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9章 變化(萬更求訂閱)

第659章 變化(萬更求訂閱)

死靈界域。

一群生靈行走,氣息展露,很囂張!

囂張又如何?

生靈氣息爆發,很快就有死靈來殺人……然後,河圖他們抓的更多了,都不需要特意去找。

死靈很傻的!

看到生靈氣息,就忍不住來殺人,而且死靈界也有規則,生靈不得入內,入內死靈就會來殺人。

這片區域,處於四王域內部。

平時,也就界域內的死靈才會來,除非四王域越界,否則,都是一些中低段的死靈君主,高段的都少見。

沒多久,河圖和嵐山侯身後,就被大印鎮壓了二十多位死靈君主了!

河圖還認識一些。

此刻,正在給他們洗腦。

「你們不知道情況,上古的那些侯去哪了?去四王域了!這一次,我們打下了東王域,正要招兵買馬!那邊死氣更重,修鍊起來更爽,而且地盤更大,更容易開智!」

「你們跟著我們去了東王域,那就能佔據更大的地盤,而且還不用被壓制,知道嗎?」

「這裡是老烏龜的地盤,他壓制咱們!去了東王域,咱們就是老大了!」

「東王域死靈億億萬,大家都能當個大軍統領,統領億萬死靈!」

「……」

河圖說著,還指了指拓伐,「認識拓伐嗎?現在他已經被冊封為東王府三十六大將中的天戰將軍,堪比上古封號將軍地位!諸位,你們活著的時候,撐死了一個雜號將軍,現在可是升級了!」

「一旦踏入合道,都能封侯!」

河圖激動道:「封侯!上古侯,咱們想不到,現在人主開闢新時代了!生死兩界即將一統,現在不投誠,等到最後嗎?還有機會嗎?」

「現在聽話,等人主一統兩界,生死規則制定,那時候……嘖嘖,不得了,都是大人物了!」

「人主規則一改,死靈也能踏入生靈界域,那時候還能回去看看自己的後人,自己的家族!」

「我知道,大家死靈天性壓制了本心,現在說這些,你們沒感受,可是你們去了東王府,實力提升了,穩固了本心,回想起了過去,那時候你們就慶幸今日的選擇了!」

二十幾位死靈君主,一個個木然無比。

被點名的拓伐,也是黑臉滄桑。

我被抓了!

星宇府邸不再是我的地盤了,我要被帶到東王府去征戰了!

河圖大棗給了,大棒也隨之而下!

指了指嵐山侯道:「都乖乖聽話,剛剛嵐山侯的東王印,大家看到了,專門鎮壓死靈的!嵐山侯執掌,合道都會被鎮壓!」

死靈印還是很強的,之前東王差點鎮壓了嵐山侯,若不是蘇宇的人主印鎮壓而回,嵐山侯大概就被鎮壓了。

現在東王印在嵐山侯手中,自然沒有那麼強了。

可是,鎮壓幾個永恆還是可以的。

規則賦予了東王印一些權力!

所以,這些死靈,剛剛幾乎都是被東王印直接給鎮壓了!

蘇宇沒管這些,任由河圖說著,很快,朝一個方向飛去,身旁,天滅嘿嘿笑道:「山啟的地盤!」

說罷,笑呵呵道:「咱們走這上去?」

「不。」

蘇宇輕笑道:「把通道內的死靈君主帶走,36城都這樣,驅散下面的死靈大軍,所有擒獲的君主,都帶走!包括死靈大軍,減輕所有古城的壓力!」

話落,蘇宇開口道:「天滅,你和星宏一路!天岳,你和雲霄一路!擒拿各城下方的君主,我沿途而過,要看到你們帶著君主和大軍加入!不許擊殺!擊殺一位,還會再來一位,沒必要!」

「諾!」

幾人興奮,早就在蘇宇身邊呆膩了,紛紛離去。

天岳倒是沒那麼大興趣,不過蘇宇吩咐了,他也不說什麼,很快和雲霄一起離去。

擒拿君主,掌管死靈大軍,減輕各城死氣衝擊的壓力。

將整個鎮靈域,打造成無死靈的地盤。

當然,那不可能。

因為死靈天河不斷誕生死靈,還會有閑散死靈進入,但是那樣一來,也對三十六城沒太大影響了,到時候,上面安排一位永恆坐鎮就行。

而蘇宇,要去東王府一趟,在那邊開闢定位通道,進入生靈界域的通道。

如此一來,再爆發大戰,呵……把人打下來,數億死靈在這,哪怕合道,一巴掌拍死幾萬,也得累的半死了!

