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3章 籠中鳥

第143章 籠中鳥

在青枝和鄭杭裴在江北城中走著的時候,江北城知府大人陸賀洲在自家的後院會見了一個人。

正是他的親侄子,陸世石。

陸世石在昨日醉酒後醒來,便一直有些心裡不太對勁兒。

他醒來時睡在自家的床上,但他分明記得,自己醉倒前是和陸世康在玉閣酒樓喝著酒。

他不安的原因是,醒來后,他有一絲模模糊糊的記憶,那就是,他好像和陸世康說了什麼不該說的。

但,他醒來時已經是第二日早上,陸世康已經回江北城去了。

況且這事,也不便直接問起。

想到本來過上幾日他就要去叔父家做個說客,於是,將本來計劃的日子往前推了幾日。

他本來是想等著妹妹完全同意了鄭杭肅的親事再說的。

在陸世康回來才一日後,他便收拾了簡單的包裹,為他祖母買了一件上好的布料,便命馬夫張風將他拉到了江北城。

陸府為他擺了豐厚的家宴。

家宴過後,陸世石便找到機會,和叔父單獨在茶室會面。

由於有了陸世康的提醒,陸賀洲對他來此的真正目的心知肚明。

說什麼為了看望祖母而來,卻只帶了一件布料。說什麼想順便看看江北城的芫江兩岸的秋景,然而,往年,每年中秋佳節之時,他才會和他另外兩個兄弟從雁下城買月餅給老太太,並此順便登一登望江樓。

雁下城那邊來人的時候,無非是春節,中秋佳節,以及諸如老太太壽辰,婚嫁喪禮等不得不來的時刻,其他時間來此的次數屈指可數。

所以,在尋常日子裡來,必有其故。

陸世石是個精明的人,他自然不會輕易就表明來此的目的。

他先閑聊,講故事。

說的無非就是大隸老少十年前說了很多遍的故事,關於鄭勁的故事。

他邊說邊嘆,真真是可惜了,這麼個英雄,硬是被屈打成了狗熊。

若是往常,陸賀洲大約也會和他一起感嘆,但,有了陸世康的提醒,他便默不作聲了。

何況,他知道最近一直試圖置自己三兒子於死地的正是鄭勁,對他曾經的好感更是已經消失殆盡。

不過,他也不說詆毀之詞,而是顧左右而言他。

在陸世石碟碟不休之際,他抓住一個空隙,對陸世石道:「賢侄,為叔新買的茶好喝么?」

陸世石端起茶杯,喝了一口,道:「味道當真不錯,什麼茶?」

他剛才一直心思在如何說服叔父上,根本沒有心思品茶。

陸賀洲道:「這並非什麼名茶,這茶是石原鎮的百姓種出來的。賢侄或許有所不知,曾經的石原鎮民不聊生,自從當今聖上勵精圖治,鼓勵農作物生產,並開挖兩大運河以利作物運輸販賣之後,京南大運河岸邊的石原鎮的百姓便開始了種茶的營生,如今,石原鎮的百姓可以說是真正的安居樂業了。十二年前我去那裡時,還是一派荒涼頹廢的景象……」

陸世石不得不迎合道:「那是當今聖上英明啊……」

給他一萬個膽子,也不敢在一個知府面前說聖上是昏庸無能之人。

哪怕這知府是自己親叔父。

陸賀洲道:「當今聖上最難得的是,下了狠心杜絕了買官賣官之事,現在當官的都是憑實力考上去的,如此官員的隊伍中便沒有了草囊飯袋之徒。」

這話正擊中了陸世石的痛處。

五年前,在知道自己不是讀書的料之後,他也想過買個官噹噹,但,四處打聽送禮,但,無一人敢收他的禮,官自然也當不上。

偏他天生就是官迷,想要當個哪怕是最低的七品芝麻官,來耍耍威風。

所以,他比誰都恨皇上將買官賣官之事管得這麼嚴。

恨歸恨,他不敢表露出來,只是附和道:「是啊,當今聖上確實是英明,這樣一來,無人敢賣官了。」

陸賀洲端起茶杯,抿了一口,又放下茶杯道:「所以,我常常祈禱當今聖上身體安康,可長命百歲,如此方是百姓之福啊。世石,你也該如此祈禱,不是皇上造就了一個太平盛世,咱陸家的生意,會如此順風順水?要知道,慌亂之年,再大的家業,也會瞬間家財散盡……」

陸世石聽到這裡,覺得自己今日白來一趟了,懊悔之餘,又有些慶幸自己還沒有將真實想法和叔父全盤脫出。若是那樣,自己今日只怕會被抓起來做牢也說不定。

他擦了擦臉上的汗,道:「今日聽叔父一言,甚是受教,回去我一定會日日祈禱皇上他老人家身體安康,長命百歲……」

轉念又想起自己剛才說起鄭勁時全是溢美之詞,於是臉上的汗更多了。

他起身道:「叔父,我今日就和叔父聊到這裡,因事務繁忙,侄兒就先回去了。」

「為叔知道你忙,就不留你了……」陸賀洲也不起身,道。

「我還要和我兄弟道個別。」陸世石說著往外走。

陸世石出了他叔父的門,來到陸世康院里,見他正在逗鳥,於是站他邊上道:「世康,前日我喝醉了,好像說了些胡話,你也別當真,就當笑話聽了。醉酒的話,說實話和說夢話差不多......」

陸世康笑道:「你確是說了些胡話,我本也沒當真。」

陸世石不死心道:「我......說什麼了?」

「你說你要真心愛上一個女子了,這話我會信?你能真心愛上一個女子,那不是太陽打西邊出來了?」

陸世石半信半疑道:「我真這樣說的?」

「如果不是親耳聽到,我是不會信的。說,你當真喜歡上哪個姑娘了?」

「這怎麼可能?」陸世石有些信了,自己這幾日對一個叫小菲的女子有些上心,但,若說到了非她不可的地步,絕對沒有。

他撇了撇嘴角,道:「世康,你也不要笑話我了,咱倆不是一樣的?你又比我好哪去了?我們啊,是不可能真心愛上一個人的,因為美麗的女子太多,傻子才會只喜歡一個。只愛一個人,便被束縛住了,和你這籠里的鳥有什麼兩樣?」

陸世康微微一笑並不答話。

陸世石離開后,陸世康對籠里的畫眉鳥一本正經說道:「鳥兒啊鳥兒,你說,本公子該如何是好?我已然就要淪為和你一樣的籠中鳥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女醫青枝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女醫青枝 女醫青枝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143章 籠中鳥

25.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