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1章 跟我混有肉吃(求訂閱)

第661章 跟我混有肉吃(求訂閱)

第九潮汐,正式結束了!

這是第十潮汐!

或者說,前面的潮汐之變都結束了,蘇宇要磨滅這些印記,連帶著前面那些人王、人主,他都要磨滅。

他只需要大家記住,這個時代,叫蘇宇!

無他,人族陰險。

這是蘇宇自己都承認的!

人族,算計太多。

人族,想的太多。

從一開始,多神文系就是棋子,就是炮灰,一切都在一些人的算計之中,而蘇宇今日告訴所有人,你們的算計,我很討厭!

不管是好心還是壞心,都不需要了!

這個時代,我來統治!

你們願意歸來,那就歸來,不願意,那便罷了,不需要,我能帶領人族崛起!

若是人族內部都無法壓服,還有人不服氣,如何鎮壓萬族?

你人境都不服我,老龜這些人憑什麼要服你?

永恆都可以反對你,發號施令,那合道憑什麼不能?

食鐵皇說,百戰王一碗水端不平,所以他不願意為百戰王征戰,他說蘇宇可以,是誇讚,也是暗示。

犼皇說,追隨人族征戰的上百古族,全部覆滅,這也是暗示。

你人族不滅,追隨種族覆滅了數百,還敢跟你一起戰下去嗎?

因為前面九次,九位人主,的確沒能一碗水端平。

於是,這個潮汐,那些古族都在猶豫。

擔心成為下一個消失的古族!

擔心人族依舊不滅,他們成了炮灰。

而今日,蘇宇告訴所有人,一樣的,盟軍也好,人族也好,該如何還是如何,就算有偏袒,也不會用盟軍性命去偏袒人族性命。

這個時代,唯我獨尊!

唯有如此,才能有希望勝利,上界強者無數,還有老古董一堆,現在不解決這些問題,就怕後期尾大不掉,出現分裂趨勢。

一群無敵,都是心情複雜。

而蘇宇,不管他們是不是複雜,下一刻,看向夏龍武,「你們走的都是肉身道,你們對大道本質了解太少,夏家的刀……我不知對刀道了解多少,夏將軍,陪我走一遭時光長河,看看你能不能走上刀道!」

夏龍武踏步上前,沉聲道:「願與宇皇走這一遭!」

蘇宇徒手撕裂時空長河,夏龍武心中微震,迅速跟上蘇宇,一起踏入時空長河!

等兩人消失在這天地之間,不少無敵鬆了口氣。

剛剛,氣氛太壓抑了!

壓力太大!

大的一些人心慌慌的!

「老周?」

大秦王看向大周王,大周王不復之前的瀟洒,不復之前的神秘,此刻,有些苦澀,看向大秦王,許久,輕聲道:「不用問我什麼,我……是這一代人主的護道者!老秦,別怪我,我的責任是讓這薪火不滅!只是,沒料到這一代人主會是他,也沒想到這麼快,他就成長了起來。」

護道者!

大秦王冷著臉看著他,「那這麼說,當年……你就……」

大周王嘆息:「是,但是,當年我若是表現出合道之力,老秦,你可知,那個時候,仙魔神都會全力圍殺我們,我只能蟄伏。」

大秦王愈加冷漠,看著他,「所以,你就一直在等?等誰呢?」

「等人主。」

「哪個人主?」

大秦王冰冷道:「等一個能解決萬族的人主?幼稚!」

大周王第一次被大秦王罵幼稚。

以前,都是他罵大秦王。

此刻,苦笑道:「也許你是對的,然而,我有我的使命!人族能傳承到現在,能到第十潮汐都沒滅絕,就在於這些,在於這些安排!只是,蘇宇不喜歡罷了!若是沒有這些安排,老秦,你覺得能等到蘇宇嗎?」

蘇宇不喜歡,不代表安排一些東西是錯誤的。

若是沒有一些暗中安排手段,人族也等不到這個時期!

