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集 東寧侯孟川 第五章 地牢

第十集 東寧侯孟川 第五章 地牢

吳州城,相山園。

這裡是整個吳州『地網』的統治中心,吳州境內大量情報都會抵達這,很多決策都是由這裡定下。只有極為重要的情報才會上稟到『元初山』。

「進去。」

相山園的一處地牢,孟大江戴著手銬腳鐐步入其中,哐當哐當是手鐐腳銬撞擊的聲音,他默默走到牆邊,靠著牆坐下。

「終於暴露了。」孟大江低著頭。

牢門外站著的兩名神魔見狀都微微搖頭。

「還是孟師兄的父親呢,竟然勾結天妖門!」

「這誰能想到?」

「如果不是查其他案子,恰好發現情報。還真讓這孟大江一直藏著呢。」

兩名神魔隨即就離去,相山園的地牢,單憑孟大江的實力是不可能逃得掉的。

……

相山園內神魔們彼此議論,都在談論這案子。相山園是整個吳州『地網』的統治中心,經手的案子多了,神魔勾結天妖門的案子也是偶有發生,本不該如此引人注意。但是這次案子主角是『孟大江』,是孟川師兄的父親!這就引起整個吳州城相山園的諸多神魔們的關注了。

這案子不敢拖延,當天就審問孟大江。

「孟大江,我問,你答。」一男一女兩名負責提審孟大江。

「好。」

孟大江坐在那,平靜的回答一個個問題。

……

「侯爺。」負責提審的女神魔找到正在一座酒樓雅間獨自飲酒的龔胥侯。

「這是孟川父親『孟大江』的審問筆錄。」女神魔將卷宗遞過去,恭敬萬分,「還有之前調查發現的諸多證據,全部在這。」

龔胥侯是方形臉,整個人嚴肅冷漠。

此刻接過卷宗,翻看著微微皺眉:「孟大江曾遭受過奇恥大辱,就是因為是凡俗緣故。所以他拚命想要變得強大,他甚至擔當滅妖會的殺手?乃至和天妖門勾結過?一切就是為了提升實力?」

「他到底遭受了什麼奇恥大辱,令他瘋狂如此?」龔胥侯追問。

「他不肯說,死活不說。」女神魔說道。

龔胥侯皺眉。

「侯爺,我們該怎麼定案?」這名女神魔忐忑道,她也只是一名不滅境神魔,都不是元初山內門弟子。如今強大神魔都在征戰四方,弱小神魔們才負責情報。龔胥侯主要是負責坐鎮吳州城,地網事務只是兼著負責而已。

瑣事還是麾下這些神魔們去做。

「證據確鑿。」龔胥侯淡然道,「孟大江又供認不諱,自然該怎麼處理就怎麼處理。」

「處死?」女神魔問道。

「處死一名神魔,需要元初山批准。」龔胥侯說道,「將這案子一切證據內容盡皆上稟元初山,由元初山最終確定吧。」

「是。」女神魔點頭。

……

「孟師兄,你父親孟大江勾結天妖門,證據確鑿,如今就關押在吳州城相山園……」

「孟師兄,吳州城這邊已經定了你父親死刑,上稟元初山核准……」

吳州城在這一天,有五位神魔都在給孟川寫信。

知曉這案子的神魔一共也就過十位,卻有近半都寫信給孟川,可見孟川影響力。

實在是這幾年來,孟川救援顧山府周圍千里範圍,在吳州、錢州兩州境內救援太多次,像地網神魔們遇到危險也是要求援的,孟川自從斬殺伏角大妖王后,元初山可是頻繁讓他出手。很多地網神魔遇到麻煩,都是孟川趕到救援。

他對很多神魔都有救命之恩!一次次的救命之恩,加上孟川一次次斬殺妖王,讓這些神魔們感激他敬佩他崇拜他。

孟川,就是整個吳州的驕傲!

大家都認為,孟師兄鐵定能成封侯神魔,甚至有望封王!加上過去救命恩情,此刻自然一個個寫信告知。

越早知曉,孟師兄才能越早應對。

若是等到元初山正式通知,可能就有些晚了。

******

一份份信透過元初山內部系統,寄給孟川!也無需寫地址,元初山自然會將信送到。並且也不可能翻看神魔的信件內容。

顧山府。

孟川正在靜室內修鍊著『寂滅寒煞』,他身前放著一個大葫蘆,葫蘆內是液化的寂滅寒煞,他可是將整個元初山的『寂滅寒煞』存量的三成都弄到手了。如今這都是最後一葫蘆了。

「吸。」孟川調動真元一引導,立即就有黑青色煞氣飛出,直接飛入孟川口中,被一口吞下。

神通境肉身太強!

比歷史上修鍊雷霆滅世魔體的『封侯神魔』們肉身普遍要強得多,生命力也強的變態,承受寂滅寒煞自然也比較輕鬆,修鍊速度也快了數倍。

「吸。」

孟川每次吸入煞氣,都辛苦煉化融入體內煞氣中。

終於在這葫蘆還剩下些許時,孟川體內的煞氣徹底蛻變。

「練成了?」

孟川露出喜色,一個念頭只見黑色煞氣在體表周圍波盪起來,周圍虛空都開始凍結,恐怖的低溫簡直可怕。尋常大日境神魔、三重天妖王……怕都會直接被凍死,凍成一座冰雕。就是四重天妖王、封侯神魔們,也會大受影響。

像黑水洞主這種實力,面對如此可怕超低溫煞氣,被冰凍的怕只剩下兩三成實力而已。

超品神魔體『雷霆滅世魔體』,配合上『寂滅寒煞』這等珍貴的資源,才最終練成如此可怕的煞氣。實際上正常都是達到封侯神魔才能練成的,孟川仗著『神通境』肉身才能提前練成。

「耗費近一月時間,終於練成了,比我預料的稍稍容易些,是肉身的緣故,肉身強大而且生命力也極高,能迅速修復煞氣對身體的損傷。」孟川暗暗點頭,「我又多了一門厲害的手段。」

起身,將那大葫蘆塞好,放進儲物布袋內,將布袋放進懷裡,孟川這才開心打開靜室的門走了出去。

練成一門強大手段,他也想和妻子分享。

「阿川。」柳七月在靜室外看著書,也是幫忙看守,她笑道,「今天不知道怎麼回事,你有好幾封信。」

「好幾封信?」孟川驚訝。

神魔都在征戰四方,寫信還是很少的。

也就晏燼、楊方等一些好友,還有父親等親人偶爾寫信過來。

「都是寫給你的,一封我的都沒有。」柳七月將一疊信遞過來。

孟川坐下來,好奇打開了第一封信,展開信紙,面帶笑容看著信件內容。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滄元圖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滄元圖 滄元圖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十集 東寧侯孟川 第五章 地牢

27.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