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6章 送錦旗

第186章 送錦旗

三天後,也是距離陸世康去松鶴私塾后的第七天這天,已經是半下午時分,一個模樣清朗,氣度超然的青衣長衫老叟乘轎來到孔家藥房。

此時孔家藥房里只有一位二十五歲左右的男子正在求醫。他昨晚睡覺時不小心落枕了,錢六正在為他按摩。

錢六一會兒按按他的肩頭和脖子,一會兒輕叩著他疼痛的部位。每次輕叩都引得那男子一聲呻吟。

青枝則在看醫書,在掀開一張書頁的間隙中,無意中抬頭往門外看了一眼,就看到了門口走來的青衣老叟,她一眼便認出了此人正是庄旭清先生。

只見他手裡拿著一副捲起來的東西,軸是黑色的,卷布是紅色的。

後面跟著的是個年輕小廝,必然是他的隨從了。

青枝連忙起身相迎,從櫃檯后繞到外面,「庄先生來了,快快請進。」

庄旭清走到藥房里,對青枝道:「孔大夫,老朽為你送錦旗來了!」

說話間,懷著十二分的敬意,他將手裡的東西往下展開,雙手持著恭敬遞送到青枝面前。

青枝看了一眼錦旗上的字,見正中是八個大字:

良醫解病,神術除疾。

右上角寫的是「贈孔青之大夫」,左下寫著「庄旭清大隸永德十年九月二十日」。

看到這面錦旗,青枝知道自己的方法起了效果了,不然他不會來送錦旗。

心懷感激地接下錦旗,將它掛在父親以前所得到的其他病人贈送的錦旗邊上,邊掛邊問:「庄先生,那些孩子現在如何了?」

庄旭清道:「用了孔大夫您的方法后,我每日去那些孩子家裡察看情況,第四日去時就聽他們父母說那些孩子開始變得不那麼乏力了,臂上的紅斑開始變淡,牙齒出血有所好轉,人也變得精神些了,昨日我去時,大多數孩子的病症就都更輕了,假以時日,必然病症會全部恢復。所以我昨日回家后立刻定製了這面錦旗,來感謝孔大夫的救命之恩。孔大夫,您不只是救了那些孩子的命,也救了老朽的命啊……」

假如那些孩子全都出了問題,他作為被他人認為是造成事故原因的人,逃不過被世人唾棄的命運。

以後的日子大抵只能鬱鬱而終。

而幸好孔大夫去了那裡,找出了病因,提供了對孩子們的解救之法,並且還了他清白。

青枝此時已經掛好了錦旗,邊走近庄旭清邊道:「庄先生實在謬讚了......」

「不,孔大夫,老朽認為贊得還不夠,言語已經不能表達我對孔大夫的感激之情。」

錢六在邊上邊幫那二十歲左右的男子按摩邊聽著兩人的對話,此時臉上滿臉含笑,兩隻小虎牙笑得都露了出來。

那男子也聽著兩人的談話,此時悄悄問錢六道:「錢六,送錦旗的這位是松鶴私塾的庄先生么?」

他是從兩人的談話內容猜出來的。畢竟松鶴私塾的事這幾個月可是鬧得也沸沸揚揚的,只是最近一個月大家懶得多加談論了。

據說此前一直沒找到大夫能醫治成功,眼下他聽著是這小孔大夫找到了醫治的方法?

錢六答這男子道:「應該是吧。我剛才聽青枝叫他庄先生了。」

庄旭清聽到了兩人的談話,此時看了眼男子,道:「小夥子,你眼光不錯啊,現在別人都不來孔大夫這兒,你還能堅持來,說明你是個明白人。」

這些日子庄旭清也聽說了孔青之的身世傳言,也知道他這裡冷清得很。

雖然松鶴私塾距離江北城有四十里路,但他的親戚有在江北城做生意的,是以對江北城的一些風雲之事大抵都知道一些。

那男子羞慚地笑了一下,用帶著些尷尬的語氣說道:「我是因為這兒只要不開藥就不要錢才來的。去別的地方大夫給我按脖子還得收我錢。」

這回答夠誠實。

不帶一點兒拐彎抹角的。

庄旭清道:「小夥子,你還真是個實誠人。要我說,你們江北人啊,不知道珍惜孔大夫。出了這麼個好心腸的大夫還不知感恩,只知道聽信小道消息就貶損一個人。你可知道孔大夫為我那些學生看病分文未收?換個大夫,若是看好了那些孩子的病,怕是會把我老底都給抹走了......」

「怎麼孔大夫竟未收銀子么?」男子震驚道。

「分文未收。不止分文不收,還耽誤了他自己快一天的時間,幫我挖野菜,送野菜。醫者仁心,就是說的孔大夫這種人了……」

青枝只好道:「庄先生謬讚了......」

被人這樣誇,她覺得有些難為情。

庄旭清對青枝道:「對了,第二天陸公子還差人送了許多柑橘來。大概是因為你頭一日說柑橘最是適宜,他記在心裡了。我一家一家的將柑橘拿去分了,每戶人家分了足有五十個。這可是不小的開支。」

「什麼?陸公子還差人去送了柑橘?」這事他可一直未告訴自己。

他離開之前在玉照茶樓見的自己那一面,對這事提都沒提。

「是啊,怎麼陸公子未告訴你?」

「不曾。」

「所以老朽真是遇到貴人了。等會我還要專程趕去陸府謝謝他去。」

「不必了,他已經出遠門了……」青枝道。

「陸公子出遠門了?」

「嗯,似是有什麼要緊事所以三日前便離開了江北城。」

「可惜啊可惜,老朽此次無法當面感謝他了……」

「他這人必然也不太在意別人謝不謝他的。」青枝道。

這時有一位病人走了進來,看樣子腿腳不好,走進來時一瘸一拐的,剛到門口就哭著喊道:「孔大夫救我,我的腿還能好嗎?」

見又有病人進來,庄旭清道:「老朽今日就不打擾孔大夫了,先告辭了。」

「庄先生慢走,以後那些孩子有什麼事,您儘管派個小廝來找我就行了,只要您那邊找,我一定會去的……」青枝說道。

「那是一定的。我現在啊,誰都不信,就只信任孔大夫你了……」

庄旭清出了門,上了轎后,跟從他的小廝抽了一馬鞭讓馬開始前行后說道:「總算是把錦旗送給他了……」

「好在那小夥子進去了,不然咱們還要明日再來。」庄旭清道。

「是啊,好在今日沒白跑。」

今日上午很早他們便來了,之所以下午才進去,是因為庄旭清下轎后往孔家藥房看去時見裡面沒有一個人。

於是他選擇了卻步不前。

他一定要趁個有人的時間進去,如此才能給孔家藥房起到宣傳的效果。

他知道孔家藥房眼下非常不景氣。

孔大夫幫助了他,他自然也要順便幫助孔大夫一把。

沒想到直到下午才有這個貪小便宜的落枕的男子前來。

他就連忙趁他在的時候走了進去。

而和這男子說的那些恭維孔大夫的話,都是他提前就想好的。

前面的小廝八卦問道:「先生,您覺著這孔大夫是男是女呢?」

庄旭清說了句:「是男是女有何重要?」

小廝道:「我覺著吧,孔大夫要是男的還好,要是女的,他就是騙子,先生您送了他錦旗,以後會不會有人為難先生您呢?」

庄先生但笑不語。。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女醫青枝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女醫青枝 女醫青枝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186章 送錦旗

32.92%