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56章 打不過就加入(萬更求訂閱)

第956章 打不過就加入(萬更求訂閱)

到了這時候,萬界已經毫無隱秘。

這條時光之主開闢的長河,也許在茫茫混沌宇宙之中,只是一隅之地,可此刻,的確是所有人的核心,所有人夢寐以求的至寶天地!

地門在覬覦,稷天在覬覦,所有人都在覬覦!

這一刻,天門地門在匯聚。

天門不斷壓縮長河,和地門匯聚,一旦等到天門壓縮到了地門那邊,也許,就是地門融合的時候,那時候的他,具體能提升到什麼實力,誰也不知道。

40多道?

40多少?

地門說,血祖當年有45道之力都被殺掉了,是這片混沌的至強者,那地門也許不如對方,這一點,無法判斷。

總之,這傢伙大概率到不了45道。

縱然如此,也不是蘇宇可以匹敵的。

蘇宇……還有機會嗎?

指望長河之靈?

蘇宇都不知道,長河之靈到底是好是壞,實際上,就沒幾個好人,整個天地,所有至強者,幾乎都有自己的盤算。

長河劇烈翻滾!

這一刻,死靈之主和藍天的身影,也隱約在長河中浮現,在迅速穿梭,好像也希望奪取長河的控制權。

長河之靈和人門老七都沒出現。

不知是糾纏不休,還是隱藏在長河之中,等待最後時刻的到來。

此刻,穹這幾人,迅速看向蘇宇。

怎麼辦?

到了這地步,蘇宇和穹也都只是39道強者,好像很難翻盤了!

稷天還沒出現,等他出現的那一刻,也許對方也到了40道,而萬天聖此刻面容呈現在人門之上,顯然也在奪取人門的控制權,可稷天會放過萬天聖嗎?

不可能!

稷天也有自己的想法,萬天聖這邊,他不會放過的!

「蘇宇!」

此刻,文鈺看向蘇宇,迅速傳音道:「他們都在增強,我們卻是無能為力,難道只能幹看著?你我天地類似,有融合的可能……不如將我天地融入你體內……」

時光師的天地,和蘇宇的天地是最為類似的!

也許也可以讓蘇宇有一個提升,跨入40道。

人皇也傳音道:「我和文老二的天地,雖然和你不算太接近……可天地之力,還是有用的,融我們天地之力,也許也能讓你更進一步!」

那時候,蘇宇也許有資格和稷天、地門、長河之靈、人門老七這幾位搏殺,博一個未來!

所有人都將希望寄托在了蘇宇身上,甚至穹,哪怕知道自己來頭大,可他覺得吧……自己肯定鬥不過這幾個傢伙,而且長河之靈一旦真的是蒼……那就麻煩了,搞不好人家還想吃他呢!

蘇宇的話,倒是狠人,也許有希望,此刻,穹也扭扭捏捏道:「若是你能到40道以上,老子化身成劍,化為天地第一兵!你手持開天劍,也許還能一戰!」

他也豁出去了!

作為一把劍,他是不願意被人操控的,這個天地,他也不覺得有人有資格操控他。

可若是真沒辦法了……不就化為劍,給人用一下嗎?

也不是不可以!

干就是了!

到了這地步,勝負就在一念之間,斗輸了,一了百了,斗贏了,那自然是皆大歡喜!

蘇宇笑了笑,搖搖頭。

幾人有些凝眉。

到了這地步,蘇宇拒絕,是放棄了?

還是覺得,長河之靈和人門老七他們互相爭鬥,然後便宜你?

不可能的!

現在這情況,地門融合之後,包括稷天出來后,也許都會率先對付蘇宇他們,提取足夠的陽氣,強化自己,再參與接下來的鬥爭!

所謂陽氣,此刻在蘇宇他們看來,大體上也有些判斷了,應該就是本天地的人道氣息!

因為這個天地,是時光之主開闢的。

這個天地,人族自帶人道氣息,外人無法進入,至於舊時代的人為何無法存活,因為之前已經被門戶隔離出了萬界多年,恐怕是缺乏足夠的人道氣息。

地門和天門人門封閉萬界,導致這些人缺乏足夠的人道氣息,所以無法在這立足。

倒是幾位強者,還能撐住。

殺蘇宇他們,奪取足夠多的人道氣息,強化自己,再戰其他人,這大概是各方的想法!

