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0章 臣服(求訂閱)

第660章 臣服(求訂閱)

大周王在原地看了許久。

蘇宇好像真的腳踩時光長河消失了,不是其他人那種,把時光長河撕裂,開啟一條支流,蘇宇好像沒有撕裂什麼長河,而是順流而下地消失了。

這兩者,是不一樣的!

開天門了!

自古以來,開天門的沒幾人,而蘇宇,真的開了天門了。

他看透了一切!

大周王不知是喜是悲,輕嘆一聲,蘇宇,短短時間內,蛻變的太厲害了。

在這之前,把蘇宇架到人主的位置,說實話,他也好,大秦王也好,沒覺得蘇宇現在就能如何,真的只是掛個名罷了。

蘇宇想掌控人族,在大周王看來,難度還是很大的。

等蘇宇真的掌控人族了,上界也許就開啟了。

可現在……

大周王不再去想,抬頭看了看天,許久,朝遠處飛去。

去找其他人!

蘇宇讓大家到星落山匯合,也不知想做什麼。

……

人境。

一些還在養傷的無敵,很快都接到了大周王的通知,蘇宇回來了,召見無敵。

回來……好吧,很多人都不知道蘇宇出去了!

談何回來!

而且距離之前大戰沒幾天,畢竟下雨都沒下完,10天都沒到,蘇宇出去一趟,回來一趟,大家也沒在意。

10天不到,能幹啥事?

大概率是去見那些盟友種族了。

大家都還帶著傷勢在身,如今,整個人境自上次大戰之後,活下來的無敵只有43位,過半都是單身,其實人人帶傷。

大家還是想好好療傷的,可是蘇宇現在也算人族之主,又是大周王親自來通知的。

很快,一群無敵拖著傷體,朝星落山趕去。

連諸天戰場的幾位無敵,都被召喚回來了。

反正現在無敵不參戰!

大家不知道蘇宇想幹什麼,做什麼,難道只是為了抖威風?

對蘇宇的做派,大家還是有些不太舒服的。

之前,當著所有人的面,迅速格殺禁天王,殺的還不如條狗,讓一些老輩無敵,都有些不安和忌憚。

星落山。

很快就有無敵到了。

一尊尊無敵落地。

大周王早就在那大峽谷等著了。

此刻,幾位無敵趕到,大漢王臉色還有些蒼白,見來了不少人,蘇宇不在,不由開口道:「老周,蘇宇找我們有事嗎?」

私底下,大家還是不好意思喊什麼聖主、人主、宇皇的。

蘇宇太年輕了!

哪怕支持他的大夏王他們,其實都不好意思這麼喊,人多的時候,大家給面子,私底下,真的不好意思。

大周王一如既往的沉默。

片刻后,才緩緩道:「不知,等便是了,還有不少人沒來。」

那邊,大金王有些不耐煩道:「我們都還受著傷呢!」

的確有些不耐煩,大家都傷勢不輕,也不為個大事,就召集所有無敵匯合,他覺得只是蘇宇單純的想裝一下威風,偏偏大周王也不攔著點。

大金王又道:「老周,你就該攔著點,勸著點!沒大事,就別開什麼會了,這麼多年了,老秦執掌諸天戰場的時候,也沒開過幾次會!」

正說著,一聲咳嗽響起,虛空顫動,大秦王在秦鎮的陪同下走了出來。

此刻的大秦王,稍顯虛弱。

第三身受損嚴重!

