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章 吃醋

第64章 吃醋

啪嗒一聲,場地里有人沒坐穩,從凳子上摔了下來。

一、一億!

雖然這個拍賣會是整個Z國最上流社會的拍賣會,但一億買一條項鏈,也是聞所未聞!

更重要的是,這個項鏈,根本就只是一條破爛的紅線!

「還、還有人叫價么?」饒是見多識廣的司儀,此時也是雙腿發軟,勉強扶著檯子才沒有摔倒,「陸先生,你還加么?」

陸遠霄死咬著牙,剛想舉手,可蘇憐兒一把抓住他的胳膊,眼淚一顆顆流下來,「遠霄,我求求你了……你比不過他的……你就算賠上你所有的財產,也都比不過他啊……」

陸遠霄氣得想推開蘇憐兒,但他不得不承認,蘇憐兒說的是對的。

別說他了,就算整個陸家,在池司爵面前,都只是九牛一毛。

他又憑什麼去和這個男人爭!

「一億一次,一億兩次,一億三次!蘇小姐的項鏈,由池少拍下!」

陸遠霄的手,驟然變得無力。

輸了。

他終歸還是輸了。

不只是輸了這條項鏈,更加是輸了蘇悠悠。

蘇悠悠無力的看著池司爵簽支票,輕聲道:「你其實不用這樣。」

池司爵卻沒有回答他的話,利索的簽完字,筆一扔,他突然一把將蘇悠悠橫抱起來。

「啊,池司爵,你幹嘛!」

在所有人詫異的眼光中,池司爵一言不發,抱著蘇悠悠朝外面走去。

「池少,拍賣會還沒有結束……」主辦方那個眯眼男人,虛弱的想說什麼,可池司爵一個眼神都不給他,就直接走出宴會大廳。

坐上電梯,直接來到頂樓的房間,池司爵一把將蘇悠悠扔到床上。

蘇悠悠掙扎的想來起來,可池司爵直接欺身而上,高大的身影將她整個埋入陰影之中。

蘇悠悠抬頭,看見池司爵冰冷的臉,身體一顫,不由自主的往床上後退。

「池司爵,你、你幹嘛——啊!」

池司爵猛地捏住她的脖子,將她整個摁倒在床上,讓她徹底動彈不得。

冰冷的手掐著她纖細柔軟的喉嚨,她的眼睛掙得大大的,眼底滿是恐懼。

池司爵……這是想殺了她?

這一剎那,她真的感覺到了恐懼。

池司爵神色冰冷的看著眼前女孩如同小鹿一般彷徨的臉色,腦海里不由自主的想到她方才看陸遠霄的表情。

該死的!

他從來不知道她還可以這樣看人,那種眷戀的神色!

這一剎那,他真的想掐死她!

但他終歸還是不忍心。

她太脆弱了,那麼纖細的喉嚨,他動動手指,就真的能要了她的命。

他手一松,鬆開了她的脖子,轉而一把捏住她的下巴。

他捏的那麼用力,蘇悠悠疼得眼淚都掉下來,嬌小的身子忍不住掙扎,腳踢在池司爵身上。

「疼!好疼!池司爵你到底發什麼瘋!你快放開我!」

「蘇悠悠,你和陸遠霄,到底什麼關係?」

蘇悠悠一怔,頓時都忘了掙扎。

池司爵,這是在生氣陸遠霄?

「沒什麼關係,你知道的,他只是我以前的未婚夫,後來和我妹妹在一起。」

「所以,他碰過你么?」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總裁鬼夫,別寵我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總裁鬼夫,別寵我 總裁鬼夫,別寵我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64章 吃醋

1.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