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5章 沒有人知道我愛你(喬臻篇)

第135章 沒有人知道我愛你(喬臻篇)

我出身高門,在那些聲色犬馬、笑擲千金的年少時光里,我擁有很多東西,金錢、地位、女人。總有人罵我們是渣、是紈絝、是不學無術的富二代,我們大笑,將那些人歸為窮屌絲。階級之分這麼森嚴的時代,人人都給自己的圈子貼上各色的標籤和等級,我們站在金字塔的頂端,而他們是最下端,這就是殘酷的事實。

我們這群人中玩的最瘋的要屬於夏侯。他爺爺是老將軍,在軍中威望極高,家裡又只有這一根獨苗,寵的跟什麼似的,雖然夏老將軍從小就拿著棍子追打著夏侯,但是那是軍中常年積累留下來的匪氣,他們老一輩信奉棍棒出教育,不過可惜,夏侯是夏老將軍的剋星,從小到大依舊胡作非為,無人能收拾他。

我跟夏侯結成圈子,帶著圈內一群嘴上無毛的小子們稱王稱霸,在國內玩的索然無味,開始滿世界瘋跑時,小鎖回到了喬家,那一年,她十六歲,我二十歲,喬謹言過繼到喬家不滿十年。

那時候的喬家如今想來很是令人生嘆,老爺子身體不好帶著喬思常年在外休養,家裡是喬東南說了算,小三上位,兒子不是自己的種,自己還有一個養在鄉下小氣吧啦沒見過世面的女兒,那段時間喬東南據說天天上演獅子吼,整的家裡是烏煙瘴氣。

我原本是在外面瘋玩的,聽父親把這事當做笑話提起,頗有些感興趣,原本打算在外面過年,那一年想也沒想便拎著東西回國了。

我不喜歡喊喬東南為大伯父,我們這些小子玩耍時時常見到這位人模人樣的大伯父在外面養女人、賭馬,做著我們小年輕人才做的事情。那時候夏侯老是笑話我說:「喬臻,往後你可要幫我看著點,要是不小心玩了你大伯父的妞,傳出去多不好。」

我冷笑,後來夏侯他們荒唐時,我便不常跟著去,漸漸地疏遠了那個圈子。

那時候,夏侯還沒有遇見小幽,而我卻遇見了十六歲的喬鎖。

剛回到喬家來的喬鎖是一個格格不入的外人,喬東南怕喬建不是自己的種,傳出去別人笑話他給別人養了十多年的兒子,便對喬建的事情掩口不提,依舊養在家裡,對於喬鎖的身份也是提也不提,不過是個女兒,還是這樣上不了檯面的女兒,這樣的外面有大把的女人給他生。喬鎖便處在了這樣一種尷尬的地位。

而薛梅心中多少是有些怨恨喬鎖的,喬鎖和喬建抱錯的事情爆發后,喬東南毒打了薛梅一頓,薛梅感覺沒了兒子,自己的地位有些岌岌可危了,連帶的也不怎麼待見喬鎖。

我那時總看見小鎖站在喬家的庭院的走廊上,每到下雨天她便跑過去看花草樹木叢中的蝸牛和螞蟻,她穿校服居多,因為沒有人給她買新衣服,薛梅嫌棄她自己從養母家帶來的都是一些破爛東西便一把火都燒了,找了幾套衣服給她,便不再管她。那時候的小鎖是個純真可愛的孩子,衣服不合身便穿著校服,純白加靛藍裙子,像個小天使。

她看完了蝸牛背殼、看完了螞蟻搬家,便站在走廊里看著淅淅瀝瀝的小雨,在走廊里腳尖打圈數道:「一滴雨,兩滴雨,一隻小蝸牛搬家,三滴雨,四滴雨,兩隻小蝸牛搬家」

她數著數著便自己笑起來,她笑起來時有兩個可愛的梨渦,甜甜的,烏黑的大眼隱隱發亮,她的瞳孔很黑很純粹,比我所見的女孩子都要黑,笑起來時便透出一絲的靈氣來。

後來她發現了一隻爬到走廊上來的小蝸牛,驚喜地俯下身子去抓那隻小蝸牛,少女柔軟的身體如同抽枝發芽的柳樹,散發出芳草的清新,我看見她胸前的一抹瑩白,她捧起小蝸牛把它放到花叢里,小雨淋濕了她的校服,透明的凸顯出含苞待放的曲線。

