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55章 天地合一(求訂閱)

第955章 天地合一(求訂閱)

死靈之主,融入長河之中,死氣滔天!

這群人,此刻正在爭奪對長河的控制,都想吞噬長河。

天門也好,地門也好,藍天還有死靈之主,這些人這一刻,都在爭奪對長河的控制。

而天門,這時候淡笑一聲:「吞噬長河,不是那麼簡單的!」

蘇宇沒管他。

他在觀察,觀察了一陣,忽然道:「長河之書都沒出來,你們爭個球?」

任何天地,都有一本書!

人祖有,獄王也有。

只是被蘇宇直接擊碎了,天地崩潰,書也就碎了罷了。

此刻,長河之書都沒出現,這些人爭奪,真的能奪走長河嗎?

蘇宇說完,又看了看那剛降臨的人門,神聖而又偉岸,蘇宇笑了:「人門到底是誰?是這扇門,還是另有其人,還是說……是稷天或者萬府長?」

稷天,其實很有可能。

當年時光之主要封印的,到底是什麼?

是流淌的本源嗎?

本源中的惡?

蘇宇不清楚,但是他知道,稷天是人門中誕生的存在,是萬道本源匯聚的存在,這傢伙,是人門老七嗎?

「都到了這個地步,還要隱藏嗎?」

蘇宇聲如洪鐘,響徹天地!

他朗聲喝道:「到了這個地步,長河之書在哪?人門在哪?不要告訴我,這扇門,就是真的人門!」

他說的人,沒有出現。

倒是稷天的聲音,從人門中傳盪而出,帶着一些笑意,帶着一些玩味:「這門,是封印大家口中所謂的人門存在!所以這扇門,還真不是人門……蘇宇,你不是說,人門就在心中嗎?」

蘇宇站在長河之下,笑容燦爛:「人門在心中?你不會告訴我,其實萬界沒有所謂的人門,真正的人門,就是我們心中的惡吧?」

蘇宇說着,忽然搖頭:「不,我不這麼認為!我說人門在心中,只是說我!若是萬界真的存在人門,那可能是時光之主的惡,或者他的惡念誕生了人門!所以,他選擇了封印!」

「稷天,老同學,到了這個地步,你還要欺瞞我嗎?」

蘇宇笑聲爽朗:「你是不是人門,你自己不清楚嗎?」

「我還真不是!」

稷天笑了,聲音從門內傳盪而來,夾雜着一陣陣的凄涼慘叫聲,那不是稷天的,而是他在屠殺人門中所有的本源化靈。

「蘇宇,你很聰明……可聰明,不代表實力!」

稷天笑容燦爛:「我不是大家口中的人門,我只是人門被封印脫逃之後,剩餘的一些本源罷了!」

說着,他又笑道:「蘇宇,你知道人門背後,到底是什麼嗎?」

「不知道,還請老同學為我解惑!」

稷天笑了,淡笑道:「這麼說吧,整個萬界,就是時光之主開闢出來,封印你口中人門的所在!其實,不算是封印,而是一種……度化!」

蘇宇露出疑色:「度化?」

「不錯!度化!」

稷天聲音響徹天地:「用蒼生萬道,用七情六慾,去度化人門!人門無情,人門無心,誕生為惡!所以,需要洗滌,需要長河匯聚萬道之力,沖刷人門!」

「你看到的人門,只是時光之主的一件寶物罷了!」

「我知道,你想讓萬天聖繼承這件寶物……這寶物,神聖、偉岸,的確很難得!」

「而這件寶物,有一個作用,放大七情六慾之道,整個時光長河的基調,包括核心,其實都是基於這扇門,而這扇門的主要目的,便是為了度化那位真正的人門!」

蘇宇露出好奇之色:「也就是說,真正的人門,是真的邪惡或者無情,所以,需要匯聚萬界的七情六慾之道,去度化他,感化他,讓他成為一個有血有肉的存在?」

「不錯!」

稷天笑聲響起:「而我們這些人,這些人門中的存在,其實只是一種情緒的化身,最初的目的,是為了感化那位,我們是不可能成為真的人真的靈的!但是,那位逃了……」

稷天哈哈大笑:「時光之主,也不是真的無所不能,無所不知!他沒想到,他留下度化人門的長河,結果也誕生了靈!這就是天意,就是天道!一切皆可成靈!而長河誕生了靈,自然也希望成為真正的靈,真正的生靈,自然也不再甘心成為度化人門的工具……」

