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5章 文人的鄙視鏈(萬更求訂閱)

第695章 文人的鄙視鏈(萬更求訂閱)

「可怕!」

飛出人境的蘇宇,暗暗吐了口氣。

真可怕。

怪不得非要自己回大夏府一趟,這些人真不是人,居然準備給自己留後,怕了怕了!

蘇宇轉頭看向人境,笑了笑。

讓我後裔再戰一個潮汐?

算了吧!

我就夠苦的了,還讓後人來平定霍亂,何必呢。

自己戰這個潮汐,就能解決這些問題,解決不了,也未必有下一個潮汐了。

「養道去了!」

蘇宇笑了一聲,迅速消失在原地。。。

……

破山牛界。

這一族,蘇宇特別熟,但是還真沒來過。

這一族的天賦技,是破山擊,蘇宇還用過不少次,甚至勾勒過神文。

此刻,蘇宇鬼鬼祟祟的,偷摸著入界。

人族,還沒打下破山牛界。

但是也快了!

年一過,大戰再起,這一族必定完蛋,當然,可能會投降,現在投降的種族不少,少數死硬派不肯投降,也是因為之前和人族殺戮過多。

此刻,蘇宇撕裂時空長河,遁入虛空。

破山牛界,唯一的永恆境強者,很快抵達,四處張望了一下,帶著一些心悸。

別不是人族來了我族吧?

最近這段時日,人族攻打諸天萬族,掠奪資源,殺戮無數,大量的強者崛起,讓小界是苦不堪言。

那真是有仇報仇,有怨報怨。

破山牛一族,也和人族征戰過,此刻,這位永恆也是擔憂無比,卻是無可奈何。

人族無壓制力,入境一戰,各族也沒任何辦法。

「希望遲點打到我界!」

帶著一些忐忑,這位永恆不放心地再看了看,很快離去。

而此刻,蘇宇已經踏入時光長河之中。

這是破山牛一族的時光長河領域,正常情況下,人族是沒辦法隨意踏入的,各族踏入的時光長河,其實都有一個節點。

不過,在破山牛界,蘇宇能看到這一族大道,又會破山擊,蘇宇是可以撕裂這一族的時光長河的。

此刻的蘇宇,小心翼翼,很快,走到了一條支流附近。

他要竊取這一族的大道之力!

讓這一族強者,為自己蘊道。

不好一個個去弄,而且這一族永恆太少,蘇宇想著換一個辦法,能否直接將書頁置入大道,竊取其中力量。

否則,一些種族沒有了強者,那又該如何竊取力量?

「換個方式,直接將書頁融入大道中,也許也可以!」

蘇宇心中想著,就拿破山牛一族做個試驗看看。

此刻,蘇宇站在時光長河之中,開始演武!

破山擊!

這是破山牛一族的功法,天賦技,隨著蘇宇一拳拳打出,一枚神文浮現,「破」字神文,破壞一切。

書頁,慢慢呈現。

神文融入書頁,書頁上,好像有人在演武。

而此刻,破山牛一族的破山之道,微微顫動,好像被吸引了,想要蘇宇來融道,蘇宇心中一喜,果然可以!

若是如此也行的話,接下來,自己要做的是學萬族之法,勾勒萬族神文,融入萬族書冊,之後,再用書頁去竊取大道之力。

「只是需要靠我自己,其實還是融入他人之道,讓他人去幫我蘊養更爽一些!」

有利有弊。

比如融入龍血侯他們大道中的種子,有人幫蘇宇蘊養,蘇宇不用操心的,但是也容易被人識破,甚至是反噬蘇宇。

靠自己領悟,再去勾勒神文融入,算是偽融道了。

而且速度也不會太快,只能慢慢融合。

汲取大道之力!

