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0章 欲赴上界(求訂閱)

第700章 欲赴上界(求訂閱)

無盡黑暗中的一幕,蘇宇自然不知。

此刻的蘇宇,回到了東裂谷。

當大周王他們看到蘇宇的時候,都是一臉震驚,怎麼弄成這樣了?

頂級強者,自然可以看出一二。

當然,實力弱的話,那就看不出什麼了,只覺得宇皇好像有些風騷,居然把頭髮給弄白了,白髮白眉,這是開竅了,準備去勾搭個女人?

別說,還挺好看。

也許很快,這白髮之風,就能流傳開。

蘇宇倒是不在意他人的眼光,行宮之中,蘇宇帶著一些笑容,邁上台階,此刻,下方強者不少。。。

不止大周王他們在,這時候,山啟也回來了。

他負責暗中盯梢趙川幾人,此刻,山啟也看了一眼蘇宇,看了一眼他的白髮,倒是沒覺得什麼,只覺得蘇宇愈加有威嚴了。

他迅速道:「回稟宇皇,無盡虛空中,上界通道已經定位!但是我們沒有貿然去試探,擔心對面有定軍侯的人,所以這些天,一直都在觀察!」

山啟很快道:「據我們觀察,這通道,一月才會呈現一次,平時都會隱入虛空,無法察覺!也無法進入和離開,也就是說,不管是出入,都需要一月之期!」

蘇宇微微點頭。

山啟繼續道:「通道內,也存在大量的危機,罡風、雷霆、規則之劫……」

蘇宇再次點頭,輕聲道:「那和命界的通道,有何區別?」

既然都有危險,那區別在哪?

山啟不知,大周王走出一步,迅速道:「回稟宇皇,此通道和命界的通道,區別還是有的!命界的通道,是主道,也是萬族皆知的一條通道,此通道只是偷偷開闢的小道。命界的通道開闢,其實是可以容納規則之主的,而此通道是不能的!也就是說,這條通道,規則之主是沒辦法進入的!」

蘇宇笑了,點點頭,也是,這畢竟不是上古。

現在看來,是沒區別。

可對上古而言,規則之主不少,傳火者掌握的這條通道,真要想幹什麼突襲的事,沒門,因為不到規則之主的地步,你突襲誰去?

當然,那是老黃曆了。

而今,這個差別倒是沒有了。

大周王繼續道:「此通道內的劫難,要比主通道要少!因為主通道,曾經是針對規則之主的,巔峰時期,規則之主通過,都會被劈死,我是說強闖!」

「而我們掌握的這條,算是削弱版本的,現在的主通道內規則之力,可以劈死合道,那這條小道,懲罰之力弱一半,很難劈死合道!」

蘇宇再次點頭,趙川他們能下來,便是這個原因了,否則永恆走命界,早就被劈死了!

大周王繼續道:「還有一點,主通道,現在入口可能掌握在萬族手中,而這條通道,卻是在定軍侯掌控之中,定軍侯本人只是合道,麾下還有沒有合道難說。我們若是選擇此通道進入,也可以最大程度保密,甚至拿下定軍侯!」

蘇宇再次點頭,笑道:「這倒也是,大周王倒是考慮周到。」

大周王笑了笑沒說什麼。

蘇宇沉吟片刻道:「那這條通道,現在可以上去嗎?」

「可以!」

山啟沉聲道:「據我判斷,通道還算穩固,當然,肯定有些風險。趙川他們下界,損失很大,上去的話,也許難度還要更大一點!」

蘇宇輕輕敲了敲椅子,開口道:「這種通道,我觀察過,多方面的規則組成的。空間之力、時間之力、防禦之力、傳送之力、壓制之力、陣法之力……開闢主道的強者,一定很厲害,或者說,多位規則之主一起開闢的!」

「那傳火者的通道,誰開闢的?」

蘇宇看向大周王,大周王沉聲道:「具體不知,上古人皇傳承下來的,可能是人皇或者人皇麾下強者開闢的,外界不知。」

蘇宇看了他一眼,微微點頭,沒再細問,想了想又道:「那召大明王、時光王、滅蠶王、胡顯聖……諸位來此地集合!」

大周王心中微動,迅速道:「宇皇要派人去上界?這倒是沒問題,不過下界還有危機,宇皇不可親自前往,上界強者眾多,先探查為主!」

他擔心蘇宇要親自去!

