強兵、取士三項,若要做事,以這三者為入手,確是有道理的。然而究其根源,使我武朝軍民皆弱,取士不得其法的根本原因到底為何,最近每每與人談論,皆在思考這等事情。」

寧毅喝口茶,隨後聳了聳肩:「這個理由……不是很簡單么?」

李頻原本等着他的看法,聽他這句話,微微愣了愣,隨後倒也笑了出來:「確是簡單……立恆當初所說,凡事皆有基本規則,有其根源,若能看清,或許對之後的發展把握,就能更加清晰,我覺得很有道理……其實如今看我武朝,因由也是相當清晰,誰花點心思都能看得清楚……」

他稍稍頓了頓,拿起粉筆,在一邊的小黑板上畫出個三角形:「我朝原本以武立國,立國之初,武力強盛,只是隨後的幾次叛亂讓太祖看清此事弊端,隨後抑武崇文,以強幹弱枝的方式治理我朝,此等方法令我朝消弭了內亂之因,一度令國民富庶,國祚延綿。可到得如今,卻也造成諸多弊端,令我朝難敵外侮,諸多的壓力之下,為保強幹仍強,卻也令得弱枝更弱,財富仍然流向尖端。武力原本便因強幹弱枝而被抑制,如今便更加虛弱,武力愈弱,外來壓力也愈大,壓力愈大,武力再愈發弱,由此形成循環,不得解脫……」

李頻吐出一口氣,看着那黑板:「若能解決商業上的問題,稍微估計一下弱枝,我朝自然有餘裕顧及武力,此為任何富民之策皆需解決的問題……若能讓武力強盛,外侮不敢侵,我朝自然也能得喘息,此為強兵之策需解決的問題。取士也是為富民、強兵、令國祚延綿……可惜,皆是空話。」

他扔掉粉筆:「若單說一策,似是誰都有方法,便是幾策并行也毫無問題。可我朝強幹弱枝局勢已成,譬如是棵大樹,強幹未飽,稍有養分,弱枝這邊也被那強幹奪取一空。如何引導這強幹,讓其自然而然地將養分流往弱枝,這才是問題所在。立恆認為呢?」

寧毅想了想,笑着點頭:「嗯,很有道理,而且你是在說……讓那些已成強幹的大地主、大商人——就好像我們蘇家這樣的——還有那些皇親國戚啊,富貴閑人啊,把他們賺到的錢心甘情願地拿出來,還富於民……」

李頻笑着,並不否認:「確是有些書生意氣,不過除此之外別無他法。當然,世事皆是向前,不可能退後,世人皆言恆帝、惠宗之時我武朝興盛,國富民強,可想着後退是不可能的,問題在於如何引導它到達下一步,讓這些人心甘情願拿錢出來,不成循環,不切實際,也無甚大用,凡事皆需考慮一環環的推行流動。因此,需得有個方法,讓這些人拿錢出來,投入貧窮之所,然後必須得保證雙方皆能賺錢,然後繼續下去,生生不息,不令強幹財富減少,卻可令弱枝情況得以緩解……或許,可以考慮讓朝廷先做介入。」

「王安石變法了……」寧毅微微皺了皺眉,喃喃低語,李頻自那邊轉過頭來:「嗯?」

武朝沒有王安石,但是數十年前有一位名叫譚熙譚子雍的宰相也做過類似的事情,變法試圖讓朝廷介入諸多生意,以盤活經濟,寧毅笑笑:「德新此言豈非與當年譚相想法類似了么?」

李頻點點頭:「我確曾反覆思索當年譚相變法之事,啟發甚多,當年譚相所想,或許也是如此,只是他當年未曾料到阻力之大,政令不行,下方陽奉陰違,所以國事之首,終是肅清吏治……」

「這句話倒沒錯。」寧毅點頭,「不過辦法錯了,經濟不能這樣玩的。」

「嗯?經濟?」

「呃,也就是商業體系,貨物的流通、貨幣的流通,整個體系……」寧毅笑着解釋一番,「任何讓特權介入的商業體系,都不是正常的商業體系,特權在這裏,只能是毒藥,特別是朝廷、官府這樣的特權。」

「立恆也認為不該與民爭利?」

「不是這種原因。」寧毅搖搖頭,「你不是要有基本規則嗎?經濟的基本規則就是貪婪,商人逐利,目的只能是利,其餘的都可以含糊以待。貪婪這種東西在很多情況下是積極的,我在店裏做事,我想要買件衣服,於是我努力做,努力想辦法賺錢,或者得到主家賞識賺更多的錢。這就是好的貪婪。他其實有很多辦法的,偷啊搶啊,可是那要坐牢,划不來,所以只能按照遊戲規則來辦,我做了這麼多的事情,它值那麼多錢,就值那件衣服。能讓人留在遊戲規則里的貪婪,才是好的貪婪……」

