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集 第十五章 千年

第十九集 第十五章 千年

江州城,孟府內院,湖心閣。

「畫得真好。」柳七月在一旁看著。

孟川坐在畫案前繪畫著,轉頭笑看了妻子一眼,又接著繪畫。

柳七月仔細看著,畫卷中白髮孟川和白髮柳七月依偎而坐,看著前方天地斷裂的場景,也看著紫色雷霆撕裂幽暗,世界誕生的場景……

任憑世界誕生,或者世界破滅,彷彿這二人永遠會在一起。

「好了。」

孟川停筆,讓開位置。

柳七月站在條案前仔細欣賞著,畫卷中的『天地斷裂』『紫色雷霆撕裂幽暗』『世界誕生』場景帶著威懾力,即便沒刻意繪畫,可這等宏達場面還是給人以壓迫力。可整幅畫的核心還是白髮男子、白髮女子二人。

他們倆依偎而坐,似乎要到永遠,永恆意境能夠清晰感受到。

「好,真好。」柳七月眼中泛著淚花。

孟川將妻子摟入懷中,看著面前這幅畫。

「阿川,我們成親至今,你每年都繪一幅畫給我,算上成親之前你也給我繪畫過三幅。」柳七月輕聲道,「一共七十二幅畫。過去我閑暇的時候,會經常看這些畫,就感到很開心。」

孟川微微摟緊妻子。

「我沉睡以後,一瞬千年。」柳七月看著丈夫,「對我而言,一眨眼就是千年之後,我並不會感到痛苦煎熬。阿川你卻需要獨自一人,忍受時間的煎熬。」

「時間過的很快的。」孟川微笑道。

「這七十二幅畫,就暫時放在你這,等將來我蘇醒后你再給我。」柳七月微笑看著丈夫,「想我的時候,就可以看看這些畫。」

孟川點頭笑道:「好。」

……

最後幾天,和江州城的孟大江夫婦、柳夜白等人告別。

畢竟孟大江、柳夜白他們都是沒法進元初山的重地『千年殿』的。

******

元初山,一座洞天內。

白霧瀰漫,冷冷清清,能看到遠處一座宮殿。

孟川、柳七月、李觀、秦五虛影、洛棠虛影、孟安、孟悠一同來到此地。

冷清孤寂的宮殿前廣場上盤膝坐著兩道身影,一位是黑袍男子,一位是黑袍紅髮女子,正是元初山的兩位護道人。如今鎮守壓力減輕,他們兩位也暫時在這歇息。

「嗯?」兩位護道人有所感應同時睜開眼,看到一眾來人,見是李觀、孟川等人,自然並未阻攔。

孟川他們一眾人繼續向前。

「轟隆隆。」

孟川、李觀、秦五虛影、洛棠虛影四人同時伸手推向宮殿大門,殿門頓時轟隆開啟,無盡寒氣瀰漫過來,一眼能看到一道道身影躺在宮殿內,個個都被凍結在深藍色冰塊當中。

「你們倆在這等著。」孟川吩咐道。

「是,爹。」孟安、孟悠應道。

最弱的孟悠也是封侯神魔,又是柳七月女兒,所以才能來到這一處重地。

「孟川,我們就不進去了。」秦五虛影說道。

「好。」

孟川點頭,便帶著妻子柳七月走入千年殿內。

千年殿內如今沉睡著足足十七道身影,鎮守壓力減輕,很多古老封王神魔又接著沉睡。

「呼。」孟川走到一處,一揮手,準備好的玉床放好。

柳七月微微一笑,便坐上去,隨後緩緩躺了下來。

「娘。」

孟安、孟悠都在殿外不舍看著。

這一次沉睡可能就是千年,孟悠若是成不了封王神魔,這次或許就是最後的相見。

柳七月躺下后看了看殿外的兒女,又看向面前的丈夫。

「阿川。」柳七月說道。

孟川看著妻子。

「這輩子我最幸福的事。」柳七月看著孟川,微笑說道,「就是嫁給你當妻子。」

「能娶你當妻子,也是我孟川的幸運。」孟川眼中有著淚花。

「施展一瞬千年吧。」柳七月笑道,「等我下次一睜眼,一定要看到你。」

「一定。」

孟川的真元法力灌入千年殿地面上的秘紋,『一瞬千年』的秘紋早就刻錄在千年殿內,只要催發即可。

嗡。

伴隨著法力催發,頓時濃烈寒氣匯聚,無盡寒氣匯聚在柳七月身體周圍,在她體表逐漸形成深藍色冰層,僅僅數息時間,便徹底形成巨大的深藍色冰塊。

對柳七月而言,她已經被徹底凍結,身體生機也停留在凍結的那一刻。

孟川看著,只覺得心頭空落落的。

殿外的李觀、秦五、洛棠也沒有催,只是默默等著。

片刻后。

孟川終於轉身,沉默離開了千年殿。

「轟隆隆。」千年殿殿門開始關閉。

孟川轉頭,看著殿內諸多沉睡的封王神魔中的妻子,終於,殿門徹底關閉。

一群人離開了這座洞天,到了洞天閣前。

「爹。」孟安開口道,「和我們一起去江州城吧,我和姐,還有祖父祖母他們都在那。」

「爹,你也可以指點指點源兒修行,源兒年底就要參加元初山入門考核,他還說祖父教的最好呢。」

「你們回江州吧,我還有事。」孟川看了看兒女,微微點頭。

嗖的便化作流光消失在天際。

孟安、孟悠彼此相視,也沒辦法。

……

孟川回到了風雪關和妻子的住處。

這是最近幾十年的住處,也是和妻子居住最久的地方。

「嗖。」

回到這座普通的宅院,孟川坐在亭子中。

心中空落落的,這種狀態是這麼多年從未有過的。

不知不覺,天就黑了。

孟川回到了熟悉的裡屋內,在床上躺下,看了看身側,這次僅僅他一人躺著睡覺。

「睡吧。」閉上眼,漸漸的似睡非睡。

再一睜眼。

屋外天已經蒙蒙亮。

睡醒后,孟川精神振奮了些,他起身便走到廳內,走到了餐桌旁。

孟川身體一顫,愣愣看著。

過去,妻子柳七月喜歡熬粥,做麵餅。他也喜歡大口吃。

在家的每天都會吃早飯。

而此刻餐廳內卻一片寂靜,孟川獨自坐在餐桌前,沒有粥,也沒有麵餅,熟悉的味道再也沒了。

「七月……」孟川低語道。

孩童時期相識。

青梅竹馬一起長大,

一起在元初山上修鍊,

一起去北河關鎮守血戰,

隱居顧山府一起斬妖族救援四方,

一同在江州城,共同培養兒女,

妻子鎮守城池,自己巡查天下追殺妖王……

這麼多年,最久的分別就是自己征戰世界間隙的十餘年。其他時候幾乎一直在一起。

「當初說好的,這一生一起走,一同征戰沙場,拼生死,斬妖族。」孟川喃喃低語,「而如今,你卻要我一個人往前走。」

這一刻,濃烈的孤獨感才爆發,徹底淹沒了孟川的內心。

今後漫長的千年歲月,他將只能一人獨行。

(本章完)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滄元圖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滄元圖 滄元圖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十九集 第十五章 千年

60.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