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7章 仁善之人?

第157章 仁善之人?

青枝走後,店家就惱火地命令正站在身旁的兩個店小二:「你們兩個,去,把他關到後面的放碗的房間!孔家不給錢他休想走人!」

他就不信,孔家真不管這個女婿了。

他這飯店可不是什麼大酒樓,本來就是小本生意不賺什麼錢,遇著了這樣天天來白吃白喝的人,真是有苦說不出。

兩個店小二聽了命令,立刻將醉得抬不起頭來的王振興抬了往後面的放碗碟的房間走去。

到了那放碗碟的房間,將王振興往裡一扔,鎖了門,兩店小二便重又忙活自己的去了。

王振興本來就醉熏熏的,被關到房裡只過了片刻,看了幾眼自己所處的環境,便躺倒在一堆碗邊上了。

王振興醉酒和人打架,孔大夫卻不幫著付錢之事,很快被一個在這家店吃飯的病人傳到了城北醫術世家方家那裡去了。

這病人對給他把脈的方老爺子方衡之道:「孔青之還真是沒有半點品德,自己姐夫欠的錢都不能幫著付下,這樣的人,我再不會去讓他看病。簡直太過分!之前還在他祖父院里說什麼自己如何有醫德,現在看他是連家德都沒有,還談何醫德?」

方老爺子默不作聲,面上沒有絲毫的改變。

方二公子方遠正在另一個桌子旁給另一個病人寫方子,聽了這病人說的后,停了筆,問:「王振興為何和人打起來了?」

這病人道:「誰知道啊,我在客來飯店吃飯,看到他們說著說著話就相互罵起來了,那人罵不過他,就刺了他一劍,是孔大夫去給他包的劍傷。而因為他欠了店家許多錢,店家就逮著機會讓孔青之幫忙付,孔青之不願意幫著付,店家就將這王振興給關起來了,關到了後面的放碗的小間。看樣子孔家是幫付也得付,不幫付也得付了,總不能一直讓人看笑話吧?」

方二公子方遠低頭笑了一聲。繼續寫方子。

等眼前的病人離開后,又一個病人到了他面前,那病人剛想說自己的病症,方遠便對這病人道:「你先稍等片刻。」

他起身來到他家後院,找到小廝福清,悄悄塞給他三兩銀子以及五十文錢,道:「去客來飯店吃頓飯,借上茅房的時候將這銀子拿給在放碗的房間關著的王振興,記得別讓人看見了。」

這叫福清的小廝一頭霧水道:「為什麼要給他銀子?」

方遠道:「給他還他欠飯店的飯費,讓你去你就去,記得,說是我給的。」

福清道:「是。二公子我這就去。」

叫福清的這小廝匆忙趕到客來飯店,叫了兩樣小菜,飯後,他借故上茅房,來到後院,見緊挨著飯店的後院里有一間小屋,想必正是二公子說的那放碗的小間了。

見門緊緊鎖著,他一時不知如何是好。

正轉頭想走,心頭卻靈機一動,想到了對策。他對在後院洗盤子的一個店小二道:「小二,幫我把門開開,我要問問這王振興什麼時候把我們方家的葯錢給還上。」

店小二聞言起身,邊用邊上桶里的清水洗了洗自己的手,邊道:「行,就來,你等著我拿鑰匙去。」邊走邊嘟囔著,「孔家的這二女婿怎麼找的?四處欠錢不還?」

這店小二拿來鑰匙開門后,就又徑自洗碗去了。

福清走進去,見王振興正在一堆碗邊上睡著。看樣子,睡得還頗沉。

他可沒功夫等他醒酒,那可不知等到何時了,於是,他走到邊上,彎腰就直接給了他一耳刮子。

一耳刮子還是沒將他打醒,於是一又耳刮子,這下總算把他打醒了。

「你是誰?你打我幹嘛?」王振興睜開眼睛見是一陌生人,惱火地說道。

「我是方家藥房的福清,我給你送錢來了,你睡著了怎麼給你?」

「什麼,給我送錢?」王振興一時腦袋有些轉不過彎來。

「你不是欠了這飯店銀子嗎,說,欠多少。」

「欠了二兩不到一些。」

前些日子青荷回她家去時,將他藏在自己鞋裡的所有銀子也帶走了。家裡每天只有他一個人,他就整日出來借酒消愁,但,卻分文不付,還告訴店家孔家會幫他付錢。所以店家才一次次讓他白吃白喝。

這次青荷回來,他找遍了宅子也未找到青荷將銀子藏哪裡了,所以就一直拖著店家的銀子。

福清給了他二兩銀子,道:「這是我家二公子讓我給你的,我家二公子慈悲為懷,見你被人打還沒人可憐你,你可要記著他的恩!」

王振興疑惑道:「你家二公子為什麼這麼好心?他對我不會是有所求吧?」

福清斥道:「你休要如此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我家二公子向來仁善,再說了,你有什麼讓他所圖的?」

王振興想了想,道:「也是,我這窮鬼,確實沒什麼讓他所圖的,那,你回去轉告一下你二公子,我對他千恩萬謝。」

這福清回去后,待方家二公子一個人在回院的廊道上走的時候,湊近他道:「二公子,王振興將錢收下了,還說對你千恩萬謝。」

方遠道:「行,知道了,你去忙活吧。」

「二公子,你為什麼救他?」福清疑惑看著自己二公子問道。在他的記憶里,他連對自己的病人也沒這麼好心過。

若哪個病人欠錢不還,他會整天讓他去催。有時甚至要恐嚇謾罵,才能將錢要來。

「沒有原因。怎麼,你覺得本公子就該見死不救么?」方遠道。

「二公子,您太讓小的佩服了。」福清覺得今日的二公子和往日不同,難道,這王振興的遭遇剛好能動了他那不甚常見的惻隱之心?

「還不快忙你的去?」方遠不耐煩道。

「是是。」

在福清走後,方遠面上浮現出了高深莫測的笑容。

他對孔青之一向感興趣。

如果他是個女的,他就更感興趣了。

他常常在能偶遇孔青之的場合不放過一切觀察他的機會。

而因為是個大夫,對男子和女子的身材特徵不能再熟悉了,所以,孔青之的真實身份,他幾乎可以說是十拿九穩了。

但是,他缺少的是必要的證據來證明自己的猜測。

只要這證據不找到,他就不能冒然向江北城人宣告,他是個女子。

至於證據,現在就只有靠這爛泥扶不上牆的孔家二女婿王振興了。

本來沒什麼希望能讓王振興幫他,畢竟不管如何,他和孔家才是一家人。

而現在,他相信這事已經十拿九穩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女醫青枝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女醫青枝 女醫青枝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157章 仁善之人?

27.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