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書,11月1日上傳

新書,11月1日上傳

初始地非常熱鬧,人來人往,那塊嵌有符骨的大青石,方圓一丈,不時出現霞光,構建出金色的通道,一群又一群人走出。

「那皮孩子在哪,讓我們看一看究竟是不是三頭六臂,一日間竟能連創記錄。」

「這娃可真是人神共憤啊,不過我很期待,看他怎麼勒索四大巨族,嘿嘿。」

金色通道璀璨,修士成群結隊的走出來,這些都是從更高層次的洞天福地來的強者,從虛神界的紀錄石碑上得悉了情況,趕來湊熱鬧。

「道兄好久不見,近來在何地修行?」

「我在飄渺洞天中修行,當日一別已過去十載,滄海道友已經仙去,就剩下你我幾人了,一會兒我們聚一聚。」

……

初始地,那塊大青石上,金色通道不時出現,來的人從少年到老者皆有,更有連牙齒與頭髮都掉光了的老古董,相互見面后不勝唏噓。

可見初始地吸引了多少人關注,今日比以往熱鬧了十倍不止。

外界紛擾,可是小不點坐在一塊巨石上,托著下頜,眼睛都不帶眨動地,非常忘我。他盯著自己的戰利品,眼神那叫一個火熱,嘴裡念念有聲:「東邊這一堆能換一件寶具,南邊這一堆要換一種寶術才行,北邊這一堆……」

所謂的每「一堆」都是一百多號強者,尤其是當中還有身份顯赫、地位極高的上位者,結果現在快成白菜了,被他按照「堆」來估算價值。

眾人啼笑皆非,這熊孩子也太奇葩了,這讓四大族的強者情何以堪?估計快氣炸肺了吧。

事實上的確如此,四大族被俘的強者共有五百六十三人,被堆成了四座人山,全都負了重創,行動不便。

現在一個皮孩子將他們按「堆」估算,這些人鼻子都快氣歪了,這還有沒有天理啊?竟被收拾的這麼慘。

四堆人山中,幾個地位尊崇的大人物,平日間呼風喚雨,撒豆成兵,睥睨一方。而現在卻同樣被放在「一堆」里,遭了這樣的罪,那種憋屈勁都快把他們噎死了。

「恥辱啊!」一個老者喘粗氣,氣到肝都在疼,他瞪著那坐在巨石上、托著下頜、正在看守自己「財產」的熊孩子。

「呼……」一個中年人在運氣,用力咬牙,在真實世界中,他每次出行都需要諸多生靈共迎,現在氣的身體簌簌抖動。

「你們兩個怎麼了,要堅持住啊,我的寶具還有寶術還指望拿你們來換呢,一定要挺住啊。」小不點一臉擔心,生怕他們死掉。

可這種擔憂出現在這樣一張小臉上,實在是讓這幾堆人恨不得能跳起來,掐死他,太氣人了。

「這娃還真是個另類!」

遠道而來、前來湊熱鬧的幾個年歲很大的老爺子也都只能發出這樣的感慨了。

很多人不服氣,這個毛頭小子一日內竟連創兩項紀錄,而且還這麼不光彩、不地道,忍不住向他出手。

「砰」

結果,小不點專治這類人,一時間符文漫天,曦光飛舞,一戰接一戰下來,地上又倒了一大片。

「你們看起來也不像是大魚,算了,不重新弄出一堆了,就將你們分放在這四堆上吧,當作添頭,如果他們家族的人來贖,你跟他們一起走。」小不點自語。

這群人慾哭無淚,竟然連獨自成「堆」的資格都沒有,只能算是添頭,這死孩子太缺德了,說話怎麼就這麼損呢?

