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八百八十章 真被那老頭給陰了?

第一千八百八十章 真被那老頭給陰了?

緊接著,韓三千就如同沒了油又失去升力的飛機一般,身體以極快的速度不斷下落。

韓三千心神大急,一時間搞不清楚究竟是發生了什麼,只能一次又一次的嘗試催動能量。

數分鐘過去了,但韓三千依然發現,所有的嘗試都沒有用。

「你個蠢貨,別人讓你跳崖你就跳,你也不想想這是什麼地方,如果我猜的沒錯的話,咱們掉進無盡深淵了。」

就在此時,麟龍的聲音傳來,略帶責備的道。

見韓三千不解,麟龍將無盡深淵的情況講給了韓三千聽,韓三千聽完后心如死灰,這意思是,自己會一直在這裡面掉個沒完沒了,永生永世?!

「人家很明顯的在坑你,你這個傢伙,一向聰明的很,卻偏偏在這麼關鍵的時候相信那個牛鼻子老道。現在好了,你自投羅網了,別人呢,智取你,以後名聲大震!」麟龍埋怨道。

最近幾天,他幾乎和小白一樣,都在韓三千的體內休養,兩獸都因為救韓三千而受傷,小白虛無宗呼喚萬千之獸前來幫忙,能量所耗非常巨大,加上本身就剛剛出世不久,待韓三千平安以後,它便安心修養,一直都未醒來。

「那現在怎麼辦?」韓三千道:「有沒有破解的方法?」

其實韓三千到現在也並不覺得,如今遭遇不是老頭害的,因為他真的不覺得真浮子那老傢伙是故意坑自己。

但麟龍的話確實也有道理,這讓韓三千無從辯駁。

「還能怎麼辦?等死唄!」麟龍沒有好氣的道:「在無盡深淵裡,一切的能量都將被免疫,當然了,你身體還可以動,當然你覺得你可以用蛙式游泳的方式撲騰上去,那也不是不可以。」

很明顯,後面那句話,是麟龍在調侃韓三千,用游泳的姿態游上去,空氣又不是水,怎麼游的上去?況且,最重要的是,就算游得動,韓三千這十幾分鐘里已經不知道往下掉了多深了,這光靠蛙游的方式往上蹭,估計沒個幾年都蹭不上去。

韓三千懶的理這傢伙,依然不肯放棄的用盡各種的方式來嘗試,因為韓三千知道,自己不可以被困在這裡。

數個時辰之後,韓三千精疲力盡的直接躺在半空中,任身體自由落體。

不是他不肯放棄,而是他真的沒有辦法了。

他試過可以想到的任何方式,但都是無用之功,除了白白浪費體力外,什麼也沒改變。

此時的他,望著真浮子給的那道黃符發獃,韓三千這時候才真的覺得,麟龍的話,可能真的不幸言中了。

媽的,莫非自己真的看錯人了,被真浮子那老東西給坑了嗎?可是,他坑自己有什麼意義呢?!

僅僅只是想依靠幹掉自己上位嗎?韓三千覺得,這似乎也不太可能啊。在他知道自己身份的時候,拿盤古斧才應該是他的目標才對。

繞了那麼大一個圈子,就為了在那支臨時的聯盟里上位?顯然不可能。

韓三千想不通,只覺得這真浮子實在古怪。

就連這符,也是古怪。

閑來無事,韓三千決定,試一試這個黃符,反正,已經徹底的著了這真浮子的道了,也不多差這一下。

不過,這黃符怎麼用,韓三千還真的不知道,他試著貼額頭上,貼手上,甚至貼腰間,但是好像真的沒什麼吊用。

「不是吧,真被那老頭給陰了?」韓三千鬱悶道。

想起自己也算英明了幾十年,最後陰溝里翻了船,韓三千還是有些鬱悶。

就在此時,空中忽然飄來一陣無語的聲音。

「用你的血沾上黃符,才能為你所用啊,貼身上,你以為你是殭屍嗎?就算你是,這符也不是治殭屍的啊。」

聽到聲音,韓三千一愣:「麟龍,你特么的知道怎麼用?你不告訴老子?」

「你覺得,那是我的聲音嗎?」麟龍道。

聽到麟龍的話和聲音,韓三千整個人猛的一驚,眉頭狂皺,很明顯,剛才的兩個聲音完全的不一樣。

這也就是說,剛才根本就不是麟龍說話,可如果不是它的話,還能是誰?!

獸王小白在休息當中,而且就算是他剛才恰巧醒了,可他的聲音也絕非如此。

那個聲音,更像是一個老頭的,說起老頭,韓三千突然覺得真浮子的聲音倒和他非常相向。

莫非,是真浮子?!

「大哥,你已經落入無盡深淵幾個小時了,距離山崖頂上已經足足幾十萬公里了,你以為他在上面說話,你能聽到嗎?又還是你到了這會兒,還天真的認為,你跳下來的時候他也跟著你跳下來陪你了?你怕是腦子秀逗了吧。」麟龍不滿的道。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韓三千蘇迎夏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都市青春 韓三千蘇迎夏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一千八百八十章 真被那老頭給陰了?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