咳嗽一聲,開口道:「少說幾句!蘇宇初掌聖主之位,可能有些事情要交代,聽著就是。」

大金王鬱悶道:「老秦,我不是反對啊!我知道你和老周他們的心思,我也沒說反對,之前大戰,他的確立功巨大,這點我不否認,可是……辦事考慮一下後果行吧?你看你,都快站不起來了,還要來這開什麼會,閑的吧?」

大秦王微微凝眉道:「好了,少說幾句吧!」

大金王不再說什麼。

大秦王看向大周王道:「說了什麼時候出來嗎?」

「沒,讓我召集大家來這,沒說什麼時候出來。」

他們知道,蘇宇進入文王故居了,具體什麼時候出來,大周王可不知道。

一群人,只好默默等著。

沒多久,坐鎮諸天戰場的大夏王他們,也陸續歸來了。

人境,還有43位無敵境存在。

又過了一陣,也來了幾位非無敵,比如一直纏綿的朱天道和夏侯爺,兩人笑呵呵地一起趕到,看起來格外友好,來這,也是順便說一下聖地建設的事。

……

文王老宅。

小院中。

蘇宇喝著茶,默默享受了一下,看向地上趴著的小白狗,笑道:「肥球前輩,我看你的大道,已經蔓延很長了,那蔓延到什麼地步,才算掌握一條大道?」

從時光長河中開道而出,開出支流,支流有長有短,有粗有細。

但是,到底多長,才算是開到了規則之主的地步?

這一點,蘇宇現在還不好判斷,因為他沒看過規則之主的道。

倒是小白狗的道,他隱約能看到一些,從文王老宅這邊看到的,

這裡,無規則之地,只是沒有外界的規則。

其實還是有規則的!

蘇宇能感受到,這就在時光長河內部,但是被文王以大法力鎮壓了一段時光長河,當成自己家來住,小白狗他們,其實就在這條長河內,往外開闢了大道分支!

小白狗搖了搖尾巴,心情還不錯。

這一次蘇宇回來,它也感受到了不同。

有點主人的風範了!

不是實力,是那種氣度,那種眼神,好像這天底下沒有什麼東西可以瞞過主人的。

蘇宇比起文王,差距還大。

然而,小白狗認識那種眼神,看人是不一樣的。

聽到蘇宇問起,小白狗尾巴拍打著地面,搖頭:「不知道,主人曾說過,大道不是固定的,看你潛力,看你能力,每一位規則之主,掌握的規則不一樣,潛力不一樣,有些人,也許很快就能成為規則之主,有些人一輩子也不行……」

大道沒定數!

除非固有大道,自己開道,不知道開到何時,才算是規則之主。

固有的大道,有人已經成為規則之主了,就那麼長,你走到盡頭,掌握大道,就是規則之主。

所以,開道者,有無限可能。

融道者,道路固定。

蘇宇微微點頭。

繼續喝著茶。

小白狗抬頭看了看他,見蘇宇不時看看天,好奇道:「你也在觀天嗎?」

「觀天?」

蘇宇微微一怔,想到了文王在後門上留下的兩字,觀天!

「是啊,主人就喜歡經常看天。」

小白狗搖了搖尾巴,開心道:「主人以前也喜歡,一邊喝茶,一邊看書,有空就看看天,好像他看到的天和我們看到的不一樣!你也是嗎?這次你回來,我覺得你好像也喜歡看天了!」

蘇宇愣了一下,很快,笑著點點頭:「是不一樣!在我眼中的天,和大家眼中的天,是不一樣的!我眼中的天,有條河,美麗的河!又像是樹,無數枝葉,蔓延四方,很美!」

小白狗有些羨慕道:「原來,你們真的可以看到不一樣的天啊!」

這個,它是看不到的。

他們這些強者,只能看到一點點時光長河的影子,可以撕裂長河,因為長河無處不在,可是,他們看到的和蘇宇看到的是截然不同的。

天門太特殊了!

蘇宇笑道:「越看,越覺得自己渺小!不知文王前輩是何想法,也許他強大,不在意,而我去看這天地,只覺得上古或者太古,都是極其輝煌的!無數人在開道,今時今日,倒是開道者寥寥了!」

小白狗搖著尾巴:「不一樣的,那時候,沒道可走,等人走出了道,你不走已經有的道,還自己去開道,又累又麻煩,還不知道能不能開成功,所以後來者,大多走原有之道,也正常啊!」

蘇宇想了想,點頭,笑了:「也是!前輩們開創了基業,後來者可以按部就班,何必再去費那個神,也有道理,只是,前輩們若是還活著,後來者就無法超越了。」

一道一主!

