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章 我們終將迎來的明天(尾聲)

終章 我們終將迎來的明天(尾聲)

(感謝【法人地天道】【桑某人】【想成為王子的】三位同學的月票,感謝【想成為王子的】同學588起點幣的打賞!)

......

某夜,一對原本隔著浩蕩星海的男女,終於穿越了熒屏的阻隔,完成了長達七年的愛情長跑,手牽著手自民政局並肩走出,漫步於燈火輝煌的倫薩大街上。

石辰側首看著身旁那張美麗不可方物此刻因為嬌羞卻更加迷人的臉龐,像是看到了世間最美好的事物,於是停下了腳步,說道:「我們現在算是合法夫妻了吧。」

葉夢祈笑了笑,走上前去鑽進他的懷中,攬著他結實的腰靠在他的胸膛上,輕聲說道:「嗯,不過你還欠我一場盛大的婚禮呢。」

「那找個時間辦了吧,不過我們得小心一些。」

「為什麼呀?」葉夢祈眨了眨眼睛,滿是不解和迷惑。

「因為那一定是全聯邦最讓人想縱火的婚禮。」

「德行!你知道就好,以後的日子裡,要好好對我哦。」葉夢祈失笑,錘了石辰一拳,卻被石辰握住。她看著石辰那灼熱的目光,像是預感到了什麼,眼神有些閃躲的抿了抿潤澤的唇瓣兒。

石辰看著莫名緊張起來的妻子,笑著低下頭,輕輕吻住了她的唇。

雖然這不是二人第一次親吻,但不知為何,今夜卻有種格外不一樣的感覺,也許。是因為身份的轉變吧。

因為從今夜開始,她就是自己的妻子了。

就在接觸的那瞬間,他像是突然感覺到自己心臟的跳動怦然加速起來。

也許。這就是心動的感覺吧。

也許,這就是戀愛的滋味吧。

也許,這就是夢想成真吧。

他忽然遙想到十多年前自己還在泰坦最底層顛沛流離時,在那個仲夏之夜第一次在那家小麵館里的破舊電視的熒幕上第一次看到那個一頭粉色長發的女孩,同樣有著莫名的心動,這股心動,讓他萌生了掙脫泰坦的束縛。前往首都星圈改變自己人生道路的想法,有了和很多男人一樣,將那個可人精緻歌聲動人的女孩擁入懷中據為己有的願望。

在這願望的驅使下。在命運的轉折中,他終於歷經生死的考驗和波折,跨越了燦爛的星海,來到了曾經夢想中的天堂。首都星圈。並幸運的撞見了自己夢裡的女孩。

有時候石辰會想,也許這真的是上天對自己的恩賜亦或是補償,讓他在歷經硝煙戰火的洗禮后,終於如願以償,娶到了自己此生最喜歡的女孩。

就在這時,遠處的世紀大廈的熒幕上,忽然開始播放聯邦的晚間新聞,只是今天的播報內容卻是有些不同。

石辰和葉夢祈如同街道上所有人一樣抬頭仰望熒屏。當看到聯邦終於正式播報聯邦與帝國的和平協議時,聽到聯邦民眾的歡呼。看到夜空升起的燦爛煙花時,一同露出了最真摯快樂的笑容。