太危險了,上界可是還有不少頂級強者存在呢。

蘇宇笑道:「為什麼我不能去?本就是冒險一搏,我不去,如何知道具體情況?行了,廢話就不說了。」

大周王臉色微變,迅速道:「那我不阻攔宇皇,不過我也要陪同前往,我和定軍侯他們還是認識的,好歹能知道一些情況,不至於兩眼一抹黑,什麼都不知道。」

「不可!」

此刻,萬天聖直接站出,眯眼道:「大周王還是算了,大周王和上界諸強認識,未必就是好事!一看就知道來自下界,若是大周王不在,我們還可冒充一股逃散的勢力!趙川也說了,上界人族逃散,分成多股勢力,你不知我,我不知你,甚至我們可以冒充成岷山侯麾下,反正岷山侯被殺了!」

大周王皺眉:「人生地不熟……」

萬天聖幽幽道:「就是人生地不熟才可怕!怕就怕,到了上界,無法及時救援,一旦有人勾結上界,內部出事,更麻煩!」

大周王臉色一變,有些惱怒:「萬天聖,你在懷疑我?」

萬天聖淡淡道:「非也!清者自清,濁者自濁!不做虧心事,不怕鬼敲門!此擔憂,非我一人所有!一旦去了上界,說句難聽的,上不著天下不著地,一旦大周王叛變了呢?暴露宇皇消息,聯絡上界老古董擊殺宇皇,難道不存在這樣的可能?」

大周王怒道:「一派胡言!我乃傳火者,傳承人族之火,豈會如此!」

萬天聖淡淡道:「傳承的乃是上古之火,並非此代之火!這是新宇歷,而非永安歷,還望大周王不要弄錯了!」

「混賬!」

此刻,大周王有些惱怒,他能忍,可這時候,萬天聖擺明了質疑他,他若是不解釋清楚了,其他人如何看他?

此刻,大秦王、大夏王這些老朋友都在。

又不是私底下說說!

嚴格來說,這就是一次朝會,若是被萬天聖潑了髒水,自己不反駁,豈不是做賊心虛?

這時候,其他人都默默圍觀,也不說什麼。

可惜,萬天聖是有幫手的,下一刻,角落處,一位鬼鬼祟祟的老頭,站了出來,語重心長道:「大周王,我們說事就好好說,擺事實,講道理,談證據,天聖只是說一種可能,又沒說你就是叛徒,你這麼激動做什麼?」

大周王暗罵一聲,沉聲道:「藍天,你們質疑我,那證據呢?」

藍天化成的老頭,笑呵呵道:「證據?什麼證據?誰質疑你了?都說了,只是一種可能。」

「那就是污衊!」

大周王冷冷道:「我還懷疑你藍天呢,你潛入萬界,也許和萬族都有勾結!」

藍天笑道:「怎麼可能,咱們要講證據的。」

「那你污衊我,證據呢?」

藍天點頭,笑道:「有道理!看來,不能隨便污衊人!」

說著,藍天幽幽道:「這樣,為了表示我的清白,我意志海敞開,宇皇儘管搜索,探查,但有異常,滅殺了我了事!」

藍天一臉悲傷,「我要自證清白!大周王污衊我,我覺得我沒有,他非這麼說,那我只能如此了!」

「……」

大周王心累,在這等著我呢!

艹!

這些人,現在一個個的,連老前輩都算計了。

還是人嗎?

跟我玩這套!

他剛想說什麼,上方,蘇宇平靜道:「好了,都消停點!修鍊一道,誰沒點隱私?修到了這個地步,把意志海敞開給人看,我還修鍊做什麼?」

這話一出,大周王鬆了口氣,剛想接話,蘇宇淡淡道:「帶大周王一起去,另外藍天陪同!萬署長留守!大秦王、大夏王不用去,協助萬署長執掌萬界!此次,以永恆位置,合道少去幾位,帶永恆去,是為了看看有沒有機會合道,至於合道,能聯手滅殺一位天王戰力便足夠了!」

眾人吸氣,這話說的,好像殺天王很簡單似的。

大周王、藍天、蘇宇、大明王,按照這演算法,上去的也才4位合道境,可以滅殺天王嗎?