「各有利弊吧,這些小族,也沒辦法,一個合道都沒,還沒我自己領悟的快。」

蘇宇也是無奈,小族的道,好融,好竊取。

可小族,也代表強者不多,你就算植入對方大道,一個永恆,幫蘇宇融道的速度,可能還沒蘇宇自己去感悟來的快。

他畢竟是絕世天才,這一點,不是破山牛族長這樣的垃圾永恆可以比的。

「小石頭……希望可以立功!」

竊取力量,可不是真讓自己去融道,不然大道衝突太大。

蘇宇的想法是,用小石頭平靜大道,鎮壓大道,再把自己的書頁偷渡過去,無聲無息地融入大道之中。

此刻,他從懷中取出了小石頭。

看著眼前的大道,有些齜牙咧嘴的,千萬要成功。

小石頭,可以鎮壓大道之力的。

蘇宇深吸一口氣,將小石頭朝那支流拋去,原本河水沸騰的支流,此刻,好像感應到了什麼,大道之力涌動,河水沸騰,水流波動的厲害。

而那小石頭,此刻,忽然爆發出一陣璀璨光芒!

動蕩的支流,忽然平靜了下來。

蘇宇大喜!

急忙肉身橫渡,一步踏入支流,二話不說,將書頁丟進了支流,小心翼翼地找了個地方,將書頁隱藏了起來,也是擔心被一些頂級強者感應到。

雖然不開天門,幾乎無法看到,可也得防著一些,比如武皇,他就開了。

一旦被這孫子知道了,看到了,那孫子要偷自己的書頁怎麼辦?

將書頁丟進去,蘇宇迅速撤離,一把抓走了小石頭。

小石頭被抓走,轟隆一聲,那支流大道忽然震蕩起來。

好像感覺到,自己支流內多了一個外物。

又好像沒多!

此刻,蘇宇的書頁,就好像是小偷,悄悄潛伏了進去,汲取大道之力,而不是正常融道進入。

若是蘇宇強行將蘇宇丟進去,大道會反擊。

可蘇宇用小石頭鎮壓了大道片刻,大道也沒感覺到有東西偷偷混進去了,而且書頁本身就有一些融道的感悟,好像天然一體,就這麼悄悄地潛入了進去。

蘇宇暗暗鬆了口氣!

他迅速撤離,想出去看看,這算不算融道,若是算,自己應該會遭遇一些懲罰。

那代表,大道之力其實發現了自己。

若是不算,代表潛入的很成功,大道之力都沒發現自己的書頁潛入了進去。

蘇宇一步踏出時光長河,稍微感應了一下,並未發現什麼異常。

也沒雷劫降臨。

蘇宇頓時大喜過望!

沒事!

很好,這代表自己真的可以竊取大道之力了。

他天門開啟,朝天空看去,此刻,隱約可以看到一條大道,那是破山牛一族的大道,這時候,也能看到一些小道環繞在上面。

顯然,這一族的永恆,不止一位!

但是大概率,是在上界,本界真的就只有一頭永恆境的牛。

蘇宇沒管這個,他開始找自己的書頁,天門開到了極致,蘇宇找了很久,在那大道之上,隱約可以看到一頁書,很小,幾乎微不可見。

若不是蘇宇自己有感應,而且特意去找,幾乎不可能有人在意。

「唯一需要防範的,就是開了天門的傢伙!」

「不開天門,哪怕大道感應到了一些異常,也不會想到,會有人偷渡,去竊取大道之力!」

「武皇……」

蘇宇再次念叨一聲,大爺的,我很想殺人滅口。

他很擔心,被武皇這孫子看到什麼,一旦暴露了……好像也沒差別,蘇宇心中嘀咕,暴露了,萬族也要殺我,沒暴露,難道不殺我了?

真是的!

此刻,蘇宇沒再去想,看向虛空中的大道之力,對那書頁有些微弱的感應,蘇宇暗喜,過些時日,等破山道被自己的書頁汲取一些力量,自己再取走書頁。

諸天萬族,我都可以去試試!

各家都去試!

如此一來,等到文明志再次歸一,我的文明志,那就一定強大到可怕的地步了。

「文明志強大了,我再融了時光冊,那時候,我就有足夠的力量,足夠的資本,去開闢自己的小道了!」

怎麼開?

蘇宇其實有想法,不在時光長河中開,而是單獨開!

當然,他還有個想法。

在時光長河上開,但是,最好和死靈大道上的墨道一樣,偷著開一個支流,竊取時光長河的力量,關鍵時刻,可以直接斷道,然後,還能保持自己的道完整!

「時光長河……死靈長河……萬變不離其宗,兩者關聯……死靈長河接引死靈……」

其實,此刻的蘇宇心中隱約有些想法。

死靈長河,未必真的完全脫離了時光長河!

