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48章 無血之誓

第1848章 無血之誓

走出太初神境,迎面而來的不是清涼沁心的滄瀾氣息,而是濃重的煙塵與血氣。

雲澈抬眸四顧,耳邊,是水媚音顫慄的驚吟。

看著就在眼前現出的雲澈身影,龍白的一雙龍眸急劇脹大,怨恨、振奮、激動、狂躁……各種複雜到他自己都無法理清的情緒狂涌而上。

他做夢都想將雲澈千刀萬剮,恨不能將自己所能想到的所有酷刑都極盡殘忍的施加在他的身上。今日的一切,他向雲澈泄恨之心,更是遠遠勝過絞滅魔族。

此刻雲澈近在咫尺,他卻沒有出手,反而身形後撤,一聲暴吼:「停手!」

血腥而慘烈的戰場在這皇令之下瞬間劇變,這是龍皇的號令,字字都直穿魂底,讓人不敢生出半點忤逆之意。

頓時,所有西域玄者都快速撤力,當世最高層面的惡戰就這麼在極短的時間內強行休止。

眾人還未明了其意,龍皇第二命令已下,依然只有兩個字:「退後。」

眾北域玄者的慘狀,連這些西域神主看了都覺得可憐。隨著北域玄者死傷愈加慘重,西域本就極大的優勢也越來越大,此境之下,用不了太久,他們便可將對方全部碾殺。

此時退開,無疑是在白送對方喘息之機。

但龍皇之令,無人敢違。

西域眾神主頓時全部向西退去,同時不忘帶起同伴或族人的屍身。

先前血海廝殺的雙方,不多時已各自退後,遙遙相對。

遠方,枯龍尊者、麒麟帝、青龍帝等人也全部在龍皇之令下止戰。池嫵仸和沐玄音沒有任何停留,向雲澈疾飛而下……

龍皇沒有施令,龍四龍五並未阻攔。

「魔主!」

「魔……主……」

「魔主!!」

……

聲聲呼喚傳入雲澈的耳中,以往是那般的慷慨激昂,振奮驕狂。如今卻是半數含血帶淚,半數嘶啞孱弱。

而且,少了太多熟悉的呼聲,熟悉的氣息。

閻一閻二顧不得半瞬喘息,以最快的速度衝到了雲澈身前。他們瘦弱乾枯的軀體以往從來只沾染他人之血,如今卻遍體鱗傷。

尤其他們的手臂,血肉已幾乎完全崩碎,骨骼盡現。而就連裸露的骨頭之上,也布滿著道道斷痕。

無法想象,他們先前所經歷的是何其恐怖的惡戰,所承受的,又是何其可怕的重壓。

伴隨著痛苦的喘息,閻三幾乎是連滾帶爬的沖了回來。他單膝跪地,四肢滴血,口中氣喘急促欲死,卻依舊如凶神般擋在雲澈前方。

「怎麼會這樣……怎麼會這樣……」水媚音看著四周,失魂呢喃,她的目光碰觸到了遠方的浮空之城,一聲輕念:「乾坤……龍城?」

身為乾坤刺之主,有著些許來自乾坤刺的殘缺記憶,又怎會不識得這由乾坤刺之力卻鑄生的乾坤龍城。

這個由元素創世神贈予龍神一族,原本應該已消逝於遠古之戰的玄艦,竟在這個時代,這個地方現身……亦讓水媚音瞬間明白了這場天降災厄的起因。

隨之,她的靈覺碰觸到了水映月的氣息。

「姐姐!」她一聲驚喊,再顧不得其他,瞬身到了水映月的身邊。

水映月以劍支身,藍裳半染濁血。她看著淚霧盈盈的水媚音,慘白的雪顔撐起一絲淺笑,輕語道:「媚音,你沒事……就好……」

重負釋下,水映月頓時全身虛軟,再無法支撐,傾身倒在了水媚音的懷中。

龍白的目光淡淡盯視著雲澈,而雲澈的目光卻未在龍白身上有任何的停留。

他的神識冰冷而混亂的游移著……滄瀾神域不見了,唯有一片破敗到已經不能再破敗的廢墟。

他找到了彩脂的氣息,她被太初龍帝所護,已陷入昏迷之中。她的周圍,沒有六星神的存在,唯有空氣中,零星浮蕩著六縷不同的星神氣息……只是每一縷,都弱如殘風,或許再過須臾,便會完全散失於天地之間。

