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51章 斬人祖!(求訂閱)

第951章 斬人祖!(求訂閱)

周這夥人,一來就給蘇宇埋釘子。

讓不讓穹離開?

稍有不慎,就是大麻煩。

然而,蘇宇並未說什麼,全看穹自己。

到了今時今日,到了這一刻,大戰就在眼前,穹是否離開,蘇宇沒辦法阻攔,也不想阻攔,攔著攔著,也許就成仇人了。

穹眼神變幻。

他看向蘇宇,蘇宇沒勸他。

再看看周他們,這些人好像也很有誠意,稷天面帶笑容:「穹,去吧!」

利益的組合罷了!

又不是不可分割,尤其是穹,和蘇宇才認識多久?

本就是天門中人,又不是蘇宇一起打天下的存在,切割穹,其實很簡單,也是蘇宇這邊,最容易擊破的一環。

人皇他們,臉sè都有些沉重。

穹若是走了,按照之前的安排,那就得死靈之主一人對付二門,一旦不敵,死靈之主很可能也會放棄,會離開。

那時候……就是敗亡之局了!

此刻,任何人都不能走,走了一個,就是麻煩。。

這一刻,穹看向蘇宇,再看看其他人,咬牙,蒼……是他想要獲得的!

那是完善蒼穹劍的關鍵!

也是他提升的一個捷徑。

下一刻,他朝蘇宇幾人拱拱手:「我得去取,否則三門全部匯聚,一旦真的壓碎了蒼……那我就沒希望了!」

蘇宇微微點頭,平靜道:「想去就去,本就是合作,沒有反戈一擊,我蘇宇就不會因此而翻臉!」

「那好!」

穹吐了口氣,手持長劍,那是開天之劍,朝對面眾人看了一眼,低沉道:「讓路!」

混沌長河,就在他們後面。

此刻,稷天幾人都露出了一些笑容,一位38道強者,此刻離去,那對他們而言,就是一場巨大的勝利,還未開戰,就先剪除了蘇宇一方一位強大的羽翼。

周這幾人,微微讓出一條通道,但是,幾人卻是沒有讓開太多,他們要等穹走後,對付蘇宇他們。

既然蘇宇他們鐵了心要在此刻開戰,那就成全他!

穹也不說話,悶著頭就朝那邊飛去!

蘇宇幾人也微微一動,稷天他們瞬間警惕起來。

而此刻,穹已經飛了過去,帶著一些沉悶:「等我拿到了蒼,完善了蒼穹劍,我再來幫你們……」

蘇宇微微點頭。

穹沒回頭,一路朝前。

稷天他們幾人的確沒阻攔,阻攔,那之前一切都是無用功,沒必要。

就在穹即將飛出他們所在區域的一刻,陡然,驚天手中的長劍,忽然顫動了一下,下一刻,長劍之上爆發出璀璨劍芒,陡然朝驚天自己殺去!

劍被控制了!

而這一刻,穹陡然回頭,一劍就朝驚天殺去,怒喝一聲:「還愣著?」

蘇宇幾人心中一動!

下一刻,紛紛出手!

轟!

一群人,也顧不得什麼招式,這一刻,大道直接對轟,一聲驚天動地的巨響聲,響徹整個萬界!

四面八方,碰撞的力量席捲天下,整個地門區域,瞬間化為了黑洞區域!

一聲驚天巨響之後,一道人影倒飛,不斷吐血!

下一刻,眾人紛紛倒退,雙方歸位!

穹一劍斬的驚天吐血,也迅速穿插而過,和蘇宇他們匯合到了一起!

而蘇宇,也是二話不說,手持長刀,喝道:「殺穿!」

轟!

一群人再次出手,紛紛爆發,將之前讓出的通道,瞬間打穿,一群人在蘇宇的帶領下,迅速朝混沌本源那邊殺去!