也許,和時光長河,有些藕斷絲連。

當年開道的那位強者,也許也竊取了時光長河的力量,之後才斷了道,自己把自己的道當成主道來修。

之所以說也,因為蘇宇想著,他準備這麼干!

「如此一來,死靈大道如此強大,就可以理解了。死靈大道的主人,偷取的是時光長河的力量!」

「而這麼多年,為何沒人踏入規則之主境界……難道是時光長河汲取大道之力,修補自己?或者說,規則之主都還活著?」

這是蘇宇的一些猜想,暫時不去管了。

他接下來,任務很多。

一家家地跑,還得防著點。

一天跑10家,蘇宇跑1000種族,也得跑100天了。

時間,在這時候很緊迫。

所以此刻的蘇宇,也沒興趣和小界中的強者打交道,哪怕是人族打下來的小界,蘇宇都懶得現身,耽誤時間。

……

外界。

新宇歷正式開始,此刻,踏入元年了。

此刻,諸天萬界,幾乎無永恆之戰。

無盡虛空。

一座大殿,在黑暗的虛空中飄蕩。

大殿之巔,監天侯坐在樓頂上,喝著茶,想著事,也是白衣如雪。

和文王接觸多的人,可能都有點這習慣,而運靈,其實受文王影響最大,也是文王麾下,第一位,或者說唯一一位,出去擔任王侯的非人族。

虛空一角,被人為撕裂。

多寶探頭,小心翼翼,笑道:「監天侯,喝茶呢?」

「鼠輩。」

監天侯瞥了他一眼,淡淡罵了一聲,多寶也不生氣,笑道:「本就是鼠輩,通寶鼠也是鼠!不膽小怕事,哪能活到現在。」

多寶笑呵呵的,很快道:「侯爺,現在人族獨大。咱倆都是過街老鼠,人人喊打!人族隔三差五地來剿一回,我這想投降,都找不到門路啊!」

說著,多寶笑呵呵道:「侯爺,你是文王麾下的老人,豆包你也認識,都是老朋友了!噬神族和人族關係不錯,要不侯爺出面,找豆包當個中人,和人族談談?這上界一開,人族也不佔優,何必對我們趕盡殺絕呢!」

監天侯嗤笑一聲,有些不屑。

多寶笑道:「別這樣,侯爺,你就不想投降?這干不過啊,送死去嗎?蘇宇自從當了人主,那是一天一個樣,人族實力越來越強,大周、大明、大夏、大秦都已合道!再這麼下去,我擔心人族又出幾個合道……蘇宇那傢伙,也不是個善茬,不好惹的。」

監天侯冷笑一聲,不屑一顧。

多寶無奈:「侯爺,別光嘲諷啊,總得活命吧!咱倆誰比誰高貴啊?對,你是高貴點,侯爺嘛,我就是個將軍,可現在,都是落魄之輩!是吧?」

監天侯再次喝了口茶,平靜道:「人族很強,蘇宇也很有天賦,很有機緣!有些東西,未必暴露了出來!我前些時日,觀人族氣運……強盛的可怕!死靈界域,到現在一點動靜都沒,也許也出了事了!」

說著,輕笑道:「不止如此,我觀其他各族氣運,都有些衰敗,這個潮汐,也許人族真能翻盤。」

「那侯爺還不和我一起投了人族?」

「投人族?」

監天侯淡淡道:「說了你也不懂……算了,不說了。你可以投了人族,我是不可能的。」

「侯爺要死扛到底?」

多寶意外,很快道:「獵天閣,和人族也沒有解不開的深仇大恨!蘇宇厭惡侯爺,也只是因為侯爺和他作對,侯爺實力強悍,不弱於任何人,若是去投奔了蘇宇,他未必會計較前仇,你又沒殺人族強者。」

多寶其實還是疑惑的,想了想道:「侯爺是擔心上界開啟,人族不敵,斷了侯爺的後路?若是如此,大可不必!先不說人族是不是必敗,就算真的必敗,就咱倆遊盪虛空,也許不等上界開啟,幾年後,咱倆都掛了。」

「你不懂!」

監天侯還是搖頭。

多寶疑惑:「為什麼?」

監天侯喝著茶,輕笑一聲,「你可知,為何文王麾下,誕生靈的生靈不少,唯獨我,出任這監天侯之職,執掌這監察諸天的獵天閣?」

「侯爺實力強大?」

「不,那條狗可能比我更強,也不見文王去讓它當這監天侯。」

監天侯笑了:「因為我是運靈!文王……呵,其實早有算計,我……我若不死,這諸天……如何出新皇?」

多寶還是疑惑,什麼意思?

