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3章 一夢三四年(三)

第133章 一夢三四年(三)

對於喬鎖的蘇醒,喬謹言生平第一次因為激動和不敢置信忘記了反應,反倒是夏侯見他神情有異,看見喬鎖醒了,丟了手上的酒瓶子,慌不迭地扯著大嗓門去喊醫生護士,頓時病房便人來人往被吵得不行。

喬鎖剛剛蘇醒,沒一會兒便繼續昏迷了過去。醫生開始各種身體檢查。

喬謹言始終站在原地,許久才閉眼後退了幾步,靠在了牆壁上,沉默不語。他長久以來的信念就是相信喬鎖會醒來,如今她真的醒了,連日以來被壓抑的諸多情緒和恐慌都襲上心頭,讓他無比地疲倦起來。

夏侯見他雙眼發紅,偏偏還是這樣一幅不咸不淡的模樣,走過去喊了他一聲說道:「我看,咱兩的革命交情到此為止,今兒開始繼續恢復情敵的關係,你可別手下留情。」

喬謹言聞言,看了他一眼,沒有理會。他的內心無法平靜下來,喬謹言一言不發出了病房。

夏侯見他這模樣,大約是找個地方獨處去消化自己的情緒,突然之間也有了一些的傷感和惆悵。他雖然嘴上說要跟喬謹言搶喬鎖,可是內心早已在這一年的時間裏看明白,這樣深愛的兩個人就算最後真的不能在一起,他也是無法插足的了。

就算看着喬鎖日後嫁給他人,他也不會娶喬鎖,因為他懂得了什麼是真正的感情。

喬鎖醒來后,身體極度虛弱,在醫院調養身體,採用了監視居住的方式,沒有回到獄中。

她給孩子取名喬安。喬安三個月時,喬鎖將孩子託付給了夏侯,繼續回到了獄中,她離刑滿釋放還有兩年時間。

夏侯抱着可愛水靈的娃,目送喬鎖繼續返回獄中,再看着始終站在陰影處不曾露面的喬謹言,不禁感慨。

這做母親的心狠,能舍下孩子,這父親也心狠,能咫尺天涯,死也不相見。

喬謹言見喬鎖離開了,這才出來,要抱小喬安。

小喬安絲毫不懂世事,含着自己的小指頭,大眼骨溜溜地看着這兩個大男人,尋思著為什麼漂亮媽媽不在了。

「我帶小安回家,阿鎖想見孩子的時候,我再送來給你。」喬謹言碰到這個軟綿綿嬌滴滴的孩子,一顆心早就融化了,長久以來僵硬的臉都生動了幾分。

「你打算跟喬鎖一輩子就這樣相處?」夏侯說道,「也許還是有辦法能打開死結的,這個孩子就是希望。」

喬謹言眼光黯淡了幾分,淡淡地說道:「你不了解她的性格,歷來是吃軟不吃硬,她有底線的,逼急了什麼事情都做的出來。」

所以他都不敢在她面前出現,阿鎖一貫是個鑽牛角尖的孩子,從她執意要回去服刑,他就知道,阿鎖永遠都不會原諒顧喬兩家,他也只能拿時間來慢慢跟她耗。

「行,這孩子你抱回去好生養著,你們的事情我也管不了,好自為之吧。」夏侯有些不舍地逗弄著小喬安,見喬謹言將她抱給保姆,自己好不容易養的水蔥可愛的娃被人抱走,頓時酸澀不已,他還是也去生一個小子吧,沒準以後能把小喬安騙回來當媳婦。

夏侯每周帶喬安去獄中探望喬鎖一次,將小傢伙每天做的事情,成長狀況都彙報一下,小喬安長得很快,聰明機靈,很快就到了咿呀學語的時候,會說的第一個音是「鎖」。

深秋里,夏侯帶她去看喬鎖時,小喬安便睜著大眼睛,伸出兩隻粉嫩的爪子去碰觸喬鎖的臉,口齒不清地說着:「鎖,鎖。」

喬鎖抱着孩子轉過身去淚流滿面,夏侯眼眶也有些紅,暗暗嘆息,喬謹言為了教這個孩子說喬鎖的名字,日夜地教,也不知道教了多少遍。別人家的孩子會說的不是爸爸就是媽媽,唯獨他顧家的孩子喊得是母親的名字。

入冬后的霜降時分,小喬安第一次生病發燒,喬謹言徹夜不眠地守在醫院,幾天下來臉色比小喬安的臉色還要差。

夏侯獨自去獄中看喬鎖,喬鎖將自己做的兩隻小小棉鞋交給他,說道:「我在這裏沒事就學了怎麼做鞋子,你把他們給小安穿上,天冷別凍到了。」

夏侯捏著那兩隻毛茸茸的棉鞋,見她手指上都是針戳出來的針孔,低低地說道:「小鎖,過了冬天,還有半年,你就能出來照顧小安了。」

喬鎖點頭,垂眼雙眼依舊是潮濕氤氳,她這些年來越發不愛說話,他聽工作人員說,他和小喬安離開后,她在獄中幾乎是從不開口的,一味地抄寫着佛經,給小喬安做衣服和鞋子,一針一線都自己親手縫,常常到深夜。

這些話傳到喬謹言耳中,喬謹言心疼的不行,卻又無計可施。

他沒有帶孩子過來,喬鎖定然是知道孩子生病或者來不了,卻什麼都不問。這性格倒是和喬謹言有幾分相像。

夏侯也不敢提喬安生病發燒的事情,只是說下個星期帶小喬安來見她。

喬鎖點了點頭,轉過身去,也不說話,朝他擺擺手。

夏侯站起身來,突然之間問道:「喬鎖,你後悔嗎?」

喬鎖身子僵硬住,她沒有回頭,沉思了許久,沙啞地說道:「你說的是哪方面?」

獄中的生活,讓她與世隔絕,常年不見陽光,她的臉色比普通人要白皙通透,眉眼間透出幾分的涼薄和寡淡,她也曾是清純活潑的少女,對未來充滿希望,有夢想有追求,相信愛情,後來,在社會這個巨大的泥沼和名利場里打滾后,她失去了很多東西。

她後悔嗎?她不知道,她只知道走到今日這一步,她不知道是好還是壞。也許命運自有安排,她只需要這樣走下去就好,愛也罷,恨也罷,不過是過眼煙雲。

「生在喬家你後悔嗎?愛上喬謹言你後悔嗎?為喬家頂罪你後悔嗎?」夏侯問道,他一連問了三個問句,突然覺得命運對這個女孩太不公平了,一步錯,步步錯,她往後的人生還有翻盤的機會嗎?

「夏侯,人生很多時候是不給你後悔的機會的。」她淡淡地說道,轉身朝着他微微一笑,她的笑容透出幾分平靜的問道。

她早已看透了生死,並不執著於是否後悔。

喬鎖看着他,低低地說道:「幫我照顧好喬安,這輩子我都會感激你的。」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別來有恙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都市青春 別來有恙
上一章下一章

第133章 一夢三四年(三)

67.38%
目錄
共188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