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4章 變態何其多(萬更求訂閱)

第674章 變態何其多(萬更求訂閱)

蘇宇面帶笑容,純善無比。

哪有什麼霸道?

不可能!

見人說人話,見鬼說鬼話,帝王之尊,單純的霸道、兇狠,能解決任何問題?

南王,文王的小迷妹嘛!

該不要臉的時候,蘇宇比誰都不要臉,要臉,他蘇宇就不會有過八千多次的敗績。

市井之徒,能屈能伸。

蘇宇又不是什麼高門大戶。

至於嵐山侯怎麼想,那蘇宇不管,對三大死靈侯強硬,那是因為蘇宇能壓制,不強硬點,容易重蹈百戰王覆轍。

正如蘇宇自己說的,可求外族幫忙,不求人族幫忙。

這南王,可不是人族。

武皇那麼厲害,蘇宇照樣不求他!

他要是想讓武皇幫忙,不是威脅就是壓迫,絕對不會去求他幫忙。

此刻,蘇宇笑的純潔。

如同純善的孩子!

而南王,恍惚中,看了一眼蘇宇,看了一眼他清澈的眼神,好像看到了昔年某人的眼神,不由道:「你多大了?」

「21。」

「多大?」

南王一愣,蘇宇輕笑道:「人族歷21歲,按照萬族歷,剛迎來兩次潮汐之年。」

南王再次一怔,四周,其他死靈侯也愣了一下,何止他們,嵐山侯都愣住了。

多大?

21歲?

蘇宇笑容柔和,帶著一些稚嫩之色,「我18歲進入人族高等學府學習,19歲殺上諸天戰場,孤獨無依,不得不轉換為半死靈,之後,我南征北戰,得到了不少前輩們支持,於是有了今日……」

蘇宇笑容純潔,「而今,也算能為人族出一些力了,幸好遇到了文王傳承,才有了今日成就,否則,早就死在諸天戰場了。」

這一刻,四面八方,那些君侯,都恍惚了。

兩年?

19歲殺入諸天戰場,兩年時間,這位成了人主,橫掃四方,殺東王,滅西王,死靈界域即將再次一統,這……是真的嗎?

南王的臉,沒有其他死靈那麼黑,隱約帶著一些淡黃色,此刻,臉色也變幻的快,眼神充滿了不可思議和一些不可察覺的柔情。

這……21歲的孩子!

太年輕了!

太小了!

他居然才21歲。

南王恍惚了一下,聲音都柔和了許多,「你叫蘇宇?」

「對。」

蘇宇笑道:「師娘見笑了。」

「沒沒沒,你……厲害!」

南王震撼道:「你如何兩年時間,收服了人族,難道第九潮汐還有一些人存在,在助你?」

蘇宇輕笑道:「那倒沒有,上個潮汐,倒是有一人還在,我人族的大周王,可惜……我只是普通小戶出身,他看不上我,後來我拜師文王傳承下來的多神文系,還被當成炮灰,飽受針對!我18歲,入學半年,選擇了逃離學府,以養性實力,坑殺針對我的日月,之後,進入騰空,我去了諸天戰場流浪……」

蘇宇依舊笑容柔和,「文王一脈,諸天針對!我一去諸天戰場,萬族針對,先是日月殺我,再是永恆殺我,我不得不死中求存,轉換為古城居民,幸好,得古城一些鎮守看重,庇護了我一段時日。哪曾想,萬族滅文王傳承之心不死,合道殺我,天古、寂無、魔戟這些人,一起聯手殺我……我只好再去文王故居,尋求肥球幫助,肥球以它5滴精血之力助我,再派書靈、茶樹助我,讓我發揚光大文王一脈……」

蘇宇如同在說故事一般,笑容醇和無比,「於是,我便有了今日,斬靈皇、天淵半皇、龍皇、金翅大鵬皇……之後,鎮壓大周王這些古老派系,登頂人主之位!」

南王聽的是震撼、不敢置信、意外、憤怒各種情緒不斷爆發。

21歲,人境強者不幫他,他獨自一人,闖蕩諸天,萬族殺他,騰空便有永恆來殺,為了求存,不得不轉換為半死靈……

這……這孩子太苦了!

