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0章 陳州傍晚

第160章 陳州傍晚

陳洲,是大隸東部重鎮。

由於與鄰國裼國,毓國,喬國三國接壤,是以駐兵為地方上最多,常年駐守的兵隊達十萬之多。

陳洲城整個城市方方正正,規劃平整。城東是兵隊所在之處,城西是普通百姓。以肅清路為界。

肅清路以東,百姓便被高高的圍牆擋住了,無事概不得而入。

肅清路上有個高大的進入城東兵隊所在之處的牆門,平常日子裡有二十位守門士兵在門口把守,百姓可從門外一窺裡面的兵隊來往的情景。

駐守在此處的周鵬便是現在大隸唯一的外姓王爺,平康王。

周鵬和鄭勁同年所生,相識於年幼無知之時,二十歲至二十五歲那五年又一起帶過兵打過仗,兩人相互都救過對方的性命,可說是生死之交。

在鄭勁剛被皇上拿掉的那幾年,平康王曾屢次三番想幫兄弟討回公道,但都被其夫人明氏成功勸阻了。

這日。

夕陽西下時分,陳洲的西城門處來了兩輛馬車,馬車後面跟著二三十名騎馬的黑衣勁裝的人。

這路人馬一直沿著寬闊的城中心的那條大道往東行去,直至肅清路的牆門處。方才停了下來。

後面的騎馬人中的一名又瘦又長的黑衣人下馬,到了一個守門士兵面前說了句什麼,那守門士兵立刻前往通報去了。

不多時那士兵返回,對來的一行人道:「平康王有請,請隨我來......」

一行人隨那守門士兵一直穿過了練馬場,射擊場,練劍場,以及數座兵營,來到一個大院圍成的建築群前。

兩輛轎子中的一輛里有人下了轎子。

身骨傲寒,面孔似霜。

正是鄭杭肅。

他站在門前,往門牌上看去。

高高的門牌上赫然寫著「平康王府」四個大字。

門在剎那之間被人推開,就見一面孔方正,眼睛炯炯有神,身材雄壯的玄色袍子的中年男子正走向門口前來迎接。

這男子便是周鵬。

他見到鄭杭肅便前來抱住了他道:「賢侄,你家裡的事情我已經聽說了,你一定要節哀順變啊。」

鄭杭肅面上一陣痛苦之色,道:「周伯父,您一定要為我父主持公道啊……他是被陷害的!」

「什麼,被陷害的?」

「伯父,您可看下我父和我母親,我將他們帶來了......」

「什麼,帶來了?」

「他們就在轎里。」

周鵬不解問:「就在轎里?我聽聞他們已經......」

周鵬說著看了看門口的轎子,說:「你說他們在裡面?」

鄭杭肅點了點頭,指了指放著鄭勁及他繼母的轎子。

周鵬走近轎子,他以為鄭杭肅是帶了他父親和母親來找他醫治來了,莫非,傳言有誤?

掀開轎簾,往裡看了一眼,只見兩具燒得焦黑的屍體。

他立刻面上一陣抽蓄,道:「他們到底還是......唉!」

放下轎簾,他對鄭杭肅道:「賢侄莫要過於傷心了,我會幫你查清你家宅子被燒之事的。」

鄭杭肅道:「周伯父不必勞師動眾了,誰人所為,我已有定論。」

「什麼?你已經查清了?」

「伯父,我們裡面說話。」

周鵬命令周圍的兩個士兵道:「你們先將這我弟和弟媳的這輛轎子趕到靈堂里去。」

靈堂就在此處幾十丈遠的距離,死後能放進靈堂的只有行長以上的人,一般小兵死後是無法被放進靈堂的。

而周鵬則帶著鄭杭肅一行人進了府內。

此時已經是傍晚時分,府里已經亮起了燈。

青灰色調的宅子讓整個宅子一眼看去頗為肅穆莊嚴。

來到後院,是兩層樓的閣樓。

周鵬將鄭杭肅帶到了閣樓二樓的書房,遣散了眾人,問:「賢侄,你說,你查出來是誰所為?」

鄭杭肅道:「是大隸現今位置最高的那位指使他兒子做的。」

「什麼?你可有依據?」

鄭杭肅道:「前幾日太子蕭曾去過我家宅子,我父熱情招待了他,而他剛走了沒幾日,我家就遭此劫難,不是他還能是誰?」

「太子蕭去過你家宅子?」

「是。伯父若是不信,可去打聽。」

「如果他真去了,必是查看你父親有無東山再起之心......」

「我父若干年來一直是個未出宅門的人,又怎會做出大逆不道之事?」

「我確也曾聞你父未出過家門。」周鵬嘆了口氣道。

凡人有反心,必然各處遊走,拉攏人脈,一個連宅門也不出的人,又怎會有逆反之心?

