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5章 我的一切,灰飛煙滅(四)

第165章 我的一切,灰飛煙滅(四)

畫壇怪才徐枳殼是個怪人,喬鎖陪同夏侯去參加晚宴時,夏侯將徐枳殼的相關資料給她,說道:「徐枳殼早些年流浪國外,沒有上過美術學院,也沒有受過任何的科班訓練,是自學成才,這人很是有意思,他的成名作叫做《殤》,畫風詭異而且尺度很大,拿過很多的獎項,常年呆在羅馬,此次突然回國宣佈要開畫展,如果是尋常的畫家也算了,他的背景有些複雜,此次的晚宴只邀請了圈內人參加,就連一向低調的顧家都參加,可見一斑。()」

喬鎖今日穿的很是正式,她的頭髮已經長長,簡單地挽起,銀灰色的小禮服加上同色的眼影妝容很是素雅,周身什麼首飾都沒有帶,只帶了一串momo級的紅珊瑚手串,低調奢華,夏侯看了看后,只有四個字「無懈可擊」。

這幾年,她也漸漸蛻變成為了世族的那一類人,原來人的變化只是在於你想不想變。

「徐枳殼的背景怎麼複雜了?」喬鎖一邊看着資料,一邊低低地問道。

車子行駛在道路上,隨着車流向徐家駛去。

夏侯皺眉,想了一下,說道:「他是徐家的私生子,徐家早些年是道上的,雖然洗白了但是餘威還在,他妻子是法國人,去年病逝,今年徐枳殼才回國來定居,他妻子的娘家在法國有些地位,所以徐枳殼剛回國氣勢便有些不同尋常人,旁枝錯節的有些複雜,你也不用多了解,只要在晚宴上見到喬謹言就好。」

喬鎖點了點頭,對於這個畫壇怪才還真是不太感興趣。她只是藉著徐枳殼的晚宴去接觸大哥而已。

晚上堵車,好在兩人是提前出發,到了徐家時沒有遲到。

和一般人不太一樣,徐枳殼選的晚宴地點在一處舊式小洋樓里,隱約還可以看見斑駁的牆壁和歲月的痕迹,既不高大上也沒有刻意地去裝飾,車子進不去,大家都是將車子停在附近,然後踩着高跟鞋進去。

大部分人都是喬鎖不認識的,帝都的世家圈子說大不大,說小也不小,很多人自有小圈子,有些人連夏侯都是不認識的,大部分都是所謂的名流。

喬家在帝都圈子裏沒落下去,也就算搭個末班車。

夏侯遞了請帖,然後帶着喬鎖進去。喬鎖進了晚宴,看着眾人低低說話,言行舉止才知曉這一類人都是素來低調玩的都是高端藝術的,年齡也在30、40左右,沒有幾個年輕的男女。

喬鎖和夏侯算是比較年輕的了,這些人眼光甚毒,見喬鎖年紀輕輕地就進了這樣的場合,目光溜到她手腕上的那momo級的紅珊瑚手串,頓時露出了友好的笑容。

喬鎖感嘆,果真人到哪裏都要適時地顯露一些東西出來,倘若今日她帶的鑽石、拎手包估計會被這些人嘲笑庸俗吧。

徐枳殼是一個年近50的中年男子,穿着素白的唐裝、氣質有些憂鬱,脖子上掛了一串佛珠,墜著一塊極品的玉髓,結著長流蘇,站在樓梯附近跟着一個人說着話。

整間小洋樓里都是藝術風,夏侯上前去跟徐枳殼說話,喬鎖跟上去,對主人家讚美了幾句。

徐枳殼話不多,點頭微笑,也不說客套話,看來是個性情中人。

主人家擺放的畫居多,很多人都是沖着畫作來的,喬鎖看了看小洋樓里的畫作,都是抽象居多,色彩鮮艷詭譎,帶給人強烈的視覺衝突。她站在畫作前,有些移不開眼,聽身邊人閑談道:「聽說,枳殼這一次打算在國內的畫展上公開《殤》的姐妹畫作《隕》。」

「我也聽說了,這副《隕》是他的巔峰之作,我還以為他一輩子都不打算公開了呢。」

「聽說顧家就是沖着這副《隕》來的。」

喬鎖敏銳地聽到顧家兩個字,轉身看去,只見兩個年紀頗大的男子淡淡交談著,見她看過來都微微一笑。

喬鎖上前去,笑着說道:「請問這副《隕》有什麼奇怪之處,連顧家都感了興趣?」

其中一人打量着她說道:「看姑娘的年紀,不是這個圈子裏的人吧?」

「我對顧家感興趣。」喬鎖落落大方地說道。

兩人聞言一笑,另一人道:「難怪,這副《隕》是枳殼早些年的畫作,畫中之人是枳殼一輩子的摯愛,至於顧家沖着這幅畫來,也是我們道聽途說,也許是藉著枳殼的關係拓展海外市場吧,顧家雖然是名門望族,可是一代比一代封閉,估計到了瓶頸。」