這一刻,何止南王,嵐山侯其實也是第一次聽說這些,沒人會特意和他們說這些的。

一時間,嵐山侯都忘了其他,一臉的心疼和憤怒,「陛下如此天賦,人族居然不庇護陛下?還為陛下設置阻礙?」

鎮壓大周王登頂!

這話,她聽到了!

蘇宇笑道:「那時候,人族也難,大周王他們為了求存,也是沒辦法。死我一人,總比開戰要強!人族其他諸永恆,也不敢為了我,得罪萬族,只能苟且偷生,他們也難,其實我也理解!」

蘇宇輕笑道:「畢竟,那個時期,人族太弱。」

南王冷冷道:「人族,呵呵,這個潮汐,居然如此……如此廢物!」

她還是罵了出來!

她都想象出來了,蘇宇當初一人,實力孱弱,孤苦伶仃,如何一人走諸天,那凄涼,那孤獨,那無助……21歲,南王都不敢想象,蘇宇如何在三年不到的時間,逆轉了乾坤,登頂了人主之位!

太不敢置信了!

嵐山侯也是一時間無言,這個潮汐的人族……

嵐山侯咬牙道:「難怪,我就說,這個潮汐怎麼會這樣,包括上次大戰爆發,來援的都是外族,就天岳是人族,我聽天岳的意思,他還不是這個潮汐的,不是人族的勢力?」

蘇宇笑道:「嗯,他是獵天閣的,監天侯的徒弟,監天侯背叛人族,背叛文王,看我是文王傳承,便要他來殺我!天岳不忍,最終反抗,反而來幫我了,也是我造化,否則我早死了。」

「監天侯?」

南王凝眉,冷聲道:「他背叛了?」

蘇宇點頭,嘆息一聲:「是啊,背叛了,多次要殺我!幸好,獵天閣中,一些強者見我艱難,監天侯又倒行逆施,他們紛紛棄暗投明,幾部部長,都選擇了來助我!得道者多助,失道者寡助!」

蘇宇笑道:「這便是我有了今日的原因,大家見我仁義,天賦不錯,又是文王傳承,鎮靈軍、犼族、食鐵族、空間古獸族、豆包炊餅、肥球他們,全部都來助我!」

南王稍顯震撼,「你短短兩年,竟讓各族都來助你,你……果然是得道者多助!」

嵐山侯也是一臉動容,她知道蘇宇的一些事,但是知道的沒這麼清楚,這時候,蘇宇霸道、冷酷,她忽然都可以理解了。

他太難了!

人族無力,也不想幫他,只能靠他自己,不斷去搏,去殺,去南征北戰,他一定過的很苦!

看看蘇宇說的,他身邊,只有不斷來殺他的人,最終卻是都被他感化了,來幫他,這……就是新人皇的魅力!

南王此刻也忘記了之前的一些想法,她看蘇宇,滿是感慨,滿是柔和,輕聲道:「人主能有今日,也緣於苦痛,不經歷磨難,如何成長?文王曾說過,天降大任於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

她說了一陣,輕聲道:「你也沒辱沒文王傳承,在這種逆境之下,居然能扭轉乾坤,我聽說,如今人族在諸天萬界,佔據優勢,可否為真?」

蘇宇笑著點頭:「還行,可惜上界一開……那就不好說了!」

南王凝眉,半晌,開口道:「百戰王的確廢物,那等優勢,葬送了人族的底蘊!倒是苦了你了!」

太苦了!

南王都覺得蘇宇太苦了,出身卑微,無依無靠,獨自一人,能走到今日,說花了三千年,那還可以接受,蘇宇花了三年!

這……擱在任何一個時代,都是難以置信的。

蘇宇笑道:「不提百戰王,毫無意義!我只看現在,不看過去,不管未來!」

蘇宇這一刻,笑的沒那麼醇和了,臉色一板,肅然道:「我起於微末,年歲又輕,不懂太多!唯知,這世道,就是要殺出一片青天!」

肅殺之氣升起!