「穹!」

一聲冷喝響起,稷天聲音帶著冷漠:「你做出了愚蠢的選擇!」

穹的冷笑聲傳來:「你才愚蠢!不說那裡到底是不是蒼所在,就算是,本座也不會和你們這群蠢貨合作,當初天門多少強者,而今還有幾位?你們這些蠢貨,巴不得我們死光了,和你們合作,真當我傻嗎?」

剛剛飛過去,也只是為了找個機會,給驚天來一劍罷了!

驚天最合適!

用劍的,而且實力37道比他弱,又沒稷天幾人深沉,防範之心沒那麼重。

當然,這一次反擊,也只是讓驚天輕傷罷了。

可高手對決,往往也就差那麼一點,別看只是輕傷,稍有不慎,就會被人斬殺!

天門嘆息聲也響起:「穹,原本想著,畢竟同為開天時代的修者,不願和你交手,看來……你非要自尋死路了!」

「你們這些傢伙,將萬界搞的烏煙瘴氣,和你同時代,那才是恥辱!」

穹一聲冷喝!

當年開天時代的滅亡,也許就是這些傢伙自導自演導致的,地門和天門都趁機強大一波,要知道,當年一開始,天門和他們可是實力相當的。

空是開天第一獸,他是開天第一劍,石是開天第一石,天門是開天第一人……天門可不見得比他們強多少。

是和地門征戰期間,他才迅速崛起的!

也許,這傢伙早就賣了開天時代!

「別廢話了!」

蘇宇一聲暴喝,迅速開始切割對手,一位位強者,天地爆發,死靈之主更是氣息強大無邊,死靈天地席捲而來,朝天地二門席捲而去!

文王他們,也是天地紛紛呈現。

這一刻,一座座天地林立。

這恐怕是有史以來,開天者匯聚最多的一次,或者說,開天之後,所有的開天者都匯聚而來了,除了藍天那個特殊的傢伙。

蘇宇、人皇、文王、文鈺、死靈之主、天門、地門、人祖、獄。

九位強者,都開了天地!

文王三人,天地旋轉,瞬間三大天地環繞,將驚天切割進入,他們沒有去阻攔稷天,可稷天一看驚天被三人環繞,臉sè頓時一變,迅速朝驚天救援而去!

人皇三人,率先完成了對驚天和稷天的切割!

天地旋轉之下,五人瞬間穿梭虛空,眨眼間飛離了此地!

武王冷笑一聲,一拳打出,打的日月二人臉sè微變,武王氣血如龍,席捲天下,也是一路狂轟,將他們切割分開!

三人瞬間戰至邊緣!

切割戰場!

這一刻,大家都有這心思,強者之戰,混戰最危險,何況還不知道身邊人會不會反戈一擊,不止蘇宇這邊需要切割戰場,稷天他們也一樣!

天地二門出手,不需要死靈之主去牽引,天門天地浮現,大日光輝撞擊死靈天地,轟隆一聲巨響,天地變幻,再出現,二門和死靈之主已經消失。

而穹,臉sè微變,他覺得死靈之主也許可以撐一會,自己先幫蘇宇解決了這兩人更好!

「去!」

就在此刻,蘇宇一聲低喝,穹聽聞刺眼,有些糾結,但是還是瞬間消失,劍氣衝擊天地,朝天地二門那邊殺去!

……

也是到了這一刻,眾人才看出了蘇宇他們的打算。

蘇宇,對付獄王和人祖!

此刻,獄王天地浮現,黑暗森冷。

人祖天地浮現,帶著一些光明,人祖主要走肉身之道,氣血充盈,天地中,氣血也極其澎湃。

兩大開天者,此刻也環繞了蘇宇。

獄王天地內,法道森嚴,天地中央,一條鎖鏈浮現,地獄之鎖!

人祖天地中央,一棵長生竹再次浮現,不是人祖之前的那棵,而是天地中的核心投影。

周看向蘇宇,帶著一些異樣,「你實力好像進步了一些,倒是進步飛快,膽子也很大!你要對付我和獄?」

他看向其他幾方,武王那邊是佔據了上風的!

人皇他們是不相上下!

