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46章 大禁異變

第5946章 大禁異變

只是半夢半醒之間的本能反應,便險些讓烏鄺失去了對初天大禁的掌控,由此可見,若是墨真的蘇醒過來,初天大禁再沒辦法成為困束它的囚籠。

一旦初天大禁被破,那無邊的墨色便可肆無忌憚地朝外擴張蔓延,到那時候,莫說區區三千世界,便是這浩瀚的墨之戰場,恐怕都要被如潮水般的墨色淹沒。

此刻被初天大禁封鎮的墨色雖然沒了異動,但經由方才那麼一出,誰也不知道什麼時候會再有類似的事情發生。

而這樣的異動,無疑也說明了墨距離真正蘇醒已經不遠了。

大禁之內,烏鄺滿心焦灼,這邊的異常必須得儘快通知楊開,讓人族那邊早做應對,否則等墨蘇醒過來,一切都晚了。

但他卻是有心無力。

初天大禁距離三千世界極為遙遠,彼此間根本沒有互相傳遞訊息的有效手段,以前楊開倒是藉助了一種神妙的手段來過一次,可是自從上次他將退墨軍安置過來之後,便再沒有音訊了,距今差不多有兩三千年了……

從楊雪口中得知過他的一點消息,這傢伙在乾坤爐中突破了自身桎梏,成功晉陞了九品之境。

可是烏鄺所掌握的手段和情報對眼下的情形毫無幫助。

還不等他想出什麼辦法,初天大禁那缺口處,一道道身影已經從大禁內魚竄而出。

那些身影瀰漫出來的氣息,個個都極為強大,赫然是一位位先天域主!

見此情形,烏鄺一顆心直沉入谷底。

此前有退墨軍封堵在缺口之外,烏鄺裡應外合封鎖大禁,墨族王主難以通行,大禁中的墨族七百年不敢有什麼異動,只有一些雜魚不時地在缺口處游弋試探。

但如今退墨軍被墨色吞入大禁之中,外間的威脅蕩然無存,縱然烏鄺還能保持著對初天大禁的掌控力度,也阻止不了這些墨族衝出去了。

更不要說,因為退墨軍的原因,他根本沒辦法全心全意地掌控初天大禁,他必須得分出一部分心神來照看退墨軍那邊。

被墨色吞入初天大禁,等於是落入了墨族的老巢,縱然退墨軍精銳無數,沒有他的照看也是死路一條,有他照看的話,還可以苟延殘喘一陣。

唯一讓烏鄺感到慶幸的是,他這些年來實力提升巨大,已臻至九品巔峰之境,所以對那缺口的掌控也比早年更強一些,此刻依然沒有王主級的強者能夠衝出去,所有從缺口衝出去的,實力最強的也就是先天域主。

隨著時間流逝,大量墨族自缺口中衝出,那些墨族臉上俱都洋溢著興奮和歡欣的表情,好似被囚禁了無數年,忽有一天重見天日的囚徒。

一部分墨族留了下來,另外一部分墨族在諸多先天域主的帶領下,朝虛空深處馳去,很快不見了蹤影。

見此情形,烏鄺陰霾的心情忽見曙光。

他一直在頭疼怎麼跟人族那邊傳遞這邊的情報,然而毫無應對之法,現在看來,似乎不用他去傳遞什麼消息。

那些從這裡離開的墨族,必然是去馳援與人族征戰的族人的,這麼一大批助力加入戰場,尤其是大量先天域主的出現,人族那邊只要反應不是太遲鈍,應該很快就能看出癥結所在,到那時候,人族必定能知曉初天大禁出了意外。

上次有先天域主潛逃出初天大禁的時候便是如此,那個時候他對初天大禁的掌控還不夠嫻熟,在楊開到來通知他此事之前,對此甚至一無所知。

所以見到有墨族離開,烏鄺便知,最多二三十年,人族那邊就會知道初天大禁這邊出了狀況,到那時候,別人不說,楊開這小子勢必要來查探的。

烏鄺不由放下些許擔心,人族早晚會知曉初天大禁這邊出了意外,不過這對他眼下的境況毫無助益,如今他要做的只有兩件事,一是盡自己最大的能力護持退墨軍的安全,讓他們能在初天大禁內盡量多堅持一些時間。

二則……自保!