先是稚嫩,柔和,謙謙君子,這一刻,又忽然殺意沸騰,霸道無雙。

一時間,南王只覺得,就該如此!

對,這才是三年殺出來的人主!

骨子裡是柔情的,是謙遜的,但是,他也有自己獨特的魅力,難怪可以收攏萬族,讓萬族強者紛紛相助。

柔情,霸道,果決,肅殺,聰慧……

一瞬間,南王浮現無數的念頭。

這一代人主,真的與眾不同!

而此刻,她附近那些死靈侯,也感受到了壓力,蘇宇肅殺之氣一起,殺氣沖霄,哪怕這些死靈侯都是駭然,這得殺了多少人?

人屠啊!

果然,不愧是三年從底層殺出來的人主,看樣子,可沒剛剛說的那麼雲淡風輕,這一路上,沒少殺人啊!

這殺氣一出,遠處,北王也朝這邊看來。

蘇宇也朝那邊看去。

蘇宇看到了對方,看到了那位身材高大的壯漢,冷漠道:「北天王,你真要叛?」

北王一時間無言。

叛?

也許……算是吧。

蘇宇漠然,「給你兩個選擇!第一,開戰!不死不休!第二,投降,自散大道之力,保留死靈侯實力!」

北天王臉色微變,冷冷道:「自散大道?」

蘇宇平靜道:「自己考慮,其他不用多說!莫要將死靈天河當做底氣,這天河真亂了,我帶我的人,先去死靈界域避一避!你以為我真沒辦法殺你?你想什麼呢!我掌鎮靈界域,你信不信,我率領千萬大軍,進入鎮靈域,刺激死靈,無數死靈暴動,最好出來三五天王,我想看看,你往哪裡跑?你以為,他們出來,會跟你聯手還是和平相處?蕩平四王域,再定死靈界域!等你們殺的差不多了,我再帶人來清理!」

北天王心中震動!

蘇宇幽冷道:「我隨時可開死靈通道,你可以嗎?你若可開,那就有退路,不能開……不要覺得,你有什麼底氣!」

北王臉色變幻不定,許久,冷冷道:「蘇人主,你真要這麼做,就不怕死靈界域動蕩,殺出死靈界,衝擊生靈界域?鴻蒙乃是鎮守,真被大量死靈衝出死靈界域,倒霉的第一個人便是鴻蒙!」

我不信你敢!

他不信!

但是,他又擔心蘇宇真的這麼做,一旦大量的君主、死靈侯甚至天王出現,那他這位原本的霸主,必然會受到巨大的衝擊!

甚至肯定有強者打他主意,弱者想殺了他,奪取死靈印記,強者想殺了他,分享大道之力!

天河中出來的強者,和他又不熟,不打他打誰!

當然,可能也會彼此廝殺。

運氣好,他也許還能壯大勢力,可是,真要亂戰起來,不是好事,會打破現在的局面。

蘇宇幾句話一出,北天王心中念頭無數,還真有些擔心蘇宇真的不管一切,率千萬大軍殺來,那死靈界就亂了套了!

蘇宇輕笑一聲,「咱們走著瞧便是!小心你的頭頂,我隨時會開啟上方通道……當場斬你!」

北天王心中一驚,很快,冷冷道:「不可能!上方對應何地,連我都不知,你豈能知曉,哪裡可開通道?」

說是這麼說,他還是擔心,迅速觀察上空,真怕上空忽然出來一些強者。

他又道:「諸天戰場區域,開啟通道,昔年河圖開過,幾乎都在東王域境內,北王域,可沒有過!」

蘇宇失笑,「人族之威,豈是你能懂!罷了,嚇唬嚇唬你罷了,別怕,睜大了眼睛,盯緊了上空,我要你在恐懼中崩潰!肥球以及其他22尊合道,就在你頭頂,隨時等著來殺你……別怕!」

「……」

北天王臉色難看,瞬間消失。

他不太想和蘇宇對話了。

蘇宇的話,讓他有些不安。

蘇宇會帶千萬大軍殺來嗎?

會在自己頭頂上方開啟通道嗎?

不知道!