死氣衝擊都把你給衝擊死!

蘇宇繼續帶隊前行,一邊前行,一邊感悟各種戰技。

開天刀,被他化為了神文,或者說早就化為神文了。

之前,擴神錘也被蘇宇化為了神文。

「錘」字神文,是蘇宇的第33枚神文。

他還差66枚神文,那代表66門戰技純熟,甚至精通的地步,才能化為神文。

最少66門功法!

而且最好是大族的,強族的,強大的戰法才行,小族的,那太廢了!

就算成了神文,也是垃圾。

還有,得化為人族神文,蘇宇都是轉換成人族功法來修鍊的,應該不會化為萬族神文,那樣的話,蘇宇會產生排斥,萬族神文,代表萬族的道。

蘇宇主要還是領悟那種契合人族的道。

「神魔仙龍冥這些大族天賦技,都可以化為神文!」

「食鐵七十二鑄,其實也是一種天賦戰技!」

這個蘇宇很精通,以前他是沒打通天門,無法轉換。

現在,蘇宇默默感悟,開啟「火」字神文,默默去領悟,感悟大道,他甚至開天門去感悟,那樣的感悟起來,更直觀一些。

在死靈界,效果其實差一點。

若是去了生靈界,蘇宇甚至可以看到對應的大道!

那樣,感悟更好。

條件允許的話,就在時光長河中跑跑,感悟一番,效果一定好的嚇人!

蘇宇繼續前行,嵐山侯和河圖都在調教那些被收服的死靈,嵐山侯時不時地崇拜地看一眼蘇宇,這一代人主,太厲害了!

很快,天滅興奮地抓著一位君主趕來,丟下那君主,迅速消失,招呼都沒打!

他合道了!

剛剛去了山啟古城下方,一拳頭砸的那位死靈君主暈眩,順帶著在通道下方,捅咕了一下山啟,嚇得山啟大驚失色,還以為死靈殺上來了。

等天滅的腦袋冒出來,他才知道是天滅。

而天滅,給他展露了一下合道氣息,不顧山啟獃滯的眼神,很快帶著砸暈的死靈君主離開了。

此刻,他急著去下一個城市炫耀!

生怕被雲霄他們搶先了,哪有時間理會蘇宇他們。

忙著呢!

還有星宏,也在炫耀,天滅都急死了,就36城,除了他們幾個,就33位可以炫耀的,老大那邊還不好炫耀,實際上就32個。

他起碼得炫耀11個才能足夠,不然,他可能分的最少。

天滅他們忙,而蘇宇,天門竅中,一枚神文慢慢成型了!

七十二鑄法化成的神文!

「御!」

強悍無比的防禦能力,強大無比的肉身,七十二鑄的本質,就是鑄最強防禦之身!

攻擊力,其實是其次。

關鍵就是防禦力!

食鐵一族,防禦無雙!

這一族,主要也都走這條道。

「御」字神文,一成型就很強大,因為這是蘇宇完善了的功法,本就強大無比,此刻,瞬間跨入日月境,甚至在日月境上都走了一截。

這些戰技神文,看個人領悟程度,蘇宇對七十二鑄,那不是精通,而是大師級的領悟了!

這是他戰技化成的第三枚神文了!

下一刻,又一枚神文勾勒成功。

「擊!」

是破山牛一族的破山擊化成的,蘇宇相當遺憾,這一族的戰技一般,但是自己之前經常使用,領悟還行,居然主動化為神文了!

「我最後化成的神文一定不少,之前的一些神文,也許可以選擇破碎了,或者精挑細選,選擇99枚神文出來才行!」

蘇宇心中想著,又或者,乾脆將一些強大的神文,抽取出來!

