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3章 她來了,你別慌(三)

第173章 她來了,你別慌(三)

喬鎖跟著喬謹言上了二樓的房間,左拐最靠裡面的那間,那是喬謹言的卧室,他們曾經住在這裡,這裡也曾經發生了很多溫暖和疼痛的事情。||

房間里的陳設和以前一模一樣,窗戶是半開的,後面便是雲杉樹,寒風從窗戶里刮進,帶來一絲松香和春天泥土的氣息。

喬鎖深呼吸,寒風進了口鼻,咳嗽了幾聲,喬謹言聽到她咳嗽,身子僵硬了一下,隨即恢復正常,低低地說道:「你想說什麼?」

喬鎖看了看屋子,見他站在窗前,不靠近的模樣,走過去,將手上的那枚古董的蝴蝶胸針遞給她,沙啞地說道:「我來的時候就知道了是這樣的結局,所以我帶來你給我的那枚蝴蝶胸針,婉兒姐姐告訴我,這胸針是你顧家傳給兒媳婦的東西,當年是借著她的手給我的,如今我帶來了,還給你。以後你要是喜歡了別人,想娶她了,記得把這枚胸針送給她。」

喬謹言看著躺在她手心的那枚胸針,幽藍的寶石,繁複的花紋構造,確實是傳承了好些年的東西,如今市面上是找不到這樣華美復古的東西了。

那枚蝴蝶胸針在她潔白的小手上映襯的她的手纖細白皙。

喬謹言淡漠地說道:「既然是送出去的東西就不打算要回來了,我們過去也算是有情的,也有了孩子,這個東西你留著吧,就當做是一個念想。」

她沒有動,依舊伸著手,目光戚戚,有些自嘲一笑,說道,「你收回去了,不是我的東西我不會要的,這十二年來你也沒有送我什麼東西,唯有這個信物還有喬安,如今我都還給你,你的孩子也算是還給了你,你的感情也還給你。」她低低嘆氣,說道,「就這樣吧,就在今日斷了這十二年的恩情吧,你往前走,我也往前走,都不要回頭了,無法回頭了。」

她伸手拉住了他的手掌,發現他的手冰冷的嚇人,喬鎖身子哆嗦了一下,將蝴蝶胸針放到他的手上,緊緊的合攏,看著他,目光隱隱有淚光,沙啞地哽咽地說道,「這一次真的是最後一次了,因為我可能會嫁給別人了,你可能會娶別的女人,十二年一個輪迴,這便是最終的結局了。」

她說完,心口有些疼痛難忍,眼睛脹痛的厲害,感覺喬謹言似乎也瞧不分明了,許是夜色的緣故,眼前一片模糊。

她轉身不再看喬謹言出去,低低地嘆氣。

她走的很慢,從未如此緩慢地走著這一條路,豎起耳朵靜靜地聽著喬謹言的動靜,他沒有動,四周死一般的沉寂,她眼中的光芒熄滅,他不會追上來了,也不會喊她阿鎖,而她也不會告訴他一些事情,他們只能這樣了,等了十二年,便等來了這樣的結局。

喬鎖消瘦的背影漸漸消失在長廊的盡頭,喬謹言聽到了汽車引擎的聲音,夜色里有光亮起來,慢慢地消失在漫漫夜色里。

他手中的蝴蝶胸針掉落在地上,摔成兩半,精緻繁複的蝶翼裂為兩半,再也不能飛翔,就如同他們之間的愛情。

喬謹言臉色發白,身子不穩地扶住了窗戶,有些痛苦地抓住了窗沿,十指泛白。

「謹言,夫人讓我上來看看你。」談溪的話消失在驚叫中,她慌忙地上前來扶住喬謹言,臉色發白地問道,「你怎麼了?」

「別叫。」喬謹言沉沉地開口,聲音有些嚴厲有些冷漠,額頭冒出了細細的冷汗,似乎在承受著巨大的痛苦。

談溪慌忙地點頭,扶著他坐到一邊的椅子上,急急說道:「謹言,你是生病了嗎,我去叫醫生。」

喬謹言皺了皺眉頭,看了她一眼,那一眼深邃淡漠,透出幾分的涼意來,談溪立馬便住了嘴,見他的目光轉移到自己扶著他的胳膊上,不知為何趕緊收回了手。

喬謹言見她放開了手,這才神色緩和了一些,閉眼,壓抑著周身的疼痛,低沉地說道:「剛才的事情誰都不要說,你去喊一下柏林,就說我有事找他。」

談溪點了點頭,趕緊下去找顧柏林。

顧柏林吃飯吃了一半,因為喬臻和喬鎖的到來也沒有了食慾,見談溪來喊,便有些摸不著頭腦地上了二樓。

顧柏林上來時,喬謹言的臉色已經好了很多,他坐在偌大的屋子裡,翻找著一些文件。

「大哥,你找我?」

顧柏林今晚很是唏噓,喬鎖走的時候他是目送著出去的,昔年大哥愛她愛如骨髓,何曾想過有今日,那個女人,他嘆息,終究是可惜了,但願大哥一輩子都想不起過去的事情來,不然也不知道會發生什麼事情來。