……

南王意外地看著蘇宇,忍不住傳音道:「你真的可以在他頭頂開啟通道?」

若是如此,那簡單了啊!

雷霆一擊!

幹掉他啊!

蘇宇笑道:「也許可以,我其實還是能定位的,但是他頭頂上方在哪,不好說,這要是在仙界……難道我去仙界開通道?而且就算能開,最好別開!雷霆一擊,那也是生靈出手,不到萬不得已,我也不想死靈界域大亂!那不符合我的要求!」

說不定是可以開的。

蘇宇其實還是有辦法的,比如將人主印留在這,他去萬界去找找看……找起來難度不小,諸天戰場還好,要是對應小界,那算了吧!

若是就在天古頭頂,開啥開,沒法開!

嚇唬嚇唬北王罷了!

南王凝眉,問道:「那人主的意思是……看著?」

蘇宇搖頭:「不,等待!先嚇唬嚇唬他,他若是願意自散大道之力,那最好,不願意的話……那就等待一段時間,強攻!」

「強攻……」

南王遲疑了一下,「在這,我應該不是他對手,除非鴻蒙來助我,一起聯手殺他!」

蘇宇笑道:「我助師娘如何?」

「你……」

南王其實想說,你太弱了,可是,不好說。

蘇宇笑道:「我是不如一些天王,可我融道筆道,實力還是有的,單打獨鬥,我自然不如北王……但是聯手,也能牽制一二!不止如此,我手中,還有一滴東王精血,一滴西王精血。」

「什麼?」

南王看向蘇宇,不太明白他的意思。

蘇宇笑了,「有精血,我就可以借用死靈大道的力量,也能勉強發揮一二天王戰力,持續時間不長。」

東王和西王,其實都被打的太散。

精血,蘇宇之前也沒準備要,結果嵐山侯他們還是給自己留下了一點,河圖知道蘇宇的情況,之前收集西王的一些東西,沒全部給其他人拿去提升實力。

蘇宇其實也能用死靈族的精血,但是,還得花一滴開啟界面才行,然後才能借用力量,不太划算。

而南王,有些意外地看向蘇宇。

借用大道力量!

勉強發揮出天王戰力,這……若是如此的話,未必不能聯手蘇宇去打北王!

蘇宇笑道:「其他力量,最好不動用!鴻蒙前輩一走,我擔心大戰期間,死靈天河出現變故,要是來幾個死靈侯,看我們大戰,看鴻蒙將軍離開,強闖死靈通道,那就麻煩了!」

這個,必須要防的!

南王想了想,點頭道:「好!若是你真能勉強發揮出天王之力,那你我聯手也可,哪怕殺不了北王,也要削弱他麾下死靈侯的力量!他麾下還有14尊死靈侯,我們這邊,哪怕加上東王域,也只有14尊!」

她手下才10位死靈侯,數量太少。

真打起來了,南王擔心,還不一定誰去削弱誰呢。

而蘇宇,傳音道:「不急,等等吧!此次,我帶了27位鎮守過來,正在抓捕一些死靈君主,斬殺了提升自己,一旦他們都晉級永恆九段,三位鎮守絕對可以對付一尊死靈侯!」

現在鎮守們,不少都是七八段,這樣,需要五六位才能對付一位死靈侯。

等到了九段,他們又有石化之術,又帶了兵器,對死靈抵禦力極強,死靈侯最強的便是死氣之力,一旦死氣被抵禦,三大九段,絕對可以對付一位,殺不了對方,也能抗衡。

這相當於多了9位合道!

當然,在生靈界,三大九段,對付一位合道就有難度了,生靈手段更多一些。

此話一出,南王心中微動。

若是如此的話,那加上死靈侯,就算有23尊合道了,對方是14位死靈侯……那的確有希望斬殺大量死靈侯,然後再聯手殺北王!