弱小的神文,去融合戰技,走筆道!

強大的神文,單獨再走一道。

比如「劫」這種,蘇宇很想單獨走出一道出來,這樣的話,他敢肯定,一旦遭遇危機,大道震蕩,自己可以迅速感應到危機在哪!

甚至可以真正的有卜卦之效,提前預知!

「大周王他們的神文,我倒是可以都融合了,融合成神文戰技,最終被抽取力量,化為筆道!靜字神文這些,大周王也在感悟,也許已經踏入了合道,我再感悟,那就是和對方搶道了!」

蘇宇心中有了判斷和計劃。

一些有衝突的神文,可以融到戰技中去。

天生的一些神文,可以留下另外開道,反正蘇宇是不甘心最終只開一道的,那樣的話,哪怕強大,距離上古那些絕世強者差距也很大。

「35枚神文了!」

神文,越來越多了。

而身後,被抓來的君主也越來越多了,君子之後,更是有大量的死靈跟隨,很多很多!

蘇宇遮掩了生氣,免得被這些死靈盯上,那沒意義。

……

生靈界域。

鴻蒙古城。

老龜感慨一聲,嘆息一聲,他感覺,鎮靈域已經有了天翻地覆的變化!

大量的死靈,正在匯聚!

「我鎮守10萬年,都沒做到!」

這一刻,老龜有些唏噓,有些無奈。

我很差嗎?

10萬年來,他都沒能統一鎮靈域,主要是東王府會搗亂,不給他一統。

而今,東王被殺!

蘇宇已經解決了最大的麻煩,鎮靈域這邊,倒是很少有變動了,至於其他三大王府,距離死靈通道還遠,36城的通道,都開在靠東區域。

「這天下,註定要一統了!」

老龜心中想著,這一次,最後一次了,不是人族一統,就是其他種族,反正這一次,他覺得很難和以前一樣,和平收場!

老龜正想著,忽然,微微凝眉。

下一刻,一道白色影子浮現。

老龜淡淡道:「監天侯還敢到處走動?」

監天侯還是書生模樣,看向老龜,有些複雜,「上次來見鴻蒙兄,我問鴻蒙兄,這天下,是否會再次一統,是否要再出人皇……我問,是不是蘇宇進入其中,鴻蒙兄……哎!」

他其實也有預感。

可惜,而今一切都遲了。

老龜平靜道:「上次我便說了,哪怕你煉化了獵天榜,獵天榜又不是蘇宇的,他不是文王,他才不會在意這些,你若是那一次願意幫他……也沒現在的局面!」

監天侯笑了笑,「不提這些!此次我來,也不是為了後悔當日所做,第七潮汐開始,我就沒退路了!文王留下獵天榜……我卻是自己偷用了,我早已無路可退!」

「侯爺有何吩咐?」

老龜淡漠,不是一路人了。

雖然,如今這天地,他和監天侯算是最古老的一批。

「不敢當!」

監天侯笑了笑,「我只是想問問,蘇宇是否去了文王故居?」

「不知道。」

「連這,也不願意說嗎?」

監天侯苦澀,很快道:「我好像看到了文王昔年養的一條狗的影子,鴻蒙兄,你說,文王,到底死沒死?若是沒死,為何一直不回來?若是早點回來,何至於此!還有……蘇宇……他……是不是文王?」

他帶著一些恐懼,「為何,文王的東西都到了他手中!文墓碑如此,那狗如此,而今連你們也站在他一邊,食鐵獸皇都在投靠他……」

他想求一個答案!

蘇宇是不是文王?

老龜見他那樣子,有些驚悚的樣子,微微凝眉。

此刻,老龜知道,自己若是說蘇宇就是文王,那監天侯,一定更害怕!

