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6章 請孔大夫對本公子多了解了解

第156章 請孔大夫對本公子多了解了解

吳山剛才離開房間后,就來到了院里的大樹下。

樹是香樟樹,在別的樹葉都泛黃的時候,它還是一片碧綠。

站在香樟樹下徘徊著,他越想越覺得不太對勁兒。

三公子裝病又支走自己,是幾個意思?

難道三公子真的和孔大夫有什麼?

他想趴在窗前偷看,但又不敢。

他知道三公子肯定會發現自己的。畢竟,現在可是大白天的。

知道自己什麼也幹不了,他嘆了口氣。

這要是被人知道三公子和孔大夫有龍陽之好,這可怎麼辦呢?

如果他們真有這事,他到底告不告訴老爺?

不告訴的話,老爺發現了饒不了自己。老爺以前就說過,讓他們這幾個三公子的小廝不管三公子犯了何錯務必如實交代,不然被他發現休想繼續在陸府呆下去。

但,告訴老爺的話,三公子到時也饒不了自己。

轉念一想,現在老爺還不知道,興許三公子和孔大夫處不多久就厭了呢?

他到現在都還沒認真對待一個女子過,又怎可能會認真對待一個男子?

想到這兒,他決定為三公子保密。

拿定主意了,他才鬆了口氣。

發現院門開著未關。他趕緊走到院門前,將院門關上了。

雖然不見得有人會來,但要是萬一有人來呢?

這可不是開玩笑的。

關了院門后,他就立在廊道的一顆柱子邊。靜等著。

.

房間裡面。

擁吻之後,陸世康的嘴唇從青枝唇上移開,深情注視她被他吻得白里透著紅的絕美而嬌嫩的面孔道:

「孔大夫應該明白,本公子是你錯過了定會後悔終生的人,所以務必請孔大夫對本公子多了解了解......」

「可是,我並不想多了解你,也無所謂錯過......」

「孔大夫不覺得此言過早?」

青枝道:「陸公子,以後真的莫要再接近我了,咱們後會無期……」

說著,趁他不備起身就走。

身後他的聲音傳來:「往後本公子每隔五日讓孔大夫觀察一下本公子的近況,如何?」

她未回他。

誰要知道以後他的近況了?

才不想和他約定什麼見面的日子!

匆匆到了門外,在門口看到剛才帶自己來的那高大女子,意識到「她」就是吳山了。

虧自己剛才竟然一直沒認出他來。

陸世康讓他裝扮成女子,必是明白他直接去找自己的話自己肯定不會來。

路過吳山時,就見吳山迴轉身往自己看來。她連忙轉過臉去,不想讓吳山看見自己的臉。

她不用想也知道紅成什麼樣。

吳山道:「孔大夫要回去了?要不要我找個轎子去?」

「不用!」她快速應了聲,腳步未停。

回到家裡時,夜幕已經降臨。

.

第二日,是個陰雨的日子。

清晨剛醒來的青枝就聽到外面風吹雨打的聲音。

不用想,她也知道院里必然是落了一地的梧桐葉子。

院里那幾棵高大的梧桐樹怕是已經光禿的差不多了。

躺在床上,聽著外面堂里的於嬤嬤說道:「一層秋雨一層寒啊。」

雀兒應道:「是啊,一層秋雨一層寒,再過些日子就更冷了……」

「一冷得傷寒的人就開始多了……」於嬤嬤接道。

「那咱家藥房會不會有多點的人過來看病?」雀兒道。

這些日子病人怎麼也多不起來,夫人整天臉色沉悶。弄得她也不敢露笑。

於嬤嬤道:「會慢慢好起來的,我那日出去遇到喬嬸,就在路上和她聊了會。她對我說,她現在最信任的大夫是咱家四公子,因為她兒子的什麼病被咱家四公子一下就看好了,以前年年犯,用了咱四公子的方子,愣是再沒有犯過。」

雀兒道:「那這樣下去,咱們四公子有朝一日會成為大隸最厲害的大夫的!」

「這個誰敢說?大隸多少厲害的大夫!」

「萬事皆有可能,嘻嘻。就沖咱們四公子這麼好學又這麼聰慧,還真說不準。」雀兒調皮說道。

於嬤嬤嘆了口氣,「你這小妮子扯得太遠了!我現在就只想著咱家藥房多來幾個人就好了!」

青枝在床上也嘆了口氣,眼下病人不來實是無法。她也不知道什麼時候可以多起來。

起了床,洗漱完畢后,撐傘來到藥房,見藥房仍是沒什麼人,錢六在看醫書。

也不知今日落雨還是怎麼,病人更沒有了。

這一天怕又只是看醫書的一天了。

中午的時候,就在附近不遠的客來飯店的一個店小二跑來,讓青枝趕緊過去一趟,說是有客人打架鬥毆,有人刺了另一人一劍,需趕緊止血包紮。

青枝連忙隨店小二趕去,就見椅子上坐了一人。滿身是血。

不是別人,正是自己的姐夫王振興。

看到他醉醺醺的腦袋耷拉著,她就知道他又是喝醉酒與人打架了。

這個姐夫,什麼時候才能讓人放心。

她趕緊放了藥箱,讓店家拿些白開水和食鹽來,好等會可以為他先清洗傷口。

她看到血液是從他左邊的肩頭冒出來的,於是便將他肩頭的衣服往下扯了扯,察看他的傷勢。

只見一個往外冒血的傷口,大小和劍差不多。

用店家拿來的鹽水清洗傷口后,她開始為他進行敷藥。

看樣子和他打架的那人見他傷成這樣,老早溜了。

「姐夫,你為何與人打架?」她漫不經心地問。

「不......關你事……」他醉醺醺道。

青枝便不再多問。也懶得多問。

待為他敷好葯,合上藥箱,她起身便要離開。

剛要離開,就聽店家說道:「孔大夫等等,這酒錢能不能幫忙付下。」

「酒錢?」青枝一愣。

「是啊,他欠了我們不少酒錢了……我尋思著,你們孔家藥房也不是沒錢,這點酒錢也不該拖啊……」

青枝冷笑道:「這酒是我們孔家人吃的嗎?不是我們孔家吃的我們為什麼付?」

付一次就有兩次,三次,四次,五次,沒完沒了。

你付的越多他會越大肆揮霍,對於奢酒之人來說,酒錢就是無底洞。

如果讓他以為喝酒可以不用自己付錢,他會點最好的酒,最好的菜。反正不用他自己付。

所以就不能開這個頭。

店家見青枝不願幫付,威脅道:「既然這樣,那他回不去了。」

「隨便你們關他在哪,關多久。」青枝說著便提了藥箱往外走。

身後傳來王振興狠狠的聲音:「青之,你行啊……你不仁,休怪我不義......」

青枝不理會他,頭也不回地走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女醫青枝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女醫青枝 女醫青枝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156章 請孔大夫對本公子多了解了解

27.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