而穹和死靈之主,是落入下風的。

至於他們和蘇宇這邊,此刻還不好判斷,短短時日,蘇宇這邊居然正面迎戰都足夠了,這些人的實力,提升的確實駭人!

蘇宇沒理他,而是看向獄王。

這也是蘇宇第一次如此清晰,如此近距離地看獄王。

清冷!

或者說,冷漠!

和蘇宇想象中的獄王,其實很符合。

至於樣貌,蘇宇不太在意,獄王其實相當美艷,不過再美,在蘇宇眼中,也只是紅粉骷髏,到了他這等地步,完全不會太在意這些。

蘇宇再看獄王天地,黑暗森冷,有種法度森嚴的感覺。

蘇宇沒急著動手,只是看向獄王,問道:「成立聖族,是你真實想法,還是月昊那些人自作主張?」

獄王平靜無比:「真實想法!人族內訌不斷,想法太多,情大於法,我欲開法度森嚴之族,脫離人族……」

蘇宇笑了,指了指周:「你這套……前幾天就破了!」

獄王無聲。

是破了!

她為了救周,救天,破了她口中的法大於情。

「所以,都是放屁!」

蘇宇搖頭:「殺人先誅心,我必須要告訴你,你的法度之國,之族,都是放屁!你本質上還是自私的!沒人可以不自私!你救周和天,才是正常人!你不救,才是不正常!」

說著,蘇宇笑道:「人皇他們不想殺你,但是,我要殺你!你我雖然沒接觸過,可你的聖族,和我仇深似海!我多神文一系,因你一脈,死傷無數!今日殺你,也是為了你口中的法!」

周一聲冷哼,「蘇宇,大言不慚!」

蘇宇看向周:「你,只是順帶的!」

蘇宇笑了:「周,逃得了一次,逃不了第二次!」

轟!

一聲巨響,死靈之主暴喝一聲:「蘇宇,你還廢話什麼?」

大爺的!

你以為我和穹可以撐住嗎?

此刻,遠處三座天地,一柄長劍,耀射天地,打的天地破碎,虛空裂開,空間動蕩,席捲四面八方,蘇宇在這扯什麼呢!

蘇宇笑了笑,這一刻,氣息漸漸強大起來,漸漸爆發!

37道,38道,一直到39道!

強大的氣機,動蕩四方!

這一刻,稷天幾人才徹底知道蘇宇的實力到底多強,而地門卻是冷哼一聲:「融了未來身?玩火自焚!蘇宇,你是真的自己找死!」

蘇宇實力瞬間爆發到了極致,地門這些老資歷,一看就知道蘇宇怎麼強大的。

融了未來身!

如此一來,蘇宇提升到了39道,倒是不奇怪了。

好在,獄王和人祖也都不弱,一個38道,一個36道。

蘇宇雖然達到了39道,可想拿下兩人,也沒那麼簡單!

而天地二門,此刻都爆發出39道接近40道之力!

死靈之主還好,穹的劍氣,明顯被壓制了一些。

……

蘇宇沒管其他人,只是看著他們。

下一刻,一股萬道之力,匯聚而起,一瞬間,大道之力納入體內,蘇宇化身巨人,720個竅穴,都閃爍著光芒!

一拳打出!

轟!

蘇宇剛出手,獄王已經出手了,一條鎖鏈朝蘇宇穿梭而來,不止一條,這一條鎖鏈,瞬間化為千萬條,好像要鎖住蘇宇所有大道!

每一條鎖鏈,都朝他的竅穴鎖去!

封鎖天地,擒拿竅穴大道!

針對性極強!

而人祖,此刻也是金身爆發,強大無匹,他本來若是和自己天地合一,起碼也能達到38道,可惜被蘇宇折騰了一番,如今實力也只是維持了36道,可比尋常36道要強大!

兩大強者聯手,蘇宇雖是39道,卻也佔據不了上風!

蘇宇一拳打出,打斷了無數鎖鏈,然而,那些鎖鏈破碎之後,再次浮現出無數條。

與此同時,獄王天地忽然化為一根尺子!