他們才恍然想起,今天...似乎是遲明戰爭結束一周年的紀念日。

緊接著,熒幕上出現了一年前聯邦的戰後授勛儀式。

畫面中的石辰身著蒼灰色的聯邦軍裝,緩緩走上禮台上,由伊麗莎白女皇親自授予星辰勳章,授予上校軍銜。

這雖然不是第一次看到,但此刻葉夢祈的心中依舊充滿了無比的自豪感,她輕輕挽住石辰的胳膊,兩人於煙花爛漫中,相視一笑,轉身朝著家的方向行去。

「喂,石辰。」

「嗯?」

「身為聯邦建國以來第二年輕的上校,這麼早早的便退役了,不覺得可惜嗎?」

「那有什麼可惜的,難道你不知道我此生最大的願望,就是娶到你嗎?現在做到了,便可以抱著你混吃等死了。」

「耶,真沒出息呢。」

「平平淡淡才是真啊。」

「可若是太平淡了,哪天我們厭倦了怎麼辦?」

「那我們就再去創造一些精彩啊。」

「怎麼創造呢?」

「比如,我們先創造一個孩子。」

「討厭!」

「咳咳,正經的,要我說啊,這真的是一個奢侈的煩惱。」

「怎麼說呢?」

「我們都還年輕,喜歡什麼,想要去做什麼,就去做什麼啊,我們有著太多的時間可以去揮霍,也有著無限的可能。」

「好像想想也是哦。」

「那你喜歡什麼呢?」

「嗯...唱歌啊。」

「那你可以繼續做大明星啊,那絕對是聯邦民眾喜聞樂見的。」

「你難道就不介意別人意銀你妻子嗎?」

「這有什麼,我當年不就將你意銀過不止千百遍,現在還成功娶回家了!」

「...變//態!」

「好吧,說實話,如果那樣的話,想想的確有些不太舒服,可能的話,我當然想獨自佔有你,佔有你的一切,但如果那樣做從而導致對你的喜歡造成了禁錮,成了囚籠,讓你不開心了,那不是我希望看到的。」

葉夢祈聽到這句話,面龐滿是幸福的紅暈,忽然踮起

腳尖,在石辰的面頰蜻蜓點水般親了一下。

「石辰,你真好。」

石辰笑了笑,寵溺的揉了揉她的秀髮。

「石辰,我決定了。」

「嗯?」

「你說如果我寫一本小說拿去出版怎麼樣?」葉夢祈眨巴著大眼睛,

「嗯...以你的名氣,應該會大賣吧。」石辰一手托著下巴思索了片刻,問:「那你準備寫什麼題材呢?我幫你參詳參詳。」

「嘻嘻,我打算呢。以一個叫石辰的窮學生為主角。」

石辰愕然指著自己的鼻子,翻著白眼道,「搞半天是我啊?我有什麼好寫的。你就不怕撲街嗎?」

「寫小說當然要做一下藝術處理的嘛。」葉夢祈不依的搖了搖石辰的手,然後一本正經道:「你聽著啊,故事的梗概大概是這樣的:

咳咳,嗯,石辰,土衛六上的礦區平民,一個曾經為了客串回接生婆也要思考一番關於生死哲學的窮學生。在名媛的調戲侵犯前只能疲於抵抗的可憐男子,卻是在自己的機械女僕被人當眾拆解后,出離憤怒了。

於是他毅然打上為了愛為了生殖自由的蒼白口號。踏上了一條註定顛覆眾生的道路,在硝煙戰火的洗禮中,一步步邁向了誰也無法仰視的地方。

這是一個純良少年郎在各色女人不斷的蹂躪下,逐漸沉淪墮落。最終崩壞成獨裁**oss的有愛故事。

怎麼樣?怎麼樣?」

「我怎麼就成獨裁者了?簡直瞎扯淡。」石辰搖頭失笑道:「就我這性子。單打獨鬥還行,帶領一個營的兄弟作戰就差不多是指揮極限了,真要忽悠一眾傢伙去造反,絕對死的快的節奏,而且我總覺得真那麼去做的話,應該會孤獨一生吧。」

「都說了是小說嘛,當然要大膽想象嘛,嗯。一個窮學生因為生殖衝動的壓抑,虎軀一震。眾兄弟頓時納頭就拜,自此扯上大旗一舉推翻腐朽政//府,成為一國元首,然後直接推平帝國,最後一統宇宙,自此打下一個大大的後宮!嗯嗯,想想都帶感呢,絕對會大賣的!」說道興奮處,葉夢祈的俏臉上都熠然生輝。