藍天聲音瞬間幽怨:「宇皇,非要帶他一起嗎?」

蘇宇輕笑道:「大周王和上界之人熟悉,是好事,起碼有個緩衝!也能幫我們了解一些內情,趙川他們畢竟不算高層。」

說罷,蘇宇又道:「人數的話,盡量控制在30人以內,太多了不好,或者20人更好!」

想了想,蘇宇又道:「另外,去召食鐵族九月、犼族吞天、空間古獸族空空、命族長河,隨同前往!」

大秦王走出,沉聲道:「帶上他們?這……合適嗎?」

蘇宇微微笑道:「若是有機會,讓他們在上界證道吧,長河和吞天都還沒證道,當然,看情況再說!主要也是為了預防意外發生,以免和上界幾族發生衝突。」

蘇宇笑道:「關鍵時刻,也許我會聯絡這幾族,需要中間人出面,否則,就這麼直接找上門去?」

大秦王想了想,也是。

「暫且就這樣吧,讓他們速來東裂谷,另外,讓這幾族的人,帶上信物,或者族長之印。」

「諾!」

眾人應聲,顯然,蘇宇要去,大家攔不住。

蘇宇見眾人都沒再說,他繼續開口道:「而萬界這邊,以萬署長意見為主,另外,大秦王、大夏王、鴻蒙將軍幾位輔助!盯緊了三大界!」

「死靈界域那邊,南王、嵐山侯為主,互不干擾!」

「征戰繼續,該證道證道,該修鍊修鍊,不要耽誤時間!」

最後,蘇宇起身道:「還有一件事要說,任何人不得擅自前往無盡虛空,對付監天侯,哪怕看到了機會,也不許去!」

蘇宇重點看向萬天聖,萬天聖點頭。

他知道,蘇宇擔心他離開,自己會帶人去圍殺了監天侯,萬天聖其實想過,不過蘇宇的擔心是有道理的,那位,代表了上個皇朝的氣運,真的不好殺。

「既然大家都知道了,那散了吧!」

說罷,蘇宇看向大秦王和大夏王,微微凝眉道:「二位初走荒天獸一道,也許有些彆扭,但是肉身道走了多年,換了一種形式的肉身道罷了,本質上差別不大,刀槍暫且放下,先把自己推動到天王境再說!真正的強者,未必只擅長一道之力!」

兩人微微躬身,的確,最近他們走的有點慢。

按理說,本就極強,走上了荒天獸的道,兩人獨享,進步不該慢下來才對。

主要還是有些放不開,知道的多了,反而有些影響。

蘇宇沒再多說,眾人紛紛退下。

很快,大殿中只剩下萬天聖,蘇宇笑道:「府長,另外還有幾件事要跟你說一下。」

「第一,不要去星宇府邸,武皇那傢伙,讓他自己先自閉玩玩!」

「第二,遇到了危險,可以去星落山求援,大喊一聲就行,但是不要超過三天!」

「第三,五行族那邊,有兩組五行強者,可堪比合道,你若是需要,去聯繫浮土靈,讓他帶隊出來!」

「第四,死靈界域中的龍血侯,誰都可以殺,我們的人不能殺。」

「第五,龍鳳各族,現在都被看押,若有異動,覺得無法控制,斬殺!」

「第六,多寶在搜索議員令,府長記得定期去拿,免得遺失。」

「第七,三大界域,還是要小心,底蘊深厚,也許會出一些幺蛾子……」

他一件件地叮囑著,萬天聖笑著點頭,這些事蘇宇不叮囑,他也知道怎麼做。

等到最後,萬天聖開口道:「你自己要小心,藍天不太靠譜,大周王的話,我倒是不太擔心他會如何,怕就怕,大周王顧忌一些情面,反而成了一些阻礙!」

蘇宇點頭,笑道:「這些我有數,問題不大。」

萬天聖也不再多說,蘇宇如今成長的很快,不需要自己再去耳提面命地說些什麼了。

只是,上界畢竟是初次前往。

蘇宇笑道:「放心吧,這幾天,我先看看隕星侯這些傢伙的記憶,對上界也做一些大體了解,不會完全沒準備地就上去。」

他也不是一點底氣都沒,比如隕星侯這些傢伙的記憶,蘇宇都能看,哪怕不完整,也能知道一些各族的底細了。

配合上趙川他們的一些情報,大周王提供的一些信息,大體上蘇宇能把整個上界的局面都給弄清楚。

聽他這麼說,萬天聖倒是安心了一些。

最後,蘇宇又笑道:「還是老規矩,出門在外,就可能會死。我若是死了,府長不用停留,帶著人就走,我的老師他們,反正帶上就走!去無盡虛空也好,還是去哪,或者乾脆轉換成半死靈,去死靈界域也行,總之,別鬥了,斗不贏!」