獄王左手持著一條鎖鏈,右手拿著一柄尺子!

擒拿,懲戒!

這就是獄王的道!

一尺朝蘇宇打來,獄王清冷道:「法度無情,懲你以下犯上!」

「……搞笑!」

蘇宇一聲嗤笑,「都法度無情了,還有上下尊卑,你這道,本就漏洞百出,也不知道你爹怎麼教你的,難怪你爹廢物到現在也只是36道!」

一句話,也不知道罵了多少人!

轟隆一聲巨響,蘇宇一拳打出,打的戒尺崩斷,轉身一拳,再次打出,周此刻正拿著一根竹竿,一竹竿打來,蘇宇也是一拳轟出,竹竿蕩漾而回,卻是瞬間彎曲,噗嗤一聲,彎曲的竹竿,抽中了蘇宇!

臉上,瞬間被抽出一道血痕!

周一臉冷漠,蘇宇真的以為自己無敵嗎?

蘇宇感覺面部有些火辣辣的痛,頓時笑了:「真舒服!」

周微微皺眉,不說什麼,和獄王兩人,瞬間聯手,前後夾擊,蘇宇雖強,可此刻,並未佔據任何上風。

蘇宇卻是不急!

雙方繼續纏鬥!

蘇宇手段單一,他會的手段很多,可此刻,只是一拳一腳,以極簡的方式,和兩人戰鬥!

每一拳打出,都是萬道齊發!

與此同時,蘇宇頭頂上,忽然浮現出一枚大印,大印溢散出光輝,監天侯的影像忽然呈現出來,帶著光輝,氣運之力匯聚!

這些氣運之力,匯聚成了一道防護罩!

蘇宇冷笑:「我匯聚萬界氣運,不死不滅,萬界不破而我不滅,你們和我斗,註定只有死亡!」

頭頂上方,氣運匯聚!

強大的氣運之力,如同金sè罩子,將蘇宇籠罩其中,人祖臉sè微動,看向蘇宇,再次揮舞竹竿打來,然而,一擊之下,卻是被那金sè氣運之罩阻攔了三成甚至更多的力量!

輕鬆被蘇宇抵禦!

蘇宇頓時大笑,瞬間朝人祖轟擊而去!

轟隆一聲巨響,人祖倒退數步,獄王迅速殺來,攔下了蘇宇繼續追殺的趨勢!

人祖穩定了一下根基,臉sè泛冷。

「蘇宇,氣運……不是萬能的!你要明白,這個時代,是我開創的!我才是人族之祖!」

「你也要明白……當年人皇他們氣運強大,其實也只是我賦予他們的!」

他帶著冷意,蘇宇恐怕忘了,我也是這個時代的!

而且,很多東西,蘇宇壓根不懂!

人祖,可不單單是一個名號!

他並非過去時代的存在,他就存在於這個時代,而這個時代,甚至就是他開創的,至於這個時代,還有死靈之主這個遺留,死靈之主並未帶著人族崛起!

他,是開時代的主!

「氣運歸我!」

一聲低喝,監天侯忽然劇烈顫動起來,一股股金sè氣運之力,迅速溢散出來,朝人祖飛去,那是當日周稷融入他天地的氣運!

也有巨人族的氣運!

蘇宇臉sè一變:「稷天?」

他陡然朝遠處看去,遠處,稷天兩人正在鏖戰人皇他們,感受到變故,稷天知道發生了什麼,帶著一些笑意:「老同學,氣運不是萬能的,我早就說過!成也氣運,敗也氣運,當年人皇他們的教訓,你還是沒有吸取!」

轟!

一聲巨響,蘇宇氣運動蕩,大量氣運之力消散,被人祖汲取,納入自己體內!

周笑了起來:「蘇宇,你真以為你是這個時代的氣運之子嗎?」

「人族,是我帶著他們崛起的!氣運之力,這個時代的氣運,半數都是我的!」

一聲冷哼,監天侯露出痛苦之sè!

大量的氣運之力被剝離!

