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集 第18章 星訶帝君和玄月娘娘的結局

第22集 第18章 星訶帝君和玄月娘娘的結局

三灣河系。

一顆荒蕪星辰,建有一座洞府,有陣法遮掩,玄月娘娘的域外真身就在此隱居修行。

「呼。」

坐在山頭上,吸一口氣有凜冽寒氣進入體內,玄月娘娘只覺得舒適無比,選擇這一座荒蕪星辰,就是這顆星辰非常適合它修行。

在域外,規則感悟都要清晰得多,不像家鄉世界只能感悟家鄉的天地規則。

「孟川?」鵬皇被活捉,剛發現孟川身份時的同一刻——

玄月娘娘也看到了一名白髮男子出現在了面前。

「嗯?」玄月娘娘微微一愣,眼睛瞪得滾圓,認出了這白髮男子正是孟川!

白髮孟川平靜看著它。

玄月娘娘便已然失去意識。

……

同一刻,正帶著手下們探索殘破遺迹的星訶帝君,也同樣發現了一名白髮男子出現在面前。

「帝君,這遺迹早被發現了不止一次了,都被掃蕩的乾乾淨淨,什麼寶物都沒有。」手下尊者們說著。

星訶帝君卻獃獃站在原地,已經無法動彈,甚至思維都停止思考。

白髮男子走到了它面前,都沒看周圍的其他尊者們,一揮手便將星訶帝君收了起來。

******

妖族世界。

「不好。」

「糟了。」

在家鄉的星訶帝君、玄月娘娘都以最快速度趕往鵬皇宮。

「鵬皇。」

「鵬皇。」它們倆又恐懼又絕望。

很快看到了鵬皇,鵬皇獨自坐在大殿寶座上,早就在等它們倆了。

「鵬皇,救救我們。」

「孟川現身,直接擒拿了我們在域外的真身。」星訶帝君和玄月娘娘都焦急求道。

鵬皇在寶座上俯瞰下方,沉默了下,才緩緩道:「我的域外真身,也被活捉了。」

星訶帝君、玄月娘娘驚愕愣住了。

也被活捉了?

它們倆終究還是普通帝君,被活捉就罷了。鵬皇也被活捉?

「他到底什麼實力?」星訶帝君焦急道,「不是說,成劫境后修鍊會很慢嗎?就算創出很厲害的絕學,擁有很強的血脈,一般也只是短時間攀升到三劫境。」

鵬皇微微點頭:「我原本也猜測他是三劫境,可是這次見面,我才發現錯的離譜。我面對他毫無反抗之力……實力差距太大太大。就算面對四劫境大能,我也能鬥上一斗。孟川,應該已經達到五劫境了。」

「他才修鍊多久?」玄月娘娘不敢相信。

修行路。

一劫境二劫境差距不大,三劫境雖難,可若是創出一門厲害的絕學,像《雲霧龍蛇身法》達到帝君圓滿時,憑此就足以達到三劫境。憑藉『金翅大鵬鳥』『黑暗孔雀』『八首吞星蛇』,甚至非純血的龍族、鳳凰血脈等等,一般都能短時間達到三劫境。

三劫境,是能夠短時間抵達的,在劫境大能中也算常見。

五劫境?

比成三劫境,難上百倍不止!整個一座河系,同一時代都不一定有一位五劫境。

「我看到他,做不出任何抵抗,就被活捉。」鵬皇淡淡道,「他的實力,應該就是五劫境。」

「怎麼可能?」星訶帝君、玄月娘娘喃喃低語,惶恐絕望。

「或許孟川有特殊際遇,又或者是滄元祖師留下的機緣,讓孟川進入了一些神秘秘境。」鵬皇說道,「那些時間流速極快的秘境,看似孟川修行短暫,實際上已經修鍊了上萬年。不管怎麼猜測,他的實力已經是我們無法反抗的。至於你們倆……誰都救不了你們。」

兩個普通帝君,躲在家鄉世界,也無法抵擋五劫境大能透過因果降臨的一擊。

面對五劫境的追殺,或許七劫境八劫境存在,才能庇護它們倆了。

然而它們倆以及鵬皇,想要見『七劫境大能』,怕都只能在夢中去見見了。

「誰都救不了我們?」玄月娘娘喃喃低語,抬頭看向鵬皇,「他活捉我和星訶的域外真身,是要幹什麼?他不打算殺我們,有其他目的?」

「他和我說了。」

鵬皇道,「他今天就殺死你們。」

星訶、玄月臉色大變。

鵬皇暗嘆……

孟川直接說出來,說今天會殺星訶和玄月,就是讓它們倆更加恐懼吧。

「活捉我們,是不想我們死的太容易?」星訶、玄月彼此相視,臉色難看。

……

「怎麼能讓你們死的那般輕鬆呢?」

滄元界,妖聖通道處。

白髮孟川站在一株柳樹下,遙看妖聖通道另一端的妖界。

「恐懼吧,感受在死亡面前的無力感吧。」孟川輕聲低語。

若是直接透過因果斬殺,星訶帝君和玄月娘娘都沒什麼痛苦,直接灰飛煙滅,實在太便宜他們了。

九百多年的戰爭對人族的傷害太大,單單守城的士兵死去的就以『億』為單位,普通老百姓更是死了不知多少,黑暗、絕望、瘋狂、歇斯底里……太多事發生了。孟川年少經歷妖族入侵已經算非常普通了,至少在年少時有父親一直保護他,更有大家族『孟家』為他的支撐,孟川衣食無憂,比孟川凄慘百倍千倍的多了去了。

孟川親眼看過太多,他早就發誓,要讓這些罪魁禍首付出代價。

孟川相信,星訶、玄月在這時候不可能出現奇迹,七劫境大能庇護?