可是,老龜沒說。

他平靜道:「蘇宇就是蘇宇!文王是文王!生死輪迴,不存在的!死靈界都在這,若是真能死而復生,甚至是傳說中的投胎……那就不止文王會歸來了!」

「侯爺,你著相了!」

監天侯沉默了,片刻后,嘆息一聲:「也許吧!我曾在文王身邊待了一些年,我曾聽他說過,這世間,有絕世強者,要開生死輪迴!不是現在的死靈界,如今的死靈界,不完善!文王的意思是,完善之後,生靈有生靈的主宰,死靈有死靈的主宰!死靈的主宰,可以讓生者死亡之後,轉而投胎,再活一世,生生世世,永遠輪迴……」

他苦笑道:「我就是聽過這些話,我才害怕,蘇宇,他會不會是文王轉世?文王會不會開了生死輪迴之道?」

老龜平靜道:「你是庸人自擾之!不做虧心事,不怕鬼敲門!侯爺,若是你現在改變立場……」

監天侯有些蕭瑟,許久,輕笑道:「算了!你不懂!我……只是想走的更遠一點!我是這天地之靈,我也想走的更遠,我也想成為這世間崇拜,人人畏懼的存在……我不想再被他人驅使……」

老龜無言。

也許吧!

各人有各人的選擇。

只是,在他看來,監天侯沒有希望的。

監天侯有些蕭瑟,轉身消失在原地,此次他來,只是為了求一個心安,老龜安他心了,老龜說了,蘇宇不是文王。

這世間,老龜活的最久,他說不是,那就不是了。

他只求一個答案!

監天侯走了,片刻后,通道震蕩,天滅不滿道:「老大,你幹嘛不說蘇宇就是文王,嚇死這孫子?」

「還有,我合道了,老大,你對我客氣點,再踩我腦袋,我翻臉了!」

老龜無言,合道怎麼了?

合道很了不起嗎?

照樣打你!

他沒理會天滅,想了想,輕笑道:「文王是文王,蘇宇是蘇宇,每個人,都用不同的人格和性格,你少提這些,提多了,小心蘇宇揍你!蘇宇自己在這,也不會說自己是文王!靠文王恫嚇人,弱小的時候他會做,現在……他大概不願去做了!」

沒人會願意活成其他人。

哪怕那個人蓋世無雙!

「也是!」

天滅點頭,老龜又道:「你別亂跑!你這次晉級合道,低調點,我看蘇宇不會太快發動,小心被人窺探到了虛實!」

老龜感觸道:「他賭贏了!」

天滅齜牙道:「我以為要輸了,結果贏了!老大,你是不知道,最後一刻,我都準備自爆了,大家都準備一起赴死了,結果……嘿嘿,打贏了!」

「武皇?」

「不是!」

天滅興奮道:「是他自己!他還有一滴那個小狗的血,嘖嘖,這傢伙其實挺狠的,他眼看著我們都快被打死了,都要自爆了,他都沒提前打個招呼。」

老龜很快明悟,笑道:「正常,擔心傻子太多,暴露了他的情況,還有什麼比不知道自己演戲,但是卻是入戲了更真實的!」

「東王還是很強大的,你們是不是真的絕望,他能感知出來,若是你們沒流露出絕望之意,他如何能輕易上鉤?」

天滅點頭,又道:「老大,那咱們就徹底站他了?」

老龜沉吟一會,許久,輕聲道:「你覺得呢?」

「我?」

天滅隨意道:「我聽老大的!」

「不,你們有自己的想法。」

老龜輕聲道:「10萬年前,你們聽我的,導致你們如同囚徒,被囚禁了10萬年,而今,又是一次選擇……」

「起碼我們還活著!」

天滅笑道:「不過真要問我意見……我的想法就是……幹了!老大,再這麼下去,何時是個頭?這萬界,我看,就蘇宇有希望完成一統的目標,再定規則!第九潮汐,百戰王來找我,也應該找了老大,我看那傢伙的樣子,就知道成不了大事!」

天滅撇嘴,「反正我自己是成不了大事的!那百戰王,跟我一個樣,跟我說的好好的,萬族有人挑釁,提刀就出去砍人了!一點不知道忍耐……」

老龜失笑:「蘇宇也一樣!」

「不一樣!」

天滅辯解道:「真的不一樣!若是蘇宇,有百戰王那個實力,那時候我其實在思考,百戰王也有能力鎮壓死靈通道,你說,要是蘇宇,他會怎麼辦?」

老龜微微一怔。

天滅齜牙道:「要是蘇宇,我覺得,他肯定說,天滅,你去滅了那傢伙,出去轉一圈,我幫你看著通道!那傢伙,順坡下驢可厲害了,我要是出了一次手,後面都不用談了,直接就站隊了!就我那脾氣,搞不好真的會出手打死對方!百戰王可沒有,還有點跟我炫耀戰力強大的意思,我一看……得了吧,這傢伙不靠譜!」