千葉影兒力量耗盡,連生命氣息都變得微弱不堪,幾臨死界。沉寂的魔帝之血,證明著她做出了最決絕的選擇……若非千葉霧古的壽元轉移以全力守護,他的生命之中,將再無她的存在。

他感知到了沐玄音的氣息,看到了她的身影,目光與她碰觸,本該是激動若狂……但,他的心中卻沒有泛起絲毫欣喜的動蕩,因為太過沉重的東西壓覆著他一切的情感與思緒。

閻魔和蝕月者都僅剩四人,九魔女包括劫心劫靈在內全部重創,跟隨千葉影兒而來的梵王只殘存三人,太初之龍折損近半,北域界王更是陣亡六成之多。

一夢之間,天翻地覆。

西域陣營,六界皆在。八龍神尚存其七,還多了五個強大到異常,先前從無任何訊息與記載的古老龍神氣息。

「絕望嗎?」龍白淡淡出聲。如高天之帝,傲然俯視已被踩於腳下,並隨時可將之徹底踩碎的卑憐凡民。

他想要從雲澈的臉上看到驚駭、失措、慘白、痛苦、恐懼、絕望……直至痛哭、怒吼、癲狂、崩潰、失控……

但時間一點點過去,他卻逐漸的大失所望。

因為面對周圍由黑暗之血所鋪開的片片血潭,他的面孔竟自始至終一片冰冷和漠然……平靜的異常。

唯有他攥緊的十指之間,一滴滴血珠在無聲滴落。

「天梟呢?」雲澈輕聲問道。他沒有看向龍白,彷彿根本沒有聽到他的言語。

回答他的,是閻魔閻鬼們牙齒死死咬緊的聲音。許久,才傳來閻舞的一聲呢喃:「父王他累了……去休息了。」

冷風襲來,池嫵仸和沐玄音落在了雲澈身側。

看著雲澈如奢望般提早脫離了宙天神境現身而出,池嫵仸第一反應是墮夢般的驚喜……但馬上,心魂又猛然黯淡。

因為雲澈的玄力氣息,依舊是神君境十級。

她一直想著,宙天神境的三年,雲澈一定能夠成功突破至神主之境。而他的神主之力,或許足以超越這個世界的界限,足以扼殺一切的強敵,拯救無論多麼絕望的危境。

但這宙天神境的三年,他竟毫無突破!?

「雲澈,」池嫵仸低聲傳音:「準備離開這裡。」

沐玄音已驀地出手,抓在了雲澈的手臂上。

雲澈沒有回應,卻是緩緩抬手,將沐玄音的手臂推開,臉上毫無表情。

「現在,不是你任性的時候!」沐玄音寒聲道。

池嫵仸輕聲道:「龍白提早回到了龍神界,以極其霸道的皇令調動了西域王界所有的神主,又喚醒了五個一直隱世的枯龍尊者。而那座乾坤龍城,讓他們只用兩個時辰,便從龍神界天降此處。」