大秦王想了想,微微點頭:「也許吧!那現在呢?你在為誰效命?」

「效命?」

大周王想了想,笑了,搖頭:「不,我不是在為誰效命,我只是在傳承!也許蘇宇覺得,我是在為誰效命,不是的,你要明白,人王消失了,人皇消失了,在這個時代,我其實不需要為誰去效命了!」

大周王輕聲道:「我只是在盡我的能力,去傳承,去護道,去等待一位能帶領人族再次崛起的人主……也許便是他了。」

大秦王默然。

四周,一些無敵都在聽著。

大家,其實隱約都知道了一些什麼。

有些震動,但是又覺得理所當然,大周王太神秘,也太強大。

唯獨有人意外道:「周叔,那這麼說,周破天未必是你兒子了?我去,這什麼關係,真複雜!」

「……」

一群人紛紛看向秦鎮!

一個個眼神異樣。

我的天!

這一刻,為何你的視角如此獨特!

你厲害!

被他這麼一說,大家也好奇了,周破天還是你兒子嗎?

周天元還是你弟弟嗎?

複雜!

大周王眼神古怪地看著他,秦鎮,大秦王這兒子,怕不是個傻子吧,還是故意找茬的?

他見周破天都看著自己,忍不住有些頭疼:「我是人!不管多大,我在這個潮汐,娶妻生子,都是很正常的事!」

「我也需要保證傳承不滅!」

眾人微微點頭,秦鎮卻是奇怪道:「那時光王不可能是你弟弟吧!你要說你生個兒子還正常,生個弟弟就不正常了啊!」

「……」

小周王朝他看去,秦鎮認真道:「我問的不對嗎?」

很有道理的啊!

大家這麼看我幹嗎?

大周王被他弄的有些頭大,見其他人也再次看來,只好道:「和夏家差不多!夏家也是如此,別逮著我一個人說!夏辰也是上個潮汐的遺留強者,大夏王是這個潮汐傳承下來的,所以,夏辰也混入了夏家,當了他堂弟。」

眾人若有所思。

秦鎮好奇道:「那這麼說,時光王是你無數代的後裔,周破天才是你嫡子!那小周王可能要喊周破天爺爺的爺爺,周破龍得喊更高一輩,是這意思吧?」

大周王冷冷看著他!

你是在找茬!

是吧?

是不是!

你確定你要找我的茬?

秦鎮被他盯的有些心慌慌的,嘀咕道:「我就是這麼一問,我是真的有些好奇!」

這態度幹嘛?

我又沒造謠!

不是真的好奇,我問這個幹嘛?

大周王心累,大秦王沒管自己兒子,問就問了,你能咋地?

他看向大周王,平靜道:「這次,你怎麼認慫了?」

大周王苦笑一聲,看向虛空中的時光長河,他看的並不清晰,只是隱約感受到了他們的氣息,吐氣道:「你信不信,我再不認慫……時光瀑布對面,可能有強者出來殺我!」

大秦王皺眉,「不至於!」

「不至於?」

大周王苦笑,「你覺得不至於?這位,一直盯著我,防著我,警惕我!做什麼,都要先壓一壓我,我其實真的沒惡意,可惜……他太多疑了!」

「本來就值得懷疑!」

那邊,大夏王沒好氣道:「咱們當中,你最陰險,最神秘,不懷疑你懷疑誰?」

「你閉嘴!」

大周王沒好氣道:「我想這樣嗎?我不想這樣!500年前,我就考察你們,你們這些天才,我都在考察,我那時候就想,擇一良主好好培養,穩固我人族河山!可是,你們呢?是你們自己不爭氣!我有什麼辦法?我只能如此,不然如何?等著被神魔滅絕嗎?」

他又看向秦鎮這些人,「你們父輩不行,我就想著,下一輩可能出人才,結果呢?還是如此,讓我失望!」

一群人無言。

大秦王嘆息一聲,問道:「你眼中的良主,是什麼樣的?」

大周王剛想說話,愣了愣,半晌,一臉唏噓:「不知道!我也不知道,我想找什麼樣的!你問到我了!也許,我心目中的良主,可能是百戰王那樣的……可是,百戰王戰敗了!他有缺陷,很多!但是,他有優點,也很多!他禮賢下士,他勇猛善戰,他庇護人族,他尊重前輩,他天賦絕頂,他也霸道,霸道中卻是帶著柔情……」

大周王輕聲道:「上個潮汐,百戰王贏得了所有人的支持,上界的一些侯,都讚不絕口!為了讓他強大,一些上古侯,不惜讓出大道,讓他侵佔更多大道規則之力,讓他強大下去……甚至犧牲了自己!百戰王其實快要成功了,他鎮壓了萬族,一直打到上界來人,一直壓的上界都有些抬不起頭……」

大秦王平靜道:「那還是敗了!」

對,還是敗了!

