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2章 孔大夫的尷尬事又多了一件

第162章 孔大夫的尷尬事又多了一件

再縷了縷幾天之前錢六帶回來的訊息。

是了!

是自己再次中了他的套路沒跑了!

他肯定是知道自己無論如何都會偷窺他和穆溪姑娘的會面,所以才故意在錢六面前說他會和穆溪今日在江心島見面。

哪裡是和穆溪見面,明明是故意把自己引出來。

難怪穆溪姑娘老是不出現,他根本沒去和人家約定!

也難怪他會選擇這個日子,原來是為了湊個五天,完成他所謂的和自己的每隔五天之約。

對,那天他說的是讓自己每隔五天觀察一下他的近況。

唉,這下又要在他面前顏面盡失了。

自己擺脫不了偷窺他的嫌疑了。

坐在樹上,一時不知道如何應答他。

就聽他悠悠說道:「孔大夫,樹上的風景可好?」

「不好!」她氣呼呼道。

「孔大夫有沒有看到江中那幾隻鳥?」

她看了一眼,剛才在江心島岸邊的鳥,此刻正在距離江心島幾丈遠的水面上站著。

「沒看到!」她沒好氣答道。

就聽他道:「我給孔大夫說個順口溜吧,孔大夫聽好了。江中幾隻小鳥,樹上一隻大鳥,江中的小鳥喜洋洋,樹上的大鳥氣呼呼......」

哼,又在暗裡調笑自己。

就見他往上看來,這還是他初次往樹上看,之前一直裝得不知道她在樹上似的。

她別過面孔,不和他對視。

誰要他總是讓自己在他面前丟人。

一而再,再而三。

那日女子裝扮跟蹤他是他的套路,手指伸進他懷裡把什麼心脈是他的套路,在望山居他房中不小心睡著是他的套路,偏偏今日自己竟然又雙叕中了他的套!

偏自己還是坐在樹上,這也......太太太丟臉了。丟人丟到姥姥家了。

「孔大夫不下來么?孔大夫如果累了,就下來歇息下吧……」他悠哉地扇著扇子道。

「不要你管!」

「本公子不能不管,畢竟孔大夫今日是為了觀察本公子而來。」

「誰為了觀察你而來了?」

「那孔大夫怎麼剛好今天來,還鬼鬼祟祟地坐在樹上?」

「我來這樹上看風景,和你有關係?」

「孔大夫深知最好看的風景是本公子,所以孔大夫才選在今天這個日子來。」

不理他。反正現在就只能任他調笑了,誰讓自己再次中套呢!

沉默片刻后。

他道:「孔大夫打算在樹上呆到什麼時候?」

「要你管!」

「本公子怕孔大夫在樹上累著了……」

「關你何事?」

「孔大夫今日肯定吃飽了飯。」

言下之意乃是每一句話都直衝人。

「......」

「孔大夫,你再不上來本公子上去了……」

「你不要上來!」她受到驚嚇一般喊道。

「那你就打算今日一直呆樹上?」

「你還不回去?」

「孔大夫還在這兒,本公子怎麼能回去?畢竟孔大夫是奔著本公子而來。」

「你別往上看!」她道。

看樣子他是絕不會在自己下來之前離開了,自己在樹上一直呆著確實不妥。

她打算下了樹就離開此處!

不讓他往上看,是不想被他看到自己下樹的醜態。

「孔大夫要下來了?行,本公子不往上看。」他回道。

見他面孔未往上看,而是看著江水,她打算快快爬下樹去。

先是迅速地下了支幹,然後開始下樹的主幹,剛下到主幹的三分之一處,往下瞥了一眼,卻看到他正笑著抬頭看著她往下爬的樣子。

想也知道,自己趴在樹上的姿勢何等難堪,她惱道:「你不是說不往上看么!」

「本公子是說了,可本公子沒說一定會說話算數......」

「你......」

趴在樹上,竟是上也不是,下也不是。

可太......尷尬了。

怎就在他面前一再出醜?

上次在仙女山,也是在樟樹上左右為難,最後不小心跌下樹去。

這次又是這種場面。

「怎麼,孔大夫趴在樹上練力氣?」

見她不下來,他嘴角揚起說道。

她懶得理他,下就下吧,這樣停下來趴著只有更加尷尬。

爬到樹下,她臉不能再紅了,無顏面對他,便快步往岸邊走,走到岸邊,卻見剛才在對面江岸邊的船夫不知去了何處。

江岸邊既沒有船,也沒有人。

空空蕩蕩的。

以前那船夫每日都在岸邊,因何今日卻回突然離開?

她疑惑看著遠處的江岸。

就聽身後陸世康說道:「孔大夫不用想著回去了,今日那船夫不到下午不會過來。」

「什麼?他去哪了?」

「他回去了,有了一天的收入,他便打算下午再來。」

「是......你讓他走的?」

想來也只有他了,他肯定是在剛才給了船夫不少銀子,讓他回去。

這就相當於把這個島給包了一天。

難怪一直無人到島上來,原來是有原因的!

哼,有錢真的能為所欲為。

「對,是我。」他應道。

「你為什麼要這麼做?」

「本公子想著,孔大夫大約並不想讓人看到自己爬樹的樣子,所以便為孔大夫包了整個島。」

明明想和自己單獨呆在一個島上一天,偏偏不承認,卻是以調笑的方式說出其他原因。

這就是他了。

見她不語,他道:「其實孔大夫爬樹的姿勢,還是蠻......獨特的......,只有本公子一個人看見,真是可惜了......」

他說著笑了起來。

不理他,徘徊在江岸邊,一想到要在這兒跟他呆一天,她就不知如何是好。

她轉身往島上走,邊走邊道:「你到底為多少個女子包過這個島?」

就聽身後他道:「多少個女子?本公子數數看……」

聽他要數數看,心道,這肯定不是第一次了。

但是,也不見的他會如實說。為許多人包過島,他也許最多也就說兩個吧。

竟被她猜對了,就聽他在背後道:「兩個人吧。」

「還有一個是誰?」

「孔大夫雌算一個,雄算一個,雌雄同株,算兩個人。」

嗯?還有這樣算的?

往前走到剛才的香樟樹下時,她腳步不停,問:「你說,那穆溪姑娘哪裡不好,你不和人家複合?人家那麼美。」

「美就行了?如果這樣我可以娶盆花回家看著。」

「那你為何招惹人家?招惹了又不負責?」這是她特別不能理解的地方。

「孔大夫此言有誤,我從未招惹她,一直是她招惹我。」

「那你就任人家招惹?」她道。

好像他躲不了似的。

「那也只能怪孔大夫沒早點招惹本公子,如果孔大夫早點招惹本公子,本公子的名聲就不會是現在這樣了……」

「我哪有招惹你?」

「把心脈不是?在我宅里喝醉了非要對我行龍陽之禮不是?」。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女醫青枝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女醫青枝 女醫青枝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162章 孔大夫的尷尬事又多了一件

28.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