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6章 四道齊現(求訂閱)

第696章 四道齊現(求訂閱)

東裂谷。

此刻的東裂谷,已無駐軍,大軍正在征戰四方。

原先先鋒營的位置,倒是建起了一座小型行宮,算是蘇宇的行宮。

此刻,多寶正在焦急等待。

好幾個月了!

他在這等了好幾個月了,頭一次見到合道來投,人主都不搭理,晾了他幾個月的。

這待遇,大概可以追溯到上古時期了。。。

上古,合道來投,哪怕人皇不出面,也有規則之主接待。

蘇宇這傢伙,是真的囂張啊。

何況,我還帶了至寶來投呢!

多寶有些焦急,而此刻,一道人影呈現,並非蘇宇,而是一位扛著大棒的強者,人影一現,多寶臉色一變。

天滅!

又是這孫子!

天滅哈哈笑道:「多寶,來玩玩,三天都沒玩了,來干一場?」

多寶心中暗罵一聲。

他來了這,這些人就沒準備放他走,要不成為一夥的,要不……他等著被殺。

沒有第三個結果,他跑不了的。

所以,他看到了天滅。

看到了這個外界不知道已經合道,實際上卻是合道的傢伙。

三個月下來,他和天滅前後戰鬥了180次,一開始是一天三次,到後期才稍微緩和了一些,最近三天天滅沒來,他還以為這孫子不打了呢。

天滅哈哈笑道:「前兩天出去辦了點事,差點耽誤了咱倆的切磋,多寶,來來來,別耽誤時間了!」

天滅打誰都難受,打強者打不贏,打弱者沒興趣。

好不容易找到了個能打的靶子,三天不打架,都快急死了。

前兩天,剛好護送趙川他們出去一趟,他一回來就迫不及待地來找多寶了。

多寶乾笑道:「天滅兄,你我切磋多次,要不先緩緩?這宇皇,什麼時候能回來,可否給個准數?」

「那我可不知道!」

天滅一臉無所謂道;「你急什麼!陪我打痛快了,我幫你去找!」

多寶無奈,心中暗罵一聲。

打個毛線!

他一點都不想和天滅切磋,太煩了,打又打不贏,拚命也不好拚命,反正咋做咋錯。

都打了這麼多次,這孫子還沒膩歪嗎?

多寶心中暗罵著,嘴上卻是帶笑道:「天滅兄,要不你再幫我問問大周王他們?」

「那可不行……」

正說著,大周王聲音傳來:「多寶道友,來大殿一趟,宇皇可能要回來了!」

「好!」

多寶頓時大喜,哪還管天滅,迅速朝遠處的大殿走去。

天滅一看他跑了,有些無語。

這麼巧?

大周王在騙人吧?

他想了想,也迅速提著大棒跟了上去。

很快,兩人到了大殿中。

此刻,大周王身影一閃而逝,也迅速到了大殿,片刻后,萬天聖笑呵呵地邁步進入,朝大周王看了看,笑著點點頭。

大周王也微微凝眉,很快舒展,笑著點點頭。

兩人都感受到了一些動靜,大周王其實還是有些意外的,他第一時間感應到了,而整個行宮中,強者不少,其他人好像都沒察覺,倒是萬天聖很快來了此地。

正想著,虛空波動。

時光長河呈現,蘇宇腳踏長河,背負雙手,瀟洒落下。

一步走上高台,在多寶有些眼花的情況下,蘇宇瞬間落座。

大周王和萬天聖都是微微一驚。

此刻的蘇宇,氣息變化不大,可是明顯能感受到,蘇宇又強大了一截。

幾個月不見,這位還真沒閑著。

三個月當人三千年來用?