她看見我,跑過來,有些羞澀地喊道:「三哥。」

我偏過頭去,有些不自然地說道:「小四,你怎麼在外面淋雨?」

「我去幫小蝸牛搬家。」她羞澀地笑著,聲音清亮甜美,大眼期盼地看著他。

她內心善良、敏感,渴望喬家人喜歡她,卻又安靜、柔順,平靜地接受生活的劇變。

我點頭,沒有多說便從她身邊跑開,我聞到了少女身上獨特的香味,不是那些昂貴的人工香料也不是花香,我落荒而逃,小鎖覺得我不喜歡她,有些傷心,可我卻是從那一刻開始真正喜歡她,帶著不可言說的隱秘。

一年後,喬謹言提前完成學業回來,正式接手顧家的事業,依舊住在喬家。

喬鎖開始上高一,適應了喬家人的冷漠和市儈,變得有些沉默和孤獨,她開始不斷地看書,尋找另一個完美的國度。

我有些害怕自己見到喬鎖,又瘋跑了一些地方。

一晃三年,見過了各國美人,看遍了各地美景,覺得自己成熟長大了,可以回來面對自己對於喬鎖的感情,那應該是兄妹之情。

喬家的這幾年裡,我一直跟小鎖保持著距離,也很少呆在家裡,我想通過外面的花花世界來刺激我,讓我忘記家裡的那隻幫小蝸牛搬家的少女,可是見多了浮華和虛偽這一套,我越發喜歡那樣純真的小鎖。

可是喜歡她的人不止我一個,我一直糾葛於自己內心的情感,在道德和倫理間掙扎,然後不知曉,喬謹言已經踏出了那道線。

我第一次發現他們相愛是在三月桃花盛開的季節里。

那個季節,帝都還是有些寒冷的,我從外面給小鎖帶回來了禮物,是一隻站在水晶球的少女,我覺得她們很像。

那天晚上,薛梅說喬鎖出去買複習資料,要高考了,她成績一直不好。

我等到很晚,喬家人都睡去了,才等到她回來。

「大哥,要是考不上怎麼辦?」她垮著小臉,糯糯地說道,「我成績那麼爛,作業都是你寫的,肯定是考不上了。」

她的身邊有喬謹言,喬謹言牽著她進來,兩人徑自上樓,沒有發現我。

客廳的燈很暗,喬謹言低低地笑道:「傻瓜,考不上就考不上,又不是養不起你。」

他臉色有些陰沉,將手中一直攥著的水晶球少女丟在了沙發上,跟著上了樓,看著他們走過長長的走廊,走廊上還鋪著厚厚的地毯,走起路來沒有聲音,小鎖去拿鑰匙開門,喬謹言抱起她,低頭吻住了她,抱著她進了房間。

那一夜,沒有人出來。

我很憤怒,無比的憤怒,我覺得自己一直珍藏的不肯去玷污的寶貝被人竊走了,喬謹言,他連喬家人都不是,憑什麼來覬覦小鎖。

三月份開始過的渾渾噩噩,喬鎖見我回來有些驚喜,但是她的眼中只有喬謹言,又要忙著高考,我們也說不上幾句話。

我每夜睡得很晚,看著小鎖上樓去敲喬謹言的門,看著他們人前克制禮貌,人後恩愛纏綿,內心不住地冷笑,一定是喬謹言勾引了小鎖。

三月一晃而過,四月份發生了幾件大事。第一件便是喬謹言要跟凌婉結婚,婚期都定好了,只是例行通知。

這件事情所有人都知道,但是沒有人告訴喬鎖,一來她自己忙著高考,每天早出晚歸,二來她在喬家這幾年越發過的像個隱形人,沒有人會跟她說這件事情。

喬謹言要結婚這件事情讓我內心大喜,我也不會告訴小鎖,我只會在婚禮當天帶小鎖去觀禮。

第二件大事便是喬鎖懷孕了。我始終記得那一天晚上,她打開門,從我房門前走過,因為走得急,沒有穿鞋子,她上了二樓,我跟著上去,看見她站在喬謹言的房門前,一動不動。

喬謹言在跟喬東南商量婚禮的事情,喬東南白天忙,只有晚上才會回來,那一晚他們商量的很晚,喬鎖一直站在門外,然後失魂落魄地離開,我撿起了她落在門口的那支驗孕棒,看著上面的兩條紅線,我垂眼,靠在牆邊想了很久。