他們幾個開闢了天地,更是其他人眼中的大肥肉!

「蘇宇……」

人皇還想再說什麼,蘇宇卻是再次搖頭。

融合人皇他們的天地?

天地不是那麼好融合的,融合之後,人皇他們也許會天地衰敗,走向滅亡,作為天地之主,想在蘇宇天地內續接一條大道,其實難度很大的。。

何況,如此一來,也會打破蘇宇天地平衡。

人門老七,對應的應該是劫難之道。

長河之靈,對應的應該是萬道之力。

如今,這兩傢伙,很可能就在長河之中,還在對峙甚至是糾纏。

地門這邊,和人門老七算是聯手了。

而稷天,應該和長河之靈聯手了。

不過這倆傢伙,也是各懷鬼胎,恐怕連長河之靈還有人門老七都想一起給吞了。

正想著,一聲轟鳴!

人門顫動起來!

人門之上,萬天聖面孔浮現,露出一些猙獰之色,而下一刻,稷天聲音響起,帶著一些笑意:「就知道二爺爺你會進入人門之中,不過進來容易出去難!二爺爺,還是融入我吧!當年你未來身破碎,應該是蘇宇口中所謂的人門老七搞的鬼吧……」

未來身,顯然和長河之靈是有關係的。

而人門老七,可能也在暗中搗鬼,不希望他們成功,所以給稷天製造了一位對手。

七情六慾之道,正常人是無法修鍊成功的,偏偏萬天聖和這封印之門有了聯繫。

這一刻,人門劇烈顫動!

萬天聖的面孔顯得有些痛苦和猙獰,顯然,稷天已經殺光了人門中的存在,正在侵蝕封印之門,想要奪取萬天聖的大道之力。

「哎!」

蘇宇一聲嘆息,帶著一些無奈。

「老同學,給個面子吧,那可是你二爺爺,不如算了吧?」

稷天笑了:「蘇宇,你是真傻還是假傻?」

此刻,天地二門在擠壓長河,想要壓縮吞噬,他必須得加速解決萬天聖的問題了,否則再拖延下去,被天地二門率先融合,那他就危險了!

「你們啊!還是不懂!」

蘇宇老氣橫秋,笑道:「尤其是稷天你,我懶得對付你,給你機會罷了,你不珍惜嗎?」

稷天都想笑。

到了這時候,蘇宇還以為他能翻盤嗎?

不可能的!

此刻,天地二門融合,會去殺蘇宇,馬上去殺!

他吞噬了萬天聖,會去殺蘇宇,馬上去殺!

兩方都有機會贏,唯獨蘇宇這個第三方,其實沒有任何機會,這也是他們之前不管不問,任由那麼多強者被蘇宇擊殺的原因。

你沒任何機會!

你殺人,也只是幫我們完成計劃罷了。

「稷天,你真的不罷休?」

「聒噪!」

稷天覺得蘇宇瘋了!

蘇宇聳肩:「我原本在對付天地二門,還是對付你之間,其實有些遲疑,可現在,我不考慮了,你這傢伙太討厭了,不幹掉你,我心情都不好了!」

「蘇宇……你以為我還是剛剛的我?」

稷天笑聲傳盪而來:「不說你能不能攻破這封印之門,就算可以,本座已經突破到了40道,很快就要成就41道之力,你以為你可以匹敵我?你們聯手,也奈何不得我!」

這時候,穹都忍不住了:「蘇宇,你到底有沒有辦法,沒辦法就別吹牛了!」

煩死了!

蘇宇嘴上喊的狠,一點動靜都沒有,氣死大爺了!

要不現在就冒險,直接殺進人門試試!

哪來的那麼多威脅!

你要是連這封印之門都破不開,談何對付稷天!

穹憋不住了,怒吼一聲:「老子去試試,這封印之門,到底能不能打破……」

嗡!

一柄長劍,飆射而出,帶著強大無匹的氣勢,一件朝人門殺去!