「恭喜宇皇!」

大周王道賀,蘇宇笑容如沐春風,輕笑道:「沒什麼可喜的,正常修鍊罷了。」

說著,看向下方的多寶。

多寶被他一看,稍顯不自在,還是迅速道:「多寶拜見宇皇!」

蘇宇朝這傢伙看去,富態的很,看起來憨厚,不過那小眼睛,一看就不老實,這傢伙本尊是老鼠化道,上古時期,也是一尊人族侯麾下將軍。

蘇宇天門無聲無息地開啟,朝多寶看去。

只見這傢伙頭頂,隱約間浮現出一個巨大的罐子。

蘇宇微微挑眉,有趣。

這些時日,他觀道無數,一眼看去,大體上有了些判斷,這罐子,好像是一種吞噬類大道,聯繫到多寶之前吞噬歸元刀寶氣合道。

蘇宇大體上有了判斷,特定性的吞噬大道。

吞噬一些寶氣。

至於大道威力如何,蘇宇想了想,若是遇到了擅長兵器,兵器強大的存在,多寶對對方克制性很強!

簡單來說,上古融兵道,很容易被他剋制。

因為,這傢伙真動用大道,可能會把對方的融兵給吞的無威力。

實力必然下滑!

蘇宇天門迅速關閉,再看天滅,得意洋洋,忽然輕笑道:「多寶,倒是個妙人!」

多寶一怔,此話從何說起?

蘇宇淡淡道:「別人投奔,都是展露實力,讓人高看一眼,你倒好!和天滅應該沒少切磋,都敗了吧?」

多寶懷疑蘇宇一直在,可能還看過自己和天滅切磋。

正想回答,天滅得意道:「那是,他哪能是我對手?很早之前,我就能打爆他!」

蘇宇笑了笑:「不用你的大棒,你能對付他嗎?」

天滅微微怔神,很快道:「差不多吧!」

「大棒要是忽然炸了呢?」

天滅張了張嘴,半晌才道:「怎麼會,我的大棒很堅固的,真炸了……那代表我被重傷了,當然打不過他了。」

蘇宇看向多寶,淡笑道:「我若是你,投奔一方,也得展現一下自己的價值,比如說,先把天滅的大棒弄炸了,狠狠收拾他一頓,教訓他一頓!何必一直裝孫子呢,這個時代,還是實力為尊。」

多寶眼神閃爍,迅速道:「宇皇說笑了,我豈是天滅對手……」

蘇宇打了個哈欠,輕笑道:「是嗎?天滅若是不走融兵道,你還難對付他,可走了融兵道,你不是剛好針對嗎?你那寶道,多吸收點他大棒寶氣,破了他大棒,天滅豈是你對手?」

一旁,天滅狐疑地看著多寶。

而多寶,額頭上卻是隱約有汗液出現,尷尬道:「宇皇說的這些,我……我哪有能力破了天滅兄的融兵……」

蘇宇淡淡道:「好了,不用追究這些!我觀道數千,什麼能瞞過我?」

多寶不敢再說了,此刻,倒是真的多了幾分忌憚。

這位……真的看出來了!

他實力的確算不上太強,合道也不久,可他的大道,的確與眾不同,對融兵法證道的強者克制性還是很大的。

吞噬寶氣!

感覺沒啥用,可實際上用處大了去了。

哪個修者,還沒點寶物的?

兵器也好,輔助性的神符這些,都有寶氣,一旦遭遇多寶,就會被克。

此刻,被蘇宇一語道破,多寶豈能不心驚。

而天滅,狐疑地打量了多寶一陣,沒吭聲,眼珠子卻是轉了轉,不知想些什麼。

蘇宇靠在椅子上,很放鬆的狀態,開口道:「說說吧,大周王傳訊給我幾次,說你想和我說點什麼,速度點,直接說,當初我說過,我要宰了你,看看你怎麼給自己買命。」

多寶乾笑道:「宇皇,我是誠心來投……」

蘇宇淡淡道:「速度點!與我為敵,一句來投,就能解決問題了?若是如此,天古這些人都願意來這了,說句好話又不用錢!」

雪中送炭難,錦上添花易。

而今,人族強大,雖然還有上界威脅,可目前就是人族獨大,多寶來投,可不是什麼雪中送炭。

多寶無言,只好迅速道:「我為宇皇送來了一件至寶!」

蘇宇玩味地看著他。

多寶一咬牙,迅速取出一頁金冊。

那金冊,還在掙扎。

而此刻,蘇宇身上,幾塊碎片波動了起來,想要融合。

蘇宇笑了。

大周王和萬天聖,則是微微變色,大周王催促蘇宇回來,也是因為多寶說,有要事要親自和蘇宇稟報,可沒說,他帶來了獵天榜!