「這個我知道。」

蘇宇笑道:「那就行,有府長在,我安心。少則一月,多則三月,我會回來。」

「好!」

……

兩人談完,蘇宇不再見人。

等待其他各方強者匯聚。

而蘇宇,此刻正在閉關,吸收消化一些記憶,上次斬殺了隕星侯、魔盪侯、深淵侯,這幾位都是上古強者,也都一直在上界。

而天龍侯更是還活著,也許也可以問問一些情報。

加上趙川他們,閉關中的蘇宇,漸漸地,也摸清楚了一些上界的情況。

整個上界無壓制力!

或者說,整個上界,都算是無規則之地,不是沒有規則,但是沒有下界的這些條條框框,不會出現證道就有劫難,在上界,可以不用非要走三身法。

上界地盤很大,甚至不比諸天萬界小。

在那裡,也有這些頂級強者建立的道場。

上界,道場為主。

一尊合道,往往就是一方道場之主。

上界的戰鬥其實也不少,主要一個目的,就是為了爭奪一些無主的規則之道,按照隕星侯他們記憶中的說法,這無主的規則之道,和下界的大道,其實有些差別。

第一,肯定沒有主人。

第二,大多殘缺不全,可能是規則之主隕落後留下的,甚至可以被他們吞噬,強化自己的大道之力。

第三,上界有時光長河,但是,和下界的好像不同。

他們沒開天門,具體有何不同,倒是不太清楚,但是能感覺到不一樣。

所以在上界,奪取規則之道是第一位,第二是滅殺人族,第三點是滅殺一些土著。

是的,土著!

上界是有的,所謂土著,就是一些荒獸,類似於荒天獸這種存在。

開天闢地之後就誕生的!

萬界,當年也有,不然也不會出現文王殺荒天獸的一幕,不過人皇時期,幾乎滅絕了這些存在,上界是比萬界之後才開闢的,當初是人族獨享,人族一直在滅殺,但是沒殺絕。

這些開天闢地后留下的怪物,都很強大,有些甚至未必修鍊了什麼大道之力,但是肉身就是天然的強大,很難殺,而且也很嗜血,經常會襲擊一些道場。

另外,上界應該還存在一些不太露面的老古董,可能在很久之前,捕捉到了一些規則大道,一直在閉關吸收消化,這個很正常。

所以,第九潮汐,未必強者都全部出現了,這也在提醒蘇宇一點,目前的一些情報,未必就準確。

蘇宇其實還想知道一些叛徒的消息,可惜,隕星侯他們好像沒有關於這方面的記憶。

蘇宇考慮再三,決定見一見西王妃。

抓了西王妃都快半年了,蘇宇還沒正式和她聊聊。

此次前往上界,其實也有尋找獄王一系的目的。

……

西王妃最近有些焦躁。

雖然對她而言,時間不值錢,可已經過去很久了,半年了吧?

被抓了這麼久,蘇宇一點動靜都沒,也沒和她說過一句話,這讓西王妃不安,甚至隱約有些想要爆發的心思,真想拼了算了!

被困在這個小小的空間中,肉身被摧毀,大道被封印,唯有意志海清醒,療傷都難,她很煩。

而就在她煩惱的時候,忽然眼神一動。

在這小小的空間中,她還是恢復了一具肉身,當然,極其孱弱就是了。

此刻,一道人影浮現。

西王妃看到蘇宇的一瞬間,有些恍惚,這……是蘇宇?

頭髮怎麼白了?

好像是壽元耗盡,可是……不可能啊!