而大夏王,更是冷冷道:「壓的萬族抬不起頭?抬不起頭,天古、魔躍、寂無這些人不還是活的好好的!合著,你眼中的抬不起頭,就是九次潮汐下來,仙族的主,還是天古!神族的主,還是寂無!九萬年,征戰無數歲月,合著就沒打死一尊半皇?」

「……」

一群人瞬間明悟,紛紛看向他,對啊!

百戰王那麼強,天古他們還活著啊!

大周王張嘴,半晌,無奈至極:「不是,那時候百戰王的想法是,因為他們龜縮本界,為了減少損失,暫時不攻本界!以免造成太大傷亡,他也是憐惜人族子弟。而且那時候,上界也開啟了,強者太多,百戰王是強,卻也沒辦法一體鎮壓……他的想法是,再建上古皇庭,恢復萬族議會,萬族共治天下!」

「他那時候,實力應該是第一人了,他想走人皇的路子,以一人之力,先鎮壓萬族,以免萬族魚死網破,造成太大傷亡……」

這話一出,眾人都懂了!

百戰王那時候覺得自己可以鎮壓萬界了,但是真要開戰,也要損失慘重,也許會斗個魚死網破,於是,他想重新開啟上古皇庭!

人族當老大,其他萬族成萬族議會,共治萬界!

大秦王沉聲道:「那最後呢?他被誰殺了?」

大周王深吸一口氣道:「我不知道!最後一戰,我們沒參與!或者說,我們只是參與外圍之戰,那一戰,是百戰王和上界的一些強者,包括天古他們作戰!百戰王強悍無邊,他一人帶走了十多位合道境,其中還有多位上古侯。最後……百戰王沒出來!」

一群人凝眉。

「死了?」

「不知道。」

大周王又道:「不知道是死了,還是沒死,那時候,大道震動不小,肉身道大概也破損了,可能是死了,但是天古他們出來的時候,並未宣揚斬殺了百戰王,只是說,人族敗了……」

大周王嘆道:「於是,人族就敗了!之前,老輩人族侯,戰死了不少,老輩的合道,也戰死了許多,積累九個潮汐的力量,幾乎被一網打盡!少部分逃往上界,剩下在下界的,幾乎被斬盡殺絕,我也是僥倖逃過一劫,最後等諸天戰場封閉,我一直沉眠到500年前左右,這才清醒……第十潮汐到來!」

不遠處,大明王沉聲道:「那禁天叛變的事……你不知道?他父親的事,你不知道?」

大周王無奈道:「我不是神,不要總覺得我一切都知道!那時候,我還在諸天征戰,難道我無所不能?他和夏辰糾纏,我也是後期才知道的,等我知道的時候,夏辰都已經出手殺了他了,夏辰自己也戰死了,誰知道他還有後裔留下。」

大明王陰沉臉消失,化為笑容,笑眯眯道:「問個事,我分兩個遺迹,你暗中分配的?」

「不是。」

大周王隨意解釋道:「這些遺迹,其實不是上古時代的,只是第一到第九潮汐,一些強者安排的一些後手,但是之前都沒啟動!後來,我啟動了一部分,夏辰也啟動了一部分。可能是我們啟動的時候,出現了一些重複,我覺得我沒分配到你,夏辰可能也這麼覺得……所以給你分了倆!」

「哦!」

大明王瞭然:「我說呢,原來是我運氣好!這麼說,我們這些人,早就在你們觀察之中?」

大周王微微點頭,「算是吧!」

那邊,滅蠶王問道:「那我一開始幹嘛沒分到?」

「……」

大周王無語了,皺眉道:「你還小,分什麼!」

「……」

你才小,你全家都小!

滅蠶王心中吐槽一陣!

活該你被蘇宇打壓,居然不給我分第一批遺迹!

「那……那現在宇皇……帶著夏龍武幹嘛去了?」

有人好奇。

大周王看天:「不知道,尋道吧!」

「尋道?」

一些人若有所思,這也可以嗎?

至於大周王的事,他們也不想多問,畢竟是多年的老戰友了,雖然覺得這位欺騙了他們。

……

而這一刻。

蘇宇的確帶著夏龍武在尋道!