道主……規則之主……大道境……

這三者,蘇宇都在思考,意義一樣,也許可以用來自己區分一下大道境的實力不同。

比如一條規則之道的主人,那叫大道境……

當然,只是想想。

蘇宇沒深想,很快道:「我覺得,我現在可以帶人穿梭時光瀑布進入此地,避開一些規則懲罰!」

說罷,又道:「但是在此地改道,難!因為此地,可能不存在其他道……想改道,在外面改道,規則懲罰出現之前,帶他們進來,避開懲罰!只是有一點,不知出去之後,懲罰之力是否還在。」

小白狗搖尾巴道:「大概不在了吧,規則懲罰過了,死還是不死,都已經結束了!」

「也是!」

蘇宇笑著又道:「我看人族開闢的時光長河,肉身道佔據了大半區域,或者90%的區域,也就是說,人族踏入融道境,幾乎都會下意識地選擇這條道!看不透大道本質的人,很難去選擇其他道,或者和大周王一樣,用神文規則去合道。」

他看向小白狗道:「上古,人族也是大多都走肉身道嗎?」

小白狗點頭:「嗯嗯!不過那時候,不一定是三身法,其他法門,也能走肉身道,現在不知道為啥不行了。肉身道還是很厲害的,我記得有幾位人王,就是肉身道強者,不比一些規則之主弱的!」

一條道,能出幾位人王!

可想而知,這條道極其強大!

也是,佔據了人族開闢時光長河90%的區域,只有這一條道,其他道,加在一起,可能才佔據10%的區域,肉身道的強悍可見一斑!

想走比肉身道更強大的大道,那隻能沿著時光上河繼續前行,突破人族開闢區域,走到其他區域,才有希望遇到更強大的道了!

在人族區域,幾乎是無法再開闢出比肉身道還強的大道了!

蘇宇想了想道:「肉身道破損,若是此道修復成功,我倒是覺得,還真比其他大道厲害的多!如此一來,前路再續。」

小白狗驚訝,「你要修肉身道嗎?」

蘇宇笑道:「沒有,只是有點想法,我可沒興趣去修補一條強大無比的大道,那不是我能做到的!」

「哦!」

一人一狗,聊著天。

蘇宇神態比較從容,在這,他還是相當輕鬆的,不像在外面,時時刻刻都要預防大戰爆發。

在這,喝著茶,聽著遠處傳來的讀書聲,再和小白狗聊幾句,心情很不錯的。

若是能一邊喝茶,一邊摸摸小白狗的狗腦袋,那應該更爽。

算了,小白狗比較厲害。

實際上,蘇宇覺得,就算自己摸了,這小白狗也沒意見,它是真把自己當狗子,摸就摸了好了。

聊了一陣,蘇宇取出了一樣東西,小白狗看了一眼,眨眨眼,「那個好厲害的荒天獸?」

「嗯!」

蘇宇笑道:「在星宇府邸文王府找到的,前輩看看,肉身活力還在嗎?」

小白狗起身,圍繞著玩偶轉了轉,陡然,「汪」地一聲,接著,蘇宇看到了一幕,一道虛影咆哮一聲,震耳欲聾,那玩偶荒天獸,居然傳出了一道巨大的咆哮聲!

蘇宇凝眉,小白狗倒是不在意,聞了聞玩偶,很快道:「還有活力,就是一點點怨念之力了!算是死了,也算沒死,你是想復活它嗎?」

蘇宇搖頭:「我更想讓人吸收了它,繼承硯台之道!」

小白狗想了想道:「很難的!這傢伙還有一點怨念之力,那需要一位意志堅定,肉身強大,能鎮壓甚至能摧毀它怨念的傢伙來繼承才行!可這樣的傢伙,都有自己的路,自己的道,讓人家化為荒天獸,那未必會幹的。」