「那我們現在怎麼做?」

南王問了一句,蘇宇笑道:「等!在這包圍北王,死靈天河可能會有動蕩,不給北王知曉,那邊到底發生了什麼!斷絕他和外界的聯繫,不給他收穫任何情報!」

南王點頭,這個倒是沒問題。

很快,南王又道:「可是鎮守殺死靈,也不能吸收死靈印記,這哪能說強大就強大起來……」

蘇宇又笑道:「無妨,星宇府邸,在我掌控之中!可以直接帶人進入其中!」

「死靈不能從通道進入的……」

南王又說了一句,蘇宇笑道:「這裡有通道傳送的。」

「傳送?」

想了想,南王點頭:「好像有這麼回事,記不清了,武王他們當年,好像的確帶人傳送進來的,具體的不太清楚。」

蘇宇掌握了星宇府邸,原來如此。

東天王,那就是死在星宇府邸了。

……

與此同時。

河圖他們帶著三位死靈侯,開始到處抓捕死靈強者,尤其是死靈天河附近剛復甦的那些,甚至深入死靈天河,故意引誘一些復甦的強者殺出來捕捉。

河圖帶了27位鎮守,上百君主,3位死靈侯,哪怕出來一尊天王,也能一戰了!

一時間,死靈天河又開始動蕩起來!

……

北王府。

北王大殿。

14尊侯,都在看北王,而北王,卻是在看天。

他在想,蘇宇真的能開啟頭頂通道嗎?

好像是可以的!

一旦開啟了,外面真的有那狗怎麼辦?

上次一腳跺死了西王,他可是看在眼裡的,何止他,其他人也看到了。

此刻,有死靈侯惶恐道:「天王,若是上空忽然開闢通道,那……要不我們分散開吧。」

北天王冷著臉,「分散?找死嗎?一旦南王他們強攻,我們卻是分散了,等著被逐一擊破嗎?」

怎麼想的,居然想分散!

很快,有仙族死靈侯沉聲道:「天王,不如想辦法求援吧!求生靈界域援助!三十六通道是沒辦法出去了,生靈界不主動聯繫我們,我們也很難主動聯繫他們,就算他們開啟通道,大部分也出現在東王界域內……我的意思是,走天淵界那邊的一條小道!聯絡外界,求援各族!在生靈界域,給蘇宇製造壓力!」

北王皺眉,「你以為我沒想過?」

想過的!

關鍵在於,艹,那條通道,死靈是可以進入,但是都是弱小死靈,沒什麼智慧的,這不是關鍵。

關鍵在於……天淵族,好像沒了!

是的,好像沒了。

這其實不算巧合,當初大周王他們打死靈界,就有斷掉天淵族和死靈界聯繫的意思。

這下子,算是斷掉了萬族和死靈界最大的聯繫通道。

再切斷三十六城通道,現在,他們想聯繫生靈界域,只能等生靈界域的強者,自己開啟死靈通道,然後聯繫了,關鍵在於……他們開啟,十有八九會從東王域開啟!

其實北王在思考一個問題,就是那個西王妃,從哪離開的?

此刻的他,也的確想求援了。

對方實力的確不比自己這邊強,可是他還真怕蘇宇開啟了上空通道,一腳把他剁死!

他正想著,外界,忽然傳來蘇宇聲音,幽冷無比:「北王域,14尊死靈侯,仙魔神三族6位!格殺一尊仙魔神侯,便是立功,可饒你不死!格殺北王,仙魔神三族都可赦免叛逆之罪!」

北王臉色陰冷,陡然看向大殿內其他8尊侯,冷冷道:「不要聽他妖言惑眾!他也打不下北王域!」

「人族氣運昌盛,爾等……好自為之!」

這一刻,一枚大印,懸浮天空!

人主印上,爆發出璀璨光輝,開始侵吞北王域規則,驅逐北王印規則!

大殿內,一些死靈侯,有些不安。

幾位仙魔神族的死靈侯,咬牙道:「不要聽那傢伙胡說八道,他若是真能打下北王域,早就打來了!人族的輝煌,早已和上古一樣,一起逝去!」

蘇宇,真毒!

他在離間這些死靈侯!

