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5章 蘇憐兒的遺物

第585章 蘇憐兒的遺物

「難道是左墨辰?結果出來的速度那麼快?」池司爵皺眉,和蘇悠悠一起穿好衣服下去,就看見等在客廳的不是左墨辰,是一個西裝革履帶著眼鏡的年輕男人。

「你好,請問是蘇悠悠小姐么?」男人看蘇悠悠他們下來,馬上起身,禮貌的問。

「我是,請問你是……」

「我是蘇憐兒小姐的律師,我這裡有一些蘇憐兒小姐的遺物要給您。」

蘇悠悠一下子愣住了。

蘇憐兒,這個名字對她來說遙遠的好像上輩子的人,她沒想到,蘇憐兒竟還有遺物要給她。

「為什麼是給我?」蘇悠悠皺眉。

「其實並不是蘇憐兒指明要給您的。」律師尷尬的笑,「蘇憐兒小姐死之前告訴我,如果她出了意外,就將這個東西給她父母,但我造訪了蘇先生和蘇夫人,我認為,他們的情況可能不是很適合處理蘇憐兒小姐的遺物。這樣一來,蘇家只剩下您了。」

蘇海山夫婦發瘋之後,蘇悠悠把他們送到了當地一家瘋人院,算是盡了最後一絲孝心。

「好吧。」蘇悠悠明白過來蘇憐兒並不是有意將東西給她,「把東西給我吧。」

律師立刻讓人把東西送過來了。

東西不多,其實就是一些蘇憐兒生前的投資證明,還有一些比較值錢的珠寶,但引起蘇悠悠注意的,是一個盒子。

盒子上了鎖,蘇悠悠用律師給的鑰匙打開,發現裡面放著一個數碼相機的儲存卡。

蘇悠悠不由愣住了。

蘇憐兒專門鎖起來保管的東西,是一個相機儲存卡?

她心裡突然有一種奇怪的感覺,跟律師告別之後,她就拿來一個手提電腦,把記憶卡插入,很快就發現,這個儲存卡里放的不是照片,而是視頻。

打開視頻的剎那,蘇悠悠的臉色突然白了。

錄像拍的很模糊,角度也不好,不難看出,應該是偷拍的。

拍的是一個酒店房間,床上躺著一個女孩,好像是中了葯,躺在床上掙扎。

女孩的臉扭向攝像機方向的時候,蘇悠悠就認了出來。

是她。

「這是凱撒酒店。」池司爵站在蘇悠悠身邊,看見視頻,表情很平靜,「右下角有日期。」

看了一眼,是兩年前。

蘇悠悠呼吸一滯。

這難道就是她兩年前被蘇憐兒下了葯,和池司爵第一次相見的時候?

視頻很快給了她答案。

房間門打開,一個高大的男人走進來,是池司爵。

「真的是那天晚上……」蘇悠悠臉色蒼白,「蘇憐兒竟有錄像……」

她一直知道,那天是蘇憐兒算計的她,所以蘇憐兒手裡有她的不雅照,但她真的不知道,蘇憐兒手裡還有錄像?

這時,照片里的池司爵已經將蘇悠悠壓在身下。

蘇悠悠的臉有點紅。

明明她和池司爵就是視頻里的主角,可他們兩個人都不記得那晚的事了,這看起來的感覺還真怪怪的,特別是看到池司爵霸道的吻住自己,她都有些不好意思去看。

可池司爵站在她身後,一把摁住她腦袋,逼著她看,「好好看。」

「看什麼?」

「看那晚到底發生了什麼。」池司爵目光沉靜如水,「我一直都在想,我怎麼會那天晚上沒吃了你。」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總裁鬼夫,別寵我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總裁鬼夫,別寵我 總裁鬼夫,別寵我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585章 蘇憐兒的遺物

1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