不止是幫夏龍武尋道,他自己其實也在找,他的「刀」字神文,正在牽引他,尋找人族的道,刀道!

秦槍夏刀!

蘇宇的想法是,讓大夏王和大秦王走荒天獸的道,但是,秦槍夏刀,還是有傳人的!

秦鎮,夏龍武都是可以的。

就是不知道,這道,有沒有人掌控?

掌控者,是不是人族的?

是的話,死了沒有?

這些,暫時可以不去考慮!

先融別的道,有希望進入合道,反正肉身道算是廢了,踏入不了合道!

在時光長河中,滔滔河水兩側,是無盡的黑暗,其實夏龍武看不到什麼,但是,他知道蘇宇好像能看到,此刻,也帶著一些忐忑。

「蘇……宇皇……」

夏龍武稍顯彆扭地喊了一句,問道:「我們現在就一直往前走嗎?」

「嗯!」

蘇宇看了看前方,再看看即將耗儘力量的「刀」字神文,開口道:「你加持刀氣!自己感悟一下,在這條河流中,一定有你感覺很舒服的地方,你覺得可以在那邊開道融道的地方,不要走肉身道了,那條道算是廢了!」

夏龍武想了想,閉目,下一刻,整個人好像都化為了一把刀!

他和前面的「刀」字神文互相呼應,「刀」字神文好像得到了加成,繼續朝前飛!

而蘇宇,觀察兩側!

此刻,他一直都在肉身道的範圍中,蘇宇都有些震撼,這條道,是真的寬闊,若是別的支流是小河,這條肉身道,那就是大海!

在時光長河中,分出了一條很大的支脈!

難怪可以支持無數人融道!

這條道的主人,若是還活著,簡直不可思議,蘇宇覺得,文王這些人,未必能匹敵!

肉身道的主人!

按照蘇宇的想法,時光長河不算,死靈天河的主人可能是天地第一強者,時光師沒能真的開闢出小號的時光長河,人皇的道他沒看到,文王現在修什麼道,他也不知道,就目前來看,肉身道的主人,應該是第二強者!

「人祖?」

蘇宇想到了一人,傳說中的存在。

肉身道,據說存在也有無數歲月了,文王他們開道之前,就存在這條大道了。

那肉身道的主人,難道是開天闢地時期的人祖?

還是有可能的!

這條大道,在人族時光長河區域,那是人祖的話……還真有這個可能!

如此一來,大道強悍,就可以理解了。

身後,夏龍武有些支持不住了,肉身顫動,踏入時光長河,太消耗規則之力了。

「撐住!」

蘇宇喝道:「撐住了,才有希望找到屬於你的道,契合你的道!你刀道天賦極強,可惜你和其他人一樣,看不透大道本質,隨便融了肉身道,這條道在上古太古,那是無與倫比的,在這個時代,就是廢道!無法踏入合道境的!」

「我知道!」

夏龍武低沉說著,勉力堅持著,蘇宇有些嫌棄道:「夏府主,我一直覺得你比萬府長強,現在看來……差了不少。」

「……」

被鄙視了!

夏龍武無奈,「正常,那是我老師!」

算了,你誇的是我老師,我不和你爭什麼。

蘇宇想了想,點頭:「也是!不過萬府長是真的厲害,以前我不懂,現在我知道了,他已經探索到了一些大道本質的秘密,他可能一直在融他自己的道,但是規則可能有些限制,他還缺個天門,看不透……否則,這個時代,萬府長可能是第一個不走肉身道的強者!」

「大周王……」

「他應該不是這個時代的!」

蘇宇隨意道:「他合道我看有些時間了,正常合道沒那麼快,瞞不過我的!」

夏龍武無言,你厲害。

反正他是真看不出來什麼。

而就在此刻,蘇宇又鎮壓了一處波濤,前方「刀」字神文,忽然顫動了起來,而蘇宇,定睛一看,天門開啟,瞬間看到了一些東西!

就在前面,好像有條支流!

「已經被開了道!」

蘇宇凝眉,很快,舒展道:「也一樣,融道比開道更快,除了對你晉級規則之主有點麻煩,晉級合道的話,倒是希望更大!速度更快!刀道,已經開闢了,也正常!」

擅長刀的強者,肯定許多!