監天侯喝了口茶,笑道:「算了,我說了你不懂!其實,原本我也不懂,後來我懂了!蘇宇,不會放過我的!也許他現在不懂,但是遲早會明白的!不殺我,他如何成皇?」

監天侯笑容燦爛,「怕了一輩子文王,消失了十萬年還怕他,到頭來,還是逃不脫文王的算計,讀書人啊,沒一個好東西!」

他笑罵一聲,「我若不死,人族……還得敗!我若死了,那就不好說了!我若死去,希望蘇宇有朝一日能見到文王,給他好看!」

笑了一陣,監天侯卻是沒說的明白,很快道:「短時間內,我是死不了的!你倒是要小心了,找個機會投了人族吧!也別自作聰明,一天到晚跟著我廝混了,覺得我氣運無雙,跟著我就不會走錯,你想多了。」

多寶訕訕。

這話……還真是。

他從上古到現在都沒死,別的本事不說,最大的本事,其實是抓住了監天侯的大腿,他一直盯著監天侯,監天侯靠哪邊,他就站哪邊。

一直是贏家!

哪怕不贏,也沒輸。

當年多少上古侯?

如今還有幾人活著!

而他這位封號將軍,活到了現在,就是本事。

多寶還是有些不甘,「真不和我一起投了人族?我們一起,也有個照應,你不去,我都沒底氣!我暗中跟著你廝混了十萬年,除了第一潮汐有點倒霉,被河圖那孫子重創了,到現在都沒事。這也有你功勞,你我一起,蘇宇他能不收?」

「白痴。」

監天侯笑了一聲,「說了你不懂!你還是乖乖去投了人族吧,這個潮汐,人族勝的可能性不小,哪怕敗了,蘇宇活著,就還有機會!」

監天侯想了想道:「蘇宇還盯著我手中的獵天榜,按照流傳的筆墨紙硯之說……我執掌紙道!可惜,文王不願給我,強求,其實也沒意義。」

一聲嘆息,監天侯很快笑了笑道:「你我也算老友了,你去人境,沒點投名狀可不行!獵天榜,送你算了,你獻給蘇宇,他就算不待見你,也不會再對付你!」

話落,一張金色圖冊朝多寶飄去。

多寶一愣,真的愣住了。

「這……」

你認真的?

他意外無比,監天侯最珍貴的就是此物,他居然送給了自己,不會是有什麼陰謀吧?

多寶覺得不可思議!

監天侯輕笑道:「你不明白!此物,自從蘇宇出現,繼承了筆道,就註定不會被我煉化!文王,豈會讓一個外族,執掌他的大道,不可能的!是我自己,這幾個潮汐,蒙蔽了心智!文王的道再強,那也是他的道,何必苦苦追求。」

一聲嘆息,監天侯又笑道:「給了你,你去交給蘇宇,也算是了斷了你我多年情分!你去告訴蘇宇,想殺我,他來殺!其他人,誰來,都未必有機會殺了我!」

多寶凝眉,沉聲道:「侯爺,何至於此?」

「說了你不懂!」

監天侯不耐煩道:「我也不是沒機會!未必死的就是我,蘇宇若是敗了,我就有希望擺脫一切,重新開始!只是,我和他註定無法走到一起,哪怕去投了他……對彼此而言,可能都是壞事!」

多寶沒說什麼,拿起了獵天榜,只覺得神秘無比,忍不住道:「雖然我不是太懂,大體上也能察覺一些,和氣運有關!你此刻丟了獵天榜,不會更衰吧?」

「也許更好呢!」

監天侯笑道:「一切自有定數,這東西,其實蒙蔽了我多年,沒了此物,也許……我很快可以踏入天王級了!」

監天侯輕笑一聲,倒是有些瀟洒,「我也好,老烏龜也好,天古也好,其實都走到了一個界限!蘇宇覺得天古隱藏了實力,我倒是不覺得他隱藏了,而是覺得,天古和我一樣,也太過執著了!當然,他也許可以成功,而我……註定沒有希望!」