「於是,長河之靈有了一些騷動,甚至是故意截留了一些萬道之力,於是,造成了這扇封印之門,出現了一些漏洞,讓那位跑了……」

「長河之靈,為了彌補過錯,也為了自身長存,選擇了去封印那位!」

稷天聲音響起:「你要知道,度化那位,是這長河存在的基本,一旦那位跑了,沒被度化,或者離開了長河,那就代表,任務完成了,長河的作用,就該消失了!所以,長河之靈對那位,是殺也殺不得,封印起來也難如登天……」

蘇宇笑道:「有點意思,相輔相成,是這意思吧?」

「差不多吧!」

蘇宇笑道:「那我更好奇,你如何受驚之下,分裂出了驚天?而且你也想成為真正的生靈,你就不怕被這兩位給弄死了?」

稷天輕笑道:「就知道你好奇!受驚,那是因為我發現了一些秘密,真的有些驚訝,當然,也是人門內需要一個驚天,於是誕生了驚天……」

「秘密?」

蘇宇好奇道:「什麼秘密,介意說說嗎?你都說到了這份上,還有什麼不好說的?」

稷天笑道:「也是,其實也不算什麼大秘密!」

稷天聲音傳盪而來:「我發現的秘密其實……」

「還是我來說吧!」

就在稷天要說的時候,地門忽然傳出了聲音,此刻,這位肩負長河的至強者,忽然顯得極其平靜:「稷天,你拐彎抹角的,磨蹭了半天,不就是想拖延一點時間嗎?」

蘇宇一臉好奇,瞪大了眼睛:「地門,你也知道?那快說啊!」

地門笑聲傳出:「蘇宇,你知道,長河為何有盡頭嗎?」

蘇宇一怔,這次真的有些發怔,半晌才道:「長河因為二門堵住了兩端,自然有盡頭的……」

「蘇宇,你是聰明人,你就不曾想過,天門明明是後來誕生的,難道天生就堵住了長河嗎?」

此話一出,蘇宇瞬間陷入了沉思中。

地門笑了起來:「蘇宇,長河並非天生就是有盡頭的,當年時光之主開闢長河,長河只有一端,另外一端,其實是無限延伸的!懂嗎?」

蘇宇若有所思,點頭,「也是!天門是很久以後才誕生的了,這麼說,一開始長河是沒有盡頭的,後來才有了盡頭?」

「不錯!」

地門笑道:「天門存在的意義是什麼,你知道嗎?」

蘇宇思考了一下,再看看此刻的場景,半晌才道:「為了封鎖時光長河,不再蔓延,也有將時光長河壓縮的目的!」

「對了!」

地門笑道:「長河若是一直蔓延下去,那根本無法封鎖長河,無法壓縮長河,那時光長河可能真的會化為永恆的存在,不會消失!所以,為了讓時光長河,能被壓縮……於是,才誕生了天門!」

蘇宇眼睛眯起!

看向地門,看向這位三門之中,最簡單,最直接,最明朗的存在。

這一刻,他忽然發現,有些東西,自己可能真的想岔了。

這位……好像不簡單!

地門繼續道:「蘇宇,你知道門的本質是什麼嗎?」

蘇宇揚眉:「門的本質……」

「對,你知道嗎?」

「封印!」

蘇宇開口:「封印人門,封印時代……」

「你又錯了!」

地門笑道:「門的本質,怎麼會是封印呢!難道我們天生就是為了封印別人的存在?門的本質,其實是為了圈地盤……」

蘇宇繼續發怔,有些傻傻地聽着。

「圈地盤?」

地門笑着點頭:「不錯!將一些不需要的東西,排斥出去,關起門來,自己做主!順帶着,吞掉門內的一切,你覺得我們後面的時代,是在門內……那你錯了,真正的門內……為何不是萬界呢?」

他笑道:「你看看,你現在再看看,三門匯聚的這一刻,是不是萬界就被關起門來了?虛空才是門外,包括舊的,腐朽的時代,都是門外!門內,才是新時代!」

萬界,在門內!

