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2章 她來了,你別慌(二)

第172章 她來了,你別慌(二)

喬鎖的到來,讓整個顧家人都變了臉色。()

「小鎖,你怎麼來了?」喬臻見她是自己開車過來的,想到她還在發燒,頓時臉色一變,急急地訓道,「你怎麼這麼胡鬧,還發燒著呢,這麼遠的路要是路上出了什麼事情,你讓我怎麼辦?」

喬鎖腦袋有些昏沉,搖了搖頭,拽著喬臻,低低地說道:「三哥,我們回去吧。」

她的聲音有些虛弱,糯糯的,異常的委屈。

喬臻原本也不打算鬧的,就是看喬鎖這個樣子心裡難受,想著總要喬謹言知道一些事情,便來了顧家,既然來了,小鎖也在,該說的也該說清楚了。

「既然今日大家人都到齊了,不妨把話都攤到桌子上來說。」喬臻倔起來也是有名的。

顧家人對視了一眼,都看向了老爺子。喬謹言一直沒有說話,也沒有看向喬鎖,談溪見他臉色不太好,走上前來,關心地問道:「謹言,你是不是不舒服?我扶你過去坐吧。」她伸手扶住了喬謹言,喬謹言看了看她一眼,沒有拒絕,坐到沙發那邊去。

喬鎖見狀身子輕微地顫抖了一下,沒有說話,只是咬緊了薄唇。

「都坐下說吧。」老爺子淡淡地開口,示意大家都坐到客廳里去。

眾人坐定,不知從何處開口。

顧柏林見大家都不開口,只得訕訕地笑道:「其實沒必要這樣子嚴肅,有什麼心結解開就好,喬鎖,你先說吧,你是怎麼想的,或者你有什麼要求。」

喬鎖看向喬謹言,他的面容籠罩在一層暗青色的色澤里,極其的冷酷,見她看過來,目光深邃了幾分,帶著幾分的淡漠四目相接。

喬鎖有些顫抖地移開目光,她的手抖的有些厲害,不敢看喬謹言的眼睛,太冷太深,那些濃郁的黑色的情緒似乎要將她淹死在其中,沒有一絲的情感。

喬鎖想說話,牙齒冷的厲害,她顫抖地說道:「我沒有什麼想說的,只是想解開顧喬兩家多年來的恩怨,不管你們信不信,我父親沒有害死大夫人的孩子,至於大夫人是心臟病發,這些年來你們顧家已經將喬家逼到山窮水盡的地步,我只是想說,做人留一線,今日我喬家是這樣,沒準哪一日就輪到了你顧家,因果循環還是有的,我希望兩家的恩怨就到此為止吧。」

她這話一說完,眾人都覺得有些道理,這些年了,背負著恩怨誰都會累的,更何況喬東南在獄中呆了多年了,也是該化解了。

老爺子點頭,說道:「既然你們提出來,我們也會考慮,往後顧喬兩家井水不放河水就是,各自生活吧。」

老爺子這話一出來,顧雪諾便變了臉色,冷冷說道:「爸,你是老糊塗了嗎?你忘記小妍是怎麼死的,你忘記這些年顧家家不成家的樣子了嗎?他喬家人人都活的好好的呢。」

顧雪諾這話一出來,就連顧柏林都不輕易地皺了皺眉頭,母親在喬家的事情上固執的有些不可理喻,如今喬家四分五裂,死的死、弱的弱,不說其他,大哥失憶,耽誤了喬鎖一輩子的青春,也算是毀掉了喬家女兒,這一點就足夠了,更何況大哥和喬鎖連孩子都有,喬家又主動來化解恩怨,也算是不容易了。

顧柏林低低嘆氣。

老爺子看了一眼喬謹言,咳嗽了一聲,加重聲音說道:「小諾,小妍都死了這些年了,也該放開了。」

顧雪諾冷哼了一聲。

喬謹言見狀,看向喬臻,說道:「顧喬兩家的恩怨可以化解,就按照爺爺說的算,你我兩家往後互不相欠,除此以外,你們還有什麼要求。」

喬家並不知曉,這些年是顧家虧欠喬家的。

喬臻看著顧家內部出現了分歧,點頭說道:「好,希望你們能說到做到,不要在背後做一些無謂的事情,畢竟關於年前的那起車禍我們也是掌握了一手的證據的,要是撕破臉,吃虧的可是你們。」

顧雪諾聞言,鳳眼一眯看向了談溪,談溪惴惴不安起來,神情不自然。

喬謹言點頭,臉色有些蒼白灰敗,他不斷地摩挲著自己的指骨,十指根根泛白。

「剩下的便是小鎖和孩子的事情。這些年情愛的東西我也不多說了,只是你顧家始亂終棄是事實,至於孩子不能給你們。」喬臻說道,看向喬謹言,冷笑了一聲,「過去的事情不管你知道多少,你自己去查,不過有一點我要說清楚,當年是你死皮白咧地追小鎖,各種手段都用盡了,害的小鎖顛沛流離多年,否則也不會至今沒有出嫁,你別反過來說是小鎖倒貼了你,今兒你就給個準話是合是散,孩子歸誰,解決了大家以後好各自婚嫁,互不干擾。」

喬鎖伸手拉住了喬臻的衣袖,搖了搖頭,她的臉色透出一絲不正常的紅暈來,顯然是病的有些重了,精神不佳。

喬謹言沉默了一下,然後才開口:「過去的事情就讓它過去吧,如今我無法接受一個陌生的女人,還是各自婚嫁吧,至於喬安,他算是顧喬兩家的孩子,我們各自讓一步,讓她養在兩家,顧家生活幾年再去喬家生活幾年,喬安冠上顧喬兩家的姓氏,就叫顧喬安吧,這樣子也算是對大家都好的決定,你們看呢?」

喬謹言的說法很是公道,沒有私偏任何一方,喬臻還欲說什麼,喬鎖已經拉住了他,點頭,有些歡喜沙啞地說道:「好,就這樣說定了,孩子還小,這幾年,就讓她陪著你吧,等她大一點我來接她。」

她的聲音異常的嘶啞,顧柏林見狀給她倒了一杯水。

喬鎖道謝,喝了一口水,低低地說道:「我們就這樣說定了,往後顧家和喬家就再也沒有任何的恩怨情仇了。」

她說的惆悵,可在座誰人不知,顧喬兩家是化解了恩怨,可是這些年受傷最深的只怕是她了,年近三十,生有一女,再也無法生育,失去所愛,喬謹言失去了記憶可以重新開始,可喬鎖卻不能了。

喬臻見她這樣子說了,有些難受心酸,好傻的小鎖,他站起身來,拉住喬鎖,柔柔地說道:「小鎖,走,跟三哥回去吧。」

你別怕,三哥總是在你身邊的。

喬鎖點頭微笑,突然看了一眼談溪,見她神色有異,淡淡地說道:「這些年是我沉浸在自己的悲痛里,忽視了你,才讓你變成了現在這個樣子,姐姐算是對不起你,可是談溪,人生的路還是緩慢地走吧,走的急了就容易摔倒受傷。」

談溪站起身來,看著喬鎖淡漠平靜的神情,見她似乎看透了一切,不知道說什麼,便只能自卑地縮起了手腳,一言不發。

「最後,我想跟大哥說幾句話。」喬鎖看向喬臻,低低地說道。

喬臻點頭,說道:「好。」

喬謹言見她這樣子說來,有些遲疑,許久才站起身來,嘶啞暗沉地說道:「你隨我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別來有恙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都市青春 別來有恙
上一章下一章

第172章 她來了,你別慌(二)

88.24%
目錄
共188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