鄭杭肅此時突然下跪道:「求伯父為侄兒主持公道……」

面上的悲戚之色,溢於言表。

周鵬扶著他起來道:「關於這事,也不可操之過急……」

如果為他主持公道,則就必須出兵造反,事關重大,他要好好考慮考慮。

雖然現在對自己已故兄弟的同情大過了一切,但,謹慎起見,他需要好好分析各種利弊才能做出抉擇。

皺眉沉思片刻后他道:「賢侄,你今日就在我這宅里住下吧。我會命人給你準備一間房間的。現在你可先去書房休息片刻。」說著大聲喊道:「來人呢。」

很快兩名士兵走了進來。

「你們去給鄭公子準備準備房屋和床鋪。至於鄭公子帶來的其他人,先暫時安排他們住兵營。」

「是。」那兩名士兵同時說道。

鄭杭肅恭恭敬敬對周鵬行了一禮,道:「謝伯父收留。侄兒就先不打擾伯父了。」說著,步履匆匆出門而去。

周鵬看著他出門的背影,想起了鄭勁曾經的風姿。

當年,鄭勁也是這般氣度不凡,光彩照人。

彷彿人群中的一顆會發光的星。

自己當年就非常不起眼了。論風姿,論傳奇經歷,論討女子喜歡,他沒一樣比得上他。

但自己對鄭勁卻沒有絲毫的妒忌,而是將他當成一生的知己。

現在,他成了一具黑焦的屍體,不能不讓他感嘆造化弄人。

現在,他需要和夫人商量商量接下來該如何做才好。

夫人明氏名為明淺,只是一個縣官之女,但向來善於分析問題,也對世事看得透徹。

來到夫人房間,就見她正在做女紅。

她做女紅並非愛好,純屬為了打發時間。

按她的話來說,和平年代,在這被四面八方的兵營圍起來的府里呆著,甚是無聊。簡直就是在虛度光陰。

周鵬來到夫人房間后,對夫人說了今日鄭杭肅來此以及和他的談話內容。

末了,他問夫人:「夫人你怎麼考慮?」

明氏將正在繡的牡丹巾子放於桌上,道:「這事有些為難。」

「夫人說來聽聽。」周鵬看著夫人道。

明氏四十有餘,臉盤有些方,眼睛雖大卻不是丹鳳之眼,面孔也始終沒有光滑照人過,年輕的時候,她的膚色便有些暗,現在則更暗了。

她雖不是人間絕色,但其氣度,膽略,聰穎,卻是一般人沒有的,所以周鵬從不納妾。

夫人的樣子,便是他心中最美的女子的樣子。

就聽明氏道:「若果真是皇上派太子蕭做的此事,天下人必對皇上頗有微詞。而鄭杭肅來找你之事,必不幾日便會被世人所知,若天下人認為他來求你為他做主你仍然置之不理,你就成了眾人心中的狗熊,從此一世英名毀於一旦。」

她嘆了口氣又道:「事情就是這麼矛盾,雖然天下人認為大隸皇上是個好皇上,但你不反他你就是不為自己兄弟出頭,你必成為眾矢之的。

「但你若反他,你仍然會被另外看法的人歸為不恥的反賊。畢竟現在是和平年代,你卻為了私仇而出兵造反,置萬千百姓安危於不顧。」

周鵬道:「那照夫人這樣說,我反也不是人,不反也不是人,裡外不是人?」

明氏點頭道:「就是這樣。」

「那我還不如反了。最起碼造反成功了我還能自立為王。」

「你先調查調查鄭勁宅子是如何被燒的再說。鄭杭肅僅憑太子蕭來去他宅里不久他家宅子便被燒而斷定是太子蕭派人乾的,也未免過於武斷。此事需有證據才行。」

「宅子被燒了,如何能有證據?」

「附近居民也許會發現些什麼也說不定。你就調查調查看看再說。」

周鵬道:「夫人所言甚是。不過,既然我這侄子將他父親和繼母的屍身拉到此處了。我必須為他厚葬才行,明日開始,全軍縞素!」

「你就不怕皇上知道了你為了鄭勁全軍縞素而認為你有反心?」

「就算這樣我也認了!這可是救過我命的兄弟!」

.

第二日,整個陳洲城的百姓都聽說了周鵬為了自己的兄弟而全軍縞素一事。

一直跟隨鄭杭肅來到陳洲的付周和胡三胡四自然也聽說了此事。

於是胡三胡四繼續留在陳洲探聽消息。付周則回江北城報告陸世康去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女醫青枝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女醫青枝 女醫青枝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160章 陳州傍晚

28.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