蘇宇的人主印上,也出現一道道裂痕,大量氣運溢散!

蘇宇好像很倒霉,隨著氣運溢散,原本不該出現的一些錯誤,忽然出現。

此刻,他正在壓著人祖打,可隨著氣運之力被抽離,蘇宇一個竅穴中,好像有人出現了一些失誤,導致竅穴之力被阻斷!

轟!

獄王一尺子打穿了防禦,一瞬間,在蘇宇身上留下了一道深可見骨的傷痕!

人祖和獄王,都隱約露出一抹喜sè。

氣運反噬的結果呈現了!

蘇宇的氣運之力,被他們抽離,向來運氣極好的蘇宇,今日卻是要倒霉了。

就如當年的人皇!

幾人的氣運,出現了波動,很快,就出現了巨大的變故,顯然,當年的氣運波動,其實和人祖他們有關,因為他才是開創時代的存在!

這個時代的氣運,避不開人祖!

蘇宇面sè嚴肅,帶著冷意,咬牙,一聲暴喝,瘋狂朝人祖轟殺而去,而獄王也不斷阻擋,人祖卻是在不斷汲取蘇宇的氣運之力!

監天侯凄厲咆哮,坐鎮人主印,可是,還是在潰散!

監天侯忍不住了,咆哮道:「陛下,穩固氣運!」

氣運消散速度太快了!

這樣下去,一旦氣運徹底潰散,蘇宇可能要倒大霉!

而遠處,人皇也是一聲怒喝:「蘇宇,穩固氣運!快!」

他吃過這樣的虧!

大虧!

當年也是如此,氣運出現了消散,只是當年他氣運還沒蘇宇強盛,氣運潰散之下,沒多久,就倒霉透頂,被人伏殺,差點隕落!

那時候,他已經是35道的頂級強者。

可依舊沒能阻擋這一切發生!

而就在這一刻,更倒霉的事情發生了,就在遠處,一聲輕嘆傳出,一人忽然浮現,帶著一些惋惜。

來人實力不算太強,31道。

此刻,此人身穿長袍,浮現在天地之間,帶著一些惋惜,嘆息一聲,忽然,氣血湧現,一道道血痕在他面前浮現,其中一道,好像連接著蘇宇,另外兩道連接著文王和文鈺。

文!

文王此刻也是感應到了,頓時臉sè一變,怒喝道:「文,你乃我們一脈先祖,你要助紂為虐?」

文嘆息聲再次響起:「共同抵禦人門,才是我們要做的,文道,非我要殺蘇宇,只是……他早已瘋魔,一心要破壞抵禦人門的聯盟……冥頑不靈,一再殺戮抵禦人門的強者……如此下去,天下不寧!」

文王怒吼:「混蛋,你們這些傢伙,早就變了,你敢!」

文不算強大,但是,在蘇宇氣運消散的這一刻,文能起到很大的作用。

果不其然,文不斷咳血,手指不斷翻動,一道血痕蔓延天地,朝蘇宇那邊蔓延而去,血痕之上,呈現出黑sè。

黑sè破滅的氣息!

而蘇宇體內,一股淡淡的血脈之力波動起來,換成平日,這樣的血脈波動,其實影響不大,他和文都隔著無數年,隔著無數代了!

血脈的影響,其實很小。

可此刻,蘇宇正在和對方鏖戰,氣運還在潰散,此刻,任何一點小問題,都會演變成大問題!

果不其然,一聲巨響,蘇宇肉身忽然動蕩起來,爆發的規則之力,忽然潰散,帶著一些血塊,血肉橫飛,被獄王一尺子打的臂膀破碎,血肉爆開!

蘇宇悶哼一聲!

這時候,好像所有倒霉事,都匯聚到了蘇宇身上,遠處,文咳血不止,蘇宇太強,想影響到蘇宇,難度很大!

可此刻,他還是做到了。

「蘇宇……大家早就猜到你會來,今日,看似是你出擊,卻是大家等你入瓮罷了!」

文再次嘆息一聲:「我的血脈後裔,出現你們三人,很驚艷……可你為何如此固執,如此瘋狂呢?」

文王和文鈺都是一聲怒吼,憤怒無比!