「天古執著於仙皇大道,太多年了!當年,上古時期,他就天賦縱橫天下,否則,也不至於人人都識天古,可惜,這麼多年,他一直執著於此……」

笑了一聲,監天侯又道:「還有老烏龜也是,沒看透徹,不過有蘇宇在,也許很快他就能看透徹了!」

說到這,監天侯又道:「你去告訴蘇宇,想殺我,最好在百戰王出現之前!他是聰明人,你將我今日的話,轉告給他,他應該會懂!人族這個潮汐,遲遲不出合道,實力一直被壓制,人族可是諸天萬界的寵兒,豈會如此,有些事,不在於大道……」

說完,獵天閣憑空消失,原地,卻是留下了一批人。

監天侯聲音遙遙傳來:「西閣閣主,南樓樓主,以及一眾獵天閣人族,我都送還人族!不需要多心,不需要多想,從此以後,他們和我無關了!獵天閣……也該消失了!」

「侯爺!」

多寶喊了一聲,然而,黑暗的虛空,監天侯早已消失。

只留下一眾昏迷的獵天閣成員,以及,監天侯追逐了十萬年的獵天榜。

隱約間,可以聽到監天侯的一聲輕嘆:「十多萬年,今日才知我是誰,可悲,可嘆,還是笨一點好,多寶,真羨慕你們這些笨人!」

「……」

多寶無語,臨走了,還罵我一句,我笨嗎?

我若是笨,我能活到今天?

開什麼玩笑!

今天的監天侯,很有問題啊,可能真的看透了點什麼,這次找自己來,是了斷多年情分嗎?

多寶將軍拿著獵天榜,有這麼一刻,甚至想貪污下來。

大道!

紙道!

這可是一條大道。

可是,監天侯這聰明人,都選擇了放棄,自己拿走……就怕有命拿,沒命花!

「居然不要了……」

多寶心中泛起了嘀咕,難道說,監天侯放棄了這個,真的可以更強?

要是如此,那就厲害了。

「必須蘇宇去殺他……」

一個個念頭,在他心中升起,算了,有些東西,他看的不透徹,既然監天侯這麼選擇了,那我……就這麼干吧。

也許,真的可以活命呢。

大手一抓,將那些人抓到手中,多寶朝諸天戰場飛去。

去找蘇宇!

我送來了獵天榜,這算是投名狀了吧?

之前要投降,人族居然還不收我,都沒見過這麼囂張的人族,第九潮汐,有合道投降,人族也會收啊,蘇宇還真是比百戰王更囂張呢!

……

這一切,蘇宇還不知曉。

哪怕多寶來投人族,人族這邊,也給蘇宇發了幾次傳訊,也都石沉大海,蘇宇壓根沒回復。

此刻的蘇宇,很忙。

不斷地潛入一個個小界,不斷地將一條條大道書頁,偷渡進入各族大道,竊取大道之力。

1480頁!

這代表,可以竊取1480位族的力量。

諸天戰場,小族很多,有些小族,你都不知道對方的存在,因為太弱,弱小到,這一族可能都沒出過本界。

對方自己可能都沒發現,發現界域通道。

此刻,蘇宇就處於這樣的一個小界。

很弱小!