這一點,蘇宇不意外!

好歹找到了!

果然,夏龍武身上,也是刀氣大盛,喜不自勝道:「對,我也感受到了!前面,前面好像有股很舒服的氣息,在朝我示意!」

若不是蘇宇,他走不到這邊!

他都已經證道了!

那些沒證道的,更別提了,所以人族不走肉身道,走別的道,那難度不是一般的大,以前的肉身道是通天大道,現在倒是阻礙了人族走其他大道了!

蘇宇看向那邊,開口道:「走,你去融合試試……」

蘇宇繼續前行,很快,走到了支流之上!

而這一刻,他看的更清晰了!

忽然,他徹底明白了,為何需要承載物,需要融兵法的兵器,因為支流和主河道之間,有段空隙,夏龍武想往那邊飛,差點墜入那空隙之中!

還是蘇宇一把拉住了他,才沒讓他墜落下去,墜下去了,夏龍武可能要出事!

「原來如此!」

這時候,蘇宇看的清晰!

此刻,需要搭橋了!

搭建一座橋,讓夏龍武過去,而這,就是承載物的作用,就是三身的作用。

不過三身……蘇宇知道了,兩身其實就是搭兩個踏板,是不牢固的,所以兩身被斷,那就麻煩了,而融兵法,要更靠譜點!

其實,還有別的方法。

看透本質,蘇宇倒是明悟了更多,他忽然笑了,「你肉身不夠強大,意志力不夠強大,否則,直接踏過去!以身為橋,都不需要什麼承載物,融兵之類的!外物,終究還是有些缺陷的!」

「以血為竅,以神文為橋,其實都可以……」

此刻,蘇宇也是在自己感悟一些東西,他已經感受到了!

這一刻,他的「刀」字神文,好像要落入縫隙,為蘇宇搭橋!

這就是神文規則!

這「刀」字,其實就是這條道的一部分,所以,是可以補上這一點空隙,讓人走過去的,所以,神文可證道!

這是蘇宇第一次帶人走大道!

蘇宇想了想,笑了:「先回去,你走這條道,我建議走融兵法!但是需要一個媒介,媒介對你而言,就是規則之力契合度,汲取度的問題!歸元刀……這個不錯!用歸元刀為你鋪路,也許你可以瞬間融道五成六成,一路前行,跨入永恆五段六段,七段都有希望!」

夏龍武本身就不弱!

之前跨入肉身道,都走了一截。

夏龍武頓時道:「不用了,那是大秦王的兵器……」

蘇宇笑道:「放心,他們我有安排!秦家,夏家,朱家,這些率先支持我的家族,我不會虧待!不要覺得不公平,這個世界,哪有絕對的公平?你們率先支持我,那我當然要強大你們,同等條件下,自然也要讓你們更厲害,不讓你們厲害,難道讓大周王更厲害?」

「……」

這話沒法接!

「歸元刀是神兵,以此為融兵媒介,一定很不錯!」

話落,蘇宇迅速帶著夏龍武回返!

片刻后,蘇宇回歸,撕裂長河,開口道:「大秦王,歸元刀送我,我有用!」

大秦王正等著呢,聞言也不多說,歸元刀本就是蘇宇當初自己不要給他的,他也不說什麼。

何況,他其實不是太喜歡用這把刀!

長刀丟出,蘇宇一把接住,迅速消失!

大家都在默默等待著!

……

而此刻,蘇宇迅速將長刀內部氣息磨滅,丟給夏龍武道:「你趕快煉化!融兵法其實也簡單,你也是永恆,早就一竅一戰技了!把你的開天刀感悟全部融入歸元刀中!其實就是我眼中的戰技化神文,你無法化神文,只能用歸元刀當媒介!」

夏龍武其實是似懂非懂,很多知識盲區!

不過他也是天才,很快明悟了什麼,迅速將體內刀氣,包括開天刀的一些感悟全部朝歸元刀中融入!

神兵很強的!

歸元刀其實有些排斥,因為這是昔年恭王的刀,不想融別人的道,蘇宇卻是氣息爆發,迅速鎮壓!

歸元刀顫動了一陣,畢竟是無主之物,很快,爆發出一陣璀璨刀氣!

夏龍武煉化了!

而蘇宇,帶著他,迅速趕到了之前的地方,此刻,蘇宇也有些吃力了,走時光長河,真不是一般人可以做到的!