這時候,文用血脈影響蘇宇,簡直就是落井下石,他無法影響文王和文鈺,因為血脈影響不是關鍵,關鍵在於,蘇宇氣運消散,做什麼都會倒霉!

文,成了壓死蘇宇的最後一棵稻草!

而蘇宇,臉sè發白,監天侯還在凄厲嘶吼,人祖不斷汲取蘇宇的氣運,帶著一些冷漠。

蘇宇想殺他們,他們也想殺蘇宇。

蘇宇才是這個聯盟的核心人物!

為了殺蘇宇,他們也是算計了許久,若是穹這一次走了,那更好,那時候,來殺蘇宇的,還會多一個天門,可惜穹沒走,不過也在他們計劃之中,不算計劃破滅。

只是蘇宇提升的太多,若不是如此,36道的蘇宇,此刻可能已經被殺!

周汲取了大量氣運之力,此刻也是氣運如虹。

而這時候,蘇宇陡然有些瘋狂起來,帶著憤怒,帶著絕望,暴吼一聲:「文,本來不想理會你,你是在自己找死,你一個31道,你以為你能對付我?」

蘇宇陡然氣血爆發,一滴滴精血浮現!

其中有幾滴,溢散出一股氣息,和文的氣息很相似!

蘇宇厲吼一聲:「你也配影響我?你的血脈,老子送給你!」

轟!

那幾滴精血,陡然泛現出黑sè,黑sè的血液,瞬間消失,沿著文剛剛影響蘇宇的氣血路線,瞬間朝文襲殺而去!

文臉sè微變!

下一刻,卻是恢復了平靜:「蘇宇,你還是不懂,殺了你,是大義,你殺我……也註定會隕落的更快!」

話音剛落,一股黑sè血液侵襲而來!

轟!

文的肉身被腐蝕,炸裂,文不斷吐血!

蘇宇的精血,何其強大!

他並非超等,只是31道,眨眼間,血肉紛紛破碎!

骨骼寸斷!

而蘇宇,因為精血消散,氣息更弱,一下子被抓到了機會,獄王一條鎖鏈直接穿透蘇宇的肩胛骨,嘩啦啦,鎖鏈劇烈顫動,鎖住了蘇宇的肩胛骨!

強烈的痛苦之意,讓蘇宇暴吼一聲,卻是依舊瘋狂無比,血脈繼續暴動,轟隆!

又是一聲巨響傳出!

文直接四分五裂!

徹底炸裂開了!

大道都被黑sè血液,瞬間蔓延而上,一下子直接侵蝕掉了,直接大道崩斷!

人祖和獄王也是臉sè微變,這傢伙是真的狠!

被兩人圍殺,本就危險重重,他還不顧一切,不管實力下滑,硬是用血脈反噬回去,以強大的實力,直接將文給誅殺了!

是的,一位31道修者,借用血脈之力影響蘇宇,換成平時幾乎不可能,至於現在,蘇宇若是為了保命,也沒辦法反噬回去。

可蘇宇,壓根不管不顧,硬生生地承受兩人的圍殺,還是將文給誅殺了!

這股狠意,連周他們都極其忌憚!

蘇宇太狠了!

31道修者,蘇宇隨時可殺,他若是贏了,後來也能殺,若是輸了,那什麼都沒了,殺不殺都不重要,可這傢伙,硬是在這時候,選擇了反殺文!

這也是之前大家沒想到的!

連文鈺和文王,也是心中一震!

蘇宇這傢伙,是真的狠!

在這關頭,他居然還是選擇了反殺文!

對於文,星這些人,死就死了,人皇早就說過,不是一個時代,早已不是一條路上的人,星和文這些人,都追隨了天門,早已深入骨髓!

至此,八部首領,辰早已死去,一些本源復甦,現在追隨了蘇宇。

文,被誅殺當場!