蘇宇笑道:「那是以前,現在……是現在了!」

蘇宇輕聲道:「這個時代,天才不少,絕世妖孽其實也有!然而,前路茫茫!再強的意志,再堅定的信念,他們找不到前路,不像昔年,還能走一走肉身大道,哪怕不走肉身大道,也能開個道什麼的,現在……你開道,也許就是別人掌控的道!」

「你開了,也很快和別人的道融到了一起,開道也難了,融道也難了,路,越來越難走了!」

蘇宇感慨道:「我們這個時代,想開道,其實比以前更難了!得跨出人境時光長河範圍,去找無人的時光長河之地,去重新開道了!這其實是一個時代的開始,太古和上古的輝煌,也導致了今日的沒落!我已經感受到了,不單純是因為現在的功法差,元氣少,那不是關鍵!」

蘇宇嘆道:「這個時代的永恆,其實天賦都不差,這樣的情況下,都能踏入融道,其實不錯的!只是,他們看不透大道本質,不知道,其實太古和上古的人族,已經把他們的前路斷絕了!」

「我有一位師長,他應該是感受到了一些什麼,我現在知道他的時光長河為何那麼寬闊,那麼長了,他也許走出了人境區域,他也許是發現了什麼,但是他自己不明白,他唯一明白的是,在原有的人境區域,是很難再走出自己的道了!」

他說的是萬天聖!

萬天聖可能自己有些感悟,但是說不出是什麼感悟,他應該深入了時光長河,一路前行,找到了自己對應的道,不在人族區域內。

但是,也正因為如此,隔的太遠,他開道或者融道很難!

只能一點點積累,每一次修鍊,恐怕都要走一大截時光長河,所以導致遲遲無法融道開道。

以前蘇宇不懂,現在那是完全懂了!

下次再遇到萬天聖,蘇宇可以陪他走一趟時光長河,看看情況。

小白狗點點頭:「那你想找人族來融合荒天獸的道嗎?」

「嗯!」

蘇宇想了想道:「荒天獸,一看就是肉身強悍之輩,我想找大秦王、大夏王兩位來試試!都走!荒天獸的道,不弱!若是一人能踏入大道境,另外一位也能順利進入合道境!當然,踏入合道的那位,除非後期再改道,否則,沒希望成為大道強者了!」

但是進入合道,要比現在簡單的多!

因為這條道,就他們兩個在走。

當然,之前蘇宇答應過犼族,可以讓犼族的吞天也來走,多一個人,其實也沒什麼,哪個大道沒有大量的強者在融道。

蘇宇覺得,對大道之主影響不大,甚至可以增強他們的實力!

否則,大道之主不會讓那些人融道其中的,融道,也是壯大大道的一個體現!

無數人修鍊一道,分攤實力的同時,其實也是在強大大道,起碼對規則之主是有好處的,真到了必要關頭,抽取全部力量,其他人根本分不到一點點。

小白狗聽著,無所謂道:「那你試試唄!」

「那我之後,可能要帶人進來。」

「不破壞這裡就行了。」

小白狗也沒意見,想了想,爪子指了指遠處的一個山坳:「你帶人去那邊就行,別來主人的院子,我怕他們亂動,把主人這裡弄的一團糟!」

蘇宇笑了:「嗯,不會的!」

說罷,又道:「前輩,另外還有一件事……」

「你說吧。」

蘇宇取出毛球,毛球掙扎了一下,卻是被蘇宇捏在手中:「讓書靈前輩給它讀點書!它走錯道了,或者說,它不知道自己該如何走!跟個小孩子似的,智商還不夠高……」

毛球委屈道:「我本來就是孩子!香香的,你變了!你厲害了,就嫌棄我們了,一個個地丟下我們!你丟了好多人了,現在又要丟下我嗎?」

蘇宇一怔。

旁邊,小白狗也是微微一怔,搖晃的尾巴停了下來,這一刻,它忽然有了更深的感觸,感悟,它看向蘇宇,許久,有些蕭瑟道:「你……和主人越來越像了!主人也是,一點點變強,也一天天地寂寞起來,他也丟下了很多人,小主人一直在追趕,就怕被他丟下了……」

這一刻,小白狗想到了文王。

它蕭瑟,惆悵。

是啊!