而下一刻,一群人,再次朝外看去。

只見,虛空中,一支筆橫亘天地,不少死靈侯臉色一變,只見那筆,在虛空中書寫文字。

「誅叛逆!」

「賞功臣!」

「可赦免立功之臣,叛逆必誅……」

北王凝眉,一聲冷哼,天地震動,那支筆,也劇烈顫動起來,而就在這一刻,蘇宇身上,一股強悍氣息爆發,一筆點出,轟隆一聲巨響,死氣爆發。

蘇宇淡笑聲再次傳來:「北王,你乃叛逆之臣!看我如何剝離你王位,斬你頭顱!」

北王冷冷道:「你一個融道境,也能剝我王位?」

開什麼玩笑!

他的王位,乃是上古皇庭冊封的,這個時代,誰能剝離他的王位?

然而,大殿內,幾位死靈侯,卻是擔憂無比,有死靈侯急忙道:「天王,他那支筆,好像……好像是文王筆,這……上古冊封,好像都是文王書寫,他敢說這話,是否會影響到天地規則?」

北王瞬間一震!

大殿中,士氣一下子滑落了許多。

這不會真被那個剝奪了吧?

若是剝奪了,蘇宇重新冊封一位死靈天王,北王域那就成了別人的地盤,在這,其他人得到加持,他們會被壓制的。

那就沒法打了!

這下子,北王都有些心驚了,冷著臉道:「不至於,他才什麼實力?」

甭管如何,不能亂!

有仙族侯低沉道:「天王,要不現在,殺出去吧!」

「殺出去?」

北天王凝眉:「殺出去后呢?」

「殺出去之後?」

眾多死靈微微一怔,是啊,之後呢?

怎麼辦?

蘇宇還能回生靈界域,他們呢?

那仙族侯沉聲道:「聯繫到仙魔神各界,斬殺鴻蒙!奪取通道控制權,我們也能進出自如!」

奪取通道?

北王皺眉:「仙族現在上界不開,你確定可以對付那條狗?」

「……」

一下子,眾人又萎靡了,恐怕難!

越想,越是悲觀,越是絕望。

那若是真被蘇宇剝奪了王位怎麼辦?

剝奪了王位,北王就敗定了!

那時候,哪怕蘇宇不冊封新王,南王可是真的有王位的,可以動用規則之力壓制人的!

人心惶惶!

14位死靈侯中,恐怕也有人動了心思。

這很正常!

之前,蘇宇這邊頹勢,南王麾下的10尊侯,還有人動了心思呢,等到看到小白狗殺了西王,這才瞬間鐵了心,不敢背叛了。

此刻,也一樣。

北王這邊實力不弱,卻是明顯無路可退,真要和北王一起沉沒在這艘大船中?

殺一尊仙魔神死靈侯,一切罪過都會被赦免。

而北王府外,蘇宇更是在虛空中書寫一些赦免之書,無數書冊,朝北王府飛來。

一些死靈強者接到手中,都感受到了一股皇威浩蕩!

「殺同階仙魔神死靈,赦免死罪!」

北王府大殿中,也有書冊飛來,卻是被北王一聲冷哼,摧毀了所有書冊!

可是,大家都知道了!

虛空中,蘇宇更是烙印人主大印,將此話烙印在虛空之中,聲音浩蕩:「此條例,我蘇宇親口承諾,加蓋人主之印,諸天見證!當為鐵律!撥亂反正,諸君,當謹記!」

北王一聲怒喝,一拳轟出,虛空中,那些文字,紛紛破碎。

北王怒喝道:「蘇宇,你莫要想用這些低劣手段離間北王府!你若真想拿下本王,你我單打獨鬥,你若能勝我,北王府拱手相讓!堂堂人主,只會這些卑劣手段嗎?」

北王府外,蘇宇淡漠聲傳出:「我今年21歲,人族歷來算!你若是覺得,你能勝過現在的我,很厲害,那我便承認不如你,你若是不怕,自封實力,到死靈侯地步,我願和你一戰!21歲的我,戰你一尊侯,我還是有把握的!敢嗎?」

「……」

艹!

北天王心中咆哮,也震撼,真的21歲?

我不信!

蘇宇又道:「或者你派一尊侯來和我一戰,我若敗了,北王,我答應你,從此以後,北王域歸你!我若贏了,你自散大道之力,敢嗎?」

「……」

滾蛋!