蘇宇「刀」字神文顯露,在縫隙上方飄蕩,其實現在的蘇宇,自己都可以踏入這條道!

他沒有選擇!

沒必要!

現在跨入刀道,若是後期和筆道產生排斥,那就麻煩了,蘇宇想先純粹地走一道!

「歸元刀,就鋪在這上面,搭橋!」

「諾!」

夏龍武也不廢話,他其實還是看不懂,但是隱約知道,這樣是好事!

很快,他把歸元刀拋出,在時光長河中不斷變大,下一刻,一條長刀搭建的橋樑出現!

「踏入其中!一路往前!融合刀道,你有多強,便走多遠!」

「諾!」

夏龍武刀氣爆發,迅速踩踏著長刀往前走!

走入了支流之中!

而這一刻,他的刀氣瞬間爆發,強大起來!

支流中,一抹抹刀氣升騰,那不是河水,而是一柄柄長刀,瞬間融入夏龍武體內,夏龍武厲嘯一聲,刀氣沸騰,吼道:「我感受到了!強大的刀氣!我就說,我之前出刀,除了氣血之力更強,肉身之力更強,但是刀不夠利了!」

原來如此!

因為之前,他走的就不是擅長的道!

只是肉身強化了罷了!

後方,歸元刀瞬間落入他手,他手持歸元刀,一路朝前走去,那些河水化成的刀氣,其實都是規則之力,是幫助,也是限制,融入他強化他,也是在攻擊他!

而夏龍武,卻是手持長刀,一路橫行,轟隆隆!

支流上,炸裂聲不斷!

夏龍武咆哮著,一路前行!

走向蘇宇看不到的方向!

蘇宇判斷了一下,夏龍武本就強大,此次踏入刀道,還用了歸元刀,也許這次下去,能跨入永恆七段也不一定!

「出去后,恐怕就會被規則之力針對了!」

蘇宇想著,因為據說,不走三身道,會被懲罰。

大概是如此!

管他呢,出去后,把夏龍武丟進文王故居,等規則之力消散了,自然就沒事了!

自己也許還能趁機撈一點規則之力,強化一下自己的神文。

支流中,轟鳴聲不斷!

夏龍武的吼聲,也不斷傳來!

這比肉身證道好像要難!

肉身證道,三身合一,大家就莫名其妙地證道了,其實是跨入了肉身道,但是很難前行下去,所以一般情況下,稍微走一截,就退出來了!

而且,三身孱弱,也不夠他們搭橋太久的。

轟鳴聲繼續!

過了一陣,支流中,一道身影浮現,遠遠看去,就是一把刀!

鋒利無邊!

夏龍武渾身浴血,卻是欣喜若狂,哈哈大笑!

「今日方知我是我,夏家的刀,就該走這條道!多謝宇皇!」

這一刻,喊的沒有遲疑了!

因為,朝聞道夕可死!

他此刻,只覺得魚躍龍門,沒有之前那種不自在的感覺了,只覺得爽快,渾身舒暢,爽的讓他瘋狂!

他知道,他走對了大道!

練刀,就可強大自己!

不再是之前那樣,練刀,隨便怎麼練,效果不大,只能不斷去強化肉身,因為走的是肉身道!

轟!

他一步跨出支流,回歸主河!

蘇宇這時候也有些撐不住了,提醒道:「出去,有規則之力懲罰,自己小心,我帶你進入文王故居,不要反抗,以免麻煩!」

「諾!」

夏龍武聲音宏大!

忍不住道:「我覺得,我恐怕真的踏入了七段!可惜了,我爺爺若是修刀道,我覺得他有希望跨入合道,宇皇,我爺爺他……」

蘇宇一邊回撤,一邊道:「你自己感受到了,規則之力還足夠濃郁嗎?可否還有人在爭奪規則之力?」

「好像……有!」

「那可能是上古的一些傢伙還沒死,在上界和你在爭奪這些規則之力,融入的人多了不好,一方面不確定上界的刀道強者敵我,一方面是難以爭奪跨入合道,削弱彼此力量,先讓大夏王走別的大道,那條道,沒人爭!」

不然,到時候,你夏家自己就要爭了!