「喂喂,打住打住,我怎麼感覺那不是我呢,你這是把你自己帶入進去了吧,還後宮呢,你難道喜歡女人嗎?」

「嘻嘻,如果是美女的話,嗯...我也會考慮一下下,怎麼啦,你難道還會吃女人的醋嗎?」

「......」石辰心說還後宮呢,自己若是多帶哪怕一個女人回去,恐怕就會被菜刀追著砍,同時也有些鬱郁,都說女人婚後不久就會原形畢露,他怎麼覺得自己的老婆才剛領完證就有些墮落崩壞的趨勢呢。

「我決定了...這本/b_3gt.htm"target=_blank>元首之怒》!怎麼樣,夠霸氣吧!」

「...嗯,霸氣側露...我說...你這不是坑我嗎?你還真打算出這書啊...」

「那當然,本姑娘一言既出,駟馬難追!」

「...真為你的粉絲們感到悲哀。」石辰有些頭疼的捂著腦門兒道。

葉夢祈頓時就不樂意了,「說什麼呢,我的粉絲才是世界上最幸福的好不好!又是唱歌又是小說的,多敬業啊!」

石辰深深的嘆了口氣,突然覺得好無力。

「說起來,今天也正好是你生日呢,」葉夢祈忽然一拍手,眉眼彎彎道:「想吃什麼呢?我給你做!」

聽到這句話石辰心中頓時倒抽一口涼氣,雖然葉夢祈作為女人的確是完美至極,但那廚藝實在是...難以恭維。

他一想到某夜第一次嘗到葉夢祈試做的跟焦炭似的酸辣土豆絲后連鬧了四天肚子,險些都以為自己食物中毒,就不自禁的打了個寒蟬。

心中雖然暗流洶湧,面上卻是仍然裝作古井不波,「要不...我們就在外面吃點吧,再把徐秋生和陳風笑那兩家口子一併叫上,隨便炒兩個小菜,一起喝上兩杯,多利索。」

葉夢祈看著石辰的目光頓時有些幽怨起來,嘟著唇道:「我知道自己做的東西有那麼些不太好吃,但我在學嘛!你就不能多鼓勵鼓勵我嘛?」

石辰心中在無聲鳴泣,只好硬著頭皮道:「那...那還是回家吃吧。」

「感覺你挺不樂意似的。」葉夢祈鼓著腮幫子道。

石辰心中的悲傷頓時逆流成河,他有些顫抖的伸出手環住葉夢祈的柳腰,沒事人似的露出八顆白牙燦爛笑道:「怎麼會呢!我可是樂意之至,國民偶像親自下廚,多少年修來的福分啊。」

「哼!這還差不多。」葉夢祈頓時轉嗔為喜。

石辰這才如釋重負的鬆了口氣,本著有福自享有難同當的至理。在回家的路上,他撥通了徐秋生的電話。

「辰子,啥事兒?」

「你知道今天啥日子吧。」

「知道啊。」

「那來我家喝兩杯?」

「你家?」

「是啊。」

徐秋生忽然壓低了音量。「那啥,嫂子在家不?」

「那不廢話嗎?」石辰沒好氣道。

「咳咳,幼蘭要拉我去看電影呢,要不改天吧,嘟嘟嘟。」

「我...」石辰壓抑住爆粗口的衝動,憤憤道:「有異性沒人性

性的傢伙!」

想了想,他又撥通了陳風笑的電話。這一次他準備吸取先前的教訓,打算絕口不提葉夢祈在家,然而這一次電話響了很久才被接聽。

還沒等石辰開口。那邊陳風笑就搶白了句「你自求多福吧」便掛了。

「嘿!沒天理了!」石辰頓時就納悶兒了,陳風笑難道能未卜先知不成。

他像是突然抓住了什麼,腳步微頓,卻一時想不出什麼異樣。旋即響起陳風笑以前是搞地下情報工作的。可也不至於監視到自己家裡,難道他發現了什麼?