老龜忍不住笑了,「你倒是看的清!」

「那是,我眼光多好!」

天滅齜牙咧嘴道:「你看到了,現在我們都快解封了!鎮靈域很快就是我們的地盤了!百戰王那傢伙果然完蛋了!所以啊……老大,讓我選,我的意思就是干!」

老龜沉吟片刻,許久才道:「其實,我們也沒什麼退路了!無非是堅定不堅定罷了!」

天滅點頭:「我就怕,一旦戰死幾位兄弟,老大你捨不得了,那時候,會退出!」

他看向老龜,「老大你心疼咱們,我們都知道!你一直覺得虧欠了我們,因為我們當這囚徒當了10萬年,你為了我們,連恭王後裔都給殺了!我就怕,一旦大戰爆發,兄弟們,死傷一些,老大你又忍不住了,會那時候改變立場,選擇退出!」

他和老龜太熟悉了!

熟悉到,他擔心,一旦開戰,鎮守死亡幾個,老龜會後悔,帶著其他鎮守撤出戰鬥,那時候……就麻煩大了!

老大是個好老大,但是,不是個太好的盟友。

這一點,天滅心裡比誰都清楚。

可是,大戰能不死人嗎?

連他自己,也做好了準備,死亡的準備!

老龜眼神複雜,「天滅,你……」

天滅弔兒郎當,一臉不在意,「別我我我了,我知道老大覺得我莽撞,莽撞又不傻!我傻,我就活不到今天了!這一次,不一樣的!」

「我特意提前回來,就是想和老大聊幾句!」

天滅咕噥道:「就不說,這次咱們有沒有退路吧!老大,就蘇宇那性子,要不幹脆現在提前說,咱們不幹了,讓他自己想辦法去!看在之前的情分上,他大概沒話說。可一旦戰場中途咱們退場……老大你自己想,他是先打萬族,還是先打咱們?」

「依我看,他百分百會來打老大你!」

天滅認真道:「這小子,很瘋狂的!第一次看到他,我就知道他瘋狂!膽大包天!嫉惡如仇!他第一次就敢敲我!要是真打不贏,那沒事,因為咱們退場,害得他的人死了,他能和咱們善罷甘休?」

天滅一臉認真:「老大要是下不了決心,就現在和蘇宇說!咱們不摻和了!別到頭來,他把咱們解放了,然後,找人來填充咱們的位置,那時候咱們才說不幹了……他能馬上翻臉!」

「現在退場,誰也不欠誰,咱們幫了他許多次,他幫咱們仨晉級了合道,解決了東王,減輕了壓力,大家都不欠誰的!」

老龜苦笑:「你……我說了你多年,你不聽我的,才和蘇宇廝混幾天,你倒是聽他的了!」

「那沒有!」

天滅笑呵呵道:「我還聽老大的,你說怎麼干就怎麼干!」

「老大就是想當萬界之皇,咱們兄弟也挺老大!」

老龜無奈:「別給我找事!我可沒那心思,也沒那實力!你說的也對,真要中途退出,我也擔心那傢伙會放著萬族都不管,來先滅了我們!可是……」

他吐氣道:「你們真戰死了,我……」

「那也是命!」

天滅咕噥一句,「戰死了,也轟轟烈烈,比現在強,活死人的滋味,老大你不懂!」

正說著,下方,有人開口道:「老大,天滅這傢伙,有些話還是對的!」

星宏聲音傳來:「你不用顧忌我們!我們寧願在這個潮汐戰死,不想再等一個潮汐了!十萬年,真的受夠了!」

老龜眼神複雜,許久,嘆息道:「我知道了,也明白你們的意思了!只要你們自己不後悔,我不會退出的!」

「老大英明!」

天滅拍了個馬屁,很快丟出一個東西,笑哈哈道:「老大,馬上可能要開戰了,你把這個融合到我的大棒中,我還有事,先走一步,下面很忙的!」

話落,他消失了!