神女河域、巫古河域等周邊眾多河域,這一時代都沒有七劫境大能!鵬皇它們若是能抱上七劫境大能的大腿?這种放眼時空長河都堪稱奇迹的事若是發生,那才見鬼了。

「東寧前輩。」

「東寧前輩。」

兩道聲音透過妖聖通道遙遙傳來。

過百里長的妖聖通道,令孟川能輕易看到廣闊的妖族世界風景,也看到那一邊,星訶帝君和玄月娘娘都無比恭敬的跪伏在地。

「我們知道,給滄元界帶來太多災難。」星訶帝君跪伏著說道,「如今我和玄月也只乞求活命,不知道我倆怎麼做才能活命?東寧前輩有什麼條件,只管提。」

「東寧前輩,有什麼條件只管提。」玄月娘娘也跪伏著說道。

此刻二者姿態無比的低,只乞求活命。

孟川站在妖聖通道另一邊,淡然道:「感到絕望了?妖族入侵時,可沒在乎過人族的絕望。我現在告訴你們,你們倆今天都會死,離你們的死亡,還有一個時辰,一個時辰后,我會透過因果斬殺你們倆。」

星訶帝君、玄月娘娘抬頭看著孟川。

眼神對視。

「看來不給活路了。」星訶帝君、玄月娘娘都有著癲狂。

星訶帝君、玄月娘娘忽然無聲無息都軟倒在地。

妖聖通道另一端,孟川遙遙看著:「我給你們一個時辰,你們以為是給你們安排後事的?錯了,這一個時辰……是讓你們好好嘗嘗那些苦難的,那些滄元界人們曾經歷過的苦難。」

作為元神劫境,是非常擅長幻術的。

『元神世界』便是最可怕的幻術世界,改變意識、編製記憶都是輕而易舉的事。

孟川活捉了星訶、玄月的域外真身後,便對它們倆施展幻術,而且還透過因果,幻術直接降臨了星訶、玄月的所有分身。

雙方差距太大了!

即便透過因果,孟川的幻術,依舊令星訶、玄月所有的分身,一瞬間陷入幻境。

外界一個時辰。

幻境中……

卻是很漫長。

將人族的很多苦難,一項項加在它們倆身上。

待得一個時辰后。

星訶、玄月才恢復了清醒,只是它們倆的眼神都有些獃滯。

「不,不……」

「不要……」

雖然成為妖族帝君,也未曾經歷過如此多可怕的事,它們倆的心境完全失守。這就是元神劫境的可怕。

「轟。」

跟著便是刀光降臨。

刀光斬殺了它們倆的域外真身,也透過因果,降臨每一個分身。每一處分身處都有『刀光』降臨進肉身,雖然威力下降了好幾個層次,可依舊令所有分身瞬間徹底湮滅。

星訶帝君、玄月娘娘徹底化作了飛灰,徹底消散不見。

說今天斬殺,便今天斬殺!

「它們死了。」

鵬皇宮,鵬皇坐在寶座上,目光透過虛空看到了妖聖通道前的星訶帝君、玄月娘娘化作飛灰,鵬皇依舊面無表情。

「我必須變強。」鵬皇默默道,「我越加強大,透過因果降臨的招數對我威脅就越小。」

……

囚魔牢獄內。

被鎖鏈綁縛囚禁的鵬皇,盯著面前的孟川。

「它們倆死了,只剩下你一個了。」孟川平靜道,「別急,你的那一天也會很快到來。」

「是嗎?有本事隔著因果殺我啊。」鵬皇盯著孟川。

孟川看了看周圍:「你知道嗎,這裡是什麼地方?」

鵬皇疑惑。

「這裡叫囚魔牢獄。」孟川隨意道,「作為牢獄,很擅長折磨囚犯。被囚禁的日子,先讓你嘗嘗囚魔牢獄的折磨滋味吧。」

一道道雷霆透過鎖鏈傳遞進鵬皇體內,鵬皇全身顫抖起來,哆嗦著。

……

「要殺鵬皇,沒那麼容易。」孟川很清楚這點。

五劫境,一般隔著因果有把握斬殺新晉劫境。

六劫境,隔著因果有較大把握斬殺三劫境,但卻不能算『十足把握』。

七劫境,有十足把握殺四劫境。

八劫境大能?手段就莫測了,殺五劫境輕輕鬆鬆,甚至隔著因果一定程度上威脅到六劫境。只是八劫境……七劫境一生都不一定能見到一次,甚至同一時代,整個時空長河都不一定存在八劫境。

「殺了兩個,活捉一個。」孟川感覺到了心靈的輕鬆。

「接下來,好好探索這座洞府。」

孟川看著前方,「我活捉了鵬皇,它背後的雪玉宮主應該也知道我的存在了。」

跟著一邁步,孟川元神世界虛影輕易鎮壓狂風,輕鬆繼續在巢穴中前進。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滄元圖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滄元圖 滄元圖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22集 第18章 星訶帝君和玄月娘娘的結局

71.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