整個小界,連山海都沒有,最強的是凌雲,蘇宇走到這位界域最強者附近,這位都不知道。

偏偏,這一界,還真有大道之力。

顯然,這可能是新誕生的種族,這大道,未必是這一族的,而是之前這一界域強者留下的。

比如火豚族,上一個潮汐,火豚界的霸主滅了,這個潮汐,愚笨的火豚便成了那一界霸主,火豚也算是本土生物,佔據了這一界大道,不過誕生永恆的幾率很小。

因為,大道不是太匹配這一族。

這時候,蘇宇觀察了一下這個新發現的種族,他還是跟著大道之力來的,否則,都難發現,在這鬼地方,還有一個小界。

這一族,長的有點像猩猩,也有了自己的種族文明,很簡陋就是了。

這裡,還有一些上個潮汐或者更早時期留下的遺迹和痕迹,當年應該相當繁榮,只是族群覆滅,不知道這猩猩,是後來誕生的,還是原本的族群殘留。

蘇宇對這些,不太感興趣。

人族若是覆滅了,若干年後,也許也是如此,一個新生種族,佔據了人境,不知過往,不知昔年輝煌。

文明,一點點起步。

也許可以發現一些遺迹,加速這個起步過程,踏上修鍊之道,可沒有了傳承,也和此界一樣,一群凌雲就能當世界之主。

不知外界強悍,不知萬族強者如雲。

諸天震蕩,也許在他們看來,也只是上天發怒,是天災,而非人禍。

「看起來可悲,可仔細一樣,子非魚,焉知魚之樂!」

蘇宇笑了一聲,也許對他們而言,是好事呢。

不知萬界,過自己的小日子,諸天強者發現了這一界,大概也和自己一樣,懶得理會。

沒資源,沒強者,誰會管這一界?

「植入這一界之道,我的書頁就用完了……耗時,三個月!」

這大概是蘇宇耗費時間最長的一次,專註於干一件事。

三個月!

現在,外界已經是新宇元年的三月底了!

「種下1477顆種子,等待豐收!」

蘇宇如同果農,植入了最後一張紙,當然,其實還有三頁,他沒法去種植,神魔仙,這隻能暫時放一放了。

「總算是忙完了!」

蘇宇累的想癱倒睡一覺,三個月不眠不休,輾轉1000多界,不斷開闢時光長河,和大道爭鋒,偷渡,竊取,蘇宇也很累。

多的時候,一天能跑30界!

時光長河,進進出出,別的沒有,但是蘇宇對大道感悟,的確加深了不少,現在不開天門,他都能一眼判斷,哪裡有大道,大道大概是什麼力量,大體上是什麼樣的規則。

見識也增長了,感悟不同小界的規則之力,見識不同的種族,體悟不同的功法,每次偷渡,都是蘇宇一次感悟大道的過程。

一千多頁植入大道,都是他自己去感悟一個初始大道,再去融入。

這些,也需要感悟,需要天賦。

這活,武皇大概干不來,哪怕他有這想法。

不是蘇宇看不起他,那位就是沒自己有天賦。

「再走筆道,我大概會有一次爆發!」

蘇宇笑了一聲,這也是難得一次經歷,輾轉一千多界域,演練一千多種功法,見識一千多種族,這要是還沒任何進步,那就說不過去了!

稍作休息,蘇宇再次撕裂了時光長河。

他要感悟一下筆道,提升一下實力,再回人境。

以後,筆道就是他表面上的馬甲道了。

主修筆道,偷修萬道。

蘇宇一邊前往筆道所在,一邊暗暗想著,哪天真遇到了文王,就把筆道給他看,文王一看,喲,就一個筆道,太弱了,我隨時可奪過來,然後奪走了,蘇宇忽然開了自己的萬道……啪地一聲,打的文王哭哭啼啼,那才有意思。

「很好的想法!」

「堅定執行到底!」

「讀書人沒有底牌,沒有馬甲怎麼行!」

「還有龍血侯,真牛,這是吞了多少死靈了?老子感覺自己的死靈大道,都快比自己的筆道更強大了!」

才三個月而已,蘇宇稍微感應了一下。

死靈界的龍血侯,是不是瘋了?

蘇宇覺得,現在把死靈種子道拿回來,自己用,可能比現在的自己還要強,龍血侯那個死靈界的天命之子,不會接近天王了吧?

他帶著一些笑意,果然,野心才是催生強者的法門。

龍血侯,之前撐死了四等合道,和蘇宇一樣。

現在,蘇宇覺得,可能都快到二等了,可能不比嵐山侯弱,甚至更強一些。

吞噬的死靈,也不在少數啊!

