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你是我的血中骨,骨中肉(二十二)

第22章 你是我的血中骨,骨中肉(二十二)

喬鎖沒有告訴喬臻,她就在醫院,離他數步遠的距離。

看過了喬臻,喬鎖有些失魂落魄地出了醫院,在路上閑逛著。

夏侯打來電話,問她的方位。

喬鎖有些渾渾噩噩地說了,十多分鐘后便看見夏侯繼續開著他那輛騷包的路虎出現,從車窗內探出頭來,笑道:「走,帶你去個好地方。」

夏侯所謂的好地方乃是一家夜店,名字還特么的文藝,叫做:青春的腰。

喬鎖時常泡吧,但是很少去夜店這樣的地方,太吵鬧了,而且人心浮躁。

她跟著夏侯進去,一路上各色妖嬈美人見了夏侯很是驚喜,嗲著嗓子軟綿綿地拉長聲音叫道:「侯爺」

喬鎖臉黑了三分,侯爺?這是夏侯的專屬用名吧,只怪這名字太霸氣,她險些以為自己穿越了。

夏侯一路風流地打著招呼,大掌卻緊緊地拽住了喬鎖,不讓她半路而逃。

夜店裡紅男綠女太多,妖嬈的舞姿、帶感的音樂,一派奢靡迷醉之景。

夏侯帶她進了包間,也不喊姑娘,只是要了一些酒和瓜果。夏侯斂眉,很是帥氣地開著酒瓶說道:「我知道你愛喝酒,今兒這裡的酒你隨意喝,喝醉了我送你回喬家。」

喬鎖既然到了這地方,也就不急。她拿過夏侯開的酒,熟練地將杯子都疊加起來,站起身來調酒。

夏侯讚賞地叫了一聲,然後喊來了夜店的負責人。那經理一直候在了門外,見夏侯喊他,笑容滿面地進來,鞠躬哈腰地說道:「侯爺真是稀客,好些日子沒來了,咱們這裡的鶯鶯燕燕都望眼欲穿了都。」

夏侯跟他隨意聊了幾句,打發了那經理出去,沒一會兒便見有人來敲門,一行五六個男男女女進來,鶯聲燕語的好不熱鬧。

「侯少什麼時候回來的,良子說時我還不相信呢。」幾個富家子弟看見夏侯都過來打招呼。

「侯少這幾年在哪裡發財,怎麼也不帶小弟喝點肉湯。」

「這是你女人?怎麼口味變了,瞧這樣子成年了沒有,原來侯少好這一口。」

喬鎖皺了皺眉頭,端起酒杯開始喝。

幾個妖嬈美人挨著夏侯坐下,夏侯抿嘴但笑不語,只吩咐經理將好酒一個勁地搬上來。

這邊很快就聊開了,好不熱鬧。

喬鎖瞧不出夏侯葫蘆里賣的什麼葯,也不著急,她近日來心緒不穩,有免費的酒喝再好不過了。此時便坐到一邊去,抱著酒瓶子喝酒。

有富家子湊到她身邊來,笑嘻嘻地說道:「小美人怎麼一個人喝悶酒,來,哥陪你喝。」

喬鎖看也不看他,將手中的酒瓶「砰」的一聲丟在了地上,碎成渣,冷冷地喊了一聲:「滾」

四周猛然靜了下來。

那人惱羞成怒,看了看夏侯一眼,見他從一群美人中站起身來,笑眯眯地摸著喬鎖的頭,很是歉意地說道:「不好意思,這隻小野貓最近心情不好」

「沒事,喝酒,喝酒」有眼力勁地連忙將那個不知死活的拉了回來,笑著活絡現場的氣氛,見夏侯沒有動怒,這才鬆了一口氣,低聲怒道,「你丫的是腦抽了還是腦子裡裝的都是一坨翔,那混世魔王的女人你也敢招惹,奶奶的,要是連累了我們,我非抽死你丫的不可。」

「啊呸,我又沒把那女人怎麼樣,他能拿我如何?」那富家子不服氣。

同伴見狀,悄悄地說道:「蠢貨,他爺爺在軍區是這個,要是把你辦了,都不用吭一聲。」說著翹了翹手指,那富家子驚出了一身汗。

什麼地方最黑?從古至今軍區最黑。

夏侯自出了那美人堆便挨著喬鎖坐著,只陪著喬鎖喝酒,有一搭沒一搭地跟著那幾個高門子弟說著話。

好在夜場的妞都是機靈的,很會活絡氣氛,倒也不會顯得很沉悶。

眾人說說笑笑之際,只見外面傳來了喧嘩聲。

外面鬧了起來。

經理快速地走進來,賠笑地說道:「不好意思擾了各位的興緻,沒事,就一個鬧事的。」

「良子,還有誰敢砸你的場子?」先前那富家子在喬鎖這裡受了氣,不自覺便出生諷刺道,「那些個不長眼直接丟出去便了事,免得掃了爺的興緻。」

良子看了看在座的一個美妞,頓了頓,說道:「是喬家的人,想找果兒,被我們給攔住了。侯少放心,果兒在這裡,誰也請不去。」

話沒說完,果兒便猛然站了起來,俏臉有些冷,說道:「又是喬家四少,三天兩頭的還有完沒完。」

喬鎖看去那個叫做果兒的姑娘,長得果真是絕色,在夜店這地方氣質倒是真好,不禁感慨,如今這世道,果真是行行都高要求。可喬家四少指的是喬建那蠢貨么?

喬鎖這才明白夏侯帶她來這裡的原因。

說話間,有人踹開了門,罵罵咧咧地進來,說道:「誰那麼不長眼敢跟少爺搶人,活膩了是吧?」

進來的是喬建和身邊的一幫狐朋狗友。

夏侯懶洋洋地放下手中的杯子,朝著喬鎖眨了眨眼睛,然後起身笑容滿面,眯眼,掩去眼中的冷光,笑道:「爺跟你搶了,怎麼著?」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別來有恙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都市青春 別來有恙
上一章下一章

第22章 你是我的血中骨,骨中肉(二十二)

11.76%
目錄
共188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