此刻,地門也好,稷天也好,都很漠然。

傻子!

不是任何東西,靠莽都可以解決的。

真要那麼容易,蘇宇早就殺來了,也正因為蘇宇看出來了,才一直沒動手,此刻動手,自討苦吃罷了!

轟!

一聲巨響傳出,果不其然,一聲悶哼傳來,下一刻,那柄長劍倒飛而回,長劍之上,多了一些裂痕,本就殘破的開天劍,此刻更加殘破了!

穹瞬間化為人形,帶著一些震撼,忍不住罵了一聲:「長河一體?」

此刻,他出劍的時候,整個長河好像化為了一體!

他攻打封印之門,迎來的卻是整個長河的反擊,差點沒震死他,若不是他實力強大,而且本體是開天劍,就這一下子,可能把他震死了!

太可怕了!

難怪蘇宇到現在也不出手,就這麼干看著,沒辦法出手。

地門淡淡聲響起:「穹,你還是這麼幼稚愚蠢!若是能輕易打破長河,此刻稷天和萬天聖,實力都不如我,早就殺了他們了,何必繼續等待下去?」

稷天的笑聲也傳盪而來:「蘇宇,你也看到了,你覺得你可以殺了我?你讓二爺爺來奪取封印之門,才是最錯誤的選擇!送上門來的養料!」

「原本人門大道被你奪取了許多,我還想著,恐怕有些麻煩了,你要是自己吞噬,我還真沒什麼辦法,你貪心不足,非要萬天聖吞噬,讓他奪取封印之門……貪心,是沒好結果的!」

「聒噪!」

蘇宇撇嘴,罵了一聲。

看向人門上那張臉,痛苦而又猙獰,正是萬天聖的臉,顯然,此刻稷天在侵蝕他!

「府長!」

蘇宇喊了一聲,萬天聖痛苦呻吟,憋著口氣,低沉道:「喊什麼……忙著呢!」

說罷,勉強應道:「這封印之門……就……就是個過濾器……不是什麼……天地!專門吸納本源……提取情緒之道的寶物……裡面的本源之力……倒是濃郁無比……」

和之前猜測的不同,這封印之門,並非天地或者大道,而是儲存了大量本源的寶物,吸納萬道本源,吸納萬界本源,然後提取情緒之道,度化老七的寶物。

當然,也是至寶!

萬界本源,自然是至寶,此刻,萬天聖正在迅速汲取本源之力,強大自己,抵禦對方。

一邊艱難地抵擋著,一邊痛苦道:「這孫子,正常情況下……應該沒辦法進入封印之門……我算是知道,周到底犯下了多大的錯誤……給了他一具完整的肉身,完全契合的肉身……作為情緒之靈,他只是門后封印的存在,是沒辦法進入的……現在好了……該死的周……」

稷天笑了:「你說對了,這麼些年,周做的最正確的一件事,就是將周稷的肉身誕生鍛造了出來!否則,的確如你所言,我不但不能進入封禁之門,我連本尊出入都難,只能通過修鍊了人門的修者門戶出入……而現在,不需要了,我可以自由出入!」

「我可是你爺爺……你要殺我,還真是……不孝!」

萬天聖苦中作樂,發出了一些笑聲。

稷天也不斷侵蝕他,笑道:「二爺爺,不是親的,只是二爺爺,明白嗎?何況……只是一道神文轉世罷了,你不會真把萬明澤和我等同吧?」

萬天聖也懶得理會了,發出痛苦的呻吟聲:「蘇宇,我這孫子……實力還是不弱的……正在侵吞我的力量,這麼下去,不但我要被這孫子吞了,這個封印之門中的本源力量,都會被他吞了!」

「有辦法……就快用!」

蘇宇輕嘆一聲:「嚇唬他的,沒辦法了,你還是認命,被他吞了算了!」

「你這東西……」

萬天聖痛苦地低吼一聲,蘇宇這傢伙,好不負責任!

連人皇他們,都有些無奈了,紛紛看向蘇宇,真沒辦法?