三門門內!

蘇宇眼神閃爍,看向四方,的確,此刻,除了萬界之外,其他的都是門外,都在毀滅!

唯獨萬界,還安然無恙。

蘇宇吐氣:「有些明白了,所以說,天門是後來誕生的!而地門……也許不是被封印了,而是被堵在外面了!」

蘇宇沉聲道:「是這意思嗎?」

「聰明!」

地門笑道:「你還是聰慧,說到這,你果然明白了!」

此刻,人皇他們也是微微變色。

倒是穹,依舊茫然,有些急躁,有些惱火:「什麼意思?」

「穹……你這智商……真是愚蠢啊!」

地門笑了一聲,穹頓時大怒。

人皇此刻吐了口氣,輕聲道:「還不明白嗎?」

穹一臉無語,我明白什麼啊?

我壓根不明白!

人皇緩緩道:「他在外,我們在內!這麼說吧,地門為何不在萬界,而是在上界?」

說啥玩意,我怎麼知道,地門一直都在上界!

人皇無語了,只好再次解釋道:「再說的明白點,當年時光之主開天,應該是圈定了一些人進入,而非任何人都能進入!而地門,就是被排斥在外的存在……所以,他想法設法地,滲透了進來!」

地門插話,笑道:「不是非任何人都能進入……而是,只要是人族,都可以進入這片天地,非人族,是無法進入的!」

地門笑道:「所以,所有的古獸,其實都是被排斥在外的!包括我!」

穹,卻是越來越迷茫了。

蘇宇幾人同時嘆息。

武王感覺自己都聽懂了,此刻解釋道:「還不懂嗎?時光之主開天,只要是人,都能進來!結果這傢伙不是人,無法進來,所以他為了進來,不斷滲透,一直死賴著不走,不是時光之主封印了他,而是這孫子死活不肯走,一直想打萬界的主意!」

「話糙理不糙!」

地門笑了起來:「是這個意思,時光之主是大人物,他隨意開的天地,也是萬道齊全,強悍無邊!所以,我不肯走,也不願走!什麼混沌時代被封印……並非封印,只是我想強行打破一些壁壘,開啟裂縫,強行撐著,讓一些古獸滲透萬界罷了……這些年,我還算成功!」

蘇宇這時候也驚訝了:「這麼說,你才是最大的幕後黑手?」

「那倒不是!」

地門笑道:「我只是想吞噬長河,想吞噬掉你們,結果,萬界也有自己的東西存在,我這不是在爭取嗎?」

穹此刻也懂了,古怪道:「不對啊,石這些傢伙,不都自由進入了萬界嗎?」

「不一樣的!」

地門笑道:「石是在天地內誕生的石頭,你是時光之主的劍,至於空,那是我耗費不小的力量,一點點滲透進來萬界的古獸……可惜,我比空強大的多,它能通過我開啟的一些裂縫進入,我卻是不能!早些年,我滲透大量古獸進入,結果,每次都被擊退了,擊殺了!可惜了!」

穹此刻很獃滯。

而蘇宇,也是感慨一聲,「這麼說,天門,是你安排的?所謂的滅絕時代,其實是在削弱長河的力量,將長河腐朽一部分,然後你可以滲透更多的力量進入萬界?」

「不錯!」

地門笑了,「我還在抽取一部分本源之力,萬界的本源之力,削弱萬界!這就是地門和天門最大的不同,地門內,是不存在什麼陰間大道的,不存在大道互補的!」

人皇冷冷道:「所以,滅絕時代,其實就是你一手策劃的?」

地門再次笑道:「不不不,我只是其中之一!另外一位,就是想逃離此地的人門了,他想逃走,我想進來……所以,我們才達成了一致!他不在乎萬界會不會被我吞噬,而我,也不在乎他逃離不逃離……一拍即合之下,所以,我們互相配合,滅絕了開天時代,就是為了讓長河之力削弱一部分……而這個時代再次滅絕的話,長河的力量,就能被削弱到我可以吞噬的地步了!」