天滅也一眼認出,意外無比:「你把監天侯殺了?」

這是獵天榜!

監天侯當爺爺供著的寶物!

怎麼會在多寶手中?

下一刻,天滅疑惑道:「你造假的?」

多寶齜牙,怎麼可能。

我白痴嗎?

蘇宇倒是沒說什麼,探手一招,直接將那金冊抓到了手中,與此同時,腦海中,時光冊微微顫動了一下,這獵天榜,其實就是仿造時光冊打造的。

蘇宇看了一會,輕笑道:「筆墨紙硯,四道倒是聚齊了!」

有些感慨,「監天侯讓你來的?」

多寶不可能拿到這個的,唯有監天侯主動給他,他才有可能拿到手。

多寶點頭:「是,他說這東西已經成為他的阻礙,他放下了!」

「也是。」

蘇宇笑道:「居然還能看透,跟著文王一些年,倒也不算太蠢。一心想著獵天榜,又掌控不了,何必呢!」

說罷,又道:「還有其他話嗎?他哪怕掌控不了,也不會讓你白白來送我。」

多寶迅速道;「是我去勸他,和我一起投了人族。我想著,他也好,我也好,其實都沒殺人族強者,只是和人族作對了幾次,還是有機會的,他畢竟是文王麾下……」

多寶迅速說著,很快道:「他說,你和他必有一戰,而且只有你親自去殺他,才能殺了他!其他人……都不行!」

他把監天侯當日的話,都給複述了一遍。

而蘇宇,陷入了沉思中。

大周王和萬天聖也在思考,天滅也在想,卻是沒想出什麼頭緒來。

很久,蘇宇忽然笑了一聲,而大周王臉色微變,萬天聖也是眼神異樣,三人好像都想到了什麼。

「十多萬年,他才知他是誰……文王的算計……」

蘇宇笑了一聲,笑著笑著,嘆息道:「我好像猜到了,倒是可惜了,上古不滅,他應該早就是規則之主了。」

說罷,又搖頭道:「第九潮汐結束,這傢伙是不是進入了一個低谷期?」

多寶狐疑地看了一眼蘇宇,半晌才道:「好像是吧。」

「百戰王坑苦他了!」

蘇宇感慨。

多寶茫然,和百戰王有什麼關係?

大周王則是眼神變幻不定,低沉道:「他……宇皇,他怎麼會在文王手中?」

蘇宇平靜道:「上古,文王比人皇要名氣大,他執掌也正常。」

天滅茫然,不懂。

多寶也是如此。

倒是萬天聖,沉聲道:「若是如此的話,得徵調各方強者,滅殺了他!」

「不用了。」

蘇宇笑道:「他是運靈,人多就能殺他?人多,反而容易出意外!他要是那麼容易殺,早就被殺了!監天侯,倒是有趣,看透了一些東西,我看,還真有希望迅速進步,踏入天王甚至更強的領域。」

說著,笑道:「看來,還真得在百戰王脫身之前殺了他……」

大周王沉聲道:「宇皇,我覺得……」

「不要你去覺得。」

蘇宇平靜道:「監天侯自己都看透了,他就是正統之運!上古的皇朝,蔓延至今!而上古的皇朝,正統可不是我,而是百戰!前朝不滅,哪有新朝!百戰不好殺,那就殺了監天侯,奪了這人族無數歲月的氣運積累!」

大周王面色沉重。

蘇宇平靜道:「我知道,你是人皇的文書,可是,人皇消失十萬年了!十萬年,也該改朝換代了!監天侯不死,若是投了百戰,對我而言,又是一次波折!」

萬天聖也是低聲笑道:「宇皇說的是,監天侯十萬年來,採集無數氣運之力!氣運這東西,很縹緲,但是真的存在,或者說也是一種特殊大道,他的道,顯然不是我新宇皇朝的道!而是偏向於上古皇朝,偏向於百戰他們!」