這些人,強大了起來,一步步朝前,他們看到的東西不一樣了,看到的天都不一樣了,他們嚮往那未知,那神秘,其實,他們已經和其他人越走越遠了!

文王丟下了故居,丟下了妹妹,丟下了小白狗,丟下了豆包……走著走著,散了,身邊的人,越來越少了!

直到有一天,再回首……身後已經沒人了!

蘇宇微微皺眉,很快笑道:「不會的!我不是文王!而且文王最後也去找時光師了!毛球聽話,好好讀書,強大自己,強大了起來,才能不被丟下!不然,我就去找你大大它們了!」

毛球沮喪!

我不想讀書!

讀書好可憐的!

我只是一隻球,為何還要讀書呢?

我吞吞吞,吃吃吃,不就完事了嗎?

小白狗也從剛剛的情緒中擺脫了出來,搖晃著尾巴,齜牙笑道:「好呀,我讓書靈給它讀書!大木頭最近也在聽書,剛好一起!」

蘇宇笑道:「那就勞煩書靈前輩了!」

遠處,書靈正在開自己的小課堂,聞言,朝蘇宇這邊微微躬身,露出笑容,朝小毛球招招手。

小毛球一臉的絕望!

「香香的,那我要聽多久啊?」

讀書啊!

太慘絕人寰了!

蘇宇笑道:「很快,你自己道走對了就行!走不對,你一輩子難以跨入永恆地步,爭取超過你大大!你這一族,是真的得天獨厚,道的化身,天地之間,無數歲月,只有三位,可見一斑!」

「是嗎?」

小毛球其實沒太大感覺,你比我還厲害,你才是真的道的化身!

「那我先出去了,外面的人也等了一會了!」

蘇宇看向小白狗,又笑道:「此次擊殺東王的事,還要多謝前輩……不過,有些感謝就不說了,我唯一能做的,便是日後實力足夠了,我會去找時光師和文王他們!」

「汪!」

小白狗尾巴搖動,眼睛眯起,好像很開心。

感謝就不用了!

蘇宇答應以後去找主人他們,這就夠了,它很開心!

蘇宇起身就要走了,小白狗好像想到了什麼,好奇道:「蘇宇,我聞到了好多主人的味道,我都差點以為你見到主人了,你是拿了主人的什麼東西嗎?」

蘇宇腳步微微一滯。

半晌,頭也不回道:「幫文王前輩清掃了一下辦公室,置換了點破損的傢具!」

「哦!」

小白狗沒再說什麼。

等蘇宇出去了,小白狗急忙將院子中的一些東西全部叼回了屋子,很快,來到石桌這邊,猶豫了一下,掙扎了一下,要不要叼走。

一旁,小毛球開口道:「拿進去吧,不然香香的遲早要拿走!」

「汪!」

收到!

小白狗二話不說,叼起石桌石椅離開!

很快,又飛速沖入外面,在外面的大山上,挖了一塊石頭,迅速打磨,很快,叼著新的桌椅回來了!

好怕!

新人主不幹人事,剛剛一說,小白狗就知道了什麼,怕怕的,得把門關好了!

別被新人主把主人家的東西全給收破爛收走了!

辦公室就算了,老家可不行。

……

此刻,蘇宇自然不知這些。

更不知道,毛球已叛變。

他踏空走出,走出了時光瀑布,外面,那些無敵盤坐的盤坐,聊天的聊天,看到蘇宇出來了,有人正想招呼一聲。

蘇宇天門顯露,一眼掃過!

這一眼,讓一些人通體有些發寒!

一些之前盤坐的無敵,此刻,也不由自主,紛紛站起。

大周王和大秦王幾人,也沒吭聲。

大秦王有些意外地看了一眼蘇宇,而蘇宇,天門消失,但是好像出現在了眼中,雙眼如炬,再次掃過所有人!