雲澈:「……」

「我通過宙虛子提早得知這些,他們都有遁離的機會,卻沒有一個人選擇離開,為的就是以命死守到你安然離開宙天神境……也就是這一刻!」

雲澈:「…………」

「你活著,北神域還有無限的希望。你若是死了……他們就全部白死了!!」

池嫵仸聲音漸厲,手掌也已抓在雲澈冰冷的手腕上……卻依舊被他緩慢而堅決的推開。

千葉霧古帶著千葉影兒從空而落,他的氣息變得格外虛浮,臉色亦蒼白如紙,卻依舊傲立如松,蒼老的面孔古井無波。

在千葉霧古的元氣之下,千葉影兒總算恢復了些許的力量,她艱難的站起,卻沒有撲向雲澈,而是緊緊咬齒,眸中是最兇狠的眼光,唇間是最狠絕的言語:「走……馬上走!」

「魔主……快走!」焚道啟咬牙道。

「魔主……走……」閻舞掙扎著從地上站起:「不要……讓我父王他們……白死……」

「魔主……」

「魔主……走啊!」

…………

先前激動的呼喚,變成了現在驚惶的催促。急促的喊聲中,他們一個接一個放棄了這短暫的喘息,掙扎著站起,開始極力壓榨、催動著身上殘存的力量。

他們已切身領教了西神域的可怕。而歸來的魔主玄力氣息依舊是神君境……他在他們的堅守下終於安然歸來,卻沒有帶來期望中的希望之芒。

那麼,他們最後能做的,唯有用殘剩的生命與力量,守護他安然離開。

「走?呵,走的了嗎?」白虹龍神譏諷道:「到了這般地步,你們居然還在做這種天真的白日大夢?」

他們在龍皇之令不再出手,但一股浩瀚威勢卻牢牢環繞著整個滄瀾神域。只要他們願意,誰都別想活著踏出這片領域。

雲澈依舊沒有任何反應,他的眼眸在一點一點,很輕微的下沉著,神色平靜的有些可怕。

「魔……主……」

一個比蚊鳴還要微弱太多的聲音隨風傳來,若非雲澈的靈覺足夠,根本不可能聽清。

雲澈終於動了,腳步邁動,來到了天孤鵠身前。

他俯下身來,手臂伸出,五指按在他的胸口,一抹純凈白芒緩緩籠罩於他的全身。

看著雲澈手中的光明神力,龍白幾乎瞬間捏斷自己的十指。五官在陰沉中扭曲,許久,才一點點平緩下來。

失卻的雙臂,殘破的軀體,模糊的面孔……讓雲澈的目光都不忍停留。他手中的白芒救不了他,只能減輕他的痛苦。

而他這最後一口氣吊到現在,哪怕對雲澈而言,都是一種讓他無法不動容的奇迹。

「孤鵠,你想說什麼,我聽著。」雲澈輕輕問道。

天孤鵠嘴唇緩慢而艱難的開合,許久,才發出弱如薄霧的聲音:「我們……北域之人……生於黑暗……身負黑暗……」

「但我們……不是天生的罪人……我們只想……可以……自由的活在……天光之下……」

世界變得無比安靜,明明微弱到極點的聲音,卻傳入到了每個人的心間。就連西神域的許多神主眸中都泛起些許複雜的異芒。

「魔主……求你……逃出這裡……求你……為了北神域……活下去……」

天孤鵠血肉模糊的臉上淚珠涌落:「這一定是……世上……最自私無理的請求……但是……只有魔主……只有魔主可以……」

天孤鵠帶著絕望與哀求的話語,卻劇烈波盪著所有北域玄者內心最深處的每一根魂弦。

百萬年的暗無天日,百萬年的罪名加身,百萬年的殘酷命運……各代王界神帝都完全放棄了抗爭,異起的魔后在一次試探后也蟄伏了整整萬年無法擅動。

唯有魔主雲澈,帶來了契機,並引領他們在這幾個月間,真真正正的觸碰和擁有著希望。

魔主在,希望永存。若魔主遭劫,核心滅盡的北神域將永無明光。

所以,天孤鵠用他的最後一口氣,最後一滴眼淚,向雲澈發出著「世上最自私無理」的哀求。

「不必說了。」雲澈手掌翻起,更為濃郁的光明之力緩慢覆下……靈覺之中,這片災厄遍布的天地之間,已再無皇天一脈的氣息。下至皇天神君,上至皇天界王天牧一,皆已葬身殞命。