萬天聖輕聲道:「此人不滅,新朝,很難出現合道!」

他說著,又笑道:「百戰一人,如何能佔據肉身大道?哪怕成為上古人王,上古時代,肉身道人王也不少!如今看來,倒是因為百戰不出,上古沒有蔓延下來,監天侯封鎖氣運,這才導致人族氣運不濟!」

說罷,又道:「宇皇氣運如虹,看樣子,是因為文王、時光師這些人的傳承,導致積累的氣運之力,壓過了對方,否則……沒有第十潮汐,第十潮汐,只是上古的蔓延,只是第九潮汐的蔓延!」

天滅懵了,不懂。

你們在說什麼啊?

我怎麼一句聽不懂!

倒是多寶,隱約有些感覺,眼神微變。

大周王掙扎,蘇宇看向大周王,大周王苦澀道:「上古……」

蘇宇平靜道;「你說了,那是上古了!」

「我知道。」

大周王嘆息一聲,「也許……一開始就錯了,人皇他們離去,不擺脫他們的影響,如何再建新朝,再創輝煌?只是,大家都想著繼續這個輝煌,而非重新開創。」

他有些悲涼。

人皇時代,徹底要結束了!

而這個關鍵,在監天侯。

「那個……你們……在說什麼啊?」

天滅還是忍不住插了一句話,忍不住了,你們說啥啊!

蘇宇笑了,開口道:「簡單來說,監天侯代表了上古皇朝的氣運!他是上古皇朝的象徵,氣運的延續!是文王借上古皇朝的氣運之力,動用手段,讓他化身為靈!他提到了百戰,代表他已經看透了,看清楚了!百戰,才是上古皇朝的正統,他沒死,我就是亂臣賊子!」

蘇宇笑的玩味:「所以啊,監天侯知道了這些,也知道一點,我分攤了上古皇朝的氣運,文王、時光師這些人選擇的是我,而其他上古老古董,選擇的是百戰!他,其實代表了百戰,殺了我,他有希望整合全部氣運之力,和百戰雙雙踏入真正的規則之主境界!」

「而我殺了他,代表舊的已經結束,新的重新開始!」

蘇宇笑的燦爛,「那時候,我繼承了上古氣運,解封氣運,人族氣運暴漲,那這個潮汐的人族就有希望晉級合道了!之前沒有,是因為這個潮汐……沒有得到上古皇朝的承認!」

蘇宇笑呵呵道:「明白我的意思嗎?前面九次,傳承不斷,每一次都有大量老古董留下,選定人主,天下歸心,所以,每一次都有人可以踏入合道!這個潮汐不行,不是因為百戰王真的把肉身道全部給佔據了,而是氣運不夠強,這個潮汐的人族,沒有得到上古的氣運之力,人族氣運,被分成了兩半,所以我崛起之後,才有人踏入合道境。」

天滅聽的恍惚,半晌才道:「你的意思是,監天侯……他……他代表上古氣運?」

蘇宇點點頭:「就是如此!不止如此……」

蘇宇拿起獵天榜,笑了笑:「還有一點,這東西,也幫監天侯,在穩固人族氣運!有趣啊!氣運一道,果然特殊!」

此刻,多寶卻是心中震動不已。

氣運,上古氣運的代表,監天侯!

他……延續的是上古正統。

而蘇宇,好像不是,百戰王才是。

天滅晃了晃腦袋,恍惚道:「那……那百戰王……不對,那監天侯為何不等百戰王出現,再去找百戰王,聯手對付你?」

「他為啥把獵天榜送你?」

蘇宇笑道:「百戰王其實也在消耗他的氣運之力,百戰第九潮汐戰敗,監天侯一定經歷過一些低谷,而他等百戰出來,也許百戰王也發現了點什麼,可能先去找他,把他給吞了!」

蘇宇笑呵呵道:「算了,你不懂!這東西,玄奇的很!氣運一道,在我看來,還是很強悍的一道的。影響你的感知,對你進行誤判,讓你不斷遭遇麻煩……」

蘇宇說著說著,又笑道:「將獵天榜交給我,一算物歸原主,擺脫文王的影響!二是他繼續持有此物,也許不能給他帶來好處,還會被反噬,甚至被我領人反殺!三是此物交給我,也未必是好事,我已走上筆道,分攤精力,再去鑽研紙道,可不見得對我有好處。」

天滅點頭,其實還是茫然和震動。

好厲害的感覺。

大周王和萬天聖真的都懂了嗎?