地門笑道:「稷天,你想說的,便是這些吧?」

而這一刻,不等稷天回話,穹就抓着腦袋,頭疼道:「讓我捋捋!我有些懂了!時光之主開天後離開了,封印了人門在這,而你,覬覦長河的力量,所以你想進入……可是你進不來?所以,你就一直在外面守着,甚至就佇立在萬界上空,一直觀察著,隨時等待滅世,是這意思吧?」

地門笑道:「你總算回過味來了!」

「那天門……」

他指了指天門:「是你安排的人?」

地門再次笑道:「不是!」

穹吐了口氣,「那還好,不然我都傻了!」

地門忽然笑道:「天門是我的分身,當然不是我安排的人!」

「……」

穹徹底目瞪口呆!

地門笑道:「我力量強大,被排斥的厲害,根本無法進入!所以,我切割一些本源,在空他們進入的時候,隨同一起進入,最終化為天門,消滅了開天時代,大幅度削弱了長河的力量!」

地門再次笑道:「另外,天門存在的意義,就是讓長河不再繼續強大下去,封堵長河,不然長河繼續蔓延下去!」

他看向眾人,感慨道:「你們不懂!時光之主,太強大了!他是一位極其可怕的存在!這裏,他來了一次,下次再來,也許是無數年後了……所以,在他下次再來之前,我必須要吞噬掉此地,離開此地,否則……再遇到他,就很危險了!」

「當初,縱橫此地的血祖,只是因為衝撞了他,被他輕鬆格殺……很可怕的存在!」

蘇宇眼神微動:「血祖?」

「你應該拿到了他殘破的天地吧?」

地門笑道:「血祖也很強大,按照你們的話說,他也有45道之力左右,可怕的存在!可遇到了時光之主,照樣無法匹敵,輕易就被擊殺了!」

「所以,我可不敢輕易招惹那位……也只能選擇一點點地滲透,一點點地削弱長河之力,再想辦法吞噬此地!」

地門感慨一聲:「古獸,太難了!不像你們人族,提升起來很快,我們修鍊起來,難如登天!到了我這地步,更是機緣難得……時光長河,就是我的機緣!」

而這一刻,穹已經徹底驚呆了,他還在想着剛剛的話,結巴道:「你……你是說……天門……也是你?」

地門失笑:「我說的還不夠明白嗎?天門是我,我,一直都在!在觀察萬界,在想辦法讓萬界強大,也想辦法讓萬界削弱!」

「不……不可能啊!」

穹有些震撼:「既然你這麼強……天門都是你,你把萬界直接滅了就是了!」

「愚蠢!」

地門還是罵了一句:「作為那位的劍,你居然如此愚蠢!本座不是說了嗎?我要做的,不是滅了你們,而是讓你們強大,但是又在可控範圍之內,再讓你們吞噬長河之道,削弱長河,腐朽長河……」

「唯有如此,我才有力量和機會,去吞噬長河,懂了嗎?」

說罷又道:「而且,天門沒有順着長河流淌下來,你以為我可以前行匯合三門嗎?不可以的,我只能等,等待天門慢慢流淌下來,如此一來,才能將長河自然壓縮,而我無法將長河強行壓縮到這個地步……」

說完,又笑道:「這些,還得感謝蘇宇你們!開天者多了,對我而言,其實是好事,你們一次次地削弱長河的力量,才能讓時光長河一點點地匯聚起來,若不是你們將長河力量剝離了許多,我也很難將時光長河壓縮到了現在這個地步!」