蘇宇笑了:「沒事的,稷天不敢吞老萬的!老萬的七情六慾道,還連接著我天地,又沒徹底斷裂出去,他吞了老萬,會被我剋制的……我就等著他吞呢!」

「……」

大家一臉無語!

真的無語!

這話……你直接說出來,那還有用嗎?

你若是真這麼打算的,那就不說好了!

有時候,他們覺得蘇宇無法理喻,你要不下狠心,直接讓萬天聖被他吞了,看看你大道進入稷天體內,能否克制,現在一說,人家沒準備,現在也有準備了!

果然,稷天笑了:「感受到了……不過,蘇宇,你太小瞧這封印之門了,在這門內,你還想控制這些大道,恐怕沒希望了!」

「待我吞了他,完全消化了這些大道,誰控制誰,那就不好說了!」

「是這樣嗎?」

蘇宇一臉驚訝,萬天聖忍不住罵了一聲:「是這樣!老子感受到了……你天地都被隔離了,壓根感應不到……被你坑死了!」

「萬府長,你可別故意這麼說,坑害稷天!稷天可是聰明人,騙不到他的!」

蘇宇打趣了一句,此刻,稷天忍不住怒道:「蘇宇,到了此刻,你還跟我唱空城計嗎?你根本不懂,這封印之門,本就有隔絕天地之效!否則,早就被地門侵吞了!」

蘇宇到了這時候,還想和他玩套路,沒用的!

萬天聖,他是吃定了!

「誰說的?」

蘇宇繼續笑道:「別人會被隔離,我還會被隔離?老萬掌握了七情六慾之道,相當於我也掌握了,老萬可以進去,我自然可以進去……稷天,你懂不懂?這門戶,是不隔絕情緒之道的,明白嗎?白痴一樣,若是能隔絕情緒之道,那你怎麼進去的?老萬怎麼進去的?」

「……」

稷天心中微動,很快道:「就算沒隔絕,那又如何……蘇宇,你沒辦法奈何我,我實力比你強大,你就算還能掌控這些道,我也會斷了這些道,讓你無法控制!」

穹這一次,真的憋不住了,怒道:「蘇宇,你要幹嘛?要不坑死他,要不就直接干,你什麼都告訴了他,那還怎麼斗?」

蘇宇翻白眼,你這傢伙,搗什麼亂!

「別急!」

還不急?

穹真急了!

再不想辦法,我要反水了啊,說不定還有出路呢!

蘇宇有些無奈,幽怨道:「別急啊,我不得要時間嗎?他們要時間,我也要時間啊,穹,你這急性子,太煩人了,你知道嗎?虧我還誇你可愛,你一點不可愛了!」

穹微微一愣,啥意思?

蘇宇忽然又笑了:「情緒之道嘛,這個我懂,七情六慾,稷天畢竟不是人,他懂什麼叫情?他懂什麼叫怒?叫愛?他就是個程序,還裝什麼情緒一道的大佬……我都沒把他當回事,誰有閑工夫理會這傢伙!」

不是吹噓吧?

他正想著,蘇宇笑道:「給你們看個好玩的,對付稷天,說實話,我一直就沒當回事,我的目標是長河之靈和人門老七……現在也許還多個地門,畢竟人家挺厲害的,靠真本事吃飯,稷天就算了,都是虛的!」

此話一出,不止他們,地門都忍不住道:「蘇宇,到了這地步,你還……」

吹!

「我怎麼了?」

蘇宇笑了,就在這一刻,他肉身忽然脫離了,蘇宇從肉身中走了出來,笑道:「我怎麼了啊?」

眾人一震!

此刻,蘇宇如同靈魂一般,走出了自己的肉身,笑容燦爛道:「我吹牛了嗎?我從不吹牛,對付稷天,我真的拿手……愛信不信!」

靈!

這一刻,人皇幾人微微變色。

蘇宇這是做什麼?

下一刻,幾人臉色變的更厲害了,此刻,這靈身上,好像冒出了一張張人臉,恐怖的駭人,讓人不寒而慄,一看就有些心裡發麻!