自然有高手在場,不過沒有輕易動手,一個個神色冷漠,靜靜的觀看。

「轟」

突然,洪水決堤般的聲響傳來,四塊符骨出現,交織出密密麻麻的紋絡,化成了一片藍光屏障,將小不點封在當中。

四大家族的人來了,不知屬於哪一個家族,始一出手就這麼的霸道而猛烈,竟動用了四塊奇骨,布下了一座法陣,封住了小不點。

「好大的氣魄,這四塊寶骨很不凡與神秘,一下子動用了數枚,非一般的家族所能承受。」有一個牙齒落光的老人開口。

他像是看出了什麼,又迅速補充,道:「咦,不對,這是寶具顯化的虛影,並非真實具現化,看來他們失去了赤羽扇,怕這鎮族之寶也遺落虛神界中,變得謹慎小心了,此寶只能用一次。」

小不點眸光湛湛,他神色鄭重,不敢大意,刷的一閃,手中赤色寶扇流轉蒙蒙紅光,且宛若有混沌氣流轉,發出了令人驚悚的波動。

「交出寶扇,立即放人,不然將你鎮殺在此!」

蒙蒙藍色光華擴散,將這片天地鎖住,四塊寶骨定住了虛空,那四位強者分別處在一方,即將出手。

「拿寶具來換,這四塊骨很好,可惜只是虛影,我要真的!」小不點開口。

「好大的口氣,給我殺了他!」一人斷喝。

這四人都是中年男子,年富力強,都在最強盛的狀態,符文一轉,天地如雷罡洶湧,藍色閃電劈舞,而後化成了浪濤,向著小不點那裡衝去。

轟隆隆聲震耳,如千軍萬馬在奔騰。

小不點揮動手中寶扇,赤光如海,洶湧咆哮,夾著雷電,威能非常大,整片天地似乎都要變成了赤紅色。

兩者遭遇,爆發出了赤、藍兩色神光,驚起滔天駭浪,席捲了這片天地,宛若火山噴涌,高山崩塌,劇烈抖動。

很多人站立不穩,即便相隔很遠,也遭受了衝擊,口中吐血,橫飛了起來。

眾人駭然,極速倒退,這種攻擊力太大了,在這裡形成了一片可怕的風暴,赤光與藍芒並起,成為神力海洋。

這是寶具的碰撞,是至寶的衝擊與對抗,更為激烈,猶若兩頭太古遺種復活了,在這裡爆發驚世大戰。

這場大戰很激烈,引的十方矚目,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不敢多語,全都在緊張的關注著。