她帶著疑惑,卻是按下了詢問的衝動,冷冷掃了一眼蘇宇,一言不發。

倒是蘇宇,笑了笑,一揮手,出現了一張長桌,再揮手,製造了一張座椅,笑道:「西王妃,有些時日沒見了,在這住的還習慣吧?」

西王妃冷冷看著她,不語。

蘇宇又笑道:「這麼冰冷做什麼?別看了,也別猜了,剛敗了一場,天古這孫子有幾把刷子,逼的我不得不燃燒壽元,逃過了一劫。運氣還行,沒死,我大概還能活百年,相當不錯了!」

西王妃心中震動。

百年!

一位冉冉升起的絕頂妖孽,只能活百年?

百年,轉瞬而逝!

蘇宇敗了!

心中想著,她臉上卻是露出一抹譏嘲之色,「你可未必能活到百年,現在下界就輸了,上界一開,你能活幾時?」

至於蘇宇撒謊,她沒考慮過。

無他,沒必要啊。

蘇宇的確壽元無多。

除了敗給了萬族強者,不得不逃命,他難道自己燃燒著玩?

逗呢!

所以戰敗,也是唯一的結果。

蘇宇笑道:「活一天算一天,還算瀟洒!我就算死,下界的這些傢伙,我也要多殺幾個!還好,也不是一點便宜沒佔到,天古那孫子雖然沒死,卻是殺了隕星侯和魔盪侯!」

蘇宇哈哈笑道:「怎麼樣,意外吧?」

西王妃微微蹙眉,「他們下界了?」

「是啊!」

蘇宇笑道:「這倆白痴,還想伏擊我!若不是為了殺他們,我也不會付出這麼大的代價!」

蘇宇說著,冷笑一聲:「我是吃了不小的虧,殺了他倆,那也賺了!」

西王妃譏嘲道:「你可是人族共主,用你的命,換兩個上古侯,很賺嗎?可笑!這樣的上古侯,在上界可不止雙手之數!」

蘇宇笑道:「是嗎?那也足夠了,我還弄死了西王,搞死了東王……總的來說,不算虧吧?」

西王妃冷著臉不語。

心中卻是在思考,蘇宇這次來了,見自己,是為了什麼?

被自己吸引了?

還是如何?

她想歸想,也沒敢當真,此刻,嗤笑一聲,在蘇宇一側坐下,長椅之上,西王妃一擺衣袍,黑袍之下,露出了白皙的大腿。

不是那種正襟危坐,西王妃坐的慵懶,帶著輕蔑之色,「敗了便敗了,你來見我,難道是想本座安慰你一二?」

蘇宇輕笑道:「不至於,我還沒那麼頹廢,敗一場罷了,又不是輸不起。」

說罷,蘇宇笑道:「是這樣,我這不剛戰敗了嗎?大周王不知道從哪接引來了幾位人族強者,說是上界來的,定軍侯麾下。」

西王妃心中微震!

上界,定軍侯!

蘇宇輕笑道:「敗一場而已,算不得什麼,不過,現在大周王的意思是,上界那邊,好像找到了辦法,解封百戰王,想要我助他們一臂之力!」

「百戰……」

西王妃微微凝眉,此刻,倒是少了幾分勾引蘇宇之心,你快說!

繼續說!

蘇宇笑道:「我來找你,其實就是在思考一件事……你是獄王血脈,你應該知道,或者說,你可能親自參與過,我想問問,百戰王當年到底是被你們算計了,還是背叛了?」

蘇宇皺眉道:「大周王讓我幫他,幫上界,一起內外聯合,解封百戰王!按照他們的說法,只有百戰王才能解救人族……呵呵!」

蘇宇輕笑一聲,帶著一些輕蔑之意,「我只相信我自己!只是,此次戰敗,我需要給大家一個交代,大周王畢竟掌控人族多年,現在對我發難,上界之人一到,加上我戰敗,有些人心動蕩,居然有些徘徊之意,不少人勸我,聯手上界,把百戰王解救出來!」

西王妃默默收集著一切情報,腦海中迅速想著一切,表面裝的不以為意,帶著蔑笑:「怎麼,你以為我會告訴你什麼?做夢!」

蘇宇笑了笑,「問問而已,又沒抱太大希望!你我其實才是一條繩上的螞蚱!我沒好下場,你想有好下場?這人啊,太難,外面的隱患還沒解決,內部倒是又出了問題了!」

蘇宇帶著一些不屑,「百戰王算什麼?大好局勢葬送在他手中,現在還想翻身出來,趕我下台?見我敗了,壽元耗盡,覺得我沒希望了嗎?我20年能戰合道,還有百年可活,就篤定我成不了規則之主?」

「只要成了,我自然可以恢復壽元!」

西王妃徹底明白了,蘇宇這次戰敗,壽元消耗太大,押注蘇宇,那隻能賭這一次成功,否則,沒有下一次機會了!