蘇宇笑道:「我這不是忙著在融合大家的意志嗎?穹就知道催催催,動動腦子,做事之前,不得醞釀一下?」

此刻,他肩膀上出現了一張張臉,胸口出現了一張張臉,極其可怕!

穹都有些汗毛豎起的感覺!

被蘇宇笑的頭皮發麻!

「情慾之道,太好對付了……你們不信!」

蘇宇一步步走向長河,走向人門,走著走著,身上好像掉下一個腦袋,蘇宇一把抓起,塞到胸口,笑呵呵道:「毛球別玩,你臉掉了……撿不起來就麻煩了!」

「哦!」

蘇宇笑了,走著走著,忽然長河之中,出現一張臉,也是千變萬化,帶著一些笑意:「要幫忙嗎?」

蘇宇笑著點頭:「要的!不就等你嗎?不等你,我早就完事了!來,融入進來,再去把老萬融了,咱仨給大家看個好玩的……看我們怎麼弄死稷天的!」

「好啊!」

藍天也笑了,下一刻,一張張人臉,迅速融入蘇宇,蘇宇一邊走著,身上人臉越多,密密麻麻的!

駭人至極!

這一刻,穹也好,人皇也好,紛紛咽了咽口水,那種感覺……真的很可怕!

對地門也好,稷天也好,他們實力強大,可大家只有警惕、凝重,卻是缺乏恐懼,然而,面對這一刻的蘇宇,卻是充滿了恐懼!

距離蘇宇不遠的地門,此刻看著蘇宇身上那無數雙眼睛,那一張張人臉,也是瞬間沉重起來!

說真的,萬界之中,稷天不可怕,長河之靈、人門老七,也就人門老七給他的感覺,有些不太正常,可此刻和蘇宇一比……那位號稱滅世者的傢伙,真的太正常了!

蘇宇身上這一刻布滿了人臉,布滿了眼睛,那些眼睛,有些好奇,有些帶著笑意,有些顯得惡毒,有些情緒崩潰……

蘇宇臉上那張臉,也在不斷變化,一會變成了藍天,帶著一些疑惑:「怎麼弄他?」

一會變成了蘇宇,笑道:「簡單,你看好吧!」

下一刻,再次變成武皇,帶著一些憋悶:「給我出來透口氣,在脖子上有些擠!」

一會變成了天滅,帶著一些興奮:「需要干架嗎?」

變化無常!

一次次的變化,一次次的自言自語,都是從一張嘴中說出,這一刻,萬界顯得死寂,哪怕人皇他們,也只能看著,沒辦法做任何事,也不知道該如何去做。

……

這一刻,封印之門中。

兩股意志在碰撞,其中一股,不斷侵吞另外一股意志,正是稷天在對付萬天聖,可這一刻,稷天忽然化為人形,臉色微變,看向外面,朝這邊走來的蘇宇!

他臉色有些難看,帶著一些不安,厲聲道:「蘇宇,別以為把自己整的這麼噁心,就能嚇到本座!」

「誰有工夫嚇你?」

蘇宇笑聲傳盪而來:「稷天,這是我的意志,我的精神!滅了我這道意志,我就死了,你想幹嘛幹嘛,開心不?」

下一刻,蘇宇一步跨入,巨大的人門,之前阻攔了穹,此刻,卻是沒能攔住蘇宇,或者說,根本沒有任何反應,任由蘇宇進入。

因為此刻的蘇宇,也是一種靈,一種意志,一種千變萬化的情緒!

「真的,稷天,我說了,對付你,真的很簡單!」

這一刻的蘇宇,邁步走進了人門內部,如同汪洋大海,無數的本源之力,如同海洋一般,在整個人門內部動蕩,萬天聖恢復人形,顯得有些虛弱,此刻正被稷天擒拿著吞噬!

「府長,你反抗幹嘛?」

萬天聖也忍不住翻白眼:「不反抗,不被吞了?」

「吞了就吞了好了!」

蘇宇笑了:「他是情緒之道,你是情緒之道,我是情緒,大家都是……吞了,融合,誰知道誰能主導,誰才是核心關鍵!對付這些傢伙,當然得用不同手段!」

下一刻,蘇宇瞬間貼近!