老龜還沒來得及反應,下一刻,星宏也丟出一些東西:「老大,幫我也融合一下,我也走了!」

很快,他們都走了。

老龜這才看了一眼被丟出來的東西,有些眼熟,有些古怪,半晌,咬牙,「畜生!」

那是我的殼!

那是我家裡的傢具,那是我府邸的大門,那是我的洗澡盆,那是我的桌子……

這些混蛋,把老子抄家了!

艹!

老龜大罵!

抄家還不夠,這些混蛋居然還要讓自己用他們抄自己家的寶物,去幫他們融合兵器,這不是人能幹出來的事!

畜生啊!

「八層被蘇宇抄了?」

老龜罵了一陣,很快想到了什麼,有些吸氣,八層寶物可不少!

自己算是窮困的,只是一個封號將軍,就算如此,寶物也不少了。

八層還有大量的侯,不少王和半皇的府邸,蘇宇若是抄了八層……天,那這傢伙發財了!

想著這些,又想著天滅之前說的話,苦笑不已。

果然,自己就不是那塊料。

連天滅這莽夫,都猜到了一些自己的心思,擔心自己會中途退場,趁著蘇宇還沒回來之前,提前來打個招呼,其實天滅他們的態度很明顯了。

他們希望參戰!

「哎,只希望……你們都能平安吧!」

十萬年來,他最後悔的就是把這些老兄弟拖下水了,弄的人不人鬼不鬼!

這一刻,老龜不再去想什麼。

那就在這個潮汐,決定勝負吧。

自己說監天侯考慮的太多,自己又何嘗不是呢?

難怪我和監天侯,活的久遠,實力也強,卻是都遲遲沒有觸碰到規則之主那個地步。

……

「裂!」

死靈界,蘇宇再次勾勒一枚神文。

搖頭!

垃圾!

這是鐵翼鳥一族的天賦技勾勒的,撕裂天賦技,很垃圾的神文,勾勒成功居然才二階,代表這神文本就不咋滴,鐵翼鳥一族的大道,可能只是一條垃圾道!

也許都沒有成為規則之主的希望!

果然是垃圾種族!

這是蘇宇勾勒的第45枚神文,距離99還早!

而且勾勒的神文太垃圾的話,他還得後期強化,看樣子,還得去一趟五行界,多弄點規則之力,幫自己提升神文,踏入大道!

「五行界,五行大道!」

蘇宇摸著下巴,五行大道,是一條道,還是五條道?

被人弄的無法合道,可能是因為大道被撕裂了,出手的可不弱!

去看看就知道了!

五行老祖掛了,五條大道……蘇宇覺得對方掌握五條大道的可能性不大,那可能只有一條,不管如何,自己去看看再說。

若是有五條大道,也許自己可以想辦法,弄成自己的,反正我也有五行神文。

正想著,天滅他們又回來了,抓了更多的死靈君主!

而就在此刻,遠處,一尊死靈君主不是被抓回來的,而是走來的。

星月!

此刻,星月看了一眼蘇宇,再看看他身後的嵐山侯,再看看那些死靈君主,現在都快有50位了!

看了一陣,星月忽然掉頭走了。

蘇宇有些意外,走了幹嘛?

「星月大人……」

遠處,星月頭也不回道:「你已經是這一方主宰了,不用再喊我大人,以後……也不需要本座了,本座並未提升到七段!」

帶著一些失落,星月飛速消失。

她吞噬了一位侯的死靈印記,卻是沒有晉級!

她很失望!

而此刻,她也知道了,蘇宇擊殺了東王,拿下了整個東王域,成為了這死靈界域的霸主,現在正在收攏大量死靈君主!

很失落的感覺!

那個求自己幫忙的蘇宇,不再需要自己了。

而此刻,她也感受到了,她和蘇宇連接的死氣通道,已經微弱到不堪的地步,蘇宇不需要再去抽取她的死氣了,因為蘇宇已經融合了天門!