蘇宇笑了笑:「這麼說,你是吃定我們了?」

「難道不是?」

地門笑了:「當然有把握了,才會如此做!蘇宇,我說了,你是聰明人,可有時候其實也不太聰明!你可能猜到了長河之靈的存在,你吞噬了所謂的未來身,強大了自己,卻是一直在防著長河之靈,是嗎?」

「你的防範,有道理,也沒道理!你能輕易吞噬大量未來的力量,那是長河之靈主動給你提供的,就是想讓你阻擋我,可惜,長河之靈,也分身乏術……一方面需要對付你口中的人門,一方面還要抵禦我的入侵……那怎麼可能!」

蘇宇點點頭,不斷吸氣,「厲害!合著,看起來老實巴交的地門前輩,才是幕後贏家啊!這麼一說,我就懂了!萬界有三位真正的頂級存在,地門前輩,人門老七,長河之靈!地門前輩和人門老七聯手了,一個想逃,一個想吞萬界,而長河之靈,一方面想掌控萬界,一方面又不能讓人門老七逃了……於是,上演了一場持續了無數年的大戲,時代滅絕,無數人戰死,其實就是你們在爭奪長河的歸屬權,是吧?」

「人門老七?」

地門一怔,很快笑道:「這個名字……取的不錯!」

有些違心!

地門微微點頭,笑道:「算是吧!」

蘇宇笑道:「那我就有些納悶了,稷天他搞來搞去的,想搞什麼呢?」

「稷天,你知道地門就是天門,是嗎?」

蘇宇問了一句,稷天說的秘密,就是這個嗎?

這一刻,人門內再次傳來一些生靈的慘叫聲,很快又傳來一陣笑聲,稷天的聲音響起:「地門前輩,還真是坦誠!算是吧!蘇宇,你要知道,當我知道時代的覆滅,所謂天門地門,都是一體的,你要知道,我的確很驚訝的!」

蘇宇卻是笑了:「不見得吧!稷天,都是老同學了,你可別騙我!你分裂的時間,應該是在開天時代覆滅之前吧?那時候你就知道了?然後裂開了?」

「還真是!」

稷天感慨道:「要不然,你以為呢?你以為周是用來做什麼的?周最大的作用,其實就是分割一部分天門的氣運,免得真被他汲取了太多萬界之力……當然,天門也需要周的存在,再次帶領人族崛起,不崛起,不汲取長河力量,如何削弱?」

「當年也正因為發現了這些,我才會選擇和周合作,選擇通過周,和地門前輩合作,合作也有好處,這不,人門就成了我的嗎?不合作……哪有這機會!可惜了,蘇宇,你這個老同學非要阻攔我,你看看,現在弄的我不上不下的,要不還是把二爺爺給我吞了吧!地門前輩可不好對付!」

此時此刻,人皇幾人,忽然都有些頹然。

人皇輕嘆道:「所以這麼多年,你們彼此都知道彼此的目的,唯獨我們,只是你們用來削弱長河的工具,是嗎?」

地門淡笑道:「不算是,這個天地中,人族為尊!你不崛起,遲早也有其他人族崛起,和你是誰無關!星宇,明白了嗎?比如這個時代,蘇宇不崛起,其實註定會有其他人族崛起的!因為,這片天地的本質,就是人族為尊!只是可惜,每一次崛起的人族,好像都不是我培養出來的……」

他有些遺憾道:「比如上個時代的死靈之主,這個時代的蘇宇,很遺憾!獄、周,其實都是備選,我原本以為,他們會有希望的,結果,還是沒希望!否則,就要容易對付的多!」

地門搖了搖頭,一臉感慨,有些惋惜。

蘇宇卻是笑道:「那我就好奇了,既然上個時代,你能造就一個天門出來,這個時代,你難道全部精力,都放在獄他們身上了?怎麼不再次切割一個分身,看看能否再次引領人族,成為你的棋子?」

「我也想啊!」

地門嘆息道:「可是上個時代,切割出天門,已經讓我受傷不輕了……你不會真以為我這些年,就在默默看着,故意沉眠吧?還真不是……天門的存在,需要一直和天地意志對抗,這些年來,我是真的受傷了……」