稷天下意識地揮拳朝蘇宇打去,他不想蘇宇靠近!

蘇宇靠近,他覺得不安!

稷天實力很強大,一拳打出,帶著一股強烈的情緒之道,帶著一些憤怒,少許的恐懼!

可這一拳打出,蘇宇忽然一把抱住了拳頭,下一刻,笑容滿面,露出了牙齒:「老同學,我們融合吧!這千萬種情緒,一起融合……也許……你才是我們的主導者!你贏了,你主導,去殺光所有人,我贏了,我去主導,你看如何?」

稷天臉色狂變!

下一刻,怒吼道:「滾開!」

他知道蘇宇的意思了!

這瘋子,想要用藍天對付天的那一招來對付他,他不答應,他再次一拳打出,蘇宇卻是死死抱住他的拳頭,瘋狂開始融合,笑道:「不滾,老同學,真的,融合吧!你可能會贏的,你贏了,你會更強!你不但吞了老萬,連我一起吞了,吞了藍天……你會成為真正的頂級強者!」

「滾開!」

稷天此刻忽然暴怒,他眼神中帶著一些恐懼:「你瘋了!蘇宇,你徹底瘋了!混合后的你我,還是你我嗎?我不要成為這樣的瘋子……」

混合之後的他,還是他嗎?

「蘇宇,你真的一點不怕死嗎?蘇宇……放開!」

他瘋狂轟擊著,這一刻,他帶著憤怒無比的意志,一拳又一拳地打向蘇宇,可蘇宇,卻是漸漸融入他的拳頭中,帶著一些笑容:「你不懂……這叫贏了血賺,輸了不虧!輸了,我本來就要輸,輸了就輸了,贏了的話……那我就賺大了!」

「我很好奇,你們為何總是覺得,我蘇宇輸不起,死不得?我也是人,我為何輸不起,死不得呢?我是光腳的,你們才是穿鞋的……所以,你們為何一再招惹我呢?我輸得起,輸不起的……是你們才對!」

稷天臉色劇變!

蘇宇正在迅速融合,此刻不是侵吞他,而是主動融入他,他臉色瞬間劇變,帶著掙扎,帶著憤怒和恐懼,怒吼道:「滾出去!蘇宇……你出去……我不再吞噬萬天聖……」

他不知道自己意志到底有沒有蘇宇他們強大,但是他知道,自己正如蘇宇所言,他輸不起,也不想輸!

這一刻,他忽然覺得蘇宇說的太對了!

蘇宇只是光腳的,蘇宇什麼都沒有,他左右都是輸,那他還在意這些嗎?

他不在意的!

他輸了,那也會融入稷天的情緒之中,甚至干擾的稷天也發瘋!

為何要招惹這傢伙?

稷天暴吼一聲,陡然,手臂炸裂開!

他要把蘇宇他們擠壓出去!

不但如此,此刻,稷天開始迅速倒退,準備退出人門,這封印之門內部,都是情緒之力,彼此干擾,彼此融合,太容易出現變故!

出去后,蘇宇沒了這些力量的附加影響,想入侵自己,很難!

這一刻的稷天,微微有些後悔了。

不該急著吞噬萬天聖的!

他沒想到,蘇宇會主動進入,還帶著藍天,帶著其他人,選擇了主動融入自己,和藍天當日一樣,他覺得只有藍天會如此,沒想到蘇宇比藍天還要可怕!

……

這一刻,外面。

地門臉色微變,化為巨漢的他,看向天門那邊,正在迅速擠壓長河,天門和他要匯合了,他一聲不吭,此刻,他也有些驚懼!

蘇宇這瘋子,真的,他觀察萬界無數歲月,這一個潮汐,萬界的瘋子最多!

這些人,根本不怕死!

情緒之道成靈的稷天,一旦失控,情緒被人攪亂,那蘇宇很可能反客為主,稷天成為他的滋補品,反過來也是如此!

可反過來,就不一樣了!

稷天贏了,也許也會瘋狂。

蘇宇贏了,稷天給他的,也只是各種情緒的附加,讓他更加變態罷了,讓一個瘋子更瘋狂……其實沒什麼作用的!

