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集 第十一章 白瑤月的憤怒

第十集 第十一章 白瑤月的憤怒

黑沙洞天,是一處洞天世界,凡俗在外界是永遠找不到入口的。

這座洞天世界縱橫五千里。

巍峨殿廳內。

黑沙洞主盤膝坐在條案后,翻看著卷宗。頭髮花白的淳于牧乖乖在一旁等候著。

「知道哪錯了么?」黑沙洞主抬頭看了眼淳于牧。

「弟子不知。」淳于牧抬頭道。

黑沙洞主冷哼了聲:「大周王朝東寧府孟大江,是你對他動的手吧?誣陷他勾結天妖門?」

「洞主,弟子根本就不認識孟大江。」淳于牧連說道,他慈眉善目,此刻說話也誠懇的很。

「唉。」

黑沙洞主看著淳于牧蒼老模樣,不由搖頭,「實話和你說,元初山的造化尊者親自寫信過來,說是已經查出是你動手陷害孟大江的。」

「沒有,絕對沒有。」淳于牧搖頭說道,「元初山一定弄錯了。」

「造化尊者會誣陷你?」黑沙洞主看著他。

「一定他們哪裡弄錯了。」淳于牧說道,「弟子沒做過就是沒做過,他們若是認為弟子做了,請拿出證據來,該怎麼懲罰怎麼懲罰。若無證據,就這麼空口白牙,弟子都覺得可笑,更不可能信服。」

黑沙洞主看著他。

淳于牧也平靜的很。

他都一百七十八歲了,加上常年征戰多次施展神魔禁術,也只剩下約莫十年壽命。以如今天下之局勢,經常和妖族搏殺,他恐怕都活不了十年。

離死近了,很多早就看透。

他不會承認的!

作為入『道之境』的幻魔,做事很乾凈,對方根本不可能拿出證據來。

「行吧,元初山造化尊者的信,我也要上稟尊者。」黑沙洞主起身,「隨我來。」

「是。」淳于牧乖乖跟隨。

呼呼。

離開殿廳后,黑沙洞主就帶著淳于牧飛了起來,飛了足足數百里,到了一座高山之巔,那裡有雲霧繚繞,有樓閣座座。

一位白衣女子盤膝坐在最高的九層樓閣的高台修鍊著,她身後出現了一輪巨大的彎月異象,銀白彎月散發清冷月光,遍灑處處。

「太陰月懸?」淳于牧遙遙看到這幕,都暗驚。

五位太陰聖女都是封侯神魔,身後的『太陰月』異象也僅僅丈許大而已。眼前這橫在虛空中的巨大彎月異象……那威勢讓淳于牧都膽寒。

「是白瑤月尊者。」淳于牧明白這點,他知道白瑤月尊者還是『封王神魔』的時候,便是執掌太陰殿。後來成了造化尊者!自然也辭去太陰殿殿主之位。

黑沙洞主帶著淳于牧,也飛到了九層高台上,不過是在邊緣處默默等候。

白瑤月終於停止了修行,橫在虛空中的異象消失,她睜開眼看著眼前二人。

「有事?」白瑤月冷然道。

「尊者,是元初山的秦五尊者來信。」黑沙洞主恭敬將那封信遞給白瑤月,「我也詢問過淳于牧,淳于牧不承認陷害過孟大江。」

「秦五?」白瑤月接過後看了眼,冷笑一聲,「天機推演?這秦五越來越神叨叨了,沒足夠證據,隨便一句話就想動我黑沙洞天的神魔,真是做夢。」

「是,我也是這麼想的。」黑沙洞主也道。

「無需理會。」

白瑤月淡然道,「你先下去,淳于牧留下。」

「是。」黑沙洞主乖乖離去。

白瑤月這才將目光落在淳于牧身上,淳于牧修鍊幻術的,非常重視心靈修行!意志也極強。他能夠面對黑沙洞主而絲毫不亂。可此刻白瑤月尊者目光落在他身上時,他覺得整個人身處冰冷雪原,徹骨寒冷鑽進身體,鑽進了元神。

元神都在瑟瑟發抖。

好冷!