假的吧!

就幾句話,他反正沒聽出什麼,結果這幾位,好像都聽懂了,艹,這是人族的原因,還是幾人都是文明師的原因?

讀書人,人族,果然都很陰險狡詐。

而此刻,大周王嘆息一聲道:「監天侯……我之前倒是沒想過,原來他就是上古的氣運延續,氣運化靈……文王手段之高,無法想象!氣運化靈,有了靈智,更加強大,更加狡猾,萬族想滅人族,其實得先滅監天侯,可他偏偏又是氣運之靈,知道如何規避危險!如此一來,他不滅,人族不滅,人族不滅,他繼續氣運昌盛……又有文王庇護,其實,若是人族一直保持一脈傳承,他不會死。」

說著,又苦笑道:「恐怕歷代人主,看到他,都沒起過殺他的心思,甚至是,有些人主,可能知道一些東西。」

蘇宇微微點頭:「不錯!皇朝不滅,他不會滅亡!想殺他,太難!不過,他也被百戰坑了,第九潮汐之後,氣運衰落了,做什麼都不順利,事事都會遭遇一些麻煩……這才有了今日明悟。」

下方,萬天聖沉聲道:「所以上界的老古董,等待百戰歸來是正確的!只要他歸來,監天侯氣運也許還會再漲,那上界一些上古蔓延的傳承,可能會氣運之力大漲,再出現一批合道!」

蘇宇點點頭:「是這個理!但是,因為我們這個潮汐,斷了這個傳承和延續,沒能享受到這些,所以,大家都卡在了永恆,遲遲無法進入合道!」

蘇宇笑道:「大周王其實不算錯,若是真的再等幾十年,百戰出來了,人族氣運再漲,應該還能出一些合道的,只要這個潮汐,繼續追隨百戰就行。」

說著,蘇宇又笑著搖頭:「可惜不止如此!」

萬天聖點頭,陰森森道:「是不止如此!監天侯代表的可不止人族,他是上古皇朝氣運化身,而上古皇朝,不止人族,還有萬族!所以,雙方才會糾纏不休,接連十萬年,難分勝負!滅了監天侯,不止百戰氣運下滑,萬族都會!宇皇,我召集各方強者,去圍殺他!再強的氣運,也不是不可以剋制!」

此刻,萬天聖語氣陰冷。

因為,監天侯必須要殺!

殺了監天侯,代表上古皇朝時代,徹底結束了,氣運回歸蘇宇自身,那時候,蘇宇做什麼都會極其順利,比現在還要順利!

蘇宇卻是笑道:「急什麼!氣運一道,也就那樣!玄乎歸玄乎,也未必一定就有多厲害,真那麼厲害,人皇早就把氣運之力自己給吸了!氣運不滅,皇朝不滅,自身不滅……一個說法罷了!百戰他們都死了,人皇他們都死了,監天侯自己就會掛!」

「他既然想和我一分勝負,再看吧,有空了,我會去找他的!」

蘇宇笑了起來,「文王倒是什麼事都管,這氣運一道的事,他也管!我為何覺得,人皇都快成傀儡了?皇朝氣運,不該是人皇去操心的嗎?」

萬天聖笑道:「也許這是為了掩人耳目,文王手段多,往往出人預料!若是監天侯出自人皇麾下,也許早就被滅了!可出自文王麾下,大家會覺得,很正常!文王本就是這種有教無類,麾下出各種奇葩的存在。」

