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4章 他走了,你別心傷(一) (鑽石加更)

第174章 他走了,你別心傷(一) (鑽石加更)

喬鎖回到喬家便病倒了,一夜發著高燒,說著胡話,喬臻喂她吃了退燒藥依舊不見好轉,只得讓傭人取來冰塊,用冰塊敷著額頭,陪在她身邊。||

她燒的很難受,一直拉著喬臻的手,低低地說著話。喬臻湊過去,聽到她一聲聲地喊著:「大哥,我看見螢火蟲了......」

這樣春寒料峭的季節,哪裡來的螢火蟲。喬臻心中難受,只得握緊她的手,說道:「小鎖,大哥在這裡呢。」

她聞言露出一個淺淺的笑容,握緊了他的手,皺著眉頭忍受著高燒的疼痛,喬臻見她半夜一直不見好,咬了咬牙送去了醫院。

一夜折騰,到了第二天清晨,喬鎖才昏昏沉沉地睡去。

醫生給她打了吊針,加了退燒藥,喬臻打電話給夏侯,讓他到醫院來頂一下,自己則會去照顧喬安,傭人在家他多少有些不放心。

夏侯這些日子很是忙碌,接到電話到了醫院,見喬鎖發燒昏迷不醒,安慰喬臻道:「你也別擔心,春季原本就是流感多發的季節,感冒發燒沒事。」

喬臻點頭,有些心事重重,說道:「她一直很堅強,一定會沒事的。」

他說這話時,有些不安,這些年喬家經歷了太多的變故,他們都長大了,經歷了風霜,他隱隱覺得小鎖似乎隨時都可能消失掉。也許是他如今太在乎小鎖了,父親母親又不喜歡住在喬宅,也催促他回去,可是他為了小鎖一直留了下來,他走了,喬家就真的只剩下了小鎖一個人了。

「對了,老爺子最近逼婚拿刀架到我脖子上來了。」夏侯有些煩躁地說道,「話說你也是大齡剩男,怎麼沒見你爹媽逼你?」

喬臻聳了聳肩,笑道:「逼了,你看不見而已。」

夏侯聞言罵了一聲,兩人相視一笑。

夏侯去照看喬鎖,喬臻回去接喬安過來。

喬鎖連續打了三天的吊針,燒退了,病情總算是緩和了下來。

她醒了以後倒是很淡定,懨懨地睡在病床上。

喬臻和夏侯這一見不僅沒有鬆口氣,反而懸了一顆心了。這不哭不鬧跟個沒事人一樣才恐怖呢,要是壓抑的很了,沒準會蹦出什麼事情出來。

喬鎖病沒有好時,喬謹言來接喬安。

那時她已經出了醫院,在家裡休養。

他提前打來電話,是傭人接的,傭人通知了喬臻,喬臻便急急地從公司趕了回來。

喬鎖聽到車子引擎的聲音,從床上起來,走到窗前看著喬謹言下車。

小喬安在院子里玩玩具,許久沒見喬謹言,很是興奮,蹦蹦跳跳地丟了玩具,纏著喬謹言帶她玩耍,喬謹言淺淺地笑著,帶著她玩海盜船長的遊戲。

她靠在窗前輕輕地咳嗽了幾聲,隨即捂住了嘴巴,關上了門窗,隔著厚厚的玻璃看著陽光下玩耍的父女。

她想,往後她未必能看見這樣美好的畫面了。

她低低嘆息,轉過身去,摸索著去找自己的日記本。

日記本有些老舊了,外面的封麵皮質都有些破損,她摸著破舊的日記本莫名地心安。她所有的記憶的東西都在入獄前丟進了垃圾桶唯獨留下了這本跟隨她多年的日記本。

到了現在這個年紀,她早已不寫日記,只是偶爾會拿出來抱在懷裡撫摸著,寫上一兩句話,真的是一兩句,再多便寫不出來了,有時候就是一個字。

她躊躇許久不知道該寫什麼,索性什麼都沒有寫,直到喬安來敲門,站在門外奶聲奶氣地說道:「鎖,爸爸說帶我回他家玩。」

喬鎖去開門,喬安興高采烈地要喬鎖抱她,在她懷裡蹭了蹭,說道:「鎖,你為什麼不跟爸爸住在一起?」

喬鎖不知道該如何回答,只親了親女兒的小臉蛋,柔柔地說道:「長大后你就知道了,你到爸爸家要乖巧懂事,知道嗎?想鎖了就跟爸爸說,然後打電話讓舅舅去接你。」

喬安點頭,笑眯眯地說道:「好,那我要快快長大,就不用舅舅接我了,那我想鎖了就自己回來看鎖。」

喬鎖聞言點頭,緊緊地抱住了女兒。

喬安親了親喬鎖的臉蛋,這才下樓去跟喬謹言離開。

她站在窗前,沒有下去,看著喬謹言帶著喬安離開,然後轉過身去,輕輕地咳嗽了幾聲,突然想到了日記要怎麼寫了:喬安離開第一天。

她沒有出現。喬謹言帶著喬安離開喬宅,他忍住了沒有回頭看,他知道她就站在二樓房間的窗前看著他和女兒,他聽見她的咳嗽聲了,可是後來她定然關上了窗戶,他感受不到她的氣息了。

他讓喬安上樓去跟鎖告別,說玩一段時間就回家來。真的只是一段時間,那樣短暫的時光。喬謹言嘆息,看著喬家風吹雨打的宅子,一代代人逝去,只剩下這些堅固不可摧的房子見證了那些悲歡過往。

往後大約再也沒有機會來喬宅了,無法上去看阿鎖種的茶花,看他們有著共同記憶的小閣樓,他的房間已經搬空,阿鎖的只屬於她自己。

那些夏雷滾滾、冬雪晚晴的日子永遠地停留在了過去。他不能再幫她寫作業,不能給她講故事,她也不會再伸手握緊他的手,幫他驅散寒冷。囂張跋扈的喬建、任性自私的喬思、只愛富貴的薛梅,心思如狐、野心極大的喬家老頭,都離開了,他也要走了,到頭來,這裡竟然只剩下了十六歲才回來的阿鎖。

而他別無所求,他了解阿鎖,他只希望她能安靜地生活在喬家,忘記過去,也忘記他吧。

如果,倘若人真的有來世,他再來找她,不求今生,但求來世。

喬安蹦蹦跳跳地下樓來,抱著自己最喜歡的一隻泰迪熊,眉眼長得像極了阿鎖。

「爸爸,我們走吧,鎖說,我想她了就讓舅舅去接我。」

喬謹言點頭,抱起小小鎖,摸了摸她的腦袋,笑道:「走吧,安。」

三天後,有記者拍到喬謹言帶了4歲大的女孩和昔年鬧出緋聞的小三飛往瑞士。各大報紙紛紛猜測,對這位顧家的繼承人的私人感情很是感興趣,難道這位高門子弟與前妻離婚為的就是眼前的這個真愛,畢竟連女兒都有了啊。

小三是真愛,這個狗血的標題很是火了一陣子。

喬鎖後來看到了報紙新聞,沉默,一言不發。

他終於走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別來有恙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都市青春 別來有恙
上一章下一章

第174章 他走了,你別心傷(一) (鑽石加更)

89.3%
目錄
共188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