很快,他看向小周王。

小周王只覺得渾身不自在,微微朝前走了一步,輕聲道:「聖主有何吩咐?」

蘇宇看了他一會,平靜道:「你很不錯!走上了他道,雖然只是稍微涉及,但是,也算是另闢蹊徑了!你比其他人更有希望成為合道,甚至超過合道,前提是那條道的盡頭,沒有主人!」

小周王心中震動!

其他人,紛紛看向蘇宇,看向周天元,帶著一些震動。

什麼意思?

他們不是太懂。

蘇宇平靜道:「你不需要換道,暫緩肉身修鍊,主攻時光之道!或者,不是時光,只是單純的快慢之道,你要明悟本質,你領悟的並非時光之力,是一種速度!極致的速度!加速,只是讓人跟著你的法則之力,在某個領域,速度加快,這和時光關係不大。」

小周王只覺得震撼莫名。

速度!

他號稱時光王,會時光加速,結果今日有人告訴他,錯了,你領悟的並非什麼時光之力,而是速度!

這兩者,是截然不同的!

蘇宇繼續道:「行了,你退下,你比在場大部分人有前途,靠自己,也許也能踏入合道!靠自己更好一些!」

「……多謝聖主!」

小周王有些不知所措,簡單一句話,他深受震動,一瞬間,只覺得蘇宇簡直無所不能!

蘇宇又看向幾位特殊的無敵,很快,看向大明王道:「大明王!」

「在!」

大明王一步走出,蘇宇看向他道:「你也有自己的道,只是接觸不深,陣法一道其實不錯!但是你被肉身道干擾了,你肉身也相當強大,後續我會帶你走一趟時光長河,最好自己走上你擅長的道,肉身道可以當輔助。」

大明王有些明悟,又有些不理解,只好點頭。

陣法一道!

自己……難道不是陣法一道強者?

只是肉身道強者?

「大周王,我不用多說了!」

蘇宇看向大周王:「你有自己的路,知道的也不少,不需要我多提點什麼!」

大周王看著他,蘇宇也看著大周王,大周王沉默一陣,微微躬身:「聖主說的是!」

蘇宇卻是沒放過他:「你的大道之力,經營多年,不曾受規則懲罰,也許不是這個時期踏上的!我不在乎這些,你強大,我很高興!但是,記住了,這個時代……屬於我!」

這是屬於他的時代!

大周王一時間複雜難明,再次微微躬身:「周天齊,銘記在心!」

其他人,都是一臉異樣,心情不一。

今日的大周王,沒了往日的鎮定,有些失態,有些悵然若失感,有些被蘇宇壓制的感覺,這是第一次他們感覺,大周王被蘇宇徹底壓制了!

今日的蘇宇,才幾日不見,再出現在他們面前,截然不同了!

而蘇宇,繼續道:「我已聯絡10多位合道境,為我第二次諸天之戰準備!但是,都是外族,人族強者太少,少到只有大周王一位合道!」

蘇宇沉聲道:「外族可以幫,可以不幫,可以求,可以不求!本身實力太差,那打下這萬界,算誰的?我的?人族的?還是外族的?」

這一刻,其他人卻是沒想那麼多,只想著十多位合道!

大秦王都忍不住了,「十多位合道?」

蘇宇平靜道:「對!天滅、雲霄、星宏都已合道!另外,獵天閣天部部長天岳,已經歸服,也已踏入合道!此外,我在他處還有一些安排,合道也有一些在待命!」

一群人震動的無以復加!

合道!

一群合道!

蘇宇繼續道:「我去食鐵界,幫助九月證道,也快踏入合道了,食鐵獸皇準備退位,九月即將繼位,食鐵一族,很快便是我們最忠誠的盟友,希望諸位謹記!」

一群人都快算不過來了!

一個個瞪大了眼睛!

這是多少合道境了?

九月也要跨入合道了,我的天,食鐵一族連大權都轉交給九月了,這……不敢置信!

才幾天啊!

蘇宇……騙人的吧?

