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0章 命運

第150章 命運

下午時分。

鄭宅。

一片廢墟之中,一個十四五歲的少年正在宅里徘徊著。

他已經從早上徘徊到現在了。

從天色剛開始有點亮光開始,他便開始從宅外的一棵樹下起身走進宅里。

找遍了所有的角落,掀了每一處因房頂被燒而跌落的瓦片,他試圖找到自己的雙親和兄長,但,最終一無所獲。

沒找到他們反讓他有一絲慶幸。

因為這說明他們或許還在世上。

而因為這個希望一直存在著,每過一會兒,他就從宅里返回門邊站站,看自己父母和兄長會不會突然回來。

但,次次都是失望。

隨著時間的流逝,他心裡的希冀也在一點一點地消失。

最後,他又累又餓又傷心,蜷縮在一個牆角處一動不動。

.

到了快半下午的時候,青枝突然想起昨夜鄭杭裴說起要在他家宅邊一直等著他父母兄長回去之事。

心裡有些擔憂或許他連飯也未吃,一直在那守著。

況且,他胳膊上的葯也該換了。

於是提了藥箱,去馬房牽了馬出了宅子,在街上買了一些吃食,便往鄭宅處趕去。

到了鄭宅附近,已經是夕陽西下時分。

遠遠便看到一片燒得殘破不堪的宅子。

到了門前,她提著藥箱下了馬,見殘破的院門處無人,於是往裡面走去,就見鄭杭裴正在一個牆角處無助地干坐著。

「他們沒回來找我,一直沒有......」見她走近,他聲音低落說道。

「我聽人說他們......」覺得自己將要出口的話會讓他難過,她便沒有接下去。

「他們怎麼了?你聽人說什麼了?」他抬起頭,帶著希冀問道。彷彿她要說出口的是他們還有一線希望。

「我聽人說,你兄長還活著。」她沉思片刻后說道。

「那我父親母親呢?」他問。

「他們......聽說被你兄長拉走了……」

「什麼?拉走了?他是帶他們看病去了是嗎?」

「不,他們看不了病了。」不想讓他活在假想里,在這兒一直獃獃等著,她道。

「你這話什麼意思?」從她話里聽出弦外之音,他不想相信地說道。

青枝不知道該不該說出是他兄長將他父母燒了,但轉念一想,一切也只是陸世康的推測,萬一推測錯了呢。

再者,若他問起自己如何知道這事的,她總不能說是陸世康派人在他家附近裝扮成農夫監視他們吧。

所以,她不能說出真相。

因此她未回答他。

而從她的話里,他卻是覺察到他父母一定是凶多吉少了,隨後他又想起,哪怕他們是燒傷了,只要有一口氣,他們也一定會讓其他人來找自己的。

意識到自己從此失去了父母,他的面孔突然變得極其悲傷,眼淚也開始滴落。

眼淚一滴滴滴進腳下燒得黑焦的木屑中。

她不便打擾他的悲傷,於是看著他落淚而沉默不語。

良久,他才止住了眼淚。

青枝見狀小心翼翼道:「你一直未吃飯吧?我給你帶了些吃的東西。」

「不,我現在不想吃。」他道。

「那你打算以後怎麼辦?你需要找個去處。」她道。

「找個去處?我沒任何地方可去。」他茫然道。

自小未出過房門,也沒有任何親戚往來,現在家裡遭遇變故,他成了無家可歸之人。

「你可以去江北城找個活兒做。」青枝道。

唯有這樣他才能活下去。

但想到他幾乎於世隔絕過了十幾年,怕是什麼也不會做,能不能找到活兒極其難說,於是道:「你可以去我那醫館幫忙,我那兒少個人。」

「你剛才說我兄長還活著?那我就去找他,問問他昨日發生的事情。」

青枝心道,若他找到他兄長,怕會有去無回,於是勸他道:「你不是說他不好接近?你父母已經不在了,你和他便各過各的吧……」

「不,他不管如何是我兄長,是我在世上唯一的親人了,我一定要找到他。我還要問他,是不是我母親的那個曾經的下人燒的宅子……」

說著他站了起來,「我父母既然被他帶走了,不管他們是死還是活著,我都要找到他們,見他們最後一面。」

由於一整天沒吃飯,又加上本來就孱弱,他剛站起來便覺頭昏目眩。

他伸手扶著邊上的牆壁,才不致於跌倒。

青枝再次將吃食拿給他道:「你要是去找他們,要先吃些東西。」

這次他不再拒絕,而是拿在手裡,食不知味地吃了起來。

吃完了后,他站起身來,道:「你說聽說我兄長帶著我父母走了,那你有沒有聽說他們是往哪走的?」

「聽說是往北。」

明明是往東,她非說是往北,因為她擔心他兄長鄭杭肅見到他后不會放過他。

「謝謝青大夫了。」他說著便要離開。

青枝忙道:「稍等,你的胳膊上的傷還未換藥。我幫你換了葯你再走。」

他便停下來,讓她幫他換藥。

換好了葯后,青枝將藥箱里十幾包葯一同塞給他道:「這些你路上拿著,若是自己不便換,便找個人幫忙。」

他拿過葯,道:「謝謝大夫,這些葯多少錢?」

青枝愣了愣,她沒想過要收取他的費用。

昨夜他去她家藥房也同樣未付費用,她未提起,他也因傷心難過而忘記了。

「不必了,這些葯不值什麼錢。」知道他一個人在外必然需要不少銀兩,而他又是無賺錢能力的人,她道。

他到底不懂什麼人情世故,聽她說不值什麼錢就以為當真不值什麼錢,於是道:「後會有期。」

說著便往門口走去。

青枝也跟著往門口走去。

當她走到門口處時,見他已經打馬離開了。

此時夕陽已經落下,夜幕即將降臨。

看著他不甚熟練的坐姿,她知道他也剛剛學會騎馬而已。

想到他前十幾年在宅里過著與世隔絕般的灰暗的日子,而後面的日子又必將是顛沛流離居無定所的,看著他的背影時,便不自覺升起一股憐憫之心。

十四五歲,還只是個孩子而已,卻要承受一般人無法承受的苦難。

或許,這就是他的命運吧。。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女醫青枝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女醫青枝 女醫青枝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150章 命運

26.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