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2章 不一樣的兄弟

第142章 不一樣的兄弟

這一天,青枝正在給人看病,就見門口來了一個孱弱的少年。

那少年在門口站了一下,悄悄向裡面觀望。

待看到青枝在藥房時,方走了進來。

青枝一看,竟是鄭勁的小兒子,和第二個夫人生的裴兒。

她吃了一驚,心道他怎麼會找到這裡來了?那豈非自己的真實姓名都被他知道了。

她擠出一個笑容對裴兒道:「咦,你怎麼來這兒了?」

「我趁家裡人讓我出門曬太陽時擺脫下人找到這裡來的。」

「那你怎麼知道我在這個藥房呢?」

「哦,我就問江北城有沒有一個大夫細皮嫩肉的,像個女子一般清秀,便有人給我指路指到這兒來了……」

他邊說邊走了進來。

「你這兒這麼多葯?」進來后,他看了看藥房里好幾排的葯櫃說到。

青枝見他言語中透露著親昵,便略放了心。道:「你的腿好些沒有?」

「曬了幾天了,但還沒有明顯的改善,我來也是想問你,你的這個方法,真的行得通嗎?」

「所有骨症,若想看好,都需時日,一年後你應該可以看出效果。」她低頭為剛才的病人寫方子。

「要一年之久?」

「差不多吧……」

「那這麼說,我可以天天出來,不必被關在家裡,太好了……」

「鄭公子還有事嗎?沒事就放心回去吧……」

「我現在不回去,我還想去買那天那個侍衛說的什麼誰的《木刻之術》,你記得他說的誰嗎?」

「江齊之的《木刻之術》」

「對對對,江齊之。就是這個名字。可是,我從來沒有出過門,也不知道怎麼買東西,也不知道怎麼買,你能陪我一起去嗎?」

青枝略一思索,道:「你稍等片刻,我給眼前的病人寫好方子再說。」

裴兒便在藥房里東走走,西看看,等著青枝。

錢六不認識他,看著他好像和青枝是認識的,便由著他在藥房里逛。

不多久,青枝寫好方子,給病人稱了藥包好讓他帶走,便和這裴兒一起出了門。

她不拒絕他的原因很簡單,就是想從他嘴裡知道父親的些許消息。

這裴兒從來沒出來過,像個深山老林里出來見世面的人,見到所有東西都好奇,都要問個究竟,青枝耐心一一作答。

青枝也有意假裝無意地問了些關於他的事,他誠實地一一作答。

從和他的交談中,她知道了他全名為鄭杭裴,他兄長鄭杭肅,用他的話說,他兄長几乎沒笑過,可嚴肅了,正應了他名字里那個「肅」字。

和他一起逛了好幾個書店,才在一個位於肅清街的街上買到了他念念不忘的《木刻之術》。

他買東西的時候青枝發現,他對什麼東西該多少錢一無所知。

一本只值幾文錢的書本而已,他在付錢時卻將自己袖裡的銀子全倒了出來,而且還問店家,夠不夠,驚得店家下巴都快掉地上了。

店家看了一眼這人是孔大夫跟著,方才將嘴巴合上。

大夫帶來的人,有可能是腦子有點問題的。

鄭杭裴買到了之後,愛不釋手地放在懷裡,彷彿那是他的寶物一般。

青枝在和他的相處中發現,他非常純真。甚至近乎天真。

在她看來,他像個孩子一樣。

老謀深算的鄭勁生出了這麼純真的兒子,遺傳這事也太奇怪了。

鄭勁的兩個兒子,鄭杭肅和他,是兩個完全不同的類型,一個深藏不露,一個一眼見底。

一個讓人無由得覺得寒冷,一個無由得讓人覺得溫暖。

只相處了短短半天,青枝便對他以後的前路充滿了猜疑。。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女醫青枝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女醫青枝 女醫青枝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142章 不一樣的兄弟

25.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