他這時候才明白蘇宇剛剛說的話的意思,對付情緒之道,他拿手。

又不是硬碰硬!

「壓!」

巨門低吼一聲,遠處,天門再次擠壓長河,離他越來越近了!

而就在此刻,天門和地門之間,忽然,一股股死氣呈現,一股股死氣將兩者的擠壓力分攤了一些,讓他們合體的速度降低了下來!

死靈之主的聲音帶著一些冷漠,在天地中傳盪:「問過我了嗎?我之大道,也是這長河一員,我答應你們融合了嗎?」

死氣劇烈爆發,長河動蕩,一半黑,一半白!

「哼!」

地門冷哼一聲,你能匹敵我嗎?

照樣鎮壓你!

你又不是蘇宇!

對付這些強者,這些正常強者,地門也不懼,諸天萬界,最像魔的是蘇宇,他也不懼蘇宇,只是被蘇宇弄的有些發毛!

此刻,趁著蘇宇在對付稷天,不管誰贏,對他而言,都不是什麼好事,他得迅速合一才行!

而這一刻,下方,人皇也感受到了這一切,他看向那劇烈動蕩的人門,再看看天門和地門,以及夾雜在中間的死靈之主。

顯然,死靈之主不是對手,這麼下去,很快會被壓制的無法生存!

「哎!」

一聲嘆息,人皇笑了:「誰還不是長河之道誕生的大道?說的好像我們都是長河之外誕生的大道一樣……」

文王也笑了:「不錯!大家的道,又不是平白來的,都是在這長河之中誕生,之後才有了天地……」

他看向人皇:「咱們幾位,都快被遺忘了!蘇宇這傢伙,對我們也是可有可無,能打就打,不能打就不管我們了,搞的我們很沒面子啊!」

人皇點頭:「是啊,真沒面子!」

說話間,天地呈現,一道身影被人皇抓出,通天侯有些鬱悶,又抓我幹嘛?

他是門戶,沒融入蘇宇。

一直都在附近潛伏著,看看有沒有機會,顯然,是沒有的。

現在,又被抓出來了!

「通天,用到你的時候到了!」

人皇笑道:「你是我們採集門戶之力蘊養而成,天門也好,地門也好,包括人門,你都可以連接上的!」

說罷,人皇笑道:「辛苦一下,將我們傳入地門之中!」

嗯?

通天一臉震撼,你們……為難我啊!

你們都36道了,還帶著天地,我怎麼傳送?

「速度點……撐爆了就撐爆了,我保留你的靈,回頭再給你打造一個軀體……不行的話,乾死了天地二門,還有個人門,三門你隨便選一個,都選都行!」

這個……好像不虧!

通天也知道,此刻無法拒絕,咬著牙,化身猥瑣的老頭,一瞬間,門戶開啟,而這個門戶……有些猥瑣,這傢伙張大了嘴巴,嘴巴化為了大門,一點點門戶之力,蔓延而上,朝長河蔓延,朝天地二門蔓延!

地門臉色微變,一聲冷哼,震蕩天地,震碎了通天蔓延而來的那股力量!

而通天化形的門戶,劇烈顫動了一下,差點破碎,通天的牙齒都掉了好幾個!

人皇罵了一聲,這傢伙!

「再來……連接天門,地門是主體,太強!天門在壓縮長河,無力對付你,速度!」

通天牙痛,再次張嘴,化為大門,門戶之力蔓延,這一次朝天門蔓延而去!

地門臉色再次變幻,再次冷哼一聲,可他肩負長河,也無法動彈,一聲冷哼之下,死氣忽然劇烈爆發,顫動長河,讓他無法擊潰通天的門戶之力。

而天門,壓根無法出力,他得擠壓長河才行!

這一瞬間,門戶之力連接上了!

通天一聲暴吼:「進來!」

人皇幾人也顧不得了,雖然很想敲碎通天的腦袋,這傢伙就是故意噁心人的,非要嘴巴化門,真的噁心!

可這時候,也沒辦法為了這事收拾他!

一瞬間,幾位強者消失!