就像凡人穿著單衣在寒冬的河流中,是真冷,淳于牧的內心意志都有些扛不住。

「說,誰指使你的。」白瑤月開口。

「弟子真的沒做。」淳于牧依舊咬牙道。

白瑤月眼中卻有著一絲欣賞色,只是無形威勢更恐怖,滲透進淳于牧元神,淡然道:「我問你最後一遍,誰指使你做的。不回答,就死吧。」

淳于牧心中一個激靈。

他有一種感覺,再不承認,白瑤月尊者真會殺他。

「是,是武陽侯。」淳于牧終於說道,「他知曉了孟大江和白師叔的事,嫉恨之下,讓我出手教訓孟大江。他也留有一線生機,沒有直接讓我殺。」

「為了兒女私情那點破事?」白瑤月冷笑,「給我傳消息給武陽侯,讓他從今天起,每天巡守湯州的各府各縣六遍!持續三年,不得有一日怠慢!」

「是。」淳于牧恭敬應道。

封侯神魔速度也就那樣,一州之地,各府各縣都要逛一遍按照最順的路程也需要一個時辰左右,六遍?每天在路途中巡守的就有一半時間。

過去是守在一地,聽到調遣再出發。

如今每天巡守六遍!的確苦了許多。

「至於你,我會給你換一神魔隊伍,接下來幾年會更辛苦些。」白瑤月淡然道,「好了,下去吧。」

「是。」淳于牧暗鬆一口氣迅速離去。

很快周圍又恢復了寧靜,只剩下白瑤月獨自一人盤膝坐在那。

「真是沒用,若是直接殺了,還能佩服你武陽侯有膽氣呢。」白瑤月嗤笑一聲,眼中卻有著寒光,「孟大江,孟大江?一個螻蟻一樣的東西,禍害了念雲,真是該死!若不是承諾過念雲,孟大江乃至整個孟家,早就該直接滅掉了。」

「念雲,乃我白家這麼多年最優秀的後輩。當初年紀輕輕就是大日境神魔。卻被一凡俗壞了處子之身。」

「沒了處子之身,太陰一脈修行,將大大折扣。」

「即便如此,念雲在六十歲前依舊成了封侯神魔。若是處子之身還在,怕是四十歲前就能成封侯了,更有望成封王執掌太陰殿,那將來更有望成尊者。」白瑤月眼中有著怒意,「若非孟大江這個螻蟻,我黑沙洞天將有望多出一位尊者。」

「如今念雲這輩子,成封王希望都渺茫。就算成了,年齡也一定很大。」白瑤月搖頭,「尊者的機緣,就這麼被毀了。」

「愚蠢愚蠢。」

白瑤月想想都憤怒。

家族多少年才出一個苗子,大日境神魔的天才聖女,被一個凡俗給禍害了?白瑤月當時氣得都要吐血!

即便如此,白念雲依舊六十歲前成了封侯神魔。這就讓白瑤月更氣了!

失去身子依舊如此成就,若是完好處子之身,得多了不得?肯定比現如今其他四個太陰聖女都強得多。

「孟大江?這次逃過一劫,真算你走運。」白瑤月閉上眼懶得多想,她是何等驕傲的人,答應過白念雲不會對孟家動手就絕對不會。

作為天下間最年輕的尊者,實力排在前三的尊者,白瑤月骨子裡是非常驕傲的,她平常絕大多數時間都是在修行,她是想要修鍊達到太陰一脈傳說中的『太陰帝君』之境。那時候憑藉一己之力,就有望令人族獲得戰爭勝利。

像孟大江這種小人物,她雖然惱怒,可也不會太在意的。

人會太在意螻蟻么?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滄元圖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滄元圖 滄元圖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十集 第十一章 白瑤月的憤怒

2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