石辰百思不得其解,總覺得有些淡淡的不安,卻又不知道這股感覺從何而來,最後只能歸結於今晚又要做好食物中毒的準備。

「怎麼了?」葉夢祈察覺到他的異樣,問道。

石辰笑著搖了搖頭,嘆了口氣。「一個比一個忙。」

「那今晚就我們兩個人嗎?」

「嗯。」

葉夢祈的臉蛋忽然有些紅潤起來,不敢看石辰。

石辰看著突然緊張害羞起來的葉夢祈。忽然想到他們剛剛領證...那今晚豈不是可以名正言順的洞房花燭夜了?

一想到這裡,感受著懷中柔軟火熱的身體。石辰忽然莫名激動起來,甚至覺得為此哪怕就是食物中毒也無所謂了啊。

在這種和諧溫馨的氣氛中,石辰摟著自己的妻子回到了幽銀區自己的別墅前,掏出鑰匙,推門而入。

屋內漆黑一片,石辰按了按燈光開關,卻沒有反應。

「難道停電了?」

而就在他們剛剛踏進玄關時,原本失靈的燈光突然亮起。

啪啪!

接連的小禮花在屋內綻放,紛飛的彩紙落得滿廳都是。

「石辰(爸爸)(辰子)!生日快樂!」一時間,無數各色的聲音同時響起。

就見客廳的餐桌上,一個四層的水果蛋糕屹立其上,而原本寬敞的客廳中,莉雅抱著千琳坐在沙發上,去帝國和談成功的伊莎不知何時也回來了。

一眼望去,不只是她們,夏麗來了,石琦來了,芙蘭朵和蕾米來了,蘇倫來了,古美妍來了,莉迪婭來了,就連蘇耶雅顏也來了,身旁還站著花軒菲和秦襄舞,就連只有過一面之緣的蘇耶佑凝也在,她竟披著一件自己的風衣,可憐兮兮的跪在沙發旁。

一時間,原本寬敞的客廳都似是的變得有些擁擠起來,到處都是競相爭艷宛若百花齊放的美女,一個個巧笑嫣然,用各色目光打量著石辰夫婦,讓石辰都險些將被擠到牆角滿臉苦笑的陳風笑和徐秋生他們給遺漏了。

「你們...什麼時候來的啊,怎麼都不打聲招呼呢。」石辰有些僵硬的笑道。

人都來了,石辰用餘光看了一眼對著自己滿面燦爛笑容的葉夢祈,心說自己的悲劇也來臨了。

然而似乎連老天都不願意放過他。

咚咚咚。

敲門聲響起。

在一旁伺候的小初在圍裙上擦了擦手,小跑過去開門。

房門打開,便見面色有些蒼白的蘇耶蒼娜緩緩走了進來,無視了屋內的眾人,就那麼死死的盯著石辰。

直到這一刻,眾人才發現蘇耶蒼娜的肚子...有點大啊。

一時間,石辰之覺得原本落在自己身上的目光頓時變得如刀般鋒利起來,充滿了懷疑和鄙夷。

「石辰...」葉夢祈的笑容變得更加嬌柔美麗起來。

石辰頓時頭大如斗,汗如雨下,他訕笑道:「那個...我出去買瓶醬油先...」

說著,他拉起蘇耶蒼娜的手便奪門而逃。

他必須得先弄清楚一個似乎已經既定的問題,否則他覺得今晚就是他的生死考驗!

這一刻,他彷彿又回到了在泰坦第一次遇到同樣懷胎十月的莉雅時...

「石辰!你給我回來!!」

「媽媽,爸爸為什麼要逃啊!」千琳望著石辰狼狽的背影,有些懵懂問道。

「呵呵...」莉雅撫摸著女兒的腦袋,微眯著眼睛道:「因為他犯了錯啊。」

(全書完)(未完待續。。)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元首之怒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其他 元首之怒
上一章下一章

終章 我們終將迎來的明天(尾聲)

0%
目錄
共554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