地門笑道:「我不得不選擇沉眠,和天門一起,去抵禦萬界的自我抵抗之力,順便,也是在恢復傷勢!我說了,時光之主太強大,他留下的天地,既然不允許我們這些外族進入,那進入,自然是需要付出代價的!」

一聲感慨:「可惜,這天地,不是古獸開闢的,否則,就沒那麼麻煩了!人族……果然是大千世界,無處不在,強大無比!也不知,我若是吞噬了這長河,能否更進一步,走出這黑暗混沌,邁向新世界!」

蘇宇眼神微動:「時光之主,到底來自何方?」

「何方?」

地門笑了:「一個強者無數的地方……當然,和你無關,也和我無關!他開的天地,只是隨意留下的一處天地,你我都無法控制,何必去追根究底?」

蘇宇微微點頭,又問道:「還有個問題,八部首領中的明,去哪了?」

七部首領都見到了,一直沒看到明,蘇宇倒是有些好奇了。。

「明?」

地門笑了起來:「你倒是喜歡什麼都給研究透徹了!知道那麼多,又有何用?」

說着,笑道:「我和你說的人門老七,既然希望削弱長河之力,那長河之靈,自然不會答應!明是長河之靈當年的棋子,明唯一的任務,就是阻攔我們覆滅開天時代,他以自身隕落為代價,在天門中開啟了一道縫隙……讓死靈之主進入了其中,死靈之主的存在,讓我的很多安排,都付諸東流……你還是沒看透,看透的話,你會發現,死靈之主鍛造的死靈界域,讓死人復生,其實是在掠奪本源,和我奪取本源之力!」

地門感慨道:「這個世界,我在掠奪萬界的本源,稷天也是,死靈之主也是,這一切的一切,其實都是長河之靈的盤算,讓我無法掠奪更多的本源,無法大幅度削弱時光長河!」

死靈之主,是可以收集本源的,要不然,他也無法打造出死靈天地,匯聚大量死靈!

不止在萬界,在天門內,死靈之主其實也匯聚了大量的強者,帶着這些強者,進入了萬界。

如此一來,死靈之主成就了39道。

「這麼說,當年死靈之主進入門戶……是明做的,開了裂縫,讓他進入了其中?」

「不錯!」

地門淡淡道:「當年我消耗太大,不得不沉眠,那傢伙抓住了時機,否則,我是不會讓他進入其中搗亂的!」

蘇宇點點頭,又道:「還有一件事,還請前輩解惑,為何我們可以修鍊天門?天門不是你的化身嗎?那乾脆徹底封印,不給我們進入就是了,為何又給了我們進入的機會?」

地門笑了:「我說了,這個天地,是你人族的天地!門后,也是時光長河的覆蓋區域,不可能完全封死的,只能在最大的限度內,不讓你們進入!能修鍊出天門的有幾人,有些事,無法避免的!這個天地,畢竟不是我的,任何事,都會給你人族一線生機的……這也是很無奈的一件事!」

「那我就明白了!」

蘇宇點點頭,盤算了一陣,看向地門,「前輩今日全部說出來,這是說明,覺得自己要成功了?天門地門合一,真能吞了長河?」

「把握很大!」

地門點頭,好像很和善,「人門既然降臨了,那把握就極大了!尤其是你破了稷天的盤算,稷天原本想繼承人門的,現在你讓萬天聖繼承……那我把握就更大了!」

就在這一刻,那神聖的人門,劇烈震蕩了起來!

