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跟蹤

第16章 跟蹤

出瞭望江樓,青枝便站在了臨江街上。

她先是看了一眼有許多轎子候著的那片街角的樹林,未看到兩人往那個方向走。那片樹林距離望江樓有幾十丈遠,她猜他們應是不會立即就能走到那兒去並坐上轎子回去。

於是她又往臨江街的東向看看,仍是沒有看到,再往西看去,還是沒有。正疑惑怎麼兩人突然之間就不見了,就看到臨江街北側一個路口處站著兩人。

看樣子,他們似乎是談論著什麼。

由於他們站的地方離自己這兒不遠,她擔心自己過於靠近而引起他們的注意,所以,她暫時先沒走上前去,而是先將自己藏在望江樓外一棵樹的樹榦後面,從樹榦後面偷偷伸出頭看著他們。

只見他們在路口聊了片刻后,拐向北邊那條小道。待他們的身影完全消失后,青枝這才從樹榦後走出,來到他們剛才拐入的那條街。

這條街寬約三丈,路兩旁是沿街店鋪。

時值中午,街上車水馬龍,沿街叫賣的聲音,討價還價之聲,街中同行之人的談笑聲,不絕於耳。

在這一片熱鬧的街頭想要立刻找到要找的人並不容易。她目光搜尋了半天,才在距她十來丈處的人影里找到了陸世康和吳山。

他們的背影正在沿著街的東側往前行去。

因為街中人多,所以青枝膽子變得大了不少。

若是她穿著男裝,她必不會這麼膽大,但現在,她穿著女裝。她想陸世康就算對自己身份有所懷疑,也無論如何想不到自己會著女裝在外面出現。

而因為膽子大,所以她毫無顧慮跟在他們後面。

她自信他們沒有注意到自己,因為,他們從來沒有回過頭來看過一眼。

因為就在他們背後跟著,他們說話的聲音她聽得一清二楚。

她希望能聽到他們談談關於那個所謂的驚天秘密的事,或者談論一下關於自己的事,這樣她就可以知道那驚天秘密是否和自己有關,或是陸世康眼下對自己是什麼情況。

但他們一直沒有談論那個什麼秘密,也沒談論自己,他們甚至沒怎麼說話。

偶爾談話,也是吳山突然想起什麼陸府的家事,便說幾句,陸世康只是簡短地回上一句。

青枝在後面跟著跟著,發現他們突然向西行去,於是她也連忙向西。

他們去了街西的一個小茶樓,於是她也抬腳往茶樓走去。

當陸世康和吳山坐在茶樓二樓的一個包間的時候,她就在他們隔壁的包間里坐了下來,然後將耳朵靠在間隔著兩個房間的木牆板上,試圖聆聽那間的動靜。

無奈木牆隔音效果實在太好,什麼也聽不到,於是她趕緊連叫的茶也來不急喝,先結賬下樓,唯恐他們先離開,自己等會再找不到他們。

離開茶樓之後,她先假意在離茶樓不遠的一棵樹下站著等人,看到他們從茶樓出來后,便又立刻跟在他們身後。

就這樣,跟在他們後面七拐八拐,她自己也不知道走了多少路,快把她累得走不動時,突然聽到吳山問道:

「三公子,你覺得孔大夫這人如何?」

她心裡一緊,剛才的疲憊一掃而光,側耳傾聽前面的聲音。

只聽陸世康答道:「他……有點意思。」

有點意思?他這話什麼意思?

青枝心下正疑惑時,只聽吳山又問:「有點意思是什麼意思?」吳山還記得自家三公子那天晚上抱孔大夫時看他的樣子。

只見陸世康將手放在吳山肩上,對他低聲道:「孔大夫有秘密。」

「孔大夫有秘密?什麼秘密?」

聽他們說到這兒,青枝的心已經提到喉嚨眼了。

眼下他們正又拐到一個小巷裡去,這次拐入的是一個空無一人的小巷,她本不該也跟去,畢竟周圍沒有行人作遮掩,現在跟去也過於明目張胆了。

但是,她實在太想聽到陸世康接下來的回答會是什麼了,於是不顧一切地還是跟了上去。

在這小巷裡,周圍的人聲突然小了下來。

她可以清晰地聽到陸世康的回答:「這個秘密嘛,我那日和他說了,會為他保密,這世上只他和我兩人知道,所以……」

「什麼,就你們兩人知道的秘密?那是什麼秘密?」吳山眼巴巴看著陸世康,等他的回答。

「告訴了你,秘密如何還能稱之為秘密?」

青枝有些泄氣。跟蹤半天,一無所獲。

他告訴吳山的這所謂的關於自己的秘密,定然是昨日上午她在他家睡醒后找他辭別時他對自己說的那段談話,說什麼她對他說自己有龍陽之好這事。

只是,現在他這樣提起,莫非那晚自己當真在他抱起自己的那刻說了自己有龍陽之好?

如果是真的,那自己也太……尷尬了。

難道在醉意惺忪之時,自己竟然對他生出了什麼不該有的什麼想法?

細一想也不是完全不可能,畢竟自己對他也曾有過一閃而逝的好感。

因此,她在心裡暗悔當真是酒不能亂喝,現在悔之晚矣。

正低頭懊悔時,卻聽到吳山道:「這位姑娘,你一直跟著我們作甚?」

青枝驀然抬頭,見吳山不知何時轉過了身來,正看著自己,她暗叫不妙,當下下意識回道:「我……,我哪有跟著你們,我只是一個人在閑逛。」

吳山道:「那也奇怪,你閑逛的路,卻一直和我們是一模一樣的。你也從望江樓出來,而且你剛才也去了我們去的茶樓,而且,我們走的每一條路,至少八九條路了吧,竟然完全一樣,姑娘你不覺著有些太巧了嗎?」

只見陸世康雙手負臂站在小巷牆前,一句話也不說,但神情卻是悠然自得,即不和吳山一起聲討自己,也不幫著自己說話。

青枝一時不知該怎麼為自己解釋,只是說道:「我可沒仔細看路,若是和你們走的路完全一樣的,那也不是我故意的,我完全不知情的。」說完,便欲轉身離開。

吳山攔住她道:「你到底是誰,說,是不是你那日晚上將我家公子打傷的?」

青枝道:「怎會是我?我都不認識你家公子。」

吳山:「你還想跑不成?不然你跟著我們幹嘛?」吳山說著說著,已經從身上掏出繩子,以青枝不及躲避的姿勢,將她整個兒綁了起來。

「你們想幹嘛?」

「帶你回陸府。」

「什麼?」青枝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回陸府。要不要我再重複一遍?」吳山說。。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女醫青枝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女醫青枝 女醫青枝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16章 跟蹤

2.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