蘇宇微微點頭,算是認可了這話。

直到這一刻,天滅才算是聽懂了,有些震撼道:「大家的意思是,殺了監天侯,然後我們就是正統了?現在還不算?」

蘇宇笑道:「不是正統,其實不是這個問題,是擺脫上古的一些制約!」

蘇宇說著,嘆息一聲:「上古出了太多妖孽,池子就那麼大,地盤被他們分完了,不把上古打破了重鑄,再造一個池子,如何容納我們?」

蘇宇搖頭:「這十萬年來,沒出規則之主,也許和這一切也有關係,一切都蔓延上古,十萬年不變,如何重造山河?」

天滅眨眼,「那就是說,殺了監天侯,這個時代,還能出規則之主?」

蘇宇點頭:「有希望,未必是人族,萬族也有希望!滅了監天侯,代表一切重新開始,上古的輝煌不再延續!」

「他這麼重要?」

天滅意外無比,「我還以為他不重要呢。」

「那他幹嘛自爆身份?」

天滅還是不解,哪怕蘇宇解釋了。

蘇宇笑了,天滅一如既往的話多,他再次解釋道:「他不說,我遲早也會感覺到!因為我的不斷強大,其實也是在分攤他的氣運,他氣運只會越來越衰弱!與其如此,找個機會,和我一分高下,也許還有希望呢,而不是被我慢慢削弱他!」

「哦!」

蘇宇不再說這個,遲早的事。

監天侯只是看明白了而已。

此刻,倒是展露了幾分魄力。

萬天聖卻是笑眯眯道:「也許還有別的原因,比如……擔心百戰王出來了,沒給他幫助,反而坑了他,反正他不是第一次被坑了!與其賭百戰王能給他帶來好處,還不如自己放手一搏,隊友坑人,更可怕!」

「哈哈哈!」

蘇宇放聲大笑,點頭:「有道理!」

大周王尷尬,有這個原因嗎?

也許是有的!

監天侯,可能真信不過百戰王,還不如自己可靠,所以才選擇了提前和蘇宇一決高下,免得被人拖累了。

「多寶!」

蘇宇笑了一陣,沉聲一喝,多寶急忙道:「在!」

「你既然帶著獵天榜來了,監天侯的意思,我懂!賣他一個面子,你和我之間的恩怨,我一筆勾銷,不和你計較!」

多寶暗暗苦笑,感覺……真不受重視啊!

帶來了獵天榜,也只是往事一筆勾銷。

自己好歹也是合道啊!

蘇宇沉聲道:「不要覺得自己合道很了不起!多一個不聽話的合道,比多一個合道強敵更可怕!一粒老鼠屎,壞了一鍋粥!你太油滑了,見機行事,順風仗能打,逆風仗,你可能是第一個逃跑的,亂我軍心!我蘇宇,雖然年輕,看人眼光還是有幾分的!」

「接下來,也許我會敗,我會輸!其他人,信任我,短時間內不會出事,你這種人,太容易成為我麾下軍心崩潰的始作俑者!」

蘇宇冷冷道:「所以一開始,我就沒準備收下你!你這種人,殺了更合適!典型的投機者!」

多寶尷尬無比。

蘇宇淡淡道:「不過你既然帶來了獵天榜,再殺你,顯得我蘇宇太過不能容人!用未來沒發生的事,去針對你。算了,對你,我沒別的要求,順風仗的時候,你是可以用的!一旦我有失敗的一天……萬署長,大周王,他若是第一個逃跑,其他人,其他事,一概不管!殺了他!必殺他!」

「諾!」

大周王和萬天聖紛紛應命!

多寶卻是尷尬,苦笑,無奈,卻也知道……蘇宇真他么有眼光。

這個……還是有很大可能的。

蘇宇這邊真遭遇了麻煩,一旦出現頹勢,他是有可能成為第一個逃跑者的。

可今日蘇宇一番話,更是讓兩位頂級強者,一旦出現這種情況,不管一切,就殺他,讓多寶頓時訕訕無比。

這下,就算蘇宇真敗了,大周王他們不死,自己千萬別第一個跑。

不然,可能真的會倒大霉!