「救人!」

有人下了命令,暫時將小不點困住了,他們派出一隊人馬,要去解救被俘的強者。

「給我破!」小不點叫道,手掌光華一閃,出現一塊瑩白的寶骨,正是從虛神界通道的載體大青石上挖下來的那塊。

他研究了很長時間,大體知道了此骨的作用,數塊在一起時能構建金色的虛神界通道,單獨祭出,有干擾空間的作用。

果然,在這一刻對方布下的符文大陣一下子不穩固了,那蒙蒙藍光開始崩塌,而後炸開了。

小不點右手中的赤色寶扇猛力一掃,赤光如岩漿噴涌,茫茫無邊,那崩開的一角古陣頓時解體,遭遇了最可怕的衝擊。

他脫困而出,得勢不饒人,用力揮動寶扇,將四大高手中的一人逼得上天無路入地無門,哧的一聲,赤紅霞光閃過,那人的一條臂膀被燒成了灰燼。

「這一族虧大了,赤色寶扇價值連城,絕對是太古遺種留下的至寶!難怪會急眼,動用大陣來此困鎖,急著要奪回去。」

「唔,那孩子手中的瑩白骨塊也極其驚人啊,不愧是構建虛神界通道的寶物。」很多人注意到了這塊骨。

而人們也知道了,為何四大家族這般興師動眾,想搶奪此骨,原來妙處無盡,極其罕見與珍貴。

「這是我的戰力品,你們要拿東西來交換。」小不點再次出手,一扇揮出,前去營救的人遭受重創,赤光閃過,那些人倒地不起。

「殺!」

那四大強者重聚,再次祭古陣,四塊寶骨發光,向前鎮殺而來。

這一次是純粹的鎮殺,並非鎖困,縱然小不點想以那塊符骨幹擾虛空也無用,不過他並不懼怕,這裡無法超越搬血境,他無懼任何人。

「轟!」

天地轟鳴,銀色磨盤轉動,赤色寶扇拍擊,他向前衝去,硬撼四大高手。

最終,他遭受了攻擊,但是肉身無恙,符文一閃而滅,對方就不同了,全都如遭雷擊,橫飛了起來。

「他硬抗下來了寶具?究竟用了什麼神通護體,太厲害了,不然的話他的肉身豈不是堪比狻猊、饕餮等獸的幼崽。」眾人驚呼。

雙方都遭遇寶具的攻擊,但結果完全不同,小不點沒有傷到根基,而那四人中直接有兩人爆碎,化成血光,從此地消失。

還有兩人遭創,一人失去行動能力,一人裹帶著四塊寶骨,藉助古陣之力,如飛般遁走。

戰鬥結束,一座人山中又多了數十人,除此之外沒有什麼變化,小不點安然無恙。

「這皮孩子好強啊!」

眾人倒吸冷氣,這可是真實的戰績,沒有一點水分。

接下來,四大族的強者不時來攻,結果全都大敗,在這初始地,於搬血境中竟無人是小不點的對手。

所有人的神色都變了,如果說最初他們還覺得這孩子很無良,只是投機取巧開創了不光彩的紀錄,那麼現在則徹底改變了觀念,這絕對是天縱之資的孩子,開戰到現在,體現出了搬血境無敵的風采。

這一日,不斷有高手前來,挑戰小不點,到了最後不光是四大家族的人了,還有很多真正的強者,不乏超越洞天境的人物,來大戰小不點,出於好奇,出於不相信,要與他爭鋒。

結果,毫無意外,所有人都敗了,甚至有些前輩名宿,以及一族之主,儘管無人泄露身份,但是不少人還是能看出他們的氣度與威勢,絕對是一方霸主。

「太強了!」

眾人心驚,震撼無比,覺得親眼見證了一位奇才的崛起。

小不點跟四大族卯上了,敗盡他們的高手,最後更是發出通牒,再不來贖人,他準備全部殺掉。

四大族的人坐不住了,這些人若是死去,那麼他們在高層次領域內的洞天福地就沒有人守護了,到時候會丟掉,將損失慘重。

最後,寶術沒有交出,寶具也不能拿來換人,四大族各自送來一個玉罐,內部有凶獸真血。

四個玉罐看著很小,但是入手很重,內部裝著不同顏色的寶血,極其珍貴,血脈力幾乎等若太古遺種,價值連城。

所有人都發獃,這皮孩子勒索成功了?竟然令四大巨族低頭,讓很多人都羨慕與眼熱無比!

很多人在考慮,是不是也去效仿。但結果又都搖頭,誰能如皮孩子這般逆天,一個人戰四族強者,一一擊敗,戰績如同神話般!

「真就勒索成功了?」

「這你就不懂了吧,這些巨族在虛神界都得到了自己專屬的洞天福地,你知道那四罐寶血怎麼來的嗎,都是福地中獵取到的,這幾百人若是死了,近幾個月內那寶地無人守護,必然易主!」