北王才不會把自己的命運交給這些麾下的死靈侯來決定,這要是敗了,自己還真能自散大道?

北王頭疼了!

要和蘇宇單挑,蘇宇不幹,想殺殺蘇宇威風,蘇宇說他21歲,21歲敢戰死靈侯,你還能說什麼?

怎麼殺他威風?

北天王一時間,千頭萬緒,我該怎麼辦?

求援無門!

殺出去,也沒地方跑。

不殺出去,就一直在這和蘇宇僵持著嗎?

蘇宇這邊,一旦哪天真在上空開啟通道,小白狗殺來,他又如何跑?

一聲微不可聞的嘆息聲,在他心中響起。

這日子,沒法過了啊!

……

而蘇宇這邊,南王不由幾次打量蘇宇。

忍不住道:「那些死靈侯,真會背叛北王?」

蘇宇笑道:「現在不會,但是,這是種子!順風仗沒問題,逆風仗一到,感受到了危機,北王無力對付他們的時候,我打賭,必然有侯會叛變!」

蘇宇意味深長道:「一樣的道理,我這邊一但如此,也許……也有侯會考慮一下背叛。」

南王身邊,10位侯不動聲色,心中卻是微微一驚。

這位……說他們的吧?

蘇宇輕笑道:「開個玩笑,嵐山侯豈能背叛我?」

嵐山侯無語,怎麼說到我頭上來了?

下一刻,嵐山侯很快道:「陛下,我不會背叛的,當為陛下死戰到底!」

蘇宇點頭,不說什麼。

和嵐山侯說這些沒意義,腦子一根筋!

他再次看向北王府,餘光看向遠處的死靈天河,此刻,天河微微動蕩,大概是河圖他們在行動了!

至於北王,是拿定了!

就看,如何下來損失最小了!

蘇宇心中想著這些,很快傳音南王道:「南王若是獨自對戰北王,能撐住嗎?」

「我和他同階,他在這佔據優勢,稍微比我強一些,但是想殺我,不可能……」

蘇宇瞭然,很快道:「那大戰爆發,我先去格殺那些死靈侯!南王撐住了,我會帶人來助戰!」

「你……那人主自己小心!」

蘇宇點頭,我都能看到大道之力,小心什麼。

對付北王,蘇宇難對付。

對付一般的死靈侯,我筆道一出,也許可以直接封印或者擊斷對方的大道之力,蘇宇覺得,問題不大,這些死靈手段太少!

他不斷思考著,其實也在嘗試剝奪對方的王位,結果自然是……不可能的。

他連老烏龜的將軍都沒辦法剝奪,何況是王位。

差距太大!

等蘇宇能制定規則再談剝奪的事!

或者人族氣運大盛,能鎮壓住此地規則之力。

「只要我先殺了一兩尊神魔侯,必然會有死靈侯倒戈!」

「這就是正統的魅力!」

蘇宇心中喃喃,因為北王是叛逆!

上古一統,還是有好處的,起碼死靈界強者都知道一個道理,四天王是人族冊封的!

否則,蘇宇說什麼剝奪王位,大家大概當笑話來聽!

此刻,只能等了。

希望山啟這些人,多抓點強者,自己帶他們去星宇府邸,殺君主晉級,再來殺北王。

……

同一時間。

鳳界。

小頭小鳳凰,朝界域之口飛去,守衛界域通道的強者,呵斥道:「天凰,別亂跑,往哪飛呢,外面危險,鳳皇大人有令,任何人不得出入!」

小鳳凰眼巴巴道:「我想出去看看,歷練,哪怕不出去……我也想去通道口看看,我都很久沒出去了!」

守衛強者嘆息一聲,搖頭:「不行!」

「那算了……」

小鳳凰委屈的很,「我其實是想去找藍天,讓他把那些弟弟妹妹還給我……」

此話一出,鎮守通道的強者,一個個變色。

有人咬牙切齒,有鳳凰本尊浮現,火焰燃燒,憤怒無比!

藍天!

這個名字,刺激到他們了。

不可饒恕!

三千鳳凰後裔,被他一網打盡,這簡直就是作孽!