「天孤鵠,你聽著。」雲澈目光直視,神色漠然:「我以雲澈之名,以北域魔主之名向你保證……」

「今日之後,所有的北域之人,都將昂首立於天光之下,再不會有人敢低視、無故欺凌北域之人,也再不會有人敢對黑暗玄力、黑暗玄者強加罪名。」

「你和你的族人不會白死,你們的每一滴血,都不會白流。北域後世,會永遠銘記他們的新生是由誰的鮮血所換來。只要我存世一天,皇天一脈,將永世榮耀!」

言語淡淡,無悲無喜無哀無怒。卻每一個字,都清晰無比的傳入所有人的耳中、心間。

北域玄者的神情全部定格,視線無聲朦朧。這不是雲澈對天孤鵠的承諾,而是對他們所有人的誓言……即使,這個誓言所描述的,更像是一戳即破的夢幻破影,但哪怕只有短暫的幾個瞬間也好,他們拚命的去相信和暢想著。

千葉影兒、池嫵仸、沐玄音怔在那裡,她們看著雲澈……此時的他,是她們從未見過的樣子。

天孤鵠的嘴角劇烈顫動,眼淚瞬間宛若泉涌。

「謝……魔……主……」

用盡所有的力氣……用自己所能發出的最大聲音喊出這三個字,他一直不肯閉合的眼眸緩緩斂下。

青兒……我來……陪你了……

「……」雲澈手上的白光消失了。

他的手輕輕離開天孤鵠的身體,指尖,是一抹帶著絲絲殘溫的血跡。

天孤鵠,他身上的閻魔之力,是雲澈以黑暗永劫強行予以融合,代價,是他的壽元銳減。

他是雲澈以無情又惡毒的手段所締造的復仇工具,那時,他沒有任何的猶豫與不忍。

從他踏入北神域的第一天,他便決意,藉助北神域的力量為自己復仇。

北域封帝之日,那些跪拜腳下,高喊「魔主」的北域玄者,每一個人,都是他眼中成功「馴化」的復仇工具。

東域之戰,北域玄者死傷無數,卻沒有讓他內心有哪怕丁點的波瀾或心痛……因為那是工具該有的作用,該有的命運。

在得知藍極星尚存之前,西神域之戰,他早已決定用這些工具的屍體來堆徹復仇之戰的終幕。

…………

但此刻……

為何內心如此的劇痛。

憤怒……如此的瀕臨失控。

…………

「從來沒有哪一個界王、神帝受到過這樣的敬崇……雲澈哥哥,我越來越相信,在他們的意志里,已不僅僅是為了北神域而戰,或許,他們會同樣甘願、無悔、甚至不懼生死的為你而戰。」

…………

去往七星界前,水媚音所說過的話語又一次盪動在他的心間。

那時的他當即反駁,不願承認。

「剛才的夢做的不錯。」看著雲澈,龍白淡淡開口,一雙龍眸之中,除了雲澈的身影,再看不到其他任何的存在:「雲澈,北域魔主……久違了。」

「呵……呵呵……呵呵呵呵……」

雲澈終於有了神情的變動,不是怒,不是懼,而是笑,讓人莫名毛骨悚然的低笑。

「龍白,」他字溢唇間,音調緩慢幽然:「很好,你真的很好。」

「宙天神境這三年,我靜心修魂,一點一點的拂去著魂間的魔煞,讓自己從一個七分的惡鬼三分的人,復為三分的惡鬼七分的人。」

「而你,卻成功在我返世的第一刻,」雲澈緩緩抬手,下垂的指尖凝著似有似無的黑芒:「將我心中好不容易鎮壓的所有惡鬼都放了出來。」

「你說……我該……如何……報~答~你!」。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逆天邪神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逆天邪神 逆天邪神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1848章 無血之誓

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