「柏林,你過來,我有事交代你。」喬謹言終於找到了信封,將東西遞給他,示意他去關門。

顧柏林神情也嚴肅了幾分,去關了門,接過信封,取出裡面的文件,喬謹言按住了他的手,低低地說道:「你慢慢地看,別太激動。」

顧柏林見他這樣嚴肅謹慎,不自覺地也收斂了笑容,提起了心肝,翻開裡面的資料。

這是一份詳細地診斷書,針對妄想症患者的治療方案,顧柏林越看臉色越是震驚,他也是聰明之極的,立刻聯想到了什麼,尤其這份診斷書里記載的太詳細,他一眼便看出了是母親的診斷書。

「這不可能。」他如同被毒蜂蟄了一下,甩開了文件,搖頭否認道,「一定是你弄錯了。」

喬謹言看著他不言語,他神色很不好看,眉眼間堆積著一絲的嚴厲和怒色。

顧柏林重新拿起那份文件,手指有些發顫,搖頭道:「這是什麼時候的事情,你是怎麼發現的?這不可能,母親言行舉止都很正常。」

「好些年了,爺爺一直瞞著在,我查出年前車禍的那件事情,就是母親派人做的,她的妄想症只針對喬家人,她一直把姨母的死歸咎在喬家人身上,有了第一次還會有第二次。」喬謹言低沉地說著,目光亮的驚人,他看向顧柏林,一字一頓地說道,「你也不希望母親偏執成狂最後變成殺人兇手吧?」

顧柏林猛然搖頭,他被這個事實刺激的無法回神,只能獃獃地聽著喬謹言說。

「母親自己也不知道自己有妄想症,所以這治療方案是很隱秘的,藥物治療加上心理治療,分兩個階段,藥物治療已經開始了,你要多注意母親的動靜,一旦發現不對就要自己拿主意,藥物治療無效后我們只能採取心理治療。」喬謹言將抽屜里的葯拿給他,交代道,「你不要讓母親發現了。我會給你郝醫生的電話,他是有名的心理研究專家,你定期找他。」

喬謹言將名片給他。

顧柏林愣了半響,才問道:「大哥,你為什麼都交給我,你要去哪裡?」

喬謹言見他也算是反應了過來,閉眼,低低地說道:「你長大了,要學著承擔起家族的重擔來,這些年母親將姨母的仇恨轉移到我的身上,如今我也將顧家的責任都轉交給你,柏林,你不是孩子了,不能一輩子活在父兄長輩的庇護下。」

顧柏林臉色變了,一言不發,他確實不能再任性放肆了,這些年都是大哥犧牲了一切才換來他的自由。

「你要離開顧家了?」顧柏林心有些沉。

喬謹言點頭,說道:「我有些累了,想出去走走。」沒有多說一句,可是這樣的要求是顧柏林無法拒絕的。

他不知道是應該歡喜還是悲傷,大哥終於想掙脫牢籠離開顧家,剩下的重擔他會替大哥承擔起來,只是他卻莫名地感覺傷感,尤其是見了大哥愛了喬鎖半輩子,最終遺忘一切兩人分開,更是難過的無法言語。

顧柏林握住喬謹言的手,哽咽道:「大哥,你去做你自己想做的事情吧,顧家有我,這些年是我太任性了,你為顧家犧牲了一切了。」

喬謹言露出一抹笑容,安撫著他,低低地說道:「我們是兄弟。」

「什麼時候離開?」顧柏林問道,「有計劃嗎?一定要跟我保持聯繫。」

喬謹言點頭,淡淡地說道:「過幾天就走,去瑞士,那邊的雪景漂亮,先待一段時間。」

顧柏林點頭,兄弟兩又說了一些話,顧柏林見喬謹言有些疲倦了,這才攥緊了手裡的文件起身出去。

喬謹言見他出去,低低地嘆了一口氣,他起身去關門,看見談溪站在門口。

她站在走廊里,眼裡都是淚水,她脫口而出:「你為什麼不告訴他們,你生病了?你騙不過我,你到底生了什麼病?」

喬謹言臉色微微一變,眯眼,看著談溪,神情冷漠了幾分,冷冷說道:「談小姐,有些話是不能亂說的。」

談溪捂住了嘴巴,她哭著搖頭,說道:「你放心,我不會說出去的,我只是想留在你身邊照顧你。」

喬謹言皺眉,許久,淡淡地說道:「你在我這裡得不到任何你想要的東西。」

「我知道,你就當是我想要補償我姐姐,幫我姐姐照顧你。」談溪哽咽道。

喬謹言轉身,他想到了阿鎖,心尖一痛,無法呼吸起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別來有恙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都市青春 別來有恙
上一章下一章

第173章 她來了,你別慌(三)

88.77%
目錄
共188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