人門之上,好像浮現出一張臉,好像是萬天聖的。

這下子,地門笑了:「若是稷天繼承了人門,我還有些擔憂,萬天聖的話,畢竟差了一籌,如此一來,那我的把握,就更高了!」

此刻,人門劇烈顫動,稷天的聲音也傳盪而來,帶着惋惜:「蘇宇,你壞了我的好事,這次,你要付出代價了!也是你自找的!」

蘇宇笑了:「說的你好像好人一樣!裝什麼犢子呢!你以人族本源和情緒之力壯大,無論是恐懼、害怕、滅亡,對你而言,都是一種提升,你才不會在意萬界人族滅亡不滅亡,你們都是一丘之貉罷了,裝什麼呢!」

蘇宇冷笑一聲:「稷天,這麼說來,你和長河之靈一夥的?而地門和人門老七一夥的?」

稷天笑了:「你非要這麼說,也不是不可以!其實本質上,我和長河之靈都不希望萬界覆滅,萬界覆滅了,人族沒了,對我而言,人族真滅了,不是好事……沒了人族,那誰給我提供強大的情緒?所以,真正想滅萬界的,是地門和人門老七,從目前來看,我們還是一夥的,不是嗎?蘇宇,你覺得呢?若是你讓二爺爺給我吞噬了,我來繼承這道封印之門,我想,我應該會做的更好一點!」

他又道:「天地二門合一,起碼有42道之力,甚至43道都有可能!一旦吞噬了萬界,他也許可以提升到萬界的極致,達到49道之力!那時候,他就可以成為真正的無敵者了……」

「蘇宇,你如何匹敵他?」

稷天聲音再起:「而今,萬界已經到了最後關頭,蘇宇,如今能拯救萬界的,也許唯有我……」

他說到這,蘇宇都沒開口,穹就怒道:「都給我閉嘴!這天地,什麼時候成了你們的了?這天地,是老子的!」

「……」

四方安靜!

穹怒道:「怎麼了?一個個不把老子當回事嗎?這天地是時光之主開的,老子是他的神文,是他的劍,你們有什麼資格吞噬、繼承,這天地,按照繼位順序,那也該歸老子,一個個的,搶什麼呢!」

「……」

好有道理!

蘇宇都笑了:「這個……好像也沒什麼問題!這天地,要說誰最有資格拿走,當然是穹,我就說,穹才是這天地老大,沒毛病!」

穹哼了一聲,冷冷道:「一個個的,玩弄這個,玩弄那個,玩弄人心……真把自己當回事了?42道如何,43道如何,真就覺得自己無敵了?老子已經知道蒼在哪了!」

蘇宇意外,看向他,你知道蒼在哪了?

我都不知道!

甚至地門和稷天都未必知道,否則,早就取走了吧?

穹見蘇宇看來,開口道:「蒼在劍中!」

蘇宇怔神,蒼在劍中?

開天劍嗎?

之前蘇宇也看了,沒感受到什麼,穹也融入了劍體,若是真在,早就發現了才對。

穹冷笑一聲:「就在劍中!蘇宇,你眼神不好使!」

蘇宇愣了,你說我眼神不好使?

穹沒好氣道:「看什麼?你眼睛瞎了?沒看到這長河壓縮之後,他么就是一把劍嗎?」

蘇宇一愣!

其他人也是紛紛一震,全部朝長河看去,這一刻,連地門都朝長河看去。

壓縮之後的長河……真的……好像一把劍!

大家都沒太在意,唯獨穹一直盯着看,好像發現了什麼,此刻,穹居然覺得,這是一把劍,他不說,還沒這種感覺,一說……大家覺得的確很像!

穹哼了一聲:「我算是知道,為何蒼穹劍會破碎了,因為這天地,就是蒼穹劍所化……老子算是殘骸,蒼……也許就是你們說的長河之靈了!」

蘇宇之前猜測過,可此刻,再看看這壓縮的長河,忽然覺得,也許真的有可能。

蒼,可能真的化為了長河之靈!

而穹,也許就是消耗完了所有力量后,留下的一些殘骸碎片罷了,最終化為了穹,時光之主的這把劍,超乎想像的強大!

「劍……」

這一刻,地門也呢喃一聲,喃喃道:「這是蒼穹劍所化嗎?」

他也不太清楚,開天那一刻,他根本不敢靠近,誰靠近誰死!

這一刻,眾人紛紛陷入了沉思中。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萬族之劫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都市青春 萬族之劫
上一章下一章

第955章 天地合一(求訂閱)

98.46%
目錄
共1037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