然而,大家不敢去懷疑,這一刻,真的震撼莫名。

大周王此刻,也隱約明白了什麼,一時間,複雜無比,我知道了,原來如此,蘇宇自己開了天門不說,他麾下力量,已經強大到,甚至無需依靠人族,便可發起第二次諸天之戰的地步了!

蘇宇,是人族的人主,現在,也在朝萬族之主邁步!

他正在迅速壯大自己的勢力!

大夏王他們也是一個個瞪大了眼睛,張大了嘴巴,之前,人族一個合道都沒,這一眨眼,我的天,真的雙手都數不過來了!

而下一刻,蘇宇淡淡道:「我不想外族一直是我麾下最強的勢力!大秦王勞苦功勞,鎮守諸天戰場數百年,功不可沒!此次召集諸位,一方面是為了提升大家實力,一方面也是為了嘉獎!大秦王,此次,我會助你踏入合道,你若是有足夠的機緣,上古人王境……你很快便可達到!」

大秦王張大了嘴巴!

合道,他可以承受。

上古人王境?

開……開玩笑的吧?

故意嚇唬人的?

不敢相信啊!

連大周王都是一臉震動,忍不住道:「上古人王境?」

蘇宇平靜道:「我想大周王應該知曉一些情況,不錯,不外乎掌握一條大道罷了!這東西,我有,不止一條!當然,這一次若是成功了,以後想執掌第二條大道,難度很大!看你機緣!執掌一條大道,不過是上古人王中的普通強者,不如大明王先祖明王,也不如叛徒之祖獄王……」

大家都聽不到後面的話了!

一個個的,都已經被震的無法言語了!

蘇宇,到底是幹嘛的?

為何忽然間覺得,眼前這個年輕人,那般神秘,那般可怕!

好像無所不能!

在這之前,大家還覺得,蘇宇是強,也拉攏了一些人,可是,大家還能看透,這一刻,真的看不透了!

而蘇宇還沒結束,又道:「另外,我已執掌死靈界四分之一的天下,召集上古人族侯為我征戰!上古嵐山侯,第一潮汐河圖……諸多人族強者,正在死靈界域,為我一統這死靈之界!」

蘇宇氣場這一刻強大到了極致,「我要讓這天上地下,都是我的領地!待我拿下萬族,殺上諸天之上,諸君,有幾人能隨我征戰?」

無聲。

震動!

甚至……有些畏懼!

而這一刻,人群中,有人對視一眼,有人熱血激動,有人瞬間明悟了一些,下一刻,有人高聲喝道:「願為聖主先驅,征戰諸天!」

蘇宇漠然。

前方,大周王看向蘇宇,複雜到了極致,許久,艱難無比,緩緩單膝跪地,低下了頭顱,「願為宇皇先驅,一統諸天!」

一位位無敵,茫然無比,有些不知所措。

臣服!

是的,這不是之前的認可了,而是臣服,真的臣服了!

大周王這位人族唯一的合道,他臣服了!

一尊尊無敵都很迷茫,而就在這一刻,不遠處,夏龍武、滅蠶王、大夏王……這些強者,對視一眼,紛紛單膝跪地,高聲喝道:「願為宇皇先驅,一統諸天!」

無敵們,一位位地單膝跪地,有人不解,有人卻是已經徹底明悟了。

從今以後,不再有平等了!

蘇宇,徹底壓服了諸多至強!

哪怕之前那一戰結束,也有人不服,藏在心中,這一刻,卻是連不服都沒辦法了。

蘇宇氣場愈發強大,一直等到所有人臣服,這才虛扶一下,「諸將免禮!」

眾人起身,大周王臉上複雜之色消失,看向蘇宇,這一刻,一些想法徹底煙消雲散!

這,就是開天闢地之主!

他不是百戰王,他是蘇宇!

PS:暈乎,五天更新了15萬5千多,生產隊的驢都不敢這麼更新,最近咋就每天三萬多字了,你們還催我更!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萬族之劫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萬族之劫 萬族之劫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660章 臣服(求訂閱)

67.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