留下的墨族可不是要與他做鄰居的,烏鄺眼見著那些墨族祭出了一座座未孵化的墨巢,緊接著每一座墨巢前都有一位先天域主站定,那些先天域主將大手覆蓋在墨巢之上,隨著自身力量的湧入,那一座座未孵化的墨巢迅速成長變大。

不算鎮守初天大禁這些年,烏鄺與墨族其實打交道不算多,他第一次與墨族交手,還是在人族退守空之域之後,作為人族的一份子,參與了對墨族的征戰,也正是在那一戰中,憑藉噬天戰法的詭譎和強大,他打出了自身的威名,讓不少九品老祖都關注了他。

後來墨族侵入三千世界,人族全面收縮防線,困守十多處大域戰場,烏鄺也在其中一處戰場效力,不過與墨族的接觸,大多都是在廝殺征戰。

可縱然接觸不算多,他也知道墨巢這種東西想要孵化,就必須得消耗許多物資。

然而初天大禁之外哪有什麼物資?這偌大虛空就連天地能量都不存,是名副其實的絕靈之地。

墨族想要開採物資的話,就必須得往墨之戰場所在的方向搜尋,那花費的時間可不是一年兩年……

如今來看,墨族孵化墨巢,並不是非要消耗物資,消耗那些先天域主的力量也是可以的,畢竟先天域主是由墨直接孕育而出,帶有墨的一絲本源之力,而墨巢同樣是由墨的本源之力顯化,兩者可以說是同出一源,由墨巢來吞噬先天域主們的力量,一樣能達到孵化的效果。

短短時間內,每一座墨巢前站定的先天域主都變得氣息虛弱,身軀抖似篩糠,一身力量盡被墨巢吞噬。

所有力量都被吞噬乾淨,便是強如這些先天域主也氣絕當場,立刻便有第二位先天域主接上。

「這可有些不妙了呢……」烏鄺心中暗忖一聲,哪裡還不清楚留守下來的這些墨族的打算。

他這些年來從退墨軍諸多將士們口中知道了不少關於墨族的情報,其中便有墨族是如何打造偽王主的……

單純的先天域主,烏鄺還不怎麼懼怕,初天大禁雖說是一座封禁大陣,但其本身也有一些防護和反擊之力,若不然,當年蒼坐鎮在此的時候,墨之戰場的墨族早就撤回來攻打初天大禁了。

那個年代,人墨兩族開闢了上百個戰區,各族俱都有上百位九品和王主級的強者。

墨族整體的力量可是極為強大的,他們之所以一直跟人族糾纏不清,沒有掉頭回來攻打初天大禁,就是因為知道自己不是對手,真這麼幹了,只是白白浪費時間。

在蒼鎮守初天大禁的年代,墨族想要從外界攻破,最起碼也要聚集數百位王主的力量。

那個年代的墨族,顯然沒有這樣強大的資本,一直與人族糾纏不清,一來是兩族自古以來血海深仇不共戴天,而且兩個種族本就難以共存於世,二來也是逼不得已,只有徹底覆滅人族,墨族才有安穩的發展空間,誕生更多的王主,反過來威脅初天大禁。

之後蒼隕落,烏鄺接手初天大禁,墨族的整體實力一落千丈,更沒有攻打初天大禁的資本了。

直到此時!

先天域主跑出來再多,烏鄺也不會懼怕,初天大禁固然年久失修,可這是人族上古先賢的智慧結晶,也不是那麼容易攻破的。

可要是這些先天域主變成偽王主……

不需要太多,五百位偽王主聯手之下,就有威脅到初天大禁的資本了,一旦初天大禁被外力打破,那局面必然糟糕透頂。

所以見得這些留守下來的墨族的舉動,烏鄺便暗道不妙。

然而他此刻處於絕對被動的一方,縱然洞察了墨族的意圖,也難有施為,只能靜觀其變。

時間流逝,隨著一位位先天域主的隕落,那一座座墨巢也瘋狂成長,一如烏鄺所料,這些墨巢,全都是王主級墨巢!

只短短數日功夫,初天大禁外便矗立了差不多三百座已經孵化完全的王主級墨巢。

這期間,初天大禁的缺口處,依然有源源不斷的墨族涌將出來,雖然每一次出來的數量都不算太多,但積少成多之下,數量也變得極為可怖。

這些新出來的墨族,同樣分成了兩波,大多數都掠向虛空深處,朝三千世界所在的方向趕赴,還有一部分留了下來,在初天大禁之外籌備戰事。

大禁中,確定了那些王主級墨巢的數量之後,烏鄺稍稍鬆了口氣。

這個數字還在他能承受的範圍之內,可依然不能小覷,畢竟他此刻還要分出一部分心神照看退墨軍那邊,難以全力應對大禁之外的衝擊。

逆境之中,倒還有一個不算太壞的好消息。

那就是大量墨族自初天大禁中衝出來,讓退墨軍的處境變得沒那麼危急了,如今他只要小心警惕那些墨族王主的動向,便能在最大限度上護持退墨軍的安全。

大禁外,當那一座座王主級墨巢成型之後,眾多從大禁中衝出來的先天域主們,臉上俱都掛著視死如歸的神色,一個接一個地走進墨巢之中。。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武煉巔峰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武煉巔峰 武煉巔峰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5946章 大禁異變

99.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