大周王這些人,可能不敢賭他必贏!

實際上,也看不到贏的希望。

百戰就算戰敗了,可能還有下次,下下次,只要不死,就一直有機會,至於蘇宇……百年成為規則之主?

這世界,早就沒人能成了!

難怪會被拋棄!

這一刻,西王妃倒是有些憐憫蘇宇了,帶著一些憐憫嘲諷之意,「看樣子,你被人族拋棄了!也是,一位只能活百年的人主……說不定10年都活不到,哪怕不殺你,百年後你也必死,為何要和你這個將死之人一起赴死?」

蘇宇冷冷看著她,「我是將死之人,你呢?別忘了,你還在我手上!我死了,你也沒任何好下場!」

蘇宇冷哼一聲,低沉道:「我要一些證據,讓大周王他們沒辦法站住腳!你是獄王一脈的人,我不管真假,你給我炮製出,百戰已經背叛人族的證據來!」

西王妃一震,不管真假?

蘇宇幽幽道:「聽懂了嗎?不管真假!我只要證據!鐵證如山的證據!百戰想出來,問過我了嗎?他敗掉了上古的基業,是我一點點打下來的江山,他想摘桃子?我就算活不到萬壽無疆,這百年,那也是我蘇宇的時代!」

「這人族,也不是全支持大周王的,大秦王、大夏王都是我的人,他們也有威信,但是,我需要證據!你……要給我提供!」

西王妃皺眉,淡淡道:「我是你的階下囚,我就算說百戰背叛,也沒人會信我,只會當成你逼迫我陷害百戰!」

「我知道!」

蘇宇冷冷道:「你以為我是白痴?我會讓你站出來指認百戰?我蘇宇能打下這山河,真以為我很蠢?我要的不是你,而是你背後的人,去幫我製造一些證據!或者說,將真的證據丟出來,我不管真的假的,百戰……就是叛徒!」

西王妃看著他,笑了,「你在求我?」

「求你?」

蘇宇陡然伸手,一把抓過她,一手掐住她的脖頸,冷冷道:「不是求你,是命令你!百戰歸來,我第一個殺你!現在不殺你,只是你還有點用,你若是不配合我,要你何用,你要找死嗎?」

嘎吱!

大手捏的西王妃脖子開始破碎,一滴滴血液滲透,格外的凄美。

西王妃卻是依舊帶著笑容,「你在求我?」

「你在找死!」

蘇宇冷酷無比,「你別逼我現在宰了你!你的那些小伎倆,別對我蘇宇用,我要的是價值,利用價值,而不是女色,可笑無比,你自以為能降服我?還是覺得,我是西王那個蠢貨?你這人盡可夫的破爛貨,也想降服我蘇宇?」

西王妃臉色漸漸難看起來。

蘇宇冷冷道:「說!」

轟!

一手將她甩出,重重砸在四周的壁壘上,西王妃肉身破碎,不斷流血,倒在一旁,咳血,笑道:「蘇宇,你不是最恨叛徒嗎?你讓我炮製證據,污衊百戰,你和我們何異?」

蘇宇恢復了平靜:「你錯了!我不是背叛,我只是在撥亂反正!百戰,他是個蠢貨,而我不是!我失敗了一次,只是我倒霉,並無人族強者戰死!我還殺了兩尊上古侯,我不覺得我錯了!百戰,卻是葬送了人族的底蘊,他是罪人!」

「我蘇宇可以讓位,但是,絕對不會是百戰!」

蘇宇淡淡道:「我最後問你一次,有沒有辦法?沒有的話……你存在的必要性,好像沒有了,難道你指望我真的看上你這破爛貨色嗎?」

西王妃心中發狠,冷冷看向蘇宇,這個傢伙,說話很可惡!