第二天清晨我將驗孕棒交給了喬東南,喬東南大怒,讓喬建去抓她出來。

那是我所見最無辜無悲傷的喬鎖,她那一年才19歲,站在那裡不停地哭,單薄的身子被嚇得不斷地發抖,我看著人群之後的喬謹言,他的臉色很不好,但是他什麼都沒有說,我冷笑,罵了一聲:「渣。」

那一年喬鎖高三,沒有參加高考,她連國內最末流的大學都沒有考上,墮胎、車禍、被送往異國他鄉,生活潦倒、自甘墮落。

喬謹言高調結婚,娶了書香世家的凌婉,之後一年領養了一個孤兒,取名顧燁。

我去看喬鎖,告訴她,小鎖,你應該開始全新的生活,她就看著我,笑笑不說話,然後喝酒,後來喝多了,她就抱著我哭,問我:「大哥,我好難受。」

她一直不停地喊我「大哥」,把我錯認為喬謹言,這個善良、孤獨、可憐的小鎖,她連恨一個人都不會,咬緊牙關不說痛,只是一個勁地說著她難受,那時候我也難受,我抱著她,冷酷地說道:「小四,這是命。」

後來,我回顧那些過往的人和事,整理這些錯綜複雜的關係,才明白萬般皆是命。

顧家、夏家、喬家,我,喬謹言,夏侯還有小鎖,這一切都是命。

因為那一年四月份之後發生的第三件事情便是夏侯見到了小鎖。那是五月了,喬謹言婚禮,小鎖趁著護士不注意跑出了醫院,她始終執迷不悟,想要找喬謹言問清楚,男人變心是不需要任何理由的。

她來婚禮現場只會受傷更深。我冷眼瞧著喬謹言的婚禮,瞧著她傷心地跑出禮堂,奔向外面的世界。

然後,夏侯打電話給他說:「喬臻,我在酒店外面,我撞到人了。」

他的聲音慌亂,失去了冷靜,我聽著電話里嘈雜的聲音然後拋了出去,酒店外面,夏侯的車將整個交通都堵塞了起來,我看著他抱著昏迷的小鎖,眼前一黑。

夏侯抱著她,對著我慌亂地說道:「她自己衝進馬路的,我踩了急剎車,車子慣性撞到了她,沒有流血,喬臻,她會不會有事?」

他拂開她的長發,看著小鎖蒼白的臉,目光中閃過一絲的亮光。

我壓制著所有的情緒,說道:「我送她去醫院,你最近鬧了幾件事情,要是再撞到了人,你爺爺沒準會扒了你的皮,你先去婚禮禮堂,我處理好就過來。」

我開車送小鎖去醫院,她疼的厲害,一路上沒有知覺地流淚,車禍不嚴重,小鎖是體力不支昏迷,身子被車子擦傷。

我一直陪在她的身邊,沒有去參加喬謹言的婚禮,喬謹言不離身的那個特助來了,我見了心煩,將他打發了走。

小鎖昏迷時一直抓著我的手,沉默地哭,沒有聲音,只是流淚。

後來夏侯打電話問小鎖的情況,我沉默了一會兒說道:「她沒事,醒來后就走了。」

「你知道她的聯繫方式嗎?」夏侯有些急了。

「沒有問。」

小鎖醒來后便被送去了奧克蘭。

後來夏侯遇見了小幽,瘋狂地愛上,為了她棄了以前的眾多女人,甚至為了這個女孩跟夏老將軍拍著桌子對著干。

他有一天興沖沖地找我喝酒,說道:「喬臻,我遇見了那個女孩,就是之前開車撞到的女孩。」

那時我跟他許久不來往,聞言便點頭不言語。

夏侯說:「我愛上她了,我要娶她回家。」

我贊同,恭喜他找到了最愛,然後喝完酒就飛了奧克蘭去找小鎖。

我往後多年都在想,夏侯不知道他最先遇上的是小鎖,後來才愛的小幽,只是我大約永遠都不會告訴他。因為他錯愛了,無法回頭,而我更是走在了一條荊棘叢生的道路上,被扎的鮮血直淋也無法回頭。

從我害小鎖失去那個孩子開始,我就只有眼前路,沒有身後身。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別來有恙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都市青春 別來有恙
上一章下一章

第135章 沒有人知道我愛你(喬臻篇)

68.45%
目錄
共188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