……

就在蘇宇想著這些的時候。

一處黑暗的虛空中。

一人身穿白衣,在這黑暗地帶,格外顯眼,喘息著,劇烈喘息,有些疲憊不堪,帶著一些笑容,忽然回頭,輕笑一聲,「筆道繼承者……好像……沒想我什麼好事……」

帶著一些說不出的瀟洒,哪怕汗如雨下,哪怕白衣染血,依舊笑容滿面。

「才繼承筆道沒多久……果然,這無數時代,都是一群笨蛋,唯我,天賦異稟!」

一聲輕笑,帶著一些蔑視天下之意。

無數歲月,居然才有人繼承自己的筆道,真廢啊。

可惜了,來不及了。

才繼承筆道,筆道……雖然不弱,可是也不算太強,哪怕對方迅速執掌筆道,恐怕也來不及了。

「來不及了……能入我筆道之門,也算是天賦異稟了,可惜……太可惜了!」

白衣男子笑了一聲,早些年執掌就好了,也許還有機會,現在太遲了啊。

「當年我將筆道開闢到那個地步,耗費170年……這人,能比得上我嗎?」

他帶著一些笑容。

從初開道,到開闢到強大無比,用時170年,筆道,哪怕在規則之主中,也能擊殺大半弱者。

而此人,融道不久。

何年何月,才能執掌此道。

哪怕執掌了,也只是一尊規則之主,太弱,不夠看。

他正想著,忽然微微一怔。

隱約間,好像感受到了什麼。

奇怪,對方好像突然有了感悟,他隱約察覺,筆道一下子被對方執掌了大半!

奇怪了!

除了融道那一日,進步飛快,之後一直沒動靜了,今日,為何忽然又有了感悟?

「難道說,我的筆道,他一直放著不管,然後今日才想起來了,然後去融道一番?不可能……可能是遇到了大機緣,有了一些感悟。」

白衣男子笑了,不再注意。

不去管了!

太遲了!

太慢了!

只能說,這位筆道的新主人,運氣不太好,到這個時期才出現,早些年出現,也許還有一點機會。

「這萬界,沒人比我更有天賦,我開道170年,他就算不開道,只是融道,想執掌,沒有百年也難了!」

一聲輕笑,男子踏空而去,汗如雨下,血色,漸漸染紅了衣衫。

戰鬥太多年,疲了,累了。

太山那個蠢貨,這次坑慘自己了,果然,和蠢貨合作,豬隊友都是坑人的。

「武夫……廢物!」

一聲低笑,傳盪黑暗。

帶著說不出的囂張,又有些說不出的無奈,廢物,那也算隊友,有比沒有強。

……

而這一刻,蘇宇肉身踏入筆道。

種種感悟,明悟在心,一路前行,順暢無比。

當日,他融道之後,融道30%左右,算是剛踏入永恆四段。

今日,卻是瞬間走了一大截,他的筆字神文,覆蓋了大道,35%,40%,50%……

蘇宇的氣息,越來越強!

這三個月的萬界之行,總算有了成果。

一直覆蓋大道超過60%,蘇宇這才止步,笑了一聲,轉身走出大道支流。

永恆七段!

這一刻的蘇宇,按照等級來算,踏入了永恆七段,而實力,蘇宇之前若是四等,那現在,最少也有三等巔峰左右。

不會比大秦王他們弱了!

二等,那就比得上天古這群人了,當然,可能會弔車尾。

不過,蘇宇也不著急。

大道在於感悟,他天賦遠勝他人,眼光更是毒辣無比,見識廣闊,遲早,他會超越這些老傢伙的!

「此刻,我哪怕單獨遭遇天古,也能一戰了,戰敗而已,起碼有一戰之力了!」

蘇宇笑了一聲,從時光長河中走出。

再來一次積累,一次感悟,也許,自己就正式踏入這個領域了。

「到了70%,我就可能有二等合道之力了,80%,天王級戰力?90%,准王嗎?超過90%,可以和一些上古肉身道人王一戰?」

蘇宇挑眉,若是如此的話,筆道還真不弱,哪怕不如肉身大道,也算不錯了。

這只是他自己的判斷,不過蘇宇覺得,差距不會太大。

「大周王他們,傳信自己幾次,多寶來投,屁大點事,用得著一直催促自己?」

蘇宇無言,不太在意多寶的投靠,一個五等合道,甚至六等的,太過在意幹嘛?

多寶,自己當初可是說過,要去打死他的!

「該回去了!」

蘇宇不關心多寶,更關心上界的事。

幾個月下來,通道應該有些消息了吧。

此次回歸,他更在乎這個。

此刻,蘇宇也是白衣如雪,帶著一些疲憊,精神頭卻是不錯,瀟洒破界而去!

走人!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萬族之劫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萬族之劫 萬族之劫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695章 文人的鄙視鏈(萬更求訂閱)

71.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