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4章 池司爵的古怪

第374章 池司爵的古怪

這一次的池司爵,真的太反常了,雖然他以前脾氣也不好,但這一次真而是很古怪。

他好像在生什麼氣,但不是在生她的氣,反而好像是……是在生他自己的氣一樣。

池司爵依舊沒有理會蘇悠悠,只是突然拿起手裡剛剛寫了的東西,走到蘇悠悠面前,面無表情道:「把衣服脫了。」

蘇悠悠身子一顫,害怕的要命,語氣幾乎都要哭出來,「你還要繼續?我……我真的受不了了……」

見蘇悠悠不動彈,池司爵失去耐心,直接自己動手。

蘇悠悠嚇得不敢動彈,閉住了眼睛,身子崩的緊緊的。

可料想之中冰冷的佔有並沒有落下來,相反的,她突然覺得自己的鎖骨處一陣灼燒的疼痛。

「啊!」

蘇悠悠驚叫一聲,迅速的睜開眼,趕緊摸到自己的鎖骨,只覺得那邊火辣辣的,好像被燙傷了一樣。

「好了。」池司爵緩緩起身,手裡還捏著什麼東西,緊繃的神色終於緩和了些許,看著蘇悠悠的鎖骨,露出滿意的神色,「這樣一來,這一次的事就不會發生了。」

蘇悠悠徹底呆住,完全沒反應過來池司爵在說什麼,她掙扎的坐起來,才看清池司爵手裡的拿的東西。

她頓時一愣。

池司爵手裡拿著的,就是他剛才在桌上寫的東西。

她原本以為池司爵是在白紙上寫了什麼,但現在一看才發現,竟然是一張黃符。

而且仔細一看,就能看見黃符上有一個很奇怪的花紋,好像是一個「池」字的花體,應該就是池司爵剛才畫上去的。

蘇悠悠愈發的疑惑,「池司爵,你到底在幹什麼?這黃符是什麼?」

池司爵現在好像比剛才情緒好了一點。

他骨節分明的手指,緩緩的劃過蘇悠悠的鎖骨,就是她剛才覺得灼熱的地方,一字一頓認真道:「蘇悠悠,你說我給你的戒指被曾小琴弄壞了,所以我需要給你一個新的讓你可以聯絡我的東西。但是我想與其再給你戒指這種會被人毀掉的身外之物,不如在你的身體上留下標記。」

在身體上留下標記?

蘇悠悠身子猛地一顫,突然明白過來什麼。

她臉色一變,立刻推開池司爵,跳下床跑到落地鏡前面。

只見鏡子里,蘇悠悠的弔帶睡裙依舊垮著,露出她纖細白皙的鎖骨,鎖骨下方一點,一個紅色的印記格外顯眼。

蘇悠悠臉色一下子就白了。

那個印記大概巴掌大小,看起來,就是一個花體的「池」字,印在她白皙的皮膚上,和池司爵剛才手裡那個黃符上的那個花紋一模一樣。

蘇悠悠終於知道池司爵剛才做了什麼。

他是用黃符,在她身上留下了一個印記!

「這個印記,會一直留在你身上。」這時候,池司爵緩緩走到蘇悠悠身後,抱住她,低聲道,「不會掉色,也洗不掉,一輩子都會留在你身上。」

一輩子?

蘇悠悠臉色一白。

池司爵這算什麼意思,在她身上打下他的所有權的意思么?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總裁鬼夫,別寵我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總裁鬼夫,別寵我 總裁鬼夫,別寵我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374章 池司爵的古怪

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