而她,傳輸給蘇宇的死氣,現在微不足道!

甚至都容易被蘇宇忽略過去,被他強大的力量,直接碾壓粉碎,壓根無法再去轉換蘇宇了!

蘇宇看著她離去,笑著搖搖頭。

嵐山侯看了一眼,開口道:「人主,要擒拿回來嗎?」

「……」

蘇宇無言,笑道:「閑的沒事幹了?沒事幹的話,早點修鍊到東王那個地步,我將東王域交給你,你別給我弄砸了!」

「屬下不敢!」

蘇宇沒說什麼,此刻,已經快走到死靈天河那邊了,也就靠近老龜的地盤了!

他該上去了!

死靈界這邊,其他三大天王都沒出現,不知道是在消化東王死後的大道之力,還是靜觀其變。

「我去一趟東王府……算了,你帶著我的人主印,去一趟東王府,我會自己定位,在東王府開闢通道!」

蘇宇囑咐了一句,很快將印章交給了嵐山侯,又道:「另外,你讓人去招攬人族侯!死靈界域只是四分之一拿下了,剩下的,還不知道什麼情況呢!」

「遇到了危險,不要死戰到底,帶人撤!撤到鎮靈域,找鴻蒙前輩他們幫忙!」

「別把我的兵,給我打完了!」

蘇宇還真怕她這樣,很快道:「河圖,你去輔助嵐山侯!你腦子比她靈活!」

後方,河圖笑呵呵道:「行,就是……那個……總得有個名義吧?」

蘇宇笑道:「名義?那我冊封你為東王府行軍總管,你實力不夠,實力夠了,我便冊封你為侯!若是你能走到你先祖那個地步,我封你為王!」

河圖笑道:「此話當真?」

「當然!」

蘇宇平靜道:「若是諸天再次一統,我當再分封天下!不過,此事還早!」

統一天下!

再次冊封!

此刻,連一些死靈都微微動容,這剛認識不久的人主,真的要一統天下?

好大的雄心壯志!

蘇宇不再說什麼,朝天一招,無數死氣匯聚,瞬間融合成一頁書冊,蘇宇提筆,文墓碑化筆,瞬間寫下一些字,人主印凌空落下,蓋下一個印章!

這一刻,河圖身上,冒充一抹幽光!

蘇宇笑道:「行了!這下放心了吧?」

河圖接過書冊,一看,一時間,心情複雜,半晌,單膝跪地,沉聲道:「東王府行軍總管河圖,領命!」

「免禮吧!」

蘇宇揮揮手,看向後方的死靈大軍,開口道:「帶回東王府,過河的時候,用人主印鎮壓!東王印在死靈天河,用處不大!」

說罷,蘇宇已經看到了河圖的國度,那邊,便是老龜的地盤了。

他要先出去了!

勾勒足夠多的神文!

然後,強化神文,踏入融道。

再去強化大秦王他們,解放鎮守,接著,他便要發起第二次大戰了!

……

片刻后。

蘇宇從鴻蒙城通道走了出來。

只有他一人,其他人還在下面辦事。

這一次,老龜看到他,有些複雜,片刻后,微微躬身道:「臣,恭王麾下,鎮靈將軍鴻蒙,拜見人主!」

「前輩客氣了!」蘇宇笑了一聲,攙扶了一下。

老龜感慨道:「禮不可廢!如今,鎮靈軍再次恢復人族統治,你年輕,我們年紀都大了,我若是無禮,下一次,若是有人投靠,也會無禮……連我都禮敬人主,其他人,沒資格無禮!」

老龜笑道:「除非他資格比我還老,實力比我還強!我雖然只是封號將軍,可昔年,我統帥的鎮靈軍,比一些封侯的麾下軍隊不弱!我是恭王麾下第一戰將,一些侯,都不如我!哪怕人族的一些侯出來了,上古侯也不行,他們沒資格在我面前倚老賣老!」

蘇宇笑了!