「可朝廷不在遊戲規則里,他們還在當着裁判,你卻讓他們加入這個遊戲,到頭來別人就都玩不下去了……前面說過,商人逐利,目的只能是利,你讓一個人看見了利,教會了貪婪,他們一回頭,看見手上有塊免死金牌,有把刀。如果我簡簡單單就可以把利益拿回去,你憑什麼讓我不去拿呢?如果真能這麼理想,那麼不也跟直接讓大地主大商人們拿錢出來一樣了嗎?」

他稍稍一頓:「譚公變法並非因為法治不夠,人總會鑽空子的,貪婪太強大,一旦有這種情緒,那麼他眼中除了利益就什麼都沒有了。這種情緒可以讓人很積極,它的推動力很大,可唯一的關鍵是:最好別讓有特權的存在有了這種情緒,如果這特權抑制不夠,到最後就誰都玩不下去了……」

「只要有任何小空子可以鑽,那這法治就永遠不會有夠的時候,特權階級做生意,只能是放狼入羊群。與其考慮讓更多特權介入,不如打掉原本就已經進來的特權,或許反而會有些促進作用……簡單來說也就是一句話,讓裁判下場玩遊戲,那這遊戲怎麼玩?要說監督,也只會讓原本簡單的事情,變得更複雜,破壞不可避免。」

窗外,一對姐弟蹲在窗枱下的走廊上偷聽,男孩點了點姐姐的肩膀,小聲道:「姐姐姐姐,他說的是不是應該打掉我們家的生意?」

「這蠻子……」周佩眨了眨眼睛,有些氣惱,隨後看了弟弟一眼,「不過他說的有點道理,你要好好記住想想,不可輕信,但也不可因人廢言,這樣將來才能做成大事。」

「哦。」周君武點了點頭,隨後解開腰上的口袋,拿出一隻糯米糕來,小口小口地吃着,周佩在旁邊恨鐵不成鋼地瞪着他。

「讓裁判下場玩遊戲……」房間里,李頻沉默良久,隨後笑了出來,神色有些複雜,「立恆這句,確是正中那基本原則了,我若是裁判,一旦下場,那的確是……」

他是會想事情的人,雖然未必會放棄關於經濟引導的想法,但寧毅說了這句話,他卻多少能想到其中的後果:「倒想不到我苦思幾年,立恆倒是一眼便看出其中最難解決的一點,或許,這也是立恆見事方法的不同?」

「這畢竟是個很有趣的事情,我朝每年交予遼國數十萬歲幣,通商所賺,卻有數百萬之多。到頭來,卻還是我們佔了便宜。商人之重要,商業之益處,如今不光是德新兄明白,許多人都已經明白。我朝與之前數朝都有不同,我朝並不抑商,譚公的變法,雖然有問題,但也正表示了朝廷對商業的重視,可是……」寧毅想了想,忽然道,「哦,對了,我剛才在想,那個傅英如今怎麼樣了?」

寧毅說着商業,忽然轉到這句話,李頻也愣了愣,片刻后,陡然大笑起來:「立恆果然厲害,真是什麼事情都瞞不了你,吏部侍郎傅英今年三月因貪墨被查,上月已被大理寺判流放。待到這次水患之事過去,我大概……」他微微有些惆悵,但終究是高興的,「我大概也打算再去東京一趟,上下打點一番,看能否得補實缺。此時已等了五年,立恆莫要說我官癮太重才好。」

寧毅也笑了起來:「既是如此,恭喜德新兄了。」

「尚早、尚早……倒是立恆何以看出此事的?」

「商業機密。」寧毅只是從對方表情察覺一些端倪,於是隨口問一句,此時開個玩笑。李頻在那邊搖頭笑一會兒,喝了口茶:「言歸正傳、言歸正傳,立恆既能明白其中利害,不知可有想過,若只讓朝廷引導一番,有何折中之法呢?」

「那……玩笑之語。」

「便是玩笑之語。」

「好吧,反正你要去當官了,討論一下也好。」寧毅笑着點點頭,「我個人認為,有,也沒有。」

「何出此言?」

「其實很簡單,讓朝廷讓儒家有意識地提升商人地位,那麼行商之風自然更加盛行,若要主動引導,而又不去干涉破壞,這是唯一的途徑……」

這話說出來,李頻皺了皺眉:「商人地位……這事……畢竟商人重利……」

「不在於商人重利,」寧毅喝了口茶,「國家也重利,這些年來,商業發展,商人的地位比之前幾朝也有改善。若然主動放開一點,商業必定增長,可這也是沒有可能的地方……他們不敢。」

「誰?」

「上面的人、朝廷、聖上、儒家……你我,或者所有人,都不敢放開……」

窗外的走廊上,蹲在牆邊的周君武微微愣了愣:「姐姐,他又胡說八道了,我才沒不敢呢,我們家就也在做生意啊,駙馬爺爺家做得更大……」

「閉嘴。」周佩小聲地何止他的說話,隨後想了想:「我也沒不敢……他這是激將法。」

然後他們聽見裏面傳來寧毅微帶調侃的聲音。

「若然放開,砰的一下,武朝、這個國家……就都沒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贅婿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其他 贅婿
上一章下一章

第九十六章 時局(二)

7.79%
目錄
共1245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