蘇宇又道:「你走就行,若是走刀道的強者,是敵人,殺了便是!若是規則之主還在,也是敵人,殺了就行!如此一來,你就有希望掌握這條道!」

蘇宇說罷,冷漠道:「別自己人先爭,先把敵人幹掉!」

「宇皇……走這條道,會不會都是人族?」

「誰知道呢!」

夏龍武不再說什麼。

他已經看出了蘇宇的打算,不管是不是人族,不聽蘇宇的,或者和他作對的,他都會幹掉,把大道留給自己人不香嗎?

此刻,夏龍武也不說什麼。

殺人,他也沒少殺。

蘇宇想獨霸天下,反對者全部殺了,那也是正常事。

自己這次,收穫可不小!

……

下一刻,兩人跨出時光長河。

這剛跨出,虛空中,忽然出現血色雷劫。

果然,不走三身法,就是會被懲罰!

其他人一震!

而夏龍武卻是忍不住,手握長刀,看向蘇宇,殺氣凜然!

蘇宇笑道:「斬它一刀玩玩!」

「諾!」

在其他人震撼的眼神下,下一刻,手持神刀的夏龍武,一刀斬破虛空!

這一刀,鋒利無邊!

下方,大夏王都吃了一驚,卧槽!

為什麼感覺比我的刀氣還要鋒利?

不止如此,這麼一會,夏龍武好像跨入了永恆七段,加上走了刀道,而且還用神兵,這一刻,給人的感覺,他不比大夏王弱!

肉身是弱一些,氣血也弱一些,可是刀氣之鋒利,感覺要遠勝大夏王!

大夏王眼珠子都快瞪下來了!

卧槽!

我還是萬界第一刀道強者嗎?

為何……感覺是個用刀的,就比自己厲害!

雖然這是他孫子,這一刻,大夏王也想罵娘了!

什麼鬼?

難道在時光長河中,一瞬萬年,自己這孫子,去修鍊了無數歲月?

不然,無法解釋,這一刀鋒利無邊,要超過自己啊!

不可能!

轟!

就在大夏王震撼中,蒼穹撕裂,一刀斬出,虛空裂開,那血雲被這一刀劈的四分五裂,可下一刻,再次匯聚!

然而,就算如此,也讓人震撼。

太強了!

人群中,夏侯爺也是張大了嘴巴,下一刻,陡然看向朱天道,忽然,無聲大笑起來!

好像在說,你個孫子,你看,誰才是蘇宇的最大投資者?

我夏家!

看到了嗎?

夏家收穫來了!

自己大侄子消失一會,出來了,居然永恆七段了,不止如此,一刀下去,給夏侯爺的感覺,人族能贏自己大侄子的,不超過五人!

看到了沒有?

朱天道也是嘴巴一張,我……卧槽!

我家呢?

蘇宇,我家也有強者啊!

夏龍武怎麼一下子這麼強大了?

這可不能偏心啊,我家也一直支持你的啊!

下一刻,朱天道高聲喊道:「宇皇聖明,千秋萬代,一統諸天,萬界歸一……」

給蘇宇提個醒!

還有我家!

剛剛蘇宇好像說,讓大秦王和大夏王如何如何,但是,沒說他老爹如何如何,只說了陣法一道還不錯,這可不行啊!

這太慘了!

這麼一來,我家不是被夏家壓下去了?

他們在想著,在喊著。

而其他人,一個個再次瞪大眼睛,眼珠子都快掉下來了,這比蘇宇自己殺合道還要讓人驚悚!

夏龍武才離開一會,跟著蘇宇去了一趟時光長河,一下子從三身被廢的弱者,成了刀氣甚至超越大夏王的頂級強者!

這什麼情況?

蘇宇強大,那只是蘇宇,外援強大,那只是外援。

蘇宇之前說,幫人強大,大家說實話,有些不信,包括九月要合道,大家也不是太信。

可這下子,一個個震撼了。

真的!

此刻,眾人又是激動,又是羨慕嫉妒,那……那我們會有這樣的機會嗎?

從三身被廢的弱者,一下子變成能打永恆九段的頂級強者?

我們有這樣的機會嗎?

有些忐忑,有些不安,也有些期待!

大商王、大金王這幾位,都有些忐忑不安,蘇宇心眼好像不大,我們之前和他說不上太好,現在,夏龍武這些人瞬間強大了,那他們在人族的作用,就大大下滑了!