此刻,笑容燦爛無比,「前輩費心了!」

「應當的!」

老龜也笑道:「這一次斬了東王,對我而言,也是解除了一大隱患!還有三大天王,北王、西王有些不滿人族統治,南王卻是曾聯繫過我……如今,我和南王聯手,也能和兩方對抗了!死靈界域,你儘管放心,我活著,南王活著,應該可以鎮壓!」

說著,又微微皺眉道:「我只是擔心,四王域之外……死靈界域太大,無邊無際,四王域之外,還有一些無主之地,我也不曾探查!另外,還有死靈天河中,我擔心復甦一些強者,引起麻煩!」

蘇宇點頭:「這些我也會關注的!當務之急,是將鎮守們解放出來,需要35位永恆!前輩這邊,我現在恐怕無法解放,我還沒有權力,去解除前輩的職司!」

其他鎮守,老龜自己可以辦到,但是老龜,是恭王親自任命,甚至人皇加蓋大印的那種,蘇宇是沒權力解放老龜的!

老龜笑道:「我還不能走,我走了,鎮靈域無法鎮壓,那才麻煩!我若是沒有職司在身,我也不是四天王的對手!」

蘇宇微微點頭,笑道:「那我先回人境一趟!死靈域,就勞煩前輩費心了!」

「應當的!」

蘇宇也不多說,踏空離去!

等他走了,老龜有些感慨。

蘇宇給他的感覺,越來越超脫了!

不是強大到他無法匹敵,而是那種氣質,說實話,他剛看到蘇宇,也有一種感覺,文王!

難怪監天侯害怕!

蘇宇此刻若是實力都和文王一樣,看到了,真的以為是文王回來了。

老龜忽然隱約有些期待……蘇宇若是和文王見面了,那會是什麼樣的場景?

一定非常有趣!

……

這一切,蘇宇沒興趣去思考。

此刻的他,撕裂虛空,觀察天地,那條時光長河,橫亘天地,給蘇宇的感覺,特別美麗!

開了天門之後,他看到的景色都不一樣了!

「真美!」

蘇宇感慨一聲,瞬間落入人境通道。

人境。

大周王還在下雨,沒到10天呢。

此刻,忽然看向一方,下一刻,臉色微變!

那遙遠處,一人白衣白袍,踏空而來,大周王瞬間有些恍惚。

「蘇宇?」

他喃喃一聲,下一刻,臉色再變!

是蘇宇!

但是,蘇宇沒有撕裂虛空而來,他腳下好像踩著什麼,隱約有些光輝,他在踏著什麼光輝前行!

大周王愣了一下,半晌,駭然,「這是……順流而下?」

順時光長河而下?

這一刻,他眼睛中閃爍神光,朝那邊看去,彷彿看到了一條河流,而蘇宇,腳踩河流之上,速度快的驚人!

以無與倫比的速度,瞬間出現在他面前!

「大周王!」

一聲低喝,驚醒了大周王,大周王臉色一變,好快!

「蘇……宇皇!」

大周王艱難開口!

蘇宇額頭天門開啟,看向他,這一刻,大周王渾身有些冰寒,蘇宇看了他一會,許久,緩緩道:「倒是不錯,神文合道,走的還是忍之大道!能忍,能蟄伏,好事!我還以為,你走靜之一道!」

蘇宇一臉漠然,平靜的很。

而大周王,卻是心潮起伏!

他看出來了!

他看出來了!

蘇宇淡淡道:「忍之一道不錯,但是,我看,你想掌控這一道,難!可能還有規則之主沒死!合道也快到巔峰了,比我想象的要強點,但是……也沒強到我沒想到的地步!」

帶著一聲輕笑,蘇宇消失在原地,繼續踏空而行,沿著時光長河,很快,落入一片瀑布當中。

而蘇宇,聲音卻是順著時光長河傳遞而來:「召集人境永恆,來星落山等我!」

「……諾!」

大周王應了一聲,帶著一些震動,一些無措。

蘇宇……到底發生了什麼變化?

剛剛那瞬間,他覺得自己一切都被看透了!

這……天門……難道是傳說中的天門合一?

天門合一,一切無可隱瞞!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萬族之劫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萬族之劫 萬族之劫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659章 變化(萬更求訂閱)

67.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