大殿中,天滅也是齜牙咧嘴,「他要是敢跑,我第一個敲死他!」

蘇宇笑道:「你就算了,他針對融兵道,針對的厲害!除非你把兵器給融入了大道之中!這也是融兵道後期的一條路,化道為兵!文王當年化道為筆,大道就是兵器,兵器就是大道,這才是融兵道後期該走的路。」

蘇宇提點道:「你那大棒,再堅固,也只是兵器,不是大道規則!你現在更該去想著,如何將大道之力,化為你的兵器,將兵器徹底融入大道!」

「哦!」

天滅點頭,這個他還是聽懂了。

就是把大道化為自己的大棒,這事,我知道了,回頭我也得多想想了。

「多寶,你既然投了我,那就交給你一個任務!」

「宇皇吩咐!」

多寶急忙出聲。

蘇宇開口道:「你是通寶鼠成道,對寶物感應最為敏銳!」

說著,蘇宇取出一枚議員令,「萬族有些議員令遺失了,或者流落在了某地,寶物蒙塵,被人撿到了,也許也不會在意!99枚議員令,現在確定在的,也沒多少,剩下的,一定還遺留在萬界某處。」

「除了神魔仙三族,萬界其他各族,都可以去看看,找找看!」

蘇宇看向他:「不指望你參加大戰,你的任務就一個,幫我找議員令!」

多寶聞言急忙道:「好!這事我會全力去做!」

挺好的!

如此一來,幫人族做事,又不用參加大戰,倒也安全,反而符合他的心思,蘇宇安排這任務,顯然也考慮到了這些。

蘇宇開口道:「讓天岳隨同,以免你找到了私吞!」

「天岳?」

多寶一怔,蘇宇笑道:「你既然和監天侯熟悉,不可能不知道天岳!天岳也入合道了,他在,去小界,還能不受壓制,也能配合好你!你們應該也認識,不需要我多介紹了,天滅,帶他去找天岳,將我的話轉達天岳,我需要議員令!」

「好!」

天滅點頭,笑呵呵地看著多寶,「多寶兄,走了,行啊,出去切磋一下,我倒想看看,你怎麼吸我大棒!」

多寶無語。

誰他么吸你大棒了!

大殿中,蘇宇幾人,對視一眼,都是無言。

虎狼之詞!

算了,天滅就這樣子,一天到晚大棒在口,沒法糾正。

……

等他們一走,萬天聖笑道:「現在筆墨紙硯四道都到手了,紙道,你要自己修鍊嗎?紙道,恐怕也不簡單。」

蘇宇點頭,「不但不簡單,而且紙道可能也是適合人族的道,其實可能比荒天獸的道更好!我研究一下看看,紙道……獵天榜可以覆蓋諸天,收集諸天氣息,感應諸天情報……我想到了一個人。」

萬天聖笑了,「你真要給他?」

「為何不可?」

蘇宇笑道:「只要府長能管住他就行!」

萬天聖苦笑,不由道:「他也未必會走紙道!」

「不走無所謂,獵天榜本就是頂級神兵!」

蘇宇笑道:「藍天拿到手,那這諸天萬界,還有誰能瞞過他?」

是的,藍天!

獵天榜,監察諸天,其實第一時間,他們想到的都是藍天。

一定極其適合藍天!

而且獵天榜,有很多效用,之前是不完整,現在碎片都在蘇宇這,一旦修補好了,藍天再去執掌,也許比監天侯執掌要厲害的多。

從此以後,諸天都是蘇宇耳目!

一旁,大周王沒說話。

蘇宇想把這個送給藍天,他其實猜到了,蘇宇本人可能不會再去走其他大道了,一條筆道,足夠蘇宇走下去了。

貪多嚼不爛,蘇宇這魄力,真的非一般人可比。

尋常人,看到四條大道在身,早就獨吞了,哪會分給其他人,之前大秦王他們比蘇宇還強,若是蘇宇自己一人繼承,也許現在都有天王戰力了!

大周王心中再次感慨,又想到了監天侯,蘇宇真要殺了監天侯,那他就是第二位人皇了,新朝人皇,而不是上古的繼承者了!

還有,這次蘇宇回來,給他的感覺更加可怕,也許用不了多久,蘇宇就可以超越一些頂級強者了。

可怕的傢伙!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萬族之劫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萬族之劫 萬族之劫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696章 四道齊現(求訂閱)

71.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