就在這一刻,血雲再聚!

而蘇宇,腳下一踏,再次浮現一條河流,瞬間朝遠處飛去,時光瀑布浮現,蘇宇腳踩河流,抓住夏龍武,時光冊動蕩,一下子遮掩了夏龍武!

消失了!

沒了夏龍武,虛空中,血雲好像找不到目標了,對方進入了無規則之地,否則,諸天萬界,對方哪裡都逃不過懲罰的!

可現在,找不到人了。

被消滅了?

規則只能如此判斷!

片刻后,那些血雲開始消散!

而蘇宇,並未出現。

又過了一會,蘇宇出現了,帶著夏龍武浮現在峽谷之中,血雲沒有再次出現。

夏龍武有些恍惚,他剛剛好像看到了什麼,結果還沒來得及看看傳說中的文王故居,就被蘇宇給拖出來了!

再出來……血雲沒了。

夏龍武這才清醒,忽然,臉上不再茫然,滿是笑容!

我……成為刀之一道的強者了!

好像比我爺爺還要精通刀法!

他忍不住看向大夏王,而大夏王,笑容中帶著僵硬,看什麼看,我才是天下第一刀!

夏刀之名,我殺出來的!

不爽!

我孫子的刀,居然比我更利,簡直無法容忍!

而人群中,大周王環顧一圈,再看夏龍武,再看蘇宇,這一刻,徹底平復了心情,人族,已經平定!

當蘇宇輕易製造出了不比大夏王弱的夏龍武,這些永恆,都該看清自己了!

這天下,缺了你們,我蘇宇照樣橫行!

而你們沒了我,可能很快就會死!

「宇皇聖明!」

大周王一聲朗喝,驚醒了諸人!

下一刻,一群老人,不管是不是開府之主,這一刻,都低下了頭顱,齊聲高喝:「宇皇聖明!」

聲音震蕩天地!

再下一刻,人境四方,紛紛響起此聲。

「宇皇聖明!」

儘管不知道發生了什麼,可是,當那些無敵,齊聲高呼,人境諸府,也跟著一起高呼起來!

一定是宇皇又做了什麼了不起的事!

蘇宇,也露出了笑容,迅速道:「各位都有機會,人族能否在這一潮汐站起來,還要看諸位!」

蘇宇朗聲道:「諸位前輩,庇護人族蒼生,功高蓋世!這諸天若是一統,王侯之位,必不吝嗇!昭告諸天,規則見證,人族世代不忘!」

這比現在的王,可要值錢多了!

哪怕一個侯,也比現在的王值錢!

下一刻,高呼聲再起:「拜謝吾皇!」

氣運暴漲!

這一刻,蘇宇放在東王府的人主印,瞬間強化起來,一眨眼,化為神兵,出現145道金紋!

……

這一刻,諸天都微微震蕩!

人界上空,一尊虛影浮現!

那是蘇宇!

頭戴王冠,長袍飛舞,手托文書,虛影遮天蔽日,瞬間覆蓋人境,氣息朝四方侵襲而去!

這一刻,諸天萬界,上空浮現出一道道虛影。

仙界,天古臉色難看。

神界,寂無不再微笑。

魔界,魔戟面色沉重!

蘇宇,壓服了人族,人族,人心一統,都認了這蘇宇,當這一潮汐之主了!

太快了!

也太不可思議了!

短短几日,蘇宇只是之前打了一仗,是功勞巨大,可還沒有到徹底壓下大秦王他們的地步,可是,眨眼間,蘇宇被人族共同認定了!

這是大道之影!

人心所向!

與此同時,一些古界,也紛紛震蕩。

上空一界,那是命界。

命皇身影浮現,帶著一些不可思議和震撼。

蘇宇……這就完成一統了?

太快了吧!

我都沒想好!

這才幾天啊?

人族的老傢伙,都這麼慫的?

看到蘇宇厲害一點,馬上就投降了?

命皇張了張嘴,一時間,簡直無言以對!

……

而另一邊,監天侯一聲輕嘆!

人境,改天換日了!

「也許……第二次諸天之戰,要爆發了!」

監天侯喃喃一聲,蘇宇,太快了,太霸道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萬族之劫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萬族之劫 萬族之劫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661章 跟我混有肉吃(求訂閱)

68.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