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1章 紈絝套路深

第161章 紈絝套路深

話說這天到了錢六那天向青枝轉述的陸世康與穆溪見面的日子。

青枝早早便醒了過來。

一想到今日或許就要發現陸世康的真面目了,她就心頭一陣波瀾。

到時自己會是傷心的還是欣慰的?

但想著想著她就發現了一個讓她矛盾的地方。

若他對穆溪姑娘絕情,不正說明他是個冷血無情之人?

若他對穆溪姑娘仍還情深意重,那不就說明他愛腳踩兩隻船?

如此說來不管他對穆溪姑娘是絕情還是深情,自己都會不知如何是好?

聽著窗外的風聲,聞著院里飄來的菊花的香氣,想著煩心的事情,再也無法入睡。

到了天亮時分,她穿上前一日買的小廝常穿的那種灰色男裝,洗漱好了來到街上,隨便在一個街邊的飯店吃了飯,然後便在街上找了輛馬車,往江心島方向趕去。

之所以那麼早,因為作為偷窺者,她要比他們去的都早。

那日她和太子蕭,花木純以及陸世康一起去過江心島,她記得島很小,平常沒什麼人,她只希望今日人能多上幾個,以利於自己遮掩身份。

到了江心島近處的江岸邊,下了馬車,付了車費后,她又開始租船坐。一個船夫就在江岸邊等著,見她過來,立刻眉開眼笑。

畢竟今日這麼早就有人來,是個好兆頭。

下了船,到了島上她才發現,島上一個人也沒有。

也許眼下還太早,說不定等會會有人光顧呢?

但是,等了一會,仍然沒有人來,她有些慌了。自己一個人站在這個小得一眼就能看到島上所有事物的島,也......太顯眼了。

沒幾個人作為遮擋,始終心裡有些沒底啊。

一個人在一個如此小的島上不管幹什麼都太怪了,而且,以陸世康那眼力,自己太容易露餡了。

眼看沒有多久就到巳時了,她決定在島上找找可以藏身之處。

但是,一眼看去,島上不是稀稀拉拉的樹就是樹下的石頭,哪有什麼可藏身之處?

最終,她將目光放在了島的正中央的幾棵百年大樹上。

那幾棵樹是香樟樹,別的樹木的葉子都稀稀拉拉的枯黃,香樟樹卻是枝繁葉茂,一片碧綠。

香樟樹下有幾個可以坐人的石頭。石頭看來常有人坐,上面頗為光滑。

她來不及多加思索,立刻開始行動。

爬這種古老的一人多粗的香樟樹並非易事。

她費勁力氣才爬到了上面。而為了不易被發覺,她爬到了支幹上坐著。

坐在樹上,看著眼前繁茂的葉子,她覺得安全多了。

在樹上她留神觀察著對岸的情況。

今日沒有太陽,她估不出時間,但想來巳時快到了,也快該是陸世康和穆溪姑娘抵達的時刻了。

對岸的路邊靠江的這側路旁有一排樹,從樹的間隙中可以看到路上的人和馬車來往的情況。

現在路上車馬並不多,偶爾過去一輛馬車,或者是一匹馬。

陸世康和穆溪姑娘應該都是坐轎來,所以她眼睛主要注意著路上的轎子。

盯了好一會兒,未見陸世康的轎子在路上行駛。

驀然卻看到一個騎馬的公子在路上自西往東騎行。一眼看去那公子一身白衣,英姿颯爽,很是養眼,遠遠的看不出是誰,但她想應該不會是陸世康,因為他平常都是坐轎子。

沒想到那白衣公子卻在江心島位置的對岸下了馬,然後將馬栓在樹上,往江岸走來。

他往江岸走的時候,她便看到了他的正臉,雖離得有些遠,她還是一眼看清了,那公子不是陸世康是誰?

他正在向船隻走去。

哼,他竟然比穆溪姑娘提前到了,這麼說來他還蠻將穆溪姑娘放在心上的么!

心裡無由升起一種晦澀的感覺。

就見他上船后,那船家就開始搖船,將船往這邊搖。

他站在船頭,衣袂翩翩,只有玉樹臨風一詞可以形容。

船頃刻間到了江心島岸邊,待船家將船停穩后,他上了岸。

青枝不解,今日他因何孤身一人前來,未帶一個隨從?是和那穆溪姑娘有什麼秘密要說?

但那穆溪姑娘到現在卻是連個人影也沒有,怎麼就這麼架子大?不是她求的複合?

正胡思亂想著,就見他上岸后便往這幾棵香樟樹走來。

不偏不倚,到了自己坐著的這棵香樟樹下,他便停了下來。

然後,他坐在樹下的石頭上,從袖裡掏出扇子,悠哉悠哉地開始扇了起來。

她就不明白了,他為什麼偏偏坐在自己所在的這棵樹下?

他是發現自己了么?

剛才自己一直在看著他,從他上船開始也未見他往樹上看啊!

再說了,就算他看到樹上有個人,也不見的就能認出自己,自己可是喬裝打扮過的,他能看到的,不是只有隱約的影子么?

和人家有著絕世美貌的穆溪姑娘見面,不是該盡量在無人的地方才更適合風花雪月?

想到等會可能要見識的他與別人的風花雪月,相互依偎,她就氣自己的沒長眼睛。

這是得有多蠢,才會認為他這樣的人會對自己情有獨衷?

當自己是天仙下凡?

狠狠罵了罵自己后,眼睛盯著他時就有點意味不明了。

反正,怎麼看怎麼不順眼。

只是,她有些疑惑,怎麼他在樹下坐了有一會兒了,那穆溪姑娘還是沒有來?

他到底和她約在哪個時辰?

手無意識地划刻著手邊的樹榦,眼睛有時盯著他,有時盯著對岸的路。

讓她疑惑的是,他的目光始終沒往對岸的路看過。

大多數時候,他的面孔對著的是那江心島岸邊的幾隻白鳥所在之處。

一直在樹上等了個把時辰,坐的她臀下發疼,那穆溪姑娘,竟然還是沒有來!

這麼架子大的?

現在早就過了巳時了吧!

但她卻快撐不住了,想要換個姿勢,不然實在撐不住。

剛剛動了動腿,突然聽到樹下的陸世康說道:「孔大夫對今日觀察到的本公子的近況還滿意么?」

他剛才在說什麼?

孔大夫?

孔-大-夫-對-今-日-觀-察-到-的-本-公-子-的-近-況-還-滿-意-么?」

對,她又縷了縷他剛才的話,是這個句子沒錯了!

完了發現,自己竟然又被他套路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女醫青枝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女醫青枝 女醫青枝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161章 紈絝套路深

2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