星,是死了還是被人皇封印了,蘇宇沒問,也不管。

周、天此刻一體,日月正在和武王鏖戰,倒是八部中的明,蘇宇一直沒看到,他也不去管。

反殺了文,蘇宇受傷不輕!

此刻,起碼有七成的氣運之力被周汲取了,周氣運如虹,好像事事都順心如意,肉身也在波動,甚至有晉級的趨勢!

若是順勢進入37道,對他而言,也能控制,影響不大,只會更強!

不過,若是跳過37道,直接進入38道,在這時候,那提升的就太多了,會出問題的,不過可能性不大,幾乎不可能無緣無故地忽然進入38道!

而蘇宇,此刻看似瘋狂,卻是冷靜到了極致!

氣運被汲取!

廢話,我不把人主印拿出來,不把監天侯呈現出來,你都未必想得到這些,我既然拿出來了,就是等著你來汲取的!

氣運如虹!

事事如意!

再給你添把火,你會更順利,更如意的,如意到了,你會瞬間提升一大截!

這一招,蘇宇也是和冥皇學的。

冥皇,是極少數,或者說唯一,能在蘇宇圍困之下,必死之局逃生的存在!

萬族之中,有些人也許現在看起來不強,可他們的手段、想法、經驗,都值得蘇宇去學習。

既然打不過你,或者不好打你,那我就提升你,大幅度提升你,讓你一下子被奶暈!

人祖……人族之祖!

或者說,這個時代的人族之祖,能抽取蘇宇氣運,代表他和人族,其實沒有切割開,不像天門,因為過了一個時代,早就分割開了!

人祖其實自己能分割,可他為了控制人族,為了控制人皇和蘇宇他們的氣運,他沒有選擇和人族切斷聯繫,要不然,他就沒辦法抽取蘇宇和人皇他們的氣運了!

對付蘇宇,也許早就有布局!

當初巨人族的氣運,融入蘇宇天地,這是周稷自己做的,不過蘇宇其實不太在意氣運,幾次分割,否則,這次氣運被抽離,他一定會很倒霉!

氣運越強,反噬越強!

蘇宇氣運要是不分割,現在忽然反噬,也許自己都會爆開!

有些時候,這些東西,可不見得是好東西。

蘇宇心中想著,大道微微波動起來。

……

與此同時。

人境。

億萬人族匯聚。

人境早已被蘇宇他們徹底封死。

這時候,36府主都在。

夏虎尤懸浮高空。

此刻,億萬人族中央,佇立著一座雕像,和人祖的模樣,如出一轍。

此刻,雕像忽然溢散出淡淡的光輝。

夏虎尤眼神一動,暴喝道:「放空心思!虔誠一些!」

人族,征戰多年,軍人無數,執行力還是一流的,紛紛閉目,放空心思。

夏虎尤暴喝道:「諸位,隨我一起在心中默念,感謝人祖,披荊斬棘,助我人族登頂萬界!」

眾人心中紛紛默念,一股股氣運、信仰之力,湧入雕像。

夏虎尤再次暴吼:「感念人祖開闢天地,開闢時代,壯大人族,為我人族付出,人族敬仰……」

眾人紛紛默念,一股股氣運之力,如同長龍,瘋狂席捲,瞬間湧入雕像。

這一刻,雕像如同活人!

夏虎尤不斷吼著,等待雕像連接人祖。

……

與此同時。

人祖氣運越來越強,越來越強!

強大的可怕!

好像整個時代,氣運全部匯聚到了他身上,人祖氣息微微有些動蕩,蘇宇的氣運,被他抽離了超過八成!

他正歡喜著,興奮著,忽然,一股氣運之力,如同天降!

不但如此,還帶著一股億萬蒼生的信念,一瞬間,朝他湧入,阻擋都阻擋不了,這一股信念之力,蒼生之力,氣運之力,幾乎是眨眼間,湧入他體內!

億萬蒼生的信念,在他腦海中瞬間炸開,無數聲音響起。

「感謝人祖,人人敬仰……」

人祖有些恍惚,這是億萬蒼生為他誦讀功績,為他祈福,為他祈禱,信仰他,信奉他!