「那更不能出去,那畜生……可惡!」

鎮守的強者,憤怒無比!

小鳳凰有些失落,「那我就在這等著,我想等弟弟妹妹回來。」

小鳳凰有些悲傷,飛到了一旁,在一棵大樹上停了下來,哀怨悲鳴幾聲,這悲鳴聲,差點讓那些鎮守落淚。

造孽啊!

我族天才,現在連出門都不能出了,什麼時候才是個頭?

……

不止鳳界。

這一刻,猿界、龍界、冥界……除了仙魔神三大族,其他有合道的種族,通道口附近,幾乎都多了一些身影。

等待中!

……

人境。

藍天女身浮現,一臉嬌媚,「大周王陛下,我的兄弟姐妹們都到位了!就等各府府印送進去了!什麼時候引走那些合道啊?」

大周王嘴角抽動,「等!等機會!」

話落,沒忍住,「你分身到底多少?」

「呀,怎麼這麼說,我沒有分身的,那都是我的兄弟姐妹……」

變態!

大周王也是見多識廣之輩,什麼人沒見過,可是看到藍天,不太自在,很快道:「嗯,你說的不錯,藍天,你先在這等著,我出去辦點事。」

「我幫你吧。」

「不用!」

大周王拒絕,迅速道:「不勞煩了,你的主要任務就是將各府之印,送入各界,距離各族合道越近越好,但是千萬小心,別被發現了,否則,麻煩很大!」

「放心吧!」

藍天嬌媚道:「我辦事,陛下還不放心我?又不是臭男人那樣,打打殺殺的,只是埋點東西,我們女人最擅長藏寶了!」

「……」

大周王雞皮疙瘩都起來了,乾笑道:「那最好,那我出去了……」

藍天見他要走,幽怨道:「陛下走的這麼快,是討厭我?」

大周王頭都要炸了!

我不到萬不得已,是絕對不想和這傢伙合作的,可惜,現在的確需要藍天。

大周王迅速道:「不是,我是真有要事要辦!宇皇留下了很多任務,我得抓緊完成!」

「那好吧,陛下先去忙。」

大周王鬆了口氣,不等他出門,藍天笑嘻嘻道:「人境好無聊,那我去找老朋友玩玩了,陛下,有事再喊我。」

「你別亂跑,我找不到你,會錯過……」

「不會的。」

藍天笑嘻嘻道:「陛下隨意喊一下就行,尤其是大周府城主府,我的兄弟姐妹千千萬,大周府中佔一半,大周王隨便喊!」

「咳咳咳!」

大周王劇烈咳嗽,真的假的?

我沒發現幾個啊!

你別鬧!

藍天卻是不理,已經消失在原地,聲音傳盪而來:「陛下,下次回府,不要再讓我給你端茶了哦,上次給你端茶,嚇死奴家了,貼的那麼近,我還以為被你發現了呢。」

「……」

大周王木然!

你滾吧!

這輩子,下輩子,我都不想和這變態共事!

這變態,在這條道上,是真的越走越遠了,他的分身不爆發實力,壓根不會引起任何人注意,當然,藍天分身缺點在於,一旦爆發實力,很快就能被人看出端倪。

可這,是缺點嗎?

誰會一天到晚讓人爆發實力的!

「這一潮汐的人族,變態太多!」

大周王心中呢喃一聲,也許,這也是人族的迴光返照吧,要滅族了,大量天才湧現。

藍天這變態,大概只能靠蘇宇去壓制了。

「不過,他在也好,各族都有他分身,蘇宇計劃一成,那下界一統不遠了!」

大周王默默想著,有些失神。

這一潮汐,這麼弱,這麼難,他都絕望了。

結果,居然看到了一統的希望。

真是古怪啊!

上個潮汐那麼強,他都沒覺得人族真的可以一統,撐死了共治天下,是萬族變弱了,還是人族變強了?

大周王再次嘆息一聲,不去想了,百戰王真回來了,也得給蘇宇端洗腳水,那個小變態,可不是好惹的。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萬族之劫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都市青春 萬族之劫
上一章下一章

第674章 變態何其多(萬更求訂閱)

0%
目錄
共1037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