四族人馬灰溜溜的走了,興師動眾而來,結果卻這麼大敗而去,實在是凄慘無比,被人鎮壓,還要拿寶血來贖人,實在憋氣。

小不點在後揮手,頗有些依依不捨,道:「等我啊,離開初始地后,我會去洞天境等高層次的領域找你們敘舊的。」

不少人一個趔趄,差點栽倒在地上。

而也有很多人回頭,眸光冰冷,咬牙道:「等你來!」

小不點懷揣著四灌寶血,心中美滋滋,他已經弄明白了珍血的妙用,若是服用,可強壯精神力,回到現實世界后,還能由精神而**,進一步滋養。

「啥,那娃勒索四大族成功了,你不會說笑吧?」

「那四族可都是狠茬子,竟然在初始地大敗,無人能抗衡那個皮孩子?」

「這個孩子了不得啊,讓四大族低頭了!」

消息傳出去,四方震動,更高層次的諸多洞天福地內,不少強者都吃了一驚,覺得有點不可思議。

初始地,人還未散去。

「錘叔、鳥爺、精璧大爺,你們找到那座山了嗎,我要去破紀錄。」小不點開口。

「啥,這娃要破紀錄,怎麼回事?」還沒有離開的強者都吃了一驚,對於這個孩子不敢小覷。小不點一人戰敗四大族,勒索成功后,他被很多人看重,其話語分量一下子重了。

「找到了,就在數裡外,石毅在那裡留下了一個至今無人能超越的恐怖紀錄。」精璧大爺回答道。

「什麼,石毅的紀錄?!」這個地方一下子炸開了鍋。

石毅兩字像是有一種魔力,讓在場的眾人沸騰,那是一個神一般的少年,簡直無法超越,一路走來,留下很多傳說。

無論是在現實的石國中,還是在虛神界,石毅之名都如天日般,璀璨無比,提起他,眾人莫不心顫!

「他自出世以來,至今未嘗一敗,戰績輝煌,如神臨世!」

「這一代中,沒有幾人可以與他相提並論,遠超同代,實在太強大了。」

很多人感嘆,這個名字本身就代表了極境,難有人可以超越,他雖年少,但是卻足以傲世而行。

「他剛出生時就擁有雙瞳,這是上古聖人、神人的特徵,註定要冠絕當世,與他生在一個時代,是很多同輩人的悲哀。」

「唔,近些年來,還有一些秘聞傳出,據說他是天生至尊,擁有無敵骨!」

「什麼?!」眾人震驚。

「如此神資,將來註定要蓋世無敵,無人可攖鋒啊。」許多牙齒都要落光的老輩名宿都發出了這般慨嘆。

「對了,這娃是要去破石毅的紀錄?」眾人驀地想起,全都露出了驚異之色。

「不會吧,這兩年來,還有誰敢自不量力?很多天才不服氣,去破記錄,結果全都鎩羽而歸,信心都遭到了嚴重的打擊。」

人們都很吃驚,露出異色,看向小不點,可他很平靜,沒有一絲的緊張與迫切,相當的淡然,像是要去做一件再正常不過的事一般。

「諸多天才都敗了,無論是現實中,還是在虛神界,與石毅爭鋒,只能會黯然收場。」

「那些可都是驚世的天才,但據傳,他們最終發現與石毅天地之差,根本不是一個數量級的。」

這一刻,一些心地不錯的人勸解小不點,告訴他不要去嘗試破石毅的紀錄,那幾乎不可能成功,只能自取其辱。

「他的紀錄很難破嗎?我打算從頭一項一項的破。」小不點滿不在乎的說道。

眾人發獃,覺得他又有點像憨娃了。

「孩子,既然你要嘗試,那就去吧。你還小,受一些挫折,也許不是什麼壞事,會激勵你更加努力前行。」有一些老人這樣開導道。

「我是去破紀錄,全部推倒重來。」小不點小聲道,對他們的話語很不滿,真性情流露。

「那好,我們去觀看,等待奇迹!」有人起鬨。

就這樣,一群人浩浩蕩蕩出發了,前往那片山地。

很快,消息傳出去了,各地轟動,竟然有人要破石毅的紀錄,這得多麼的自信與強大啊?

「消息可靠嗎,是真的嗎?」更高層次的洞天福地中,很多人震動。

「絕對可信!」

「到底是誰啊,竟然這麼自負,難道真的要再現一個天縱神資的人了嗎?」

諸多寶地,即便有些前輩名宿以及各族的強大族主都被驚動了,很是關注。

「這個人你們肯定聽聞過,就是今日激起軒然大波的那個皮孩子。」

「啥,又是他?人神共憤啊!」

「沒錯,人神共憤,又是他!」

高層次的各處洞天福地中,人們張口結舌。

「走,這次一定要去看一看。」

很多人動容,因為只要破了石毅一項紀錄,就註定要名動天下,所有人都聽聞后,都難以平靜了。

「我們也要去,看他到底能不能破掉石毅的紀錄!」

「不錯,我等也要去!」

這一日虛神界大震動,小不點要破石毅紀錄,遠比他一日內開創兩項紀錄以及自己一個人勒索四大族都要轟動。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完美世界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完美世界 完美世界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新書,11月1日上傳

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