可是……

人祖思緒都有些混亂,氣息瞬間爆升,但是,思維有些被衝擊的散亂起來!

換成平時,他得興奮!

因為,他這一次得到的好處太大了,大到他緩過神來,稍微醞釀一番,他就可能進入38道,甚至朝更強的領域邁進!

可是……此刻,他在大戰!

對手是39道的蘇宇!

而這一刻,獄王也發現了他的異常,臉sè陡然一變!

這一刻,人祖的天地在迅速擴張,氣運形成了一條巨大無比的長龍,連帶著天地中的天,這位天地之靈,都好像吃撐了!

一時間,也是眼神恍惚!

而周,也是閉目享受著什麼,那種萬眾信仰的感覺,那種瘋狂提升的快感,讓他一時間無法掙脫!

而獄,臉sè劇變!

她陡然看向蘇宇,下一刻,再也不復冷靜,暴吼一聲:「父親!」

「醒來!」

在這關頭,在這大戰的時刻,周居然陷入了這種狀態,這是找死!

蘇宇,再怎麼倒霉,他也是一位39道的頂級存在!

她瘋狂朝蘇宇殺去,可蘇宇,等待了這麼久,需要的就是這一刻,他豈會給獄王機會,剛剛他一直在調整,獄王此刻拖拽著鎖鏈,離他還有段距離呢。

而周,就在眼前!

蘇宇一聲嘆息:「氣運……不是萬能的!」

我都說了多少次了,為何沒人信呢?

你汲取這麼多氣運之力,爽了吧?

就在這一刻,之前一直有些弱小的蘇宇,忽然徹底爆發出了強大無比的實力,39道就是39道!

比你們要強!

比你們弱,我都能贏,何況我更強!

周的氣息在迅速強大,好事,也許我還能得到一座38道的天地!

一聲巨響,人主印陡然爆發,轟隆一聲,直接將汲取大量力量而獃滯的天,直接一印砸的粉碎!

轟!

天地暴動!

周陡然睜眼,下一刻,眼中露出一抹駭然之sè,也有些失措!

可就在這一刻,一股宏大聲響徹天地!

「還請人祖降臨!」

那是來自人境的吼聲!

人祖忽然感覺,自己力量被拉扯,朝人境那邊拉扯!

成也是人族,敗也是人族!

這一刻,人族居然集體召喚他降臨人境,該死,開什麼玩笑,此刻,他根本不可能降臨!

力量出現了暴動!

分歧!

原本就波動的力量,一下子衰弱到了極致!

而蘇宇,手中已經呈現出一把長刀,帶著冷意,「送人祖歸天!」

轟!

一刀斬破了天地,斬破了蒼穹,斬破了四方!

人祖被這一刀,直接斬成了兩半!

天地瞬間被切割成了兩半,意志海浮現,帶著瘋狂咆哮,卻是被一刀磨滅生機!

死亡的氣息,席捲而去!

轟隆隆!

天地崩塌,大道破碎,長生竹的虛影破碎開!

幾乎是一眨眼的功夫,剛剛還佔據了上風的人祖和獄王,人祖天地就崩塌了,而蘇宇一刀之下,直接將人祖斬殺當場!

肉身分成了兩半,沒有任何生機!

天地破碎,大道混亂,人主印席捲而去,將天地包裹,意志海被斬滅!

人祖虛影浮現,帶著一些茫然,陡然回頭看向人境!

「水能載舟亦能覆舟!」

一聲呢喃,說不出的無奈和悲哀!

他成也人族,敗也人族!

在這一刻……他這位人族之祖,真的被人族那些弱小的存在,給坑殺了!

「不!」

獄王一聲凄厲吼聲,響徹了天地!

其他各方,也是瞬間安靜了一會!

周……被殺了!

出乎預料!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萬族之劫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都市青春 萬族之劫
上一章下一章

第951章 斬人祖!(求訂閱)

98.07%
目錄
共1037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