穹剛想進去,人皇聲音傳來:「你不要動……蘇宇若是能鎮壓稷天,你尋機斬斷他和人門的聯繫!」

穹沒再動彈,尋機?

我到哪尋找機會去!

此刻,天門劇烈動蕩起來,人皇幾人進去的一剎那,什麼都沒做,忽然天地擴散,在天門內擴散開,三大天地劇烈動蕩起來!

人皇笑道:「蘇宇有一點沒說錯,我們光腳的,什麼都沒有,輸得起!你們……輸不起!」

「文鈺、老二,加強我的天地之力,今日,博一次,我贏了,最好!我輸了……也要把我的責任大道,壯大到最巔峰,給天門吸收了……希望天門前輩,誕生自己的意志,脫離地門的掌控……你們自己真身和分身斗一場!」

這一刻,他的天地大道,陡然在天門內展開,而文鈺和文王的天地之力,瘋狂輸入其中!

人皇也並未強行攻打,攻打,會導致長河之力反噬。

融入!

是的,蘇宇的方法,讓他們看到了契機。

人皇要把自己的責任大道,都給天門吃了,融入天門,讓天門誕生屬於他自己真正的意志,保護人族,保護蘇宇,保護那些人的意志!

那時候,也許更有趣!

人皇盤坐天門之中,帶著笑意,天地大道瘋狂溢散,無數力量融入天門,笑容燦爛:「蘇宇還是聰明啊,打不過,那就加入!誰說要硬打?這個世界,不是實力強,就能穩贏的!天門前輩加油……分身,也有崛起的時候!」

轟隆隆!

一股股責任大道之力,迅速壯大,迅速融入!

此刻,地門臉色變了!

強攻,他不怕。

可此刻,這些人不是強攻,而是選擇了主動融入,不惜天地破碎,不惜一切!

一旦天門真的吞了人皇的大道,化為責任大道,那……後果不堪設想!

分身,就一定不會叛變嗎?

未必!

何況,真融入了人皇大道的天門,他地門還敢吸收嗎?

吸收后,會不會成為人皇一樣的存在,哪怕人皇死了,都可能會造成大道侵襲干擾地門,讓地門成為下一個人皇,而不是活成自己!

這萬界的傢伙,這個時代的傢伙,怎麼都這麼難纏?

他忍不住咆哮一聲:「星宇,沒了天地,沒了大道,沒了性命……就為了讓我的分身更強大,何必呢?星宇,我可以答應你,你可以帶著一些人離開萬界……你們幾人都可以離去,我要的只是時光長河……」

人皇笑了:「蘇宇這招,真神!看看,之前一個個喊打喊殺的,現在,一個個視我們為洪水猛獸,為毒藥,恨不得我們馬上滾蛋……」

他忽然覺得,蘇宇,真有本事!

我們,輸得起啊!

怕什麼?

輸不起的,是這些佔據上風的,是這些謀劃了無數年的傢伙!

而這一刻,遠處,人門中,陡然一聲慘叫傳出,下一刻,又化為瘋狂嘶吼,很快,又變成了瘋狂大笑!

這一刻,人門中一道人影呈現。

是稷天,也是蘇宇,也是藍天,還是萬天聖……

那張臉,千變萬化,恐怖異常!

稷天一會瘋狂大笑,一會嚎啕大哭,一會哀怨憂傷,一會色厲內荏地呵斥著,怒吼著!

而人皇,默默看著,笑了笑,天地大道,瘋狂溢出!

強大天門!

地門臉色越來越難看,這樣不行,會出事的,他的分身,可能真的會脫離掌控,天門,畢竟化為人無數歲月,一旦再吸收人皇大道,可能會成為自己的致命缺陷!

該死的!

他們都是瘋子,沒一個正常人,這種兩敗俱傷的主動融合方式,是之前不在考慮中的結果!

稷天已經被弄的分裂了,瘋了,自己也要步稷天後塵嗎?

這一刻,地門都想咆哮,想怒吼,想發泄了。

這不是他們想要的結果!

他不想,稷天也不想!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萬族之劫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都市青春 萬族之劫
上一章下一章

第956章 打不過就加入(萬更求訂閱)

98.55%
目錄
共1037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