許久,西王妃緩緩站起,蔑笑道:「就算我能幫你,你也沒辦法炮製出證據來,就算有證據,也只會在上界,你覺得,上界強者收到了信息,就會覺得你蘇宇比百戰強?」

蘇宇冷聲道:「這些不勞你費心!只要有了證據,上界就會動搖!若是百戰不是叛徒,消息……自然會順利傳到上界,傳回下界,因為萬族……希望我們內訌!你不要把我當白痴,也不要把萬族當白痴!」

「他們巴不得我和百戰鬥起來!」

蘇宇輕笑一聲,「只要傳出去了,很快,下界就會傳開,從上界傳來的消息!如此一來,大周王有何資格讓我協助他們解封百戰王?大周王他們篤信百戰不會背叛,我不信,這個潮汐的人族不信,我的盟友不信……那就足夠了!是跟著我,還是跟著一個可能是叛徒的傢伙,還用選擇嗎?」

蘇宇幽幽道:「至於如何將你給予的一些消息,傳遞到上界,也簡單……直接讓仙魔神族去做,他們樂得如此,還需要我蘇宇出面的嗎?」

「也是!」

西王妃笑了,「蘇宇,你雖年輕,算計起來,也是心狠手辣!百戰可未必是叛徒,你如此一弄,他不是也得是了。」

「那和我無關!」

西王妃笑了,「既然你如此說,那我自然要配合你,畢竟,你我現在才是一體。」

她嫵媚一笑,蘇宇卻是惡寒,去你的,大爺的,這和藍天笑的太相似了,噁心!

西王妃笑著笑著,很快道:「你也別指望用這些手段,找到獄王一脈的人,不可能的,但是我可以給你一個東西,我儲物戒中,有一枚黑色墨玉,你若是能想辦法將此物帶到上界,會見到一人,將你的要求告訴他,那人自然會滿足你的要求!」

說著,幽幽笑道:「就怕你帶不上去,帶上去了……你也別指望如何,那位和你接頭的,只是一位普通上界強者,對方什麼都不知道,但是消息很快會被我們的人知道,你的目標,自然就達成了!」

蘇宇凝眉,很快道:「你確定可以傳達到你們一脈?」

「自然。」

西王妃說著,又笑道:「你還是省點力氣吧,你是不可能找到我們一脈的人的,就算中轉,你也不可能找到,我這一脈,比你想象的要強大,要複雜!蘇宇,若是真活不下去了,可以考慮投奔我,我賜予你新生……」

「滾開!」

蘇宇一掌拍飛了她,冷笑一聲,「你也配?」

一聲不屑的笑聲傳出,蘇宇瞬間消失在原地。

而西王妃,默默站起,帶著一些笑容,看向蘇宇離去的方向,心中冷笑。

我不配?

你這將死之人,還猖狂呢!

不管你是想坑害百戰也好,還是想找到我這一脈的人,都註定是竹籃打水一場空!

什麼答應你一個要求,完成你的目標,都是扯淡。

西王妃心中暗暗期待,倒是希望蘇宇能把東西送到那人手中,送上去了,那有些事,就自然會被自己一脈強者知曉。

也許,自己很快會迎來救援!

她也算看出來了,想誘惑蘇宇,相當難,但是蘇宇這傢伙,也別想好過!

……

此刻,蘇宇卻是笑了起來。

相當滿意!

還行,別的不說,起碼知道了一點,西王妃還是有手段聯繫上界之人的。

這就夠了!

至於什麼墨玉,自己待會多查看一下,不行就先封鎖了起來,免得自己沒在意,一旦去了上界,瞬間被發現了。

也好,給自己提了個醒。

不然,也許還有麻煩。

「自己回頭,把自己身上的東西都得查看一下,免得被坑了,不行的話,都他么塞到時光長河沖洗一遍,再強的規則之力,也給你衝散了!」

不外乎一些隱蔽的規則之力,別人奈何不得,發現不了,時光長河還能發現不了?

跟自己玩這套,蘇宇才不會真的傻乎乎的帶著墨玉去找接頭人。

抬頭看看天,蘇宇笑了,是該準備上去一趟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萬族之劫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萬族之劫 萬族之劫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700章 欲赴上界(求訂閱)

71.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