那人說話竟是這樣的直白,喬鎖微微吃驚,可見這裏的人身家背景都是不尋常的。

「謝謝,我是喬鎖。」喬鎖緩緩一笑,「很高興認識兩位先生。」

沒有人交換名片,這裏的人臉就是名片,圈子就是寶,無需那樣客套的一面。

說話間有人進來,喬鎖身子一震,看向從外面進來的喬謹言,他車禍剛好,臉上還有一道淺淺的疤痕,神色比以前還有冷峻幾分,早春的季節還是有些寒冷的,他穿着褐色的大衣,目光深邃,進來直接走向了主人家徐枳殼。

徐枳殼看見他,莫名地中止了和別人的談話,對着喬謹言點了點頭,兩人上了樓梯。

從始至終,他沒有看她一眼,喬鎖站在原地有些失落,她攥緊指尖,努力揚起一抹笑容,見眾人各自結識,夏侯向她使了個暗色,製造了一些動靜,她不動聲色地上了樓,去找喬謹言。

樓上依舊是有些敗落的,樓梯有些吱呀作響。

低低的聲音從二樓的角落裏傳過來。

喬鎖靠近,只聽見喬謹言低沉冷冽的聲音:「不知道徐先生怎麼才願意轉讓這副《隕》?」

徐枳殼的聲音帶着一絲的嘲笑和憤怒:「你小小年紀做事便這樣剛烈,確實有些像你母親,《隕》乃是我平生最愛,絕對不可能轉讓。」

「雖然你徐家有些底蘊,可是為了一幅畫跟顧家結仇也是不明智的。」喬謹言有些皺眉道,「我們各自退讓一步,你不在畫展上展示《隕》,我可以把我姨母生前的日記借你一看。」

「呵呵。」徐枳殼冷笑道,「這便是你顧家人的作風,我多年前就了解了,恕難從命,年輕人,你回去告訴你爺爺和母親,錯了便要悔改,固守着過去的輝煌扼殺自由的心,你們顧家也難逃落敗的下場。」

「顧家的事情不勞閣下操心。」喬謹言冷冷說道,轉身要走。

「我聽說你發生了車禍,失去了記憶?」徐枳殼突然之間說道,「沒有想到失憶前和失憶后差別會這樣大,年輕人,畫展的那一日,還希望你能來看看這副《隕》,它畫的不止是你姨母,還是你顧家百年家族的興衰之兆。」

喬鎖聽到這裏時,大吃一驚,努力理順着腦中的思路,這副《隕》畫的是顧妍?之前那人說是徐枳殼一生摯愛,難道徐枳殼便是顧妍深愛的那個男人,他回國來開畫展,展示的畫作是顧家的小女兒,依照顧家的封閉和保守程度自然是不希望家族的事情被外人知道,所以喬謹言才會出面來跟徐枳殼交談?

那麼徐枳殼知曉顧妍的事情嗎?喬鎖隱隱有些激動,也許這個男人就是顧喬兩家恩怨的那個關鍵點,當年的事情若是查清楚了,恩怨解開了,也許她和大哥的路就不那麼難走了。

喬鎖激動之時,喬謹言已經走了出來,兩人直接面對面撞上了,四目相碰,沒有人說話。

喬鎖有些緊張,不知道說什麼,只能痴痴地看着他,喬謹言目光深邃,看了她一眼,點了點頭擦身而過。

「大哥」她急急地喊了一聲,伸手抓住了他的胳膊。

喬謹言停下腳步,淡漠地說道:「我不記得我有妹妹。」

聲音清冷不帶一絲的溫度。

原來千迴百轉,再相見竟是這樣的局面。喬鎖心中有些酸痛,她鬆開手,走到他面前,看着喬謹言,溫潤一笑,雙眼晶亮,淺淺地說道:「我早些年讀書的時候,喜歡看一些很酸很文藝的句子,其中有一句話是這樣說的:世間所有的相遇,都是久別重逢。大哥,我是喬鎖。心鎖,情鎖的鎖。早些年你生活在喬家,我也在喬家,你還記得嗎?」

喬謹言有些怪異地看了看她,說道:「我一直生活在顧家,你該去吃藥了。」

喬鎖愕然,也不知道是該哭還是該笑,顧家人果真是狠,抹殺了他以前生活在喬家的痕迹,就為了斷絕他們之間任何的牽扯。這事放在別人身上也許不太可能,可是喬謹言以前就自閉、低調,不愛跟人來往,身邊人也沒有人會亂說話,沒準很快就結婚生子就算過了三年五年的知道了自己過去的事情,他失去了記憶,有妻有子,看待他們之間的感情就如同看別人的故事,這一輩子大約是永遠都不可能在一起了。

顧家這麼做根本就是扼殺了大哥過去的一切。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別來有恙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都市青春 別來有恙
上一章下一章

第165章 我的一切,灰飛煙滅(四)

84.49%
目錄
共188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