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0章 我們都許個心愿(一)

第180章 我們都許個心愿(一)

喬臻將車子時速開到200,車外霓虹閃爍、光影晃動、光怪陸離,喬鎖無力地躺在後座,勒住傷口的布條滲出斑斑的血跡來。||

喬臻想起很多年前見到的喬鎖,她穿著藍白條紋的校服,短髮,雙眼烏黑明亮,繞著柱子看蝸牛看螞蟻搬家。她看見他時總會雙眼微亮,高興地喊道:「三哥。」

那時的喬鎖很快樂,很羞澀,縱然不適應喬家的一切都努力地微笑,絕決不是現在這個躺在後座割腕自殺的蒼白女子。

喬臻努力控制著自己的情緒,低聲地哽咽地哭出來,喬鎖會沒事的,一定不會有事的,不該是這樣的結局,她還有很長的路要走,她會陪著喬安長大,看著喬安嫁人,他們會相依為命,直到白髮蒼蒼。

喬臻將車開到最近的醫院,救護車等在了門口,喬鎖直接被送進了急診室。

沒多久,便是急救車的聲音,顧家人從車內下來,看著喬謹言也被推進了急診室。

喬臻站在外面看著閃爍的紅燈,看著顧柏林的身影,感覺視覺有些遲緩。

小鎖出事了,喬謹言也跟著出事,他坐在一邊感覺雙眼難受得厲害,這些年,直到這一刻他才承認,那兩人是這樣地深愛對方,誰也無法插足。

顧柏林拍了拍他的肩膀,說道:「謝謝你,要不是你打電話給我,我哥也許就真的休克了,好在急救了過來,現在只是昏迷。」

喬臻點頭,不說話。

顧柏林在這裡見到他原本便有些詫異,突然問道:「你怎麼知道我們要來這家醫院?」

喬臻搖了搖頭,說道:「小鎖在裡面。」

顧柏林臉色微變,低低地安慰道:「怎麼回事,嚴重嗎?」

喬臻搖了搖頭,說道:「她在浴室里割腕自殺了,是喬謹言打電話給我,一直沒有說話,我這才給你打電話,反應了過來。顧柏林,你相信愛情嗎?」

顧柏林的目光透出幾分的傷感,說道:「擱以前,我是不信的,可是看見大哥和喬鎖,我信了。」

喬臻長長地嘆氣,說道:「他們那不叫愛情,叫做生死與共。我往後再也不相信愛情了。」

因為再也沒有人會像喬謹言和小鎖這樣,這世間只得一個大哥和小四,往後便無這樣的愛了。

「喬謹言醒了后,告訴他,娶了小鎖吧,不要留遺憾。」喬臻站起身來,看著外面的夜色。

小鎖醒了后,他也會勸她,嫁了喬謹言吧,不要給任何人留下遺憾。

「你知道我大哥的病嗎?」顧柏林有些憂心忡忡地問道。大哥莫名其妙地離開顧家前往瑞士,此次回來帶了一個學醫的洋鬼子,而且半夜在自己的房間里休克,這一切都顯示著極其不正常。

喬臻見他不知道,詫異了幾分,說道:「喬謹言一貫是如此的,所有的一切自己承擔,給身邊的人極大的庇護,你大哥有心臟病,醫生說病情嚴重活不過三年了。」

事到如今,就由他來點破吧,不要有任何的隱瞞和謊言。

顧柏林站起身來,朝著牆壁捶了一拳頭,低低地壓抑地哽咽了幾聲。

喬臻沒有打擾他,他們各自沉默地等著黎明的到來。

喬謹言很快就清醒過來,這一次的病發讓他的臉色極其不好,好在顧柏林知曉分寸,沒有告訴旁人,是以病房裡還能有一份清凈。

喬謹言醒來一言不發地要求見喬鎖。

顧柏林原本為了他的身體著想,還想隱瞞,可見喬謹言的神情哪裡瞞得住,只得扶著他去見喬鎖。

喬鎖還在昏迷中,失血過多正在輸血,喬臻守在病房外,一夜未睡,臉色憔悴。

喬謹言進去,看著她毫無知覺地躺在病床上,手腕上包紮的紗布上儘是血跡,猛然閉了閉眼,僵硬地走過去,摸著她冰冷的小臉,將頭埋在床上肩膀微微顫動起來。

她都知道了,所以才會這樣決絕地割腕,告訴他,她要先走一步了。十二年了,她總是鬧得他不得安生,讓他沒有一分鐘能放心。事到如今,他該怎麼辦?喬謹言恐慌起來,他活不長的,阿鎖會不會再次割腕?他了解她,知道她一旦決定的事情十匹馬也拉不回來。

「醫生說,沒有割到動脈,這才搶救了過來,她眼睛看不見,沒準下一次也割到動脈上去了。」喬臻在一邊,靠著牆,有些頹然地說道,「你也別折磨她了,娶她回顧家吧,你母親若是不同意,你們就移民,我記得凌婉和莫冬勍便是如此的,凌家不同意,他們還是在一起了。我不想每天晚上都驚醒過來,上樓去看看小鎖有沒有割腕自殺。你也別拿你自己生病了的那一套說辭,她自殺無非是想告訴你,她不想活了,你是希望她現在死還是以後死?」

喬臻說的很是無奈和憋屈,罵不得、怪不得,這是他們兩個人命苦,連帶著他們看著也覺得苦。

「我活不過三年。」喬謹言淡漠地說道。

「大哥」顧柏林低低地沙啞地喊了一聲,雙眼紅了,無法接受這個事實。

喬臻有些不耐煩地擺了擺手,說道:「恩,我知道,我不管你能活幾年,可是為了小鎖能活下去,你必須要活下去,你死了她必然是活不長的。你之前瞞著她的那些事情,想必她都是知曉的,她很聰明,更何況你們相愛了十多年,也沒有什麼能瞞得過對方的,如今我也不求什麼,就當為了孩子吧,不要都死了,留下喬安一人孤苦伶仃。」

喬謹言沉默不語,顧柏林在一邊揉著眼睛悲傷,喬臻內心有些荒涼無助,一個是身有頑疾,一個是輕生自殺,留下四歲的乖巧孩子,這讓他們都覺得人生殘酷得無法言語。

「對了,你的眼睛不要捐了,小鎖是不會接受的,沒準知道了會挖了出來還給你。」喬臻冷冷地說道。

喬謹言坐在病床前,一動不動,身子僵硬如石,許久,低沉地說道:「我會同阿鎖說,你們都出去吧,我想跟她單獨呆在一起。」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別來有恙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都市青春 別來有恙
上一章下一章

